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現代/言情
其他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55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不完全幻想的幻想世界
2016-12-02 10:17:50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   玖、纏
台北,一個繁華的不夜城,在燈光閃爍的光芒下,天空真正的星空卻不復見。
但在今晚,不止街燈夜景令人不捨眨眼,一場上流人士、巨星雲集的服裝發表會更是誘人。

一件件美麗的婚紗與晚禮服,不停的由高窕的模特兒換穿,展現在眾人眼前。
「承岳哥,這裡還不錯吧!」涵風得意的問著。「這點子是我想的唷!場地也是我找的,以後姊的發表會都會在這,這已經被姊買下來了,沒想到我還有另外的才能,現在掛名創意總監呢!哈哈」

「那你要不要回公司幫我?」易承岳轉過頭來詢問。

「呵呵, 承岳哥你真愛說笑,建設那方面還是你們比較專業,我還是乖乖當我的股東就好;好啦,我先下去看姊有沒有要幫忙的,活動也快結束了。」

「你去忙吧!」易承岳看著螢幕說著。

涵風走下樓到後台和雨楓碰面。

「姊,該換妳上台了,趕緊穿上高跟鞋吧!」涵風隨手將一旁的鞋盒遞上。

「謝啦!涵風。」雨楓換上一雙特製亮眼的高跟鞋,便往前台走去。

涵風也從出口走向台下,看著雨楓致辭。

當他正要走到坐位前時,發現雨楓竟然正往台下跌落。

「雨楓!」涵風連忙奔上前,伴隨著大夥的驚呼聲,涵風驚險的接住了雨楓,成了肉墊。

「妳沒事吧!雨楓?!」

「只有腳好像扭到了,你呢!沒事吧!」雨楓也關心著。

「雨楓、涵風!」夏忠浩、皓瑋夫婦趕到他們身旁。

「我的鞋跟突然斷了。」雨楓看著右腳上的鞋。

「我先帶妳去醫院。」夏忠浩二話不說抱起雨楓就要離開,但卻媒體圍著出不去。

「夏先生,請問你現在和念小姐的關係是什麼?」

「看見念小姐受傷是不是很心疼?」

涵風和皓瑋等人快氣炸了,只能和工作人員擋出個人牆。

這時候易承岳現身了,他的出現讓媒體轉移了焦點,順利的讓忠浩和雨楓離開。
忠浩經過他身邊時,雨楓和易承岳對看了一眼,隨即淡淡的轉開目光。

這讓易承岳的心揪了一下。

「易先生,你來看你前妻的發表會是代表你還愛著她嗎?」

「還是你們有機會再復合?」

「你看到自己前妻被別的男人擁在懷中送醫,心裡是怎樣的感受?」

「謝謝大家的關心。」面對眾多的問題,易承岳僅是吐出這句話。

「各位大哥大姊,謝謝大家的關心,我們在另一個房間有準備茶點,你們都累壞了,先去用餐吧!找個時間我們會再另外回覆大家的問題。」涵風連忙替易承岳擋駕,並推著他離開,剩下的就交由皓瑋處理。

「承岳哥,你跑出來幹嘛!沒事又把自己拖下水。」

「不這樣做,怎麼讓忠浩帶雨楓去醫院。」易承岳淡淡的回答著。

「唉!其實…」涵風忍不住想告訴易承岳忠浩是他們表哥的事實。

「你不用解釋,我都知道。」

「喔,你都知道…不是…」涵風知道易承岳誤會了。

「我先回去了。」易承岳不聽涵風的解釋,揮了揮手便離開。

「承岳哥…算了,反正他早晚還是會知道。」

易承岳回到家中,坐在客廳裡喝著酒沉靜著,他的腦海中一直浮現著夏忠浩抱著雨楓,而雨楓卻只是淡然的和他對望便轉開。

「承岳哥,你又在喝悶酒,別喝了。」亞雲在新聞上看見今日發生的事,所以她明白易承岳為了何事喝悶酒。

「嗯,我知道。」易承岳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再讓我喝最後一杯吧!」

「那我陪你喝這一杯,等我,我去拿杯子。」亞雲轉身離開去拿酒杯和冰塊。

然後回來將易承岳杯中添滿酒與些許冰塊。

「承岳哥,我敬你。」

「乾!」亞雲一口氣將酒喝乾。

易承岳笑了笑。「看不出來妳也挺會喝的呀!」

「還好啦!反正就只喝一杯。」

「呵,既然都起了頭,那我們今晚就不醉不歸吧!」易承岳又替亞雲倒了杯酒。

「承岳哥…」亞雲有些為難。

「喝吧!」易承岳再次一飲而盡,酒量好的他,竟然有些頭暈了起來,他靠在沙發上。「看來,年紀大了,才喝幾杯,我竟然就有些醉了。」

「承岳哥,別這麼說。」亞雲搖了搖頭。「您還年輕呢!」

易承岳微瞇。

「承岳哥、承岳哥?」她推了推他。

「承岳哥,這裡睡會著涼的,我扶你到房間,你先醒醒。」她搖了搖易承岳。

「嗯,好。」易承岳勉強輕醒了一下,搖晃著身子起了身。

然後亞雲扶著他上了樓進了房間。

易承岳一整個無力的躺在床上,亞雲輕輕的將易承岳手腳放好,進了浴室拿了毛巾為他擦拭著,她解開他的上衣,細心的服務著,接著她再進浴室洗了毛巾,慢慢的再解開了褲子,冰涼的毛巾刺激著易承岳,突地,易承岳伸手抓住了亞雲的手。

「雨楓…」他迷矇的看著眼前的人。

「不是,我是亞雲。」亞雲用誘人的嗓音回答著。

「亞雲…怎麼可能,妳和雨楓長的那麼像,騙我,妳騙我,妳明明就是雨楓,妳只是在氣我對妳做了那些事,所以不承認。」他用力一拉,將亞雲擁入懷。
亞雲也不反抗,她只是順勢吻著易承岳的脖子。

易承岳低吼了聲,反身將亞雲壓在身下,他深情的吻著亞雲,探索著她身上的每一部份。

而亞雲則是開心的回應著,這樣的易承岳才是她要的,夜晚偶爾安眠蠋的需求,只是她不得不的選擇,於是她更放浪的向易承岳索求著。

夜晚,漸深, 兩人間肉體的需求也越深。

早晨,亞雲先睜開了雙眼,她幸福的看著易承岳,微笑著,直至聽見門外似乎有動靜,她便闔眼裝睡。

「叩叩、承岳哥。」涵風急驚風的敲了敲門不等易承岳回應便闖進門,因為平時的易承岳此時早已起床梳洗完畢。

易承岳睜開雙眼,和涵風對望。

涵風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因為映入眼簾的是,亞雲裸著趴睡在易承岳胸口,被子只蓋住他倆的下半身。

「喔喔,完了;承岳哥,我在客廳等你。」涵風默默的關上門離開。

而易承岳低頭看著睡的香甜的亞雲,回想起昨晚的事,好像有地方不對勁卻又遺漏了什麼,他只得先將被子蓋上,打算先悄悄起身,卻發現有些困難。

「嗯。」亞雲呢喃了聲,並動了動身子,卻引發易承岳的生理反應。

因為他發現,他還在她體內,亞雲不自覺的蠕動,讓他更難脫身。

「亞雲。」他只能將亞雲叫起,但他嘶啞的嗓音卻透漏出他的欲望。

「承岳哥…」亞雲睜開了雙眼,並明顯的察覺了易承岳的欲望,於是她紅了臉頰。「你…」然後故作害羞的假裝想要掙扎起身,卻是更加的挑逗易承岳。

「妳別亂動。」易承岳制止她。

「對…對不起。」亞雲停止掙扎,並改乖乖的趴在易承岳胸口。

易承岳讓自己冷靜下來,並將被子先全數給亞雲蓋好後,迅速離開床上,直往浴室走去。

「承岳,我覺得我好幸福。」亞雲微笑著低喃著,

易承岳梳洗完畢後,穿著浴袍出來拿衣服,他看了亞雲一眼。「我想,最近我會暫時住在公司裡,我說過,我不想讓我們的關係變複雜;是我的錯,所以由我起的頭,由我結束。」

原本在床上還很得意的亞雲在聽見易承岳的話後,立刻落了淚。「承岳哥,我也說過,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要我當夫人的替身我也願意,只要你讓我留在你身邊就好。」

易承岳搖了搖頭。「感情是不能勉強的,這兩次我們之間只有肉體的關係,這輩子我只愛雨楓一個人。」他再次明確的向亞雲說著。

「兩次…不只兩次…」亞雲小聲的哭咽說著;從小,她就渴望家庭,曾經,她灰心過,失望過,直到易承岳的出現,才給了她希望,沒想到易承岳的心中卻早已有了雨楓,心中對於雨楓不免更加怨恨了起來。

易承岳卻沒聽見,他走進了浴室換裝,離開前,亞雲還在床上難過的哭著。

「承岳哥。」涵風皺著眉。

「我們出去吃早餐。」易承岳不想在這討論。

「嗯,好。」

易承岳開了車和涵風在一間歐式早餐店找了個隱密角落坐下。

「承岳哥,你…」
「嗯,是意外,我和亞雲之間沒有任何感情。」

「但我看亞雲不這麼想喔!而且如果你對她沒感情,怎會要她每晚都到你房間陪睡…嗯,休息。」

「每晚?沒有呀!連昨晚是第二次。」易承岳坦白說。

「但她自己跟家裡的女僕說的,而且女僕也看過她到你房間過夜好幾次。」接著,涵風把之前聽到的那件事跟易承岳敘述了一遍。

「我完全沒印象。」易承岳沉思著。「只有幾次在夢中…」

「夢中…」

易承岳瞟了涵風一眼。「每晚,因為點了亞雲準備的安眠燭,我都睡的很沉,只是偶爾會做一些火辣的夢,夢裡你姊和亞雲的臉重疊在一起。」

涵風很想笑,但看見易承岳認真的表情,他忍住了。「會不會是那蠟蠋有問題呀!讓你睡的很沉,然後再溜到你房間對你…」他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哇,承岳哥被佔了便宜。」

「這件事你別讓你姊知道。」易承岳淡淡的開了口。

「喔!那皓瑋哥呢?」

「你說呢?」易承岳白了他一眼。「別讓任何人知道。」他還是不放心的加重了關鍵字。

「時間久了,亞雲說不定就會淡了。」

「拜託,你們在公司還不是會見面。」涵風想起袁秘書說易承岳讓亞雲當了他的秘書。

「在公司應該還好吧!」

「我覺得你應該連公司都別讓她去,等會她在公司散播什麼謠言就更難處理了,要不然就是把她調到其它分公司去;承岳哥,我一直想不透,你為什麼要對她那麼好?」

「因為,她讓我想起以前的自己呀!她和我有相同的背景,但我運氣好,被爸爸收養,可亞雲的運氣就沒那麼好了,所以我只是想幫她。」

「對,幫忙幫到床上去了…」涵風小聲的說著。「而且還不自知。」

「那是意外。」易承岳聽見了便加重語氣回答他。

「好吧!你不能否認她因為這樣愛上你了,而想要像那些偶像劇、小說什麼的要飛上枝頭變鳳凰。」

「唉。」易承岳嘆了口氣。「反正我今天已經跟她說明白了,對她我並沒有任何男女感情在裡面,最近我也會搬到公司裡住。」

「我還是覺得你把她調走會比較好一點,離你越遠越好,這樣她還是有工作,有地方住,只是沒有你在身邊。」涵風認真的說著。「而且,那蠟燭也別再點了,我看該拿去化驗一下成份,我真的覺得有問題。」

「嗯,知道了。」易承岳望著涵風。「沒想到我們涵風長大了,竟然會想到這些事情。」

「開玩笑,別看我總是吊兒郎當的,我認真起來也是有一定的程度的。」涵風笑著。
「呵呵,快吃吧!」易承岳笑著。

「但,真的沒想到聰明一世的承岳哥,竟然也會吃了虧…不對,亞雲身材也挺不錯的,你沒吃虧,沒吃虧,吃虧的只是沒知覺而已!噗!」涵風想到這點還是忍不住揶揄了易承岳一下。

而亞雲在易承岳走出房間後,她拭去了淚水,穿上了衣服,回到房間梳洗,再下樓。

「亞雲姊。」女僕A問好。

「承岳哥呢?」

「喔,董事長和涵風少爺出門用早餐了。」女僕A看著亞雲。「亞雲姊,妳沒事吧?」

「我…我沒事…」亞雲神情落寞勉強的笑了一下。

「還說沒事,妳的眼睛都腫了。」

「沒,那是昨晚我水喝太多,水腫。」亞雲找了個理由。「我出門一下。」
女僕A看著亞雲離開,然後開始臆測。

亞雲離開易家後, 搭了計程車往市中心駛去。

「停這就行了。」亞雲付了錢,然後往一間婦產科走去。

她沒發現有人緊跟在後。

等了一會,她才神情落寞的走出來,這個月的MC沒來加上身體有些不適,讓她以為懷孕了,為了確保無誤,她才來做檢查,沒想到醫生說是她心理造成以為自己懷孕,所以月經延遲及有假性懷孕的症狀。

「方小姐。」突然有個人上前欄住她。

亞雲愣了一下。「你是?」

「我是記者,想請問妳來婦產科是來驗孕的嗎?」那名記者直接的問了出來。

「我想這不關你的事。」

「別這樣,就回答一下就好了;是易董事長的小孩嗎?」說完他還拍了張亞雲的照片。

「你誤會了,我只是來做個子宮頸抹片檢查。」亞雲推開他,然後迅速離開。

「方小姐…」那名男子不放棄又追了上去。

然後追到了易家,他被關在門外,有耐心的等著。

直到女僕A從外回來,被他攔下,他問了她很多問題。

而女僕A則全部都說了出去,因為她替亞雲抱不平。

那記者得意的笑著。「念雨楓,上次妳們害我沒新聞報,被公司懲處,這次還不是落在我手裡,雖然妳和易承岳離了婚,但還是要把妳牽扯進來。」

隔天新聞斗大標題「舊愛不孕,新歡好孕到!?」,暗指雨楓是隻不會生蛋的金雞母,而亞雲不只是個賢內助還替易承岳懷上了小孩而去婦產科驗孕。

「承岳,你在搞什麼鬼?!管好你的女人,沒事跟媒體爆什麼料,還扯到雨楓這,真的是太過份了,你最好趕快把這事解決!」皓瑋打了通電話給易承岳忿怒的警告著。

「雨楓怎麼說?」易承岳僅淡淡的問著,這陣子雨楓像是消失了一般,一點新聞也沒有。

「她說交給你發言,她什麼都不想過問也不想出來。」

「皓瑋,幫我跟雨楓說聲抱歉。」

「承岳呀!你不是說跟亞雲沒什麼嗎?」皓瑋嘆了口氣。「怎麼現在事情會鬧成這樣?」

「嗯,我對她真的沒有感情,至於和她發生關係則是不小心的;事情我會再處理,你放心,不會再給你們麻煩的。」

掛上電話,易承岳打開抽屜拿出一份檢驗報告,安眠燭的成份裡有微量哥羅芳,點燃時便會由燭心揮發出來,就連他喝的薰衣草茶都被動了手腳。

看來這陣子你被下了不少藥呀!該去做個身體檢查了。

當涵風拿這份報告給他時,還調侃了他一番。

「亞雲,希望妳適可而止,別再這樣下去了。」易承岳他喃喃的說著,下了決定將她調離總公司到別的分公司去。

並且發了新聞稿,指出他與雨楓已離婚,這是他私人事情,請大家別再去打擾雨楓,謝謝外界關心,然後以冷處理方式面對。

# # # #

「亞雲,我希望妳能到南部分公司去。」易承岳將亞雲叫進辦公室,兩人坐在沙發上。

「董事長…這次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想離開您。」亞雲紅了眼。

「亞雲,不能全怪妳,但是,為了妳好,我們還是保持點距離,妳是個平常人,媒體的言論對妳會造成壓力的,未來,妳還要嫁人,這些言論對妳不是件好事,會留下痕跡。」易承岳微婉的告知。

「我知道您是為我好,我也知道您不高興這次的新聞, 但不會有下次了,真的,我保證,要我離開公司也沒關係,我辭職,只要你不趕我走…噁…」她激動的站起身卻感到一陣噁心及暈眩。

「妳還好吧!」易承岳自然反應的上前扶住她。

「我…頭暈想吐…」說完就昏了過去。

易承岳連忙抱起她,送到醫院,這下子又引起媒體的關注了。

媒體將醫院擠的水洩不通,逼得易承岳不得不出面,醫院為他準備了會議室。
「易董事長,所以方小姐懷孕的事是真的嗎?」

「有消息指出方小姐是因為你要她把小孩拿掉,所以激動的昏倒了是嗎?」
媒體不停的發問。

「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也很佩服大家說故事的能力,但這些都是我私人的事,不勞各位擔心,我想在很多角落有許多弱勢的團體,才是各位要關心的焦點,不要浪費資源在我身上,而且各位也已經影響到許多到醫院看診的病患了,請大家到此為止。」易承岳說完便打算離開。

「所以你身為公眾人物做了不良示範都不用說什麼嗎?」之前爆料的記者質問著易承岳,想激怒他。

易承岳轉身看著他,卻只是對著他微笑了一下,不作回答離開。

他走回到亞雲病房,她還是昏睡著。

醫生說她壓力太大,加上懷孕,所以情緒一時激動才會昏厥。

「承岳哥…」亞雲睜開眼看見易承岳在發怔便喊了聲。

「妳醒了。」他淡淡的回應著。

「我是怎麼了?」

「醫生說妳壓力大,情緒一時激動所以昏了過去。」他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妳懷孕了妳知道嗎?」
亞雲睜大了雙眼。「我…我懷孕!我真的懷孕了嗎?!」她開心的笑了出來。「所以上次醫生驗錯了,我懷孕了,我懷了你的寶寶!」

「所以這一切都是妳計劃好的?!要懷我的小孩!!」易承岳變的冷峻。

「我…」留意到易承岳的語氣,她縮瑟了一下。「你應該高興才對!這是你的小孩,我懷了你的小孩耶!」

「什麼叫我該高興?妳用那麼多手段來懷我的孩子,我怎麼該高興?!」易承岳低吼。「我說過,我不愛妳,妳懷了這孩子,孩子是無辜的,對這孩子不公平,妳這叫自私!」

「所以呢…你想要我把孩子拿掉是嗎?!」亞雲哭喊著。「就算你不愛我,但就像你說的,這孩子是無辜的,你也該愛這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呀!」

「妳!」易承岳握緊了拳。「我沒有要妳把孩子拿掉,妳可以把孩子生下來,但生下來後,孩子必需歸我,妳不能再見他。」這女人不可小歔,未來一定會拿孩子做交換條件。

「好,只要讓我把孩子生下來。」亞雲先答應著。

易承岳漠然的看著亞雲,深深的覺得,似乎還有更大的問題會發生。

易承岳為避免媒體打擾,將她轉到到較為隱密的別墅安胎待產。

這幾個月來,亞雲每天開心的和肚子裡的寶寶說話,期待著承岳來看她。

醫生也交待易承岳,因為亞雲的情緒不太穩定,為了小孩好,易承岳得穩定她的情緒,所以易承岳也配合的抽出時間看她。

他倆散步在庭院中,曬著太陽。

「承岳,你覺得我們的寶寶是男的還是女的呀?」亞雲挽著易承岳的手臂,頭倚在他肩上問著。

易承岳看著遠方的白雲,淡淡的回答:「是男是女都好。」

「我希望是個男孩兒,因為這樣,長大後他就能一起幫你分擔公司的事,你就不會那麼忙,才有空可以陪我。」亞雲自顧自開心的說著。

「亞雲…」易承岳皺了眉。

「喔!」易承岳還沒說話,亞雲突然摸著肚子喊了一聲。

「怎麼了?!」易承岳低下頭看著她,擔心的問著。

「沒有,肚子突然痛了一下,可能是不希望爸爸說些不開心的話吧!」亞雲抬起頭微笑著。「承岳,胎教呀!你該說些好聽的話給寶寶聽。」

易承岳的眉皺的更緊了,但他還是扶著亞雲。

「承岳,我們坐著休息一下吧!」亞雲改牽著他的手往椅子走去。

易承岳想鬆手,卻反而被牽的更緊。

等坐好後,亞雲伸手摸了易承岳的眉頭。「承岳,別皺眉,我看了好心疼。」

接著又拉住承岳的手往她肚子摸去。「寶寶也會心疼的。」

易承岳靜默不語,他抽回了手。

「我知道,你不愛我,現在願意陪我,只是為了寶寶,但是,你能不能…能不能偶爾看我一眼?」亞雲哽咽著。「只要一眼,我也會覺得幸福,不…現在的我有你在身邊陪我,已經很幸福了,只是,若你能真真正正的看我一眼,我會覺得更幸福…」她握住易承岳的手,淚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我知道我命不好,從小沒人愛,現在長大了,遇見了你,以為可以有結果,沒想到在你心裡卻早已有了夫人,我只氣自己為什麼比夫人晚認識你,這樣一來,會不會,會不會現在你愛的就是我!?」想起過去一個人的生活,亞雲更難過了。

她的話,讓易承岳起了漣漪,想起了她和他相似的背景,於是易承岳動搖了。
「別哭了,亞雲,對寶寶不好。」易承岳伸手拭去了她的淚。

「承岳!」亞雲開心的笑了,因為承岳溫柔的對待她,並且正視著她,現在在承岳的眼裡倒映著的是她的臉。

「我好愛你,你知道嗎!」亞雲主動的吻上了易承岳的唇。

而易承岳卻也沒將她推開拒絕,甚至溫柔的回吻著,是憐憫還是愧疚?他也不知道。

迷惘間,亞雲竟然開始挑逗他。

「亞雲,妳在幹嘛!」 他抓住她的手,要起身離開,亞雲卻整個撲在他身上。

「承岳,我知道你有需求的,但你不能去找別的女人解決!」她神情迷網的看著易承岳,認為這麼做是對的。

「妳瘋了!」易承岳沒想到她竟然膽子大到大白天的,做出這種事,但他還是小心的將亞雲推開,並站起身離開。

「承岳!」亞雲錯愕著看著易承岳。「難道我又做錯了嗎?」

易承岳回到別墅裡,倒了一杯冰水,一飲而盡。

每當他看見亞雲時,腦中浮現的總是雨楓,最近沒有一點雨楓的消息,問涵風,涵風只說她在忙著籌劃新的設計,其它的也問不出來,皓瑋那更是問不出什麼東西來。

「承岳,我做錯了什麼嗎?」亞雲跟進了客廳,小小聲的問著。

「不,沒有,妳沒做錯什麼,做錯的是我。」易承岳苦笑。

「承岳,可以帶我去旅行嗎?」亞雲提出要求。「等孩子生下來,我就不能在你身邊了,所以,在這段期間內,可以對我好一點嗎?我保證,等孩子生下來後,我就會離開你!」

易承岳知道自己必需拒絕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不愛她,再對她好,只會讓她越陷越深。「亞雲,妳知道我不愛妳的!」

「我知道,但我只是想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畢竟,等孩子生下來後,我們一家三口就難再相聚了。」她沒再落淚,反而是淡淡微笑的看著易承岳。

這笑,和雨楓的好像。

易承岳恍神了一下,竟然脫口而出:「好吧!」

「真的!太好了!」亞雲開心的跳著。

「妳小心!」易承岳連忙上前扶住她。

但亞雲則是趁機投入他懷裡,微笑著。

承岳輕摟著她,心裡五味雜陳,想念的人離自己太遙遠,不想有牽扯的人卻總是糾纏不清。

隔天,他帶著亞雲飛往日本。

一路,亞雲喜悅之情全寫在臉上,她挽著易承岳的手,開心的像個小孩,甚至還要求他去迪士尼。「秋天來日本剛好,可以吃秋蟹。」

直到出了成田機場,她的笑容僵在臉上。

「承岳哥!」涵風招著手,他坐早一天的班機先到了日本。

「承岳!他…怎麼會在這!?」亞雲皺著眉。

「涵風剛好有個假期,我就一起約他來了。」承岳往涵風那走去。

亞雲臉色難看的跟著承岳走了過去。

「承岳哥,走吧!車子在外面等我們。」涵風也懶得和亞雲打招呼。

但一上車,卻換成易承岳臉色難看。

「你怎麼在這?!」易承岳看著坐在駕駛座上的人。

夏忠浩笑了笑。「來渡假呀!誰知道今天被叫來當司機。」

「那雨楓也來了?」易承岳不禁脫口問出。

聽見他問話的亞雲臉更僵了。「喔!」她輕微的唉了一聲,並摸著肚子。

「怎麼了?」易承岳轉過頭關心她。

「沒…沒事,肚子剛痛了一下。」

「別擔心,我姊在台灣,沒來日本,所以她不會打擾妳和承岳哥兩個人『約會』的。」涵風從後照鏡看著她開了口。

「我…我沒那意思。」亞雲裝無辜的回答著,但臉部表情卻很明顯的放鬆了許多。

「那你來日本渡假,誰照顧雨楓?她身體不是不舒服嗎?」易承岳想起前幾天皓瑋不小心說漏嘴。

「沒想到你還這麼關心雨楓呀!謝謝你的關心啦!這還不用你去操心,你現在該操心的是你身邊的這位才是。」夏忠浩淡淡的回應著,給易承岳吃了個閉門羹,不讓他知道雨楓的狀況。

「承岳,我有點累了。」亞雲將頭靠在他肩上,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妳先休息一下,我們到了再叫妳。」

「好。」亞雲閉上眼,挽著他的手將頭靠在易承岳肩上。

而涵風則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承岳哥也太溫柔過了頭吧!於是他拿起電話。
「喂,姊,嗯呀!我們來接承岳哥,等下先送「他們」到飯店休息一下,晚點再出門逛逛,妳有沒有什麼想買的?好,我知道,那妳好好休息,拜拜。」

他瞄了後照鏡看了坐在後座的易承岳和亞雲一眼。

「雨楓…她知道我…我們一起來日本?」易承岳有些結巴。

「知道,我有和她說。」涵風微笑著,他知道承岳指的是他和亞雲。

「那她沒說什麼?」承岳試探問著。

「有呀!她要我們好好玩,玩的開心點。」

易承岳靜了一會。「沒其它的?」

「拜託,你們都離婚了,各自發展各自的,要說什麼?亞雲都懷孕了。」忠浩故意火上加油。

「你!」易承岳鐵青著臉,卻又無話可反駁。

「承岳…」亞雲夢語輕聲喊了句,然後更是整個人往易承岳懷裡躺去。

涵風從後照鏡看見,忍不住道:「忠浩,路邊停一下,我快吐了!」

「我也有一點,真不該答應你來當司機的!」夏忠浩附和著。

「嗯~別這樣嘛!忠浩。」涵風學著亞雲的樣子,嗲著往他身上靠去。

「喂!別這樣,我在開車,而且我真的要吐了啦!」

他們擺明著不相信亞雲是睡著的。

而易承岳只能從頭到尾看著窗外,不理會兩人的揶揄。
都市/言情   |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玖、纏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