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現代/言情
其他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6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不完全幻想的幻想世界
2016-12-10 21:41:31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   拾
夜晚,一輪姣潔的月亮高掛在天空,氤氳的熱氣,從水面中升起。

只見三個大男人,裸著泡在溫泉裡,喝著清酒。

「啊!好舒服,真是人間一大享受。」涵風靠在石頭上,閉著眼。

「是啊!能讓人忘卻許多惱人的事。」忠浩啜飲了一口酒。

「惱人的事?呵,我們那有什麼惱人的事可煩呀!該煩惱的是…」涵風瞄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易承岳。「好不容易才擺脫掉那粘人的麻煩精,承岳哥,對吧?我看要不是泡裸湯,亞雲那女人還真是到那都黏著承岳哥,受不了!」

「我看,要不是有我們兩個一起泡,亞雲也會跟進來吧!不過,承岳,你怎會帶亞雲來日本散心?」忠浩提出疑問。

易承岳抬頭看了看夜空。「我也不知道,她開口提的那一瞬間,我只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我想,有可能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吧!」

「拜託喔!承岳哥,你人也太好了吧!這只是她要留在你身邊的手段!想想看她會了懷上你的孩子,用了多少心機?我看,孩子生下來她也不見得愛那孩子。」

「心機?她用了什麼心機?」夏忠浩感到好奇。「我以為他們兩個是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易承岳向涵風投出冷冽的目光。

「嗯…那不是重點啦!重點是她根本就不是愛那孩子。」雖然泡在溫泉裡,但接受到易承岳的目光,還是讓涵風打了個冷顫,連忙轉回話題。

「話也不能這麼說,畢竟,孩子是無辜的,想想,這孩子一生下來就會沒有媽媽…」

「有她那種媽媽也不見得好吧?她都不一定對那孩子好了,而且就算承岳哥娶了她,和她結婚,對小孩也不見得是好事,父母親有沒有愛,愛不愛對方,小孩子是很敏感的,不可能不知道,有時候有父母硬是在一起,對小孩造成的不良影響更是強大。」涵風不贊同忠浩的話。

夏忠浩還想說些什麼,卻沒說出口,涵風的話引起了他的省思,是呀!他的父母不就是這樣嗎!父母每天的爭吵,冷戰,佔了他童年的大部份時間。

「也有可能是同情,亞雲她的背景和我的相似,只是我很幸運,被爸收養,而她,從小過著顛沛流離、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現在,她懷了孩子,姑且不論是她用了什麼手段才有的,我也沒打算讓孩子跟著她,或把她留在身邊,這樣一來,等孩子生下來後,她又會是一個人;所以現在就當是做個彌補,我才會依著她,給她一些美好的回憶。」易承岳開口。

「你是神經有問題吧!」涵風小小聲的說著。

「忠浩。」易承岳轉頭看著夏忠浩。「雨楓以後就交給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顧她。」

夏忠浩和涵風對看了一眼,而涵風則是用眼神回應他,易承岳還不知道他們是表兄妹關係。

「這不用你交待,我當然會好好照顧雨楓。」夏忠浩還是沒打算告訴易承岳,畢竟現在時機不對。「而且,一定會比你好。」他激他。

「唉唷!我也會好好照顧我姊的啦!別擔心,承岳哥;而且,我姊是女強人,不靠男人也會過的很好,被推下海都淹不死她了,還有什麼能難倒她。」涵風在易承岳出聲反駁前趕緊打圓場。「好啦!泡完我肚子都餓了,晚餐應該準備好了,我們去吃吧!而且,我想有人應該等見你等的很心急了吧!」涵風起身並推了忠浩一下。

「說的也是,讓孕婦等太久也不好。」夏忠浩跟著離開。

易承岳拿起酒杯,一飲而盡,默默的望著天空呆了幾秒,隨即起身換裝。

當他走進用餐地方時,他們已身著和服不顧形象的在大啖美食。

「承岳哥,你怎麼這麼久?」亞雲仰起頭微笑著看著他。

「妳還沒用餐?」他在她身旁坐下。

「沒有,在等你一起用。」亞雲拿起筷子,幫易承岳夾菜。

「我自己來。」易承岳婉拒,於是亞雲只好夾回自己碗裡。

「忠浩,來,我餵你。」涵風夾了塊魚肉。

「好,謝謝你。」忠浩配合的張開了嘴。

「你們兩個真的很愛開玩笑。」亞雲雖然生氣,卻只是用嬌嗲的方式表示她的不滿。「等下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們倆是一對呢!」

「那有什麼關係,我們才不在乎呢!」涵風又挾了一塊肉餵忠浩。

「夏先生,我以為你對雨楓也是這樣子的呀!難道不是嗎?」亞雲故意要讓忠浩難堪。

只見忠浩緩緩的望向她。「對呀!我和雨楓互相都會為對方挾菜,但我們的感情可是兩情相願,和你們不同。」反將她一軍。

「哈哈!」涵風忍不住笑了出來。「活該。」

易承岳臉色變了變,而亞雲也沉下了臉,她不發一語的看著忠浩。

忠皓也和她對看著。

「你們幹嘛對看這麼久呀!亞雲,妳別愛不到承岳哥就改對忠浩放電呀!」涵風用手遮住忠皓的眼睛。「忠皓是我和我姊的喔!」

「放心,我的心裡只有承岳哥,不可能愛上別人的。」她改把目光望向易承岳。
「呼,那就好。」涵風把手放下。

「不過承岳愛的是雨楓,不是妳,要不是因為妳懷孕了,承岳怎麼可能帶妳出來。」夏忠浩火上加油。

亞雲用力的將筷子拍在桌上。

「別忘了,你和雨楓是什麼關係!根本也不可能!」驚覺自己透漏了什麼,她連忙住口。

他們三人驚訝的望向她。

忠浩和涵風是震驚,而承岳則是疑惑。

「忠浩和雨楓是什麼關係?」承岳看著她問。

「他們…他們是…」亞雲結巴回答不出來。

「妳怎麼知道我和雨楓是什麼關係?」忠浩起了疑心,看著她。

「先說你和雨楓是什麼關係!」易承岳反問夏忠浩。

「我和雨楓是什麼關係,關你什麼事?」夏忠浩不滿意易承岳的語氣。

「我…我的肚子。」亞雲裝起肚子不舒服。「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妳是雅華吧!」忠浩直接點破。

亞雲看著他。「你錯了,我不是,不過,我的確是認識雅華,而這件事也是她跟我說的。」

易承岳不可置信的看著亞雲。「妳…」

「忠浩是雨楓、涵風的表哥。」亞雲直接說出易承岳一直被矇在谷裡的答案。

「所以這件事你們早就知道了!?涵風?!」承岳看向易涵風。

涵風擺了擺手。「嗯,我是在姊從德國回來後才知道的,上次要跟你說,但你一直不肯聽,後來反正你和姊都離婚了,我就想也沒必要再跟你說,因為你身邊都有亞雲了,亞雲也懷孕了,說也沒意義呀!」

「你!」易承岳被說的啞口無言,無法反駁。

於是他起身離開。

「承岳哥!」亞雲想要跟著追出去。

但涵風快了她一步,先跟上去,然後將門關上。

室內,剩下她和忠浩。

「妳真的不是雅華?」

亞雲回頭看著她。「夏先生,你是電視劇看太多了是嗎!我和令妹在美國認識,是她告訴我這些事的,我想我也沒必要和你解釋那麼多。」說完,她便頭也不抬的走了出去。

夏忠浩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思索著聯繫與季雅華的方法,這陣子,她根本就音訊全無。

而涵風不發一言的跟在易承岳後面,他知道,易承岳想和他談的時候,會自行開口。

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在街上走著,不自覺的越走越偏僻,直到後面也跟上了幾個人,然後將他們圍住。

「把錢交出來。」一個男子手持刀刃用日語說著。

涵風忍不住翻了白眼。「我們身上穿著浴袍,你是那裡看到我們帶錢了。」他回答那人。

突地,那群人圍了上前,伸手就是一劃、一拳。

易承岳剛好一肚子氣沒地方出,就和他們打了起來,涵風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起參與戰局。

直到一個女聲尖叫,大喊警察來了,他們才做鳥獸散。

「承岳哥,你沒事吧?」亞雲緊張的上前關心。

「我沒事。」易承岳冷冷的回應著。

「剛才嚇死我了!你沒事就好。」她抱住易承岳。「承岳哥,拜託你,別再讓我擔心了好嗎?」她噙著淚,看著易承岳。

「拜託妳,別這麼噁心好嗎?」涵風真的忍不住出聲。

「承岳哥,我們回去吧!」亞雲挽著他的手臂往旅館方向回去。

等進了旅館,易承岳要亞雲先回她的房間。

「晚了,妳回房去睡吧!我還有話要和涵風說。」易承岳看了涵風一眼。

「好,那你也早點回房。」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涵風又補充道:「記得,是回『妳』的房間喔!別走錯房了。」

「涵風。」易承岳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什麼事?」涵風早看習慣這種表情了,倒也不以為意。

「我有種被戲弄的感覺,我不懂,為什麼你們明明就知道忠皓和雨楓的關係,卻沒告訴我?還讓我一直誤會…」

「承岳哥。」涵風搭了搭他的肩。「我們沒有不告訴你,是你在心裡早就認定了忠皓和我姊的關係非比尋常,就算告訴你了,你也不會相信,你只會覺得那是我們在騙你的藉口,而且,最重要一點是,你們都離婚了,你根本沒立場去干涉我姊的交友狀況,就算對象不是忠浩,而是別人也一樣;你看你,和亞雲那女人都懷上孩子了,我姊有干涉問過你什麼嗎?」

「你明知道我對亞雲沒感覺,她懷上孩子是意外。」

「對,我知道,她為懷上你的孩子都是她所耍的心機,但,你也有錯!是你自己給了她機會,是你讓她留在你身邊,雖然我很不喜歡她,總覺得她那裡怪怪的,但也不能完全把錯歸咎在她身上。」涵風嘆了一口氣。「你明明可以避免的,當初我就要你別把她留在身邊,送出國或是那裡都好,結果你就可憐她,覺得她無父無母無所依靠,還是把她留在身邊,所以這能怪誰?」

易承岳被涵風說的啞口無言。

「這段期間新聞媒體一直報導,我姊怎麼可能沒看見,她說她不愛你,是假的,你難道不知道嗎?還非得意氣用事;我真擔心我姊的身體,雖然我們問她會難過嗎?她都說不會,默默一個人承受,讓我們看的都覺得難受;再來,我們也不相信你不愛我姊了,都還會吃忠浩的醋,怎麼可能不愛,我看只有騙得了你自己吧!」

現在的立場似乎顛倒了,原本想要質問涵風的易承岳,反而被涵風說到無法反駁。

「你甚至還心軟到帶她來日本散心!真是博愛呀你。」涵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皓瑋哥知道後,氣的想揍你好幾拳,但我覺得他應該知道自己打不過你,所以放棄來找你,但決定不和你說話…嗯…一個月。」

易承岳聽到苦笑了一下。「我知道我也有做錯的地方,我也知道我很幼稚,明明就不想傷害她,卻還是一直不斷的做出傷害她的事,但,還能挽回嗎?我們還能回到過去嗎?」

「承岳哥,愛是互相包容的,不是互相傷害的;縱使是我姊隱瞞了她身份的事,對不起在先,但現在的你,也傷了她更多,不是嗎?前幾天我在FB上看到一段話,家是講愛的地方,不是講道理的地方,你沒去試,怎麼知道不可能?畢竟有深仇大恨的又不是你們兩個。」

易承岳沉思著。「你姊她還好嗎?這陣子都沒有她的消息。」

「嗯,算不錯囉!只是笑容少了一點、身子虛了一點,但託我姊的福,我能每天吃到夢妤大嫂的煮的補品,真的是很好吃!想到都會留口水了。」

「是要給你姊補的,你吃什麼!」易承岳皺了眉。「等亞雲的事處理完後,我會好好想想我和妳姊的事的。」

「知道啦!等你們的好消息。」涵風拍了拍他的肩。「我現在肚子好餓,剛還來不及吃完。」

「走吧!我們去問問看,看還有沒有吃的可以提供。」易承岳搭著涵風的肩往旅館內走去。

而在日本的這幾天,忠浩一直觀察著亞雲,因為他始終覺得亞雲和雅華很像。

「我說忠浩哥,你連自己的妹妹都認不出來喔!」涵風調侃他。

夏忠浩白了他一眼。「這時候我就要用亞雲那時候對我說的話回你了-你以為在演連續劇喔!我和雅華從小就分開,沒一起長大生活過那有辦法說認出就認出,再說,當初你也沒認出你姊呀!虧你們是雙胞胎還有點心電感應。」

涵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喔!我好像也沒立場說你;但,你沒辦法連絡上雅華嗎?她不是說去美國念書?」

「嗯呀!我也託了在美國的朋友去找,但美國那麼大,有難度。」夏忠浩突然看著涵風。「說到這個,你才是和雅華一起長大的,你沒辦法認出她嗎?」

「嘿嘿嘿!我小時候討厭她們母女躲都來不及了,怎會注意到她怎樣呀!」突地,涵風想起她們的身份。「對不起喔!表哥,她們是你媽和妹妹。」

忠浩笑了笑,沒在意他的失言。「怎麼能怪你,我自己都恨死她了。」

「可是我覺得,亞雲和雅華是兩個不同的人,她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愛承岳哥愛到一個不行;因為據我所知雅華自尊心很強,就算她再怎麼愛承岳哥,也不會去整形到和我姊相似,這對她而言是種恥辱,因為她要的愛,是承岳哥愛她的樣子,她的人,至於亞雲,我就不知道她是原本就長這樣,還是依照我姊的樣子去做整型,但我隱約只覺得她不簡單,連承岳哥都上了她的當,吃了她的虧,嗯…算吃虧嗎?」涵風手撐著下巴賊笑著。

「承岳一定很後悔讓你知道。」雖然忠浩不知道是什麼事,但看涵風的神情,就知道是不怎麼光明的事。

「我看你直接問亞雲好了,既然她不承認她是雅華,又說是雅華告訴她這些事的,那就表示她和雅華有聯繫。」

「嗯,說的也是,反正我們討論也討論不出結果,乾脆問她比較快。」忠浩從長椅上站起身。

「可是,我們都來到這裡了,你不去看看逛逛嗎?」涵風裝起可愛來了。「先陪我去找白雪公主拍照啦!」

「拜託!我陪你們來這就已經很勉強了,可不可以放過我呀!」夏忠浩環顧了一下迪士尼樂園。

「唉唷!反正,『都來了』!不拍很可惜ㄟ!」

「你都不怕被歌迷認出來喔!」夏忠浩看著自顧自帶起米奇耳朵的涵風。

「不會啦!我沒那麼紅。」涵風聳聳肩。「而且,這裡比我紅的大明星比比皆是呀!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啦!」

「你倒很看得開,那有一個明星說自己不紅的。」忠浩被他打敗。

「快啦!」涵風拉著他去找另外的迪士尼大明星合拍。「我這是先訓練你,下次你陪女友來的時候就會很習慣了。」

忠浩聞言只能無奈的被涵風拉著跑。「我開始有點懷疑你的性向了。」他小聲嘀咕著。

「我聽到了喔!」

正當他們拍完白雪公主要再和灰姑娘拍照時,易承岳陪著亞雲也來到這地方。

「承岳,我也想和灰姑娘拍照。」亞雲要求著。

「去呀!」易承岳等走到灰姑娘身邊後,幫她拍了一張。

「承岳,一起來拍好嗎?請夏先生幫我們拍一張。」

易承岳搖了搖頭,拒絕了她。

「承岳,拜託!就當是給我留下一個回憶。」

「嘖!」在旁的涵風忍不住嘖了一聲。「承岳哥,拜託你快去和她合照,我快聽不下去了。」

夏忠浩接過了相機,並推了易承岳一把。

等他倆拍完照走回涵風和忠浩的身邊時,他們還聽到了更肉麻的話。

「承岳,之前我的人生就像灰姑娘一樣,直到因為遇見了你,我的人生才因此而變的燦爛,你是來解救我的王子。」

「亞雲…但我愛的不是妳。」易承岳直接了當的回她。

「噗!」涵風聽見易承岳的回答笑了出來,更是拍起了手。

這讓亞雲的臉都綠了。

「對了,方小姐,我想問妳有關於我妹妹的事。」忠浩開了口。「妳說這些事是從我妹妹那裡聽來的,因為最近她都沒有消息,我有點擔心她的安全,所以想問妳和她聯絡的方法。」

亞雲聳了聳肩。「我之前是在美國和她住過一段時間,但她後來搬走了,也沒跟我說要搬去那,所以我也沒有辦法跟你說她的聯絡方式,很抱歉,幫不了你的忙。」

「那妳之前住那裡?」易承岳看著她問。

「紐約。」亞雲回望他。「你就是在那救了我的,那邊是我們相遇的地方呀!你忘了?」她嬌嗔。

「我可不可以拜託妳,回答就好好回答就好了,我真的快受不了了!還好明天就要回臺灣,不用再跟妳相處,再這樣下去我都快吐死和沒食慾了!我覺得我會因為妳而害怕女人,好噁心。」涵風打了個冷顫。

「你姊就不會這樣呀!你大嫂也不會,別因為這樣就害怕女人。」忠浩拍了拍他的肩。

「只要你們離我和承岳哥遠遠的,就不會聽到了不是嗎?不喜歡聽就滾遠一點。」亞雲冷冷的回答,現在她也不想再忍耐了。

「唉唷!承岳哥,你聽到沒?人家我好怕怕喔!」涵風抱住易承岳的手臂。
「涵風…」易承岳沒轍。

「你!」亞雲氣的牙癢癢的。

此時涵風電話響起,他一看到來電,立刻放開承岳的手臂。「喂,喔,姊呀!怎麼了?明天下午三點會到台灣,嗯,好,我知道了。」

「雨楓說什麼?」

「我姊問我們明天搭幾點的飛機,她要請司機來接我們,然後去吃好料的。」涵風向夏忠浩說明完後又轉向易承岳和亞雲。「不好意思喔!你們請自理。」

「沒關係,我們不希罕,最好你們都別來打擾我和承岳哥。」亞雲拉了易承岳就要走。

「噁心的女人,這時候我倒懷念起雅華了。」涵風發自內心的感慨。
都市/言情   |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