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現代/言情
其他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77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不完全幻想的幻想世界
2016-12-27 12:00:13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   拾貳-終
一早,亞雲走到醫院的庭院裡曬曬太陽,她的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

當她坐在長椅上休憩時,聽見護士在聊天。

「我跟妳說,前幾天我去探視念設計師的房間時,發現易董事長握著她的手,趴睡在床邊耶!感覺兩人很恩愛。」

「真假!可是他們已經離婚了,怎麼可能。」

「真的啦!我幹嘛騙妳!而且大明星易涵風也在場呀!他還叫我不要吵醒她們,我還跟他拍合照哩!不信妳看。」那名護士連忙秀出她和涵風的合照。「他好帥喔!」

「真的,那下次遇到他我也要和他拍一張,念設計師房間在那?」

「就在月子中心五樓,可是聽說她今天下午會辦出院,寶寶會過一陣子再帶回去;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要不然等會又被護理長罵。」兩人連忙離開。


亞雲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握緊了雙拳。
「騙人,你們通通都在騙我!」她站起身氣沖沖的走回房間。

「方小姐,妳去那了?吃藥時間到了。」看護將手中的藥和水遞給她。

方亞雲接過水卻直接往她身上潑去。

「妳騙我!承岳根本就不會來看我,這段時間他都陪在雨楓那女人的身邊!」

那看護被潑的一身水,火氣也來了。「妳有沒有搞錯呀!憑什麼潑我水,要不是易先生付我很高的薪水,我才不想照顧妳!一天到晚發脾氣,一下大吼大叫,一下又哭又鬧,拜託妳,精神有問題去看一下精神科好嗎!難怪易先生會不愛妳,我不幹了。」說完她也把藥丟向方亞雲,然後離開。

臨走前她打了通電話告知易承岳告訴他,她不做了。

「妳竟然這樣子對我!」方亞雲對著關上的門大吼。「妳竟然說我精神有問題…我精神有問題!對,沒錯,我就是精神有問題。」她喃喃自語的環抱著雙臂滑坐在地上。

而接到電話的易承岳此時等在雨楓的房門口。

「怎麼了?」涵風看他神情不對勁。

「照顧亞雲的看護說不做了,好像是亞雲用水潑她。」易承岳皺著眉。

「那你要去看一下嗎?」

「應該不用,仲介會再派人過來。」易承岳搖了搖頭。

過沒多久,突然一名護士急忙跑來。「易先生!」

「怎麼了?」

「那個…」護士吞吞吐吐的。

「怎麼了,妳就快說,幹嘛吞吞吐吐的。」涵風催促著。

「念小姐生的男嬰不見了!」

「什麼!」易承岳抓住護士的雙臂。「什麼叫男嬰不見了?」

護士緊張的眼淚都落下了。「我們剛剛要幫寶寶洗澡的時候,發現他不見了,原本以為是不是另一名護士先抱去洗了,後來才發現…是不見了!不知道是被誰抱走,我們有請人去調監視器和報警了。」

「怎麼會這樣?!」在房間內的雨楓和皓瑋夫婦聽見在門外的對話,立刻把門打開,出來詢問。

「我的孩子不見了?」雨楓蒼白著臉。

「念小姐!」另一名護士連忙跑來。「你們快到天台上去,有個女人好像抱著孩子站在那要自殺!」

聞言,雨楓立刻向前跑去,易承岳和其餘人連忙跟上。

到了天台上,大夥看著那女人。

「亞雲!」易承岳喊出聲。

「承岳,你來啦!」亞雲手中抱著寶寶,微笑著看著他。「你看,寶寶ㄟ!」

「把寶寶還我。」雨楓大喊著,並要上前。

「妳別過來!妳過來我就抱著寶寶一起跳下去!」

「雨楓。」易承岳將雨楓擁入懷中。

「承岳,你放開她,不准你們抱在一起!」亞雲吃醋的大喊著。

「好,我不抱她。」易承岳放開雨楓,向前走了一步。

「妳這個女人,什麼都沒有付出,什麼都不用做,為什麼就可以生下承岳的寶寶,又擁有他的愛!?老天爺太不公平了!我愛一個人也錯了嗎?」

後面警察也上來了。「樓下消防隊已經在佈置氣墊了。」他們悄聲通知。

「愛人沒錯,但妳用的方法錯了。」雨楓輕聲道。

「我那裡錯了?承岳,我到底那裡不好?為了得到你的愛,我把自己整形成和那女人一樣!但你為什麼還是不愛我!為了你把留在我身邊,我用盡辦法,故意弄斷她的高根鞋,想讓她跌死、還做了加了迷藥的蠟燭、冰塊,就是要迷昏你、讓你產生錯覺和我發生關係而懷孕,可是,現在我的寶寶卻沒了!」她痛哭。「我為承岳做了那麼多事,都是為了愛他,那裡做錯了?妳說,妳說呀!」

雨楓搖了搖頭。「妳只要求承岳愛妳,那妳愛妳自己嗎?為了讓承岳愛妳,妳不惜傷害自己,放棄了原本的容貌,整成和我相似,這就是妳錯的第一步,妳放棄了愛妳自己;再來,妳為了把承岳留在身邊,不惜用懷孕來控制他,這是妳錯的第二步,因為妳根本就不愛孩子,孩子只是變成了一種工具,妳都不愛孩子了,怎能奢望男人愛妳?就算男人留在妳身邊,也不會長久。」

「妳閉嘴!妳什麼都不懂!」亞雲情緒失控的大喊。「妳現在很得意是嗎!少在那邊得意,等承岳到我身邊來說愛我的時候,就會輪到妳哭了。」

寶寶被她這樣一大喊,嚇到哭了起來。

「那方小姐,告訴我們,妳現在希望我們怎麼做?」警察為轉移她的注意力,連忙問她。

方亞雲笑了笑。「我要承岳過來陪我,我要他只愛我一個。」

大夥看向易承岳。

「好,我陪妳,那妳先把寶寶給我。」易承岳慢慢向她走去,而警察則是緩緩的跟在後面。

「不行,把寶寶給你,你就不會陪我了!快過來。」

易承岳小心翼翼的向她走去,然後在離她二步的距離時停了下來。

「怎麼了,承岳?快過來呀!」

「我不過去了,因為有寶寶在,我沒辦法好好抱妳。」

聽見易承岳這麼說,亞雲一整個開心了起來。「那我把寶寶丟掉。」她作勢要將寶寶往外丟出。

大夥驚呼了一聲,雨楓更是全身軟了,涵風連忙扶著她。

「不!別丟!」易承岳連忙阻止。「妳先把寶寶給我,我可以一手抱著寶寶,一手抱著妳,就像是一家人,不是很幸福嗎?」他直盯著亞雲的眼睛看,試著說服她。

「一家人?」亞雲迷矇了起來。

「對,一家人,妳是媽媽,我是爸爸,再帶著寶寶去迪士尼樂園玩。」易承岳哄著她,並把一隻手伸向她。

亞雲開心的笑了,也伸出一支手握向易承岳。

趁這個時候,警察上前一把抱住了寶寶。

但亞雲卻是拉住了易承岳往身後用力一躍。

「承岳!」雨楓喊出口。

而易承岳則是回頭,用口語說:我愛妳。

接著兩人的身影就在大夥的驚呼聲往下墜去。

雨楓見狀,也昏了過去。

##############################################################
「承岳!」雨楓從夢中驚醒。

「雨楓。」夢妤連忙上前。

「大嫂,我的寶寶和承岳呢?」雨楓驚慌的問著。

徐夢妤握著她的手。「寶寶沒事;但承岳他…」

「他怎麼了!?」

「他從高處落下,落在氣墊上,衝擊力太強,受了點傷,昏迷不醒,但詳細情形還是要問皓瑋和涵風、忠浩他們比較清楚。」

念雨楓摀住了嘴,淚水從她眼中落下。「昏迷不醒?」

「是呀!皓瑋和涵風現在在那看著他。」

她拉開了被子,準備下床。「大嫂,可以帶我過去嗎?」

「嗯!」徐夢妤扶著她,一起到了易承岳的病房外。

雨楓推開了門。

「雨楓,妳來啦!好點沒?」忠浩起身上前扶她到易承岳病床邊。

「我還好,承岳他…醫生怎麼說?」

他們互看一眼,最後還是由忠浩開口:「醫生替承岳檢查過了,除了些許骨折外,其它並無大礙,可是承岳到現在都還沒清醒,醫生說,他有可能是潛意識裡逃避清醒。」忠浩頓了頓。「我們討論過了,有可能承岳覺得會發生今天這些事,都是他造成的,沒臉見妳,也對不起妳,所以寧願就這樣一直昏睡下去,或許,唯有在他的夢裡,他才能好好的愛妳。」

雨楓聽完忍不住又落了淚。

「雨楓,妳還在坐月子,不要一直哭,對眼睛不好。」徐夢妤心疼的提醒著。

「我知道,但我忍不住。」雨楓伸手握住承岳的手。「可以讓我和承岳獨處嗎?」

「好,那我們先去幫妳拿月子餐,等會回來。」

等他們都離開房間後,她伸手輕撫著承岳的臉龐。「承岳,這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當初我不應該選擇回來報仇的,或者是我應該在見到你們的當下,就承認我是雅涵…這樣,或許爸爸就不會死了,這都是我的錯。」她哭咽著。「爸爸離開後,我發現我要報仇是錯誤的選擇,於是放棄了報仇的念頭,但沒想到在因緣際會之下,知道季菲雅說她根本就是為了錢才接近我爸,一點也不是因為愛,這讓我沒辦法接受,因為我媽知道季菲雅是她妹妹,以為季菲雅愛我爸,所以想成全他們,沒想到,到頭來,我媽死了,季菲雅卻只是因為愛我爸的錢才勾引他,這讓我媽的死像是一個笑話,所以我告訴她,她害死了她一直在找的姊姊,季菲雅承受不住事實,才會去自殺;接下來一連串的事情,讓我們之間產生了許多誤會,我還來不及向你解釋,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所以才決定只想一個人承受,讓你去過你想過的生活,我以為這樣對你我都好…你醒醒好嗎?承岳?我們重新開始。」她的淚落在易承岳的手背上,但易承岳仍是沒有反應,睡的很沉很沉。

等涵風他們回來時,發現雨楓就這樣緊握著易承岳的手哭睡在他床邊。

「我抱她回房間去吧!」忠浩抱起她,卻發現她緊握著承岳的手不放。

「我看把那小床推過來吧!今晚讓她睡在這好了。」皓瑋要涵風把另外一張小床搬到病床邊,把雨楓放在上面。

「我先去跟護士借兩條被子,明天再回去帶被子過來。」徐夢妤走出病房,沒多久帶了兩條被子回來,一條蓋在雨楓身上。

「你們先回去吧!今晚我來顧著他們。」涵風拿了被子,準備窩在沙發上。

「好,那就辛苦你了,明天換我看著他們吧!」忠浩接著說。

「唉,你看雨楓,連睡著了手還牽著不肯放。」皓瑋搖了搖頭。

「畢竟他倆折騰了這麼久,終於又在一起了。」徐夢妤握住皓瑋的手。「好不容易牽手了,就別輕易放手呀!」

「老婆大人說的對,我也會緊牽妳的手不放的,今天也累了,我們也回去休息吧!」兩人恩愛的牽著手離開。

忠浩拍了拍涵風的肩。「我也先回去了,等會還要給滿滿打個電話呢!拜。」

看著三人離開,涵風嗤了一聲。「現在是怎樣,刺激我就是了!哼!」

一早,雨楓起床,先是看見自己和易承岳握在一起的雙手,進而起身,她鬆開手,找了條溼毛巾,替易承岳擦臉和脖子。

「姊,妳起來啦!」涵風伸了伸懶腰。

「你要不要再去那躺一會?昨晚睡椅子上很難受吧!」

涵風點了點頭。「好,那我再睡一會。」他站起身走到床那又躺了下去。

「我去幫你買早餐,回來再叫你,有想吃的嗎?」

「豆漿和火腿蛋三明治。」涵風喃喃的回答。

等雨楓回來把早餐給涵風後,她便先去看寶寶。

「雨楓呢?」忠皓進門。

「我姊她去看寶寶了,順便回去她的病房梳洗一下,因為昨天的事,她又延後幾天退月子中心了。」

「嗯,我看要不要請個男看護,幫承岳擦澡,要不然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我怕雨楓一個人沒辦法替他翻身做復健。」

「喔!一個陌生男人替我大哥洗澡然後摸遍全身呀!好像還不賴。」

「我才不要!我趁雨楓不在去洗澡,你們再說是你們幫我擦澡的就好。」原本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易承岳突然坐起身。

「哇!快叫醫生,我大哥醒來了。」涵風誇張的大喊。

「你可以再假一點沒關係。」易承岳白了他一眼。

原來這一切是個騙局,易承岳根本就是假昏迷不醒。

「拜託,也不想想這是誰想出來的點子呀!」涵風想邀功。

「也不是你好嗎!是我。」忠浩也忍不住吐嘈他。

「我現在就好想洗澡,雨楓去看孩子應該沒那麼快吧?」

「嗯,她要親餵,又兩個,沒那麼快回來,你快去吧!」涵風心滿意足的喝掉最後一口豆漿。

「為了不被拆穿,涵風你就說你要盡弟弟的義務,所以要貼身照顧我,不要請看護喔!」

「知道啦!快去。」

「等一下,先吃口飯糰和豆漿再去洗,我怕你等會沒時間吃,會餓死。」忠浩遞上飯團和豆漿給易承岳。

「謝謝你,忠浩。」易承岳感激著。

「別謝我,我只是希望我的妹妹能幸福。」

於是等雨楓回房間時,易承岳早已就定位了。

「忠浩,你來啦!」雨楓推進門看見忠浩正在和涵風聊天。

「嗯呀!我們在討論要不要請看護的事,涵風的意思是,他想自己好好照顧承岳哥。」

「對呀!姊,我想承岳哥也不想由陌生人來照顧他,還替他擦澡什麼的。」

雨楓在一旁坐了下來。「我來照顧他就好,你還要去錄影、宣傳唱片,那有時間照顧承岳。」

涵風有些慌忙的拒絕。「姊…不行啦!」

「為什麼不行?」雨楓望向易承岳。「我是他的妻子,只要他醒來,我就會再嫁給她。」

這時候易承岳的手動了一下。

「涵風、忠浩!你們看承岳的手指好像動了一下!」雨楓驚喜的叫著。

「什…什麼!」連忠浩都結巴了。

「是妳看錯了啦!姊,妳太累了。」涵風連忙走到病床前擋住她的視線,還輕拍了易承岳要他不能輕舉妄動。

雨楓眨了眨眼。「看錯了嗎?」

「嗯呀!是妳看錯了,妳要不要先回妳房間休息一下,晚點再過來。」

「不了,我想在這陪著他。」雨楓上前坐在床邊,握起他的手。「剛有個護士來指導我怎麼樣照顧臥床的病人,包括擦澡、翻身、按摩、復健,所以你們不用請人了,我可以的,也有很多女看護照顧男病患呀!等會護士也會再過來示範。」

忠浩和涵風在冒冷汗。「那好吧!我也會在這陪你們。」

過了一會,一名護士進來指導如何照顧,順便幫易承岳擦澡。

「那個下半身,我來就好,讓我試試看。」涵風連忙阻止護士的動作。

「我先到外面去一下。」忠浩怕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連忙奪門而出。

「對,就是這樣,易先生,你做的很好。」護士稱讚著。

「呵呵,還好啦!」涵風偷瞄了易承岳一眼。

等結束後,雨楓和護士一同走出了病房,她要再向護士問些問題,而涵風喘了口氣坐在椅子上。

「天!我差點笑出來。」忠浩見雨楓離開連忙進來。

「承岳哥,還好你今天有先洗澡,要不然…噁!」涵風打了個冷顫。

「拜託,你小時候是誰為你把屎把尿的,我都沒嫌棄,你嫌棄什麼。」易承岳不敢坐起床,他躺在床上小聲的回答。

「今晚,我沒要留在這喔!我累了,想回去睡一晚,明天再過來。」涵風先聲明。

「什麼!那誰幫我把風呀!」

涵風笑了笑。「放心,我會先打點好,今天來幫忙指導擦澡的護士應該OK。」
「那你要怎麼跟她請她幫忙?」忠浩詢問。

「就把承岳哥和我姊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告訴她就行啦!女人都很吃這套的。」

「要是她說出去怎麼辦?」

涵風攤了攤手。「要請人幫忙只得先相信人家啦!說出去也無所謂吧!反正承岳哥名聲已經糟透了,不差這一次。」

「嗯,說的也是。」忠浩附和。

「你們真是…」易承岳忍不住翻了白眼。

#############################################################
接下的兩天,涵風和雨楓兩人同時照顧著易承岳,而易承岳則是利用雨楓去看寶寶的時間或是涵風請雨楓去買東西的時候申展筋骨和梳洗。

「涵風,你覺得我還要再裝多久呀?」易承岳忍不住問了聲。「我真怕雨楓累壞了。」

「那你怎麼不心疼我會累壞呀?」涵風抱怨。「不過,應該也差不多了吧!我看姊好像真的很想你醒來,還說等你醒來要再和你結婚,就連擦澡也親自幫你擦澡,我說我來,她卻堅持。」

「說到這個,以後你可不可以跟妳姊說由你來呀!」易承岳要求。

「為什麼?由我姊來你不是應該更高興。」

易承岳靜了一下。「就是由你姊來,我怕我忍不住,每次擦澡她都離我那麼近,你姊又好聞…」

「停,這麼腥羶色的話我不想聽,我還未成年。」涵風打斷他的話。

「最好是你未成年啦!」易承岳要起身。

「噓,你快躺下,我姊差不多要回來了。」涵風看了看時間連忙道。

果然沒多久,雨楓就回來了。

「涵風,忠浩說他在外面等你吃飯,問你要不要過去。」

「在那?」聽到吃的,涵風眼睛都亮了。

雨楓講了個店名。

「哇!那家東西很好吃ㄟ!我當然要去!」涵風連忙站了起來。

「那你差不多要過去了,是訂17:30的位置。」雨楓拿出臉盆和毛巾。

「妳要幫承岳哥擦澡了喔!那我先幫妳再過去。」涵風看了承岳一眼。

雨楓邊走進浴室邊回答:「不用啦!從這邊過去要一小時,難免還會塞車,那家那麼難訂位,也不讓遲到,你確定要留下來幫忙?這樣你會吃不到喔!」

涵風咽了咽口水。「好,那我先走了!姊,拜!承岳哥,拜!」說完便立刻消失。

易承岳在心裡咒罵,他竟然為了吃而拋下他面對雨楓的誘惑。

雨楓將臉盆放在桌上,然後蓋上一條乾毛巾,再將承岳身上衣服脫去。

「承岳,聽得見我嗎?我現在要幫你擦澡囉!」雨楓靠在他耳邊輕聲道,然後還吻了他一下。

她先用毛巾擦了擦他的臉和耳朵,然後慢慢的擦拭脖子、肩膀、手臂。

今晚的雨楓似乎不一樣?易承岳覺得有些異樣。

雨楓挑逗似的替他擦拭著身體,最後還吻上了易承岳的唇。

這時候,易承岳忍不住回吻了她,他起身抱住了雨楓。

「我還在想你能忍多久。」雨楓微笑著,推開了他。

「妳知道我是裝的!」易承岳上當了。

雨楓笑著點了點頭。

「妳什麼時候發現的?」易承岳覺得自己裝的很像呀!

「從第二天牽著你的手醒來開始。」雨楓握住他的手。

「什麼意思?」易承岳不明白。

「昏迷不醒的人,握住我的手也未免太有力了吧!」雨楓點明。「而且也沒插尿管,也沒包包大人,請問你是怎麼解決生理需求?」雨楓笑他。

「這點我倒是沒想到,那妳幹嘛還配合我們?」

「我想看你們要演到什麼時候呀?我也很累耶,為了要讓你有時間上廁所、洗澡什麼的,三不五時還要離開一下。」

「妳不生氣?」易承岳握住她的手吻了一下。

雨楓搖了搖頭。「看見你掉下去的那一刻,我整個人慌了,我當下發誓,只要你還活著,我就還要嫁給你,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妳怎麼能把我要說的話給搶走。」易承岳將雨楓擁入懷裡。「失去後才懂得珍惜,幸好我還有這機會挽回,我不想再嚐一次那種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雨楓眼中泛淚,幸福的靠在易承岳的肩上。

而在餐廳裡,見到忠浩的涵風則是開心的吃著美食。

「忠浩,你也太厲害了吧!這家餐廳超難訂的耶!」

忠浩一連疑惑的看著涵風。「這不是你訂的嗎?」

「不是呀!是我姊說你今天要約我吃飯。」

「雨楓說是你約我的。」

他倆對看一眼。「不會吧!」

這下他們不知是繼續吃下去,還是趕回醫院,又不敢撥電話給雨楓。

「算了,既然都來了,就好好的把餐吃完再回去吧!」涵風豁出去了。「反正回去也不能改變什麼,被拆穿就被拆穿,吃飽飽被罵,總比餓肚子挨罵好。」說完,他切了一大塊牛排送入口。

「說的也是,那我們就慢慢享用吧!」

不過,沒想到等他們結帳時,才發現好戲在後頭。

「易先生、夏先生,念小姐說今晚要由您們付來用餐客人的費用,我們和她說好了,會捐出一半的收入做公益。」

「什麼!你再說一次?」涵風看了看那服務生。

「念小姐說今晚要由您們付來用餐客人的費用,我們和她說好了,會捐出一半的收入做公益。」服務生重覆了一次。

「我姊也太壞心了吧!」涵風無奈的掏出信用卡付款。

「沒辦法,誰叫我們倆使詐呢!」忠浩苦笑。「不過,起碼我們也做了好事啦!」

當他們走出餐廳時,沿路有許多小朋友向他們道謝。

原來,今晚來用餐的客人,是附近孤兒院或是經濟有困難的家庭,為了讓他們感受中秋節的過節氣氛,提前請他們來吃大餐。

「好吧!這下子不能說我姊壞心了,要改說我姊很有愛心。」涵風搭上忠浩的肩。

#############################################################

雨楓和承岳兩人決定舉辦一場婚宴,但僅邀請了雙方親人,並且選在墾丁舉行。
沒有過多的裝飾,就僅有在海邊,伴著滿天星空的民宿裡大夥烤著肉,喝著啤酒,愜意的慶祝著。

「今天我超帥氣的啦!開著GOCAR,狠狠的把承岳哥甩在後面!」涵風得意的笑著!

「拜託,那是我讓你好嗎!要不然你怎麼可能贏我。」易承岳不以為意。

「好呀!要不然明天再來一場。」涵風下挑戰書。

「誰怕誰呀!」承岳笑著接下這戰書。

「忠浩和滿滿呢?不是說大概七點到,現在都快八點了。」皓瑋看了看手錶。

「可能路上塞車吧!他說要去接神秘嘉賓,給大家一個驚喜。」夢妤遞了塊西瓜給他。

「來了來了!」涵風看見忠浩的車。「車上好像有外國人!」

等車上的人下車,真的是給大家很大的驚喜。

「雅華!」雨楓喊出聲。

季雅華望向他們,和以往不同的是,她羞怯許多。

她身邊站著一名外國男士,牽起她的手,向他們走來。

「嗨,你們好,我是Ethan,雅華的先生。」他竟然說著很流利的中文。

但最讓大家更訝異的是,他是雅華的先生。

「這是怎麼一回事?」涵風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大家先坐下來再好好聊聊吧!」承岳招呼著。

徐夢妤先倒了杯飲料給他們,雅華喝了口後,緩緩的說著這陣子發生的事。

「首先,我很抱歉,關於方亞雲的事,我哥有跟我說了。」她望向雨楓和承岳倆人。「亞雲會知道這麼多是因為我和她在美國一起進修並住在一起,不知不覺就變成朋友,所以我把在台灣發生的事向她訴苦,可我沒想到原來她患有精神病,很容易把自己融入那情境,那陣子,我甚至還帶她去看心理醫生,也就是在那時候,我認識了我先生。」她幸福的笑了笑,而Ethan則是握緊了她的手。「我們看了一陣子後,亞雲也表現的很正常,所以我沒想到,她會找到承岳並跟在他身邊,還做出這些離譜行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亞雲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之前,她也曾做過相同的事,進過精神病院;但因為那時的我,根本也還不想和大家再有所聯繫,所以才會斷了所有的聯絡方式,拒絕和所有認識的人往來,直到我先生在網路上看見這些消息,要我回來和大家見面說明。」 雅華解釋著。

「原來她早就有病例。」皓瑋點了點頭。「沒關係啦!都過去了,現在大家都很幸福。」

「那亞雲現在怎麼樣了?」雅華望向承岳問。

「現在她被送進精神病分監裡了。」

「好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Ethan出乎意料的幫大家下結論。「今晚就開心的開party狂歡囉!敬大家。」他開了桌上的啤酒,舉起。

大夥看了看,紛紛舉起了手中的飲料、酒,一起碰了碰。

「祝承岳、雨楓,『重』婚快樂!」皓瑋故意取笑。

「哇!皓瑋哥好有梗喔!乾杯!」涵風碰了碰皓瑋的酒。

「我們有件事要宣佈,我和滿滿要結婚了。」忠浩深情的看著袁滿。

袁滿害羞的笑著。

「哇~那真是恭喜了!太好了,今晚看來要不醉都不行了!」涵風喝開。

趁著大家都開心的在祝賀著,雨楓和承岳兩人,偷偷的溜到沙灘上,愜意的散步著。

「雨楓,對不起。」易承岳突然開了口。

雨楓望向他。「都過去了;而且,是我先對不起你的,我才該跟你說對不起。」
易承岳將她擁入懷。

「我以後不會再讓妳傷心了,我會讓妳加倍的幸福。」

「傻瓜。」雨楓抬起頭來,用手捏了易承岳的鼻子。「你已經讓我加倍的幸福啦!」

易承岳笑了出來。「那兩個是惡魔吧!」想起他們那對雙胞胎一起哭的時候,可讓他忙的手忙腳亂的。

「噗!」雨楓被他逗笑了。「真好,大家都很幸福。」雨楓打從心裡覺得幸福的說著。

「我覺得最幸福的是我。」易承岳浪漫的開了口。

「怎麼說。」

「因為遇見了妳三次,有誰能有機會遇見幸福三次呢!」易承岳高高的抱起雨楓。「謝謝妳,來到我身邊。」

雨楓感動的紅了眼眶。「我也是。」然後笑著低下頭吻住了易承岳。

滿天的星空閃耀著,耳邊傳來浪濤拍打沙灘的和諧聲,陪襯著兩人幸福的身影。
都市/言情   |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拾貳-終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