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現代/言情
其他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2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4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不完全幻想的幻想世界
2016-12-27 11:50:49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   拾壹
回到台灣後,涵風趁著雨楓不在,把在日本發生的事和夢妤以及皓瑋說了仔細。

「嗯,這樣真的很奇怪!這女人真的不簡單。」皓瑋手摸著下巴思考著。

「就是呀!邪里邪氣的。」涵風吃著夢妤煮的菜,邊回答。「大嫂,這幾天去日本雖然吃的是日本美食,但我想念的卻是妳煮的菜ㄟ!快饞死我了。」

「嘖嘖,你這一招是從亞雲那學來的是嗎?」忠浩搖了搖頭。

涵風白了他一眼。「拜託,別把我拿來和那女人比。」

突然他的目光被新聞報導吸引。「我靠,不會吧!」

電視螢幕上畫面出現一名記者在醫院報導關於易承岳女友小產的事情。

易承岳接到消息後,先到醫院探視亞雲。

「怎麼發生的?」承岳淡淡的問了平時照顧亞雲的看護。

「她在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滑倒了。」看護低著頭。

他內心平靜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亞雲。「再麻煩妳照顧她了。」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病房。

「喂?」一走出病房,他的電話便響起了,是涵風打來的。

「承岳哥,你還好吧?」

「我沒事呀?」易承岳站在房門口,看護走出來,向易承岳比了比她要去買東西,易承岳點了點頭。

「那天回臺灣,她不是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流產呀?」

「她在浴室滑倒。」

「這代表孩子跟你們沒緣啦!他也不想給你們帶來麻煩,知道爹娘不愛。」

「唉!」易承岳嘆了一口氣。「等亞雲身體好點,我會給她一筆錢,讓她回美國,這事該結束了才是。」

「對呀!歹戲拖棚。」涵風贊成。「不過這也算是為她好吧!新聞鬧那麼大,她也沒辦法在台灣過平靜的日子;對了,後天晚上,我會在皓瑋哥家舉辦一場產品發表會的後續晚宴,我知道現在時間點可能有點不恰當,但看你要不要抽空來,也許,會有個驚喜給你。」涵風神秘兮兮的。

「好,我知道了。」易承岳掛上電話,準備離開,卻聽見房間內傳來哭泣的聲音,他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打開門走進去,因為他知道,若是再心軟,只會加深亞雲對他的依戀,於是他轉身離去。

這兩天,新聞依舊吵的沸沸洋洋,有人說他是負心漢,或是說他沒良心,對女友不聞不問,但他一律冷處理。

「喂,承岳哥,你還不過來嗎?」

「媒體跟的緊,我怕給你們帶來困擾。」承岳婉拒。

「來啦!我這晚宴只有請比較熟的朋友,是私人聚會,不會有媒體在,而且我有準備驚喜要給你耶!」

「嗯,好,我知道了。」易承岳掛上電話,穿起了外套,準備出門。

此時,他的手機再次響起。

「喂,您好。」

「易先生,亞雲她說想見你,你可以見她一面嗎?這兩天她只要醒來就是一直哭,什麼也不肯吃,我怕再這樣…」看護不忍心看亞雲再這樣難過下去。

「妳就請醫生先給她打營養針吧!我有空再過去看她。」易承岳不待看護回答便掛上了電話,開車前往皓瑋家。

一進門,皓瑋看見他先是擺了個臭臉。「誰叫你來的!?」

「皓瑋哥,是我啦!」涵風從後面搭上他的肩。

「你找他來幹嘛?」皓瑋有些不悅。

「也該是把驚喜告訴他了吧!」涵風笑著看向易承岳。「承岳哥…」

「不准!」皓瑋連忙用手摀住他的嘴。

沒想到涵風竟然用舌頭去舔皓瑋的手掌心,逼的皓瑋直喊噁心,衝去洗手。「隨便你啦!我不管了,好噁喔!」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易承岳看著跑走的皓瑋,不明白皓瑋是有什麼事不讓涵風告訴他。

「驚喜在花園裡,你去找吧!我只能告訴你這些了。」涵風微笑著。

易承岳抱著疑惑的心情,走向花園。

不久,聽見一對男女的對話。

「雨楓,該回房了,雖然秋天白日裡很熱,但晚上還是有點涼,要注意。」忠浩拿了件毯子披在雨楓腿上。

雨楓坐在長凳上,看著夜空。

「我想再多待一會。」雨楓緩緩的開口。

「那妳有沒有想吃什麼?喝什麼,我去廳裡拿,今晚涵風準備了很多好吃的,妳也知道他是個愛吃鬼。」

「呵呵,的確是,他真的很愛吃,我的補品幾乎都被他吃光了。」雨楓想起涵風直嚷著吃不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幫我拿塊披薩和牛奶好了,被你這樣一說,我倒真的有些餓了。」

「好,那妳在這等我。」忠浩往另一邊走進大廳。

而易承岳先是在樹後站了一會,他靜靜看著雨楓的背影。好久沒見到她了。

正當他要向前走向雨楓時,忠浩拿著披薩出現了,他不自覺的又躲到的樹後。

忠浩瞥見了易承岳的身影,嘴角向上微揚,涵風告訴他易承岳來找雨楓了,沒想到竟然只敢躲在樹後偷看。我看你要躲多久。

「雨楓,來,熱牛奶和披薩。」他在她身邊坐下。

「你吃了沒?要不要分你吃一口。」雨楓將披薩遞到他嘴邊。

忠浩也不客氣的咬了一口。

在樹後的易承岳看見,明知道忠浩是雨楓的表哥,仍是不高興,於是,他走出了樹後。

「雨楓!」

雨楓回過頭,有些訝異。「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涵風找我來的;不過,忠浩你是不會自己拿著吃喔!幹嘛要雨楓餵你吃?這麼大的人,不會覺得丟臉嗎?」

忠浩倒也不甘示弱。「怎麼樣,雨楓餵我這個哥哥,你不高興喔!你也可以去叫你的亞雲餵你呀!」

「你這是那壺不開提那壺,我和亞雲不是那種關係,從頭到尾我只愛雨楓!」易承岳被激的大吼,他走上前,但越往前,他便越覺得不對勁。

雨楓被他倆吵的頭昏腦脹的。「好啦!你們兩個都別吵了。」

「雨楓,妳…」易承岳看著雨楓隆起的肚皮。「妳懷孕了!!所以,我要做爸爸了!」

「奇怪,有人說你是孩子的爸爸嗎?」忠浩潑他冷水。

「預產期是什麼時候?」易承岳不理會夏忠浩,他走上前想抱住雨楓。

「就說了孩子不一定是你的,關你什麼事呀?」夏忠浩阻擋他。「雨楓,妳先回房間去。」

「我…我沒辦法走回去…」雨楓臉色突然蒼白。「開始陣痛了,啊!」

「什麼!」當下兩個男人愣了幾秒便立馬採取行動。

「你快去開車,我們從後門出去。」易承岳指揮著忠浩。

忠浩邊跑邊呼喊涵風,並趕緊開車至後門和易承岳會合,他駛著車,急速奔往醫院。

「雨楓,再忍一下,醫院快到了。」易承岳握著雨楓的手,望著雙眉緊蹙,微冒細汗,咬緊下唇忍耐的雨楓。

「喔!」雨楓另隻手捧著肚子,忍不住痛出了聲。

「夏忠浩,醫院快到沒!」承岳忍不住大吼。

「你小聲點,是想把雨楓嚇到在車上生是嗎!快到了啦!」忠浩將車開進急診中心。「有孕婦快生了!快來幫忙!」一下車他連忙大喊著。

接下來,大夥連忙將雨楓送進產房。

沒多久,涵風和皓瑋夫妻也連忙趕到。

「如何了?」皓瑋連忙問忠浩。

「幫雨楓做產檢的醫生已經進去接生了。」忠浩回答。

「好緊張,我要做舅舅了。」涵風興奮的走來走去。

「我…我要做爸爸了…」易承岳喃喃說出聲。

聞言,忠浩和皓瑋互看一眼。

「我們沒說那孩子是你的喔!你別想把孩子帶走,雨楓現在只剩下孩子了。」皓瑋先聲明。

「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易承岳看著他。

「唉唷!你們別這樣嘛!只要承岳哥和我姊再結一次婚就好啦!」涵風替易承岳說話。

「再結一次婚?雨楓結這一次就付出多大代價啦!」皓瑋憤憤不平。

「皓瑋,就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易承岳放低姿態。

面對易承岳的低聲下氣,念皓瑋也愣住了,他原以為易承岳會和他賭氣回嘴。

「皓瑋,就再給承岳一次機會吧!別再跟他嘔氣了,你也要給孩子做個寬宏大量的榜樣。」夢妤突然出聲。

「什麼孩子的寬宏大量?我那來的孩子…妳!妳的意思是!」皓瑋反應慢半拍瞪大眼睛的看著他的愛妻。

徐夢妤羞赧的點了點頭。

「天哪!我要做爸爸了!」他興奮的將徐夢妤擁入懷裡。「好吧!看在我兩個大小寶貝的份上,我這關是OK了!但要不要和你復合決定權還是在雨楓身上。」

「哇,真是恭喜你們了!那不久後我又要再當一次舅舅了。」涵風開心的拍了拍皓瑋的肩,然後再望向忠浩。「看來我們倆要加油了,孩子的媽還不知道在那呢?」

「別把我算進去,我可是找到孩子的媽了。」換忠浩語出驚人。

「今天是怎麼回事,大家都要選在這時候宣佈好事嗎!你幹嘛偷偷來呀!說,那人我們認不認識?」涵風搥了他一拳。

正當忠浩要開口時,產房的自動門開了,兩位護士抱著孩子出來。

「念雨楓的家屬。」

「我們是。」大夥急忙上前。

「那個是我的孩子?」易承岳看著護士手中的寶寶。

「喔,承岳哥,我忘了跟你說,我姊懷的是龍鳳胎!所以這兩個都是!」涵風笑著回答。

易承岳看著眼前的寶寶,連護士在確認寶寶的狀況,都沒聽進去,他忍不住紅了眼眶。「雨楓一定吃了不少苦。」他低聲自語著。

「你們可以趁現在幫寶寶拍照,但記得別用閃光燈。」

聽見護士的提醒,大夥才記得趕緊拿出手機拍下寶寶的模樣。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看媽媽?」易承岳急忙問。

「現在可以進去,我們也要交待怎麼幫媽媽按摩,將惡露排出,可是你們人那麼多,只有先生可以先進去,其他人等晚點媽媽回到病房時,再探視。」護士熟稔的說著。

他們望向易承岳,情況有點尷尬,離婚的前夫算嗎?「似乎也只能先這樣了,承岳你進去吧!」

易承岳點了點頭,跟著護士走了進去。

看見雨楓虛弱的躺在床上,他心疼的摸了她的臉頰。

「皓瑋哥他們呢?」雨楓睜開眼。

「他們在外面,護士要我進來幫妳按摩子宮。」

「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了。」雨楓輕聲回答。

這時候護士走了過來。「因為產婦剛生完,所以要揉個半小時到一小時,出院後在家也要持續按,這樣可以幫助子宮恢復,現在請先生幫忙按,妳才剛生完,沒什麼力氣。」

接下來,護士就將手法和順序講解示範了一遍。

「先生來試試看。」

易承岳看了雨楓一眼,緩緩的將手放在雨楓腹部,她伸手阻擋,卻被護士輕拉住。

「媽媽忍耐一下,這時候為了妳好,爸爸一定要稍微用力按,對,就是這樣子,很好,爸爸很厲害喔!」

看易承岳有學起來,護士又交待了一些事就先去幫忙準備病房先離開。

雨楓累了闔上了眼休息,雖然有些痛,但她忍住了,加上剛生產完,花了她許多力氣,也就不再抗拒易承岳為她按壓子宮。

「雨楓,我們復合吧!我不想再失去妳了;這些日子沒有妳的消息,讓我很難受。」易承岳把握時機向雨楓訴說。「我不想再欺騙自己了,明明就還愛著妳,卻一再讓妳受傷,把妳推離自己的身邊,雨楓,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就算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

雨楓張開了眼,望向他。「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讓我休息好嗎?」然後又闔上眼,將頭轉向另一邊,不想回答他。

承岳失落了一會兒,但他知道這事急不得,他相信他一定能再挽回他們的感情的。
################################################################
雨楓直接轉進該院的月子中心做月子,但她向涵風告知暫時不想見易承岳,所以他們只得把易承岳阻檔在門外。

「往好的方面想,起碼你看的到孩子們。」皓瑋安慰他。

「我不會放棄的,我會每天來,反正月子中心也只待一個月,後來就會回你家了,到時候我也搬進你家就好。」

「喂,是怎樣,我家是旅館是嗎?連你也要搬進我家。」皓瑋抗議。「要跟你們收住宿費才是;唉唷!好可愛喔!怎麼這麼可愛呀!」皓瑋看著躺在育嬰室裡的寶寶微笑著。

「因為他們有個帥氣的爸爸呀!」易承岳自誇。

「寶寶呀寶寶,你們長的像爸爸沒關係,但個性千萬不能像呀!好糟糕。」皓瑋先是瞥了易承岳一眼又轉過頭和寶寶們說。

「還好有玻璃隔著,寶寶聽不到你說的話。 」易承岳聳了聳肩。

「說正經的,你那女人不是也在這間醫院裡嗎?你有去探望她嗎?」皓瑋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問。

易承岳搖了搖頭。「沒有,我現在心思都在雨楓身上,對她,只能說抱歉,愛情真的是不能勉強的,如果再去探望她,我怕她又會誤會。」

「嗯,涵風有跟我提過,但我覺得你還是必需再次跟她說明白,要不然她會甘心回美國嗎?一直見不到你,她也不會死心回美國吧!」

「我有想過等她身體好些再和她說。」

「可我那天聽到護士在聊天,說她最近都不肯進食,狀況不是很好,再這樣下去可能連命都沒有了,要等她身體好有難度吧!」

易承岳思索著。「再讓我看寶寶一下吧!晚點會去看看她。」

「不過,說不定這也是她用的苦肉計,為有這樣她才能留在你身邊,縱使你連看都不去看她;唉,愛情呀!真是個難解的問題;我去看雨楓了,你留在這慢慢看寶寶吧!」說完,他便留下易承岳往雨楓房間走去。

易承岳待了一會後,便往亞雲病房方向前去。

他輕敲了房門,再走進病房。

「易先生。」看護打了聲招呼,便識趣的離開。

亞雲聽見易承岳進來,便睜開眼。

「承岳。」她哽咽著。「你終於來看我了,我…我們的寶寶沒了,都是我的錯,沒把寶寶照顧好,你原諒我好嗎?不要不理我。」

「亞雲,妳別再想這些事,先把妳身體顧好吧!孩子以後還可以再生。」

亞雲搖了搖頭。「但,那不會是我們的寶寶,我知道,你不要我了。」

易承岳沉默了幾秒。「亞雲,我說過,我們的關係不是男女之間的感情,我愛的人是雨楓;未來,妳也會遇到愛妳、疼妳的好男人,而妳也愛他,然後再生個可愛的寶寶。」

亞雲啜泣著。「老天爺為什麼那麼不公平?為什麼她可以擁有你的愛,還可以平安的生下寶寶?不公平!真的好不公平!」從電視上看到了雨楓生產的消息。

「亞雲,感情的事真的不能勉強,我和雨楓是從小就結下的緣份,妳也會有屬於妳的緣份在等妳。」易承岳把能說的都說了,亞雲還是不斷的哭泣,不願意接受。

「等妳身體好了,我會送妳去美國。」

亞雲睜大了雙眼坐起身。「不,承岳,我不要離開你,不要!」

「當初我們都說好了,生下孩子後,妳就必需離開,妳也同意了不是嗎?而現在孩子沒了,結果是一樣的。」易承岳狠下心再次提醒她。

「我不在乎孩子,我要的是你!」亞雲哭喊著。

「我想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了。」易承岳沒轍了,說完他便走出病房,一開門,只見看護一臉尷尬的站在門外。

「好好照顧她。」易承岳交待了一聲。

離去前,還聽見亞雲哭喊著。

「方小姐…」看護端了碗粥。「先別哭了,對身體不好,吃點粥吧!」

亞雲情緒化的將粥摔向牆邊。「憑什麼她可以擁有承岳的愛,為什麼我這麼像她,承岳還是不愛我?!我好恨!」

看護到底是見過世面,她開口安慰:「方小姐,我剛剛偷偷去看過念小姐了,她整個人容光煥發的,妳現在這樣子一點氣色也沒有,整個人醜的不得了,易先生怎麼會愛妳?」

亞雲聽見看護的話,靜了下來。「我…我很醜?那女人很美?她也在這裡!?」

「對…對呀!」看護說謊,她壓根就沒去看過雨楓。「但是,我相信,妳只要好好吃飯,把身體顧好,就會比念小姐美上許多,說不定易先生就會再來看妳了,反而捨不得把妳送回美國。」

「真的?!」亞雲被說動了。

「真的,來,先把這碗粥吃了,等會我幫妳把頭髮整理一下,等過些日子,妳恢復的差不多,變美了,我再請易先生來看妳。」

「好,叫承岳來看我!」亞雲靜下來乖乖的把粥給吃完。

接下來的幾天,亞雲都很配合的吃藥和進食,也慢慢的恢復了健康。

但卻一直都不見易承岳的出現。

「承岳什麼時候會再來看我?」

「再過幾天,等妳更美了,易先生就會來了。」看護哄著她。

而此時的易承岳,卻是陪在雨楓的身旁。

他抓到機會,便溜進的雨楓的房裡。

雨楓躺在床上熟睡著。

易承岳輕手輕腳慢慢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深怕吵醒她。

腦中出現了他們從小到大一起相處的畫面,忍不住,他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雨楓的手,吻著,並放在頰邊。

雨楓,我有多想把妳擁入懷裡,多想再和妳一起生活,妳知道嗎?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照顧妳。

這些話他不知在心裡默念了幾百回。

慢慢的,他竟也靠在床邊緩緩睡去。

護士輕敲了門,要來巡視,開了門,卻見到這場景,正要開口喚醒易承岳,卻被剛好來到站在她身後的涵風用手勢阻止,並關上門走出房。

「別吵他們,讓他們休息。」

護士點了點頭,開口問:「那我可以跟你合拍嗎?」

涵風笑了笑,便和她拍了張照。

等護士離開,涵風則是偷偷的開門,偷拍了一張易承岳握著雨楓的手睡著的照片,傳給皓瑋和忠浩看。

你不怕你姐醒來生氣喔!忠浩回傳LINE。

不怕,跑就好啦!反正她在坐月子,哪都不能去,嘿嘿!

有你的,晚上一起吃飯,我帶女友給你們看。

真假!好,再告訴我地點。

當涵風又要開門偷看他們時,卻發現雨楓已經醒來並盯著易承岳看。

「姊,妳醒啦!」

「他怎麼在這裡?」雨楓皺著眉。

「我也不知道,我才剛來,一進門就看到承岳哥握著妳的手睡在這。」涵風趕緊拍了拍他。「承岳哥,醒醒。」

「啊!」易承岳驚醒。「我怎麼睡著啦?」

「噗!」雨楓看見易承岳呆呆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笑起來還是一樣的美。」易承岳將握在手中的手又握的更緊了些。
這讓雨楓連忙將手抽回。

「涵風,把他帶走,我現在還沒整理好心情要見到他。」雨楓收起了笑容,淡淡的朝涵風說著,說完她甚至又閉上了眼,側過了身子,背對著他們。

「承岳哥,我們先走吧!」

「雨楓,我…」易承岳眼見雨楓根本就不想理他,只得默默的轉身離開。

「承岳哥,別難過啦!等會和我們去吃個飯,看一下忠浩的女友,這可是一個大八卦ㄟ!」

易承岳搖了搖頭。「我沒興趣。」

「唉唷!要不然你一個人要去哪?」

「靜靜的一個人,那也不去。」

「少來這套!」涵風硬是把承岳拉去吃飯。

一到餐廳後,就只差忠浩和他女友,於是涵風和皓瑋就七嘴八舌討論忠皓的女友會是什麼樣子。

沒想到一出現,倒是讓他們吃了一驚。

「好呀!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把我們家袁秘書給追走了!」涵風大笑著。

「你們竟然偷偷來,我們還沒發現?!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易承岳也開了口。

「董…董事長。」袁秘書紅了臉。

「嗯,在你們倆打架的那一天後,沒多久。」夏忠浩拉開了椅子讓袁秘書坐下。
「那以後不能叫妳袁秘書了,要叫妳表嫂ㄟ!」涵風調侃。

「不過,袁秘書,妳的本名叫什麼呀?我一直都沒聽過人家叫妳名字。」皓瑋好奇的問,印象中大家不是叫她英文名就是袁秘書。

「嗯…我怕我說出來你們會笑我。」袁秘書很不好意思。

「不會!妳快說。」涵風打包票。

袁祕書先是看向忠浩又望向易承岳。

「袁秘書本名叫袁滿。」易承岳替她開了口。

「噗!」皓瑋聽見忍不住將口中的水噴了出來,還好沒有殃及無辜。

「袁滿!很好聽呀!又吉祥。」涵風忍住笑。

「涵風,想笑就笑出來吧!小心憋出病來!」袁秘書紅著一張臉可憐兮兮的說著。

「這妳說的喔!那我就笑了!哈哈哈!」涵風倒真的不客氣的大笑了起來。

「滿滿,我們別理他,神經病,來,妳看看妳想吃些什麼。」夏忠浩拿起菜單要袁秘書點菜。

「你叫袁秘書什麼?滿滿!」皓瑋以為自己聽錯了。

「怎樣,不行喔!你也可以叫你老婆夢夢或妤妤呀!」

大夥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的,製造用餐歡樂氣氛。
都市/言情   |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拾壹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