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現代/言情
其他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66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不完全幻想的幻想世界
2016-11-28 11:08:36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   捌、茫
# # # #
易承岳步履蹣跚的走進客廳,然後跌坐在沙發上,他先是將頭靠在椅背上,然後再抬起頭看著一棟空蕩蕩的屋子,原本熱熱鬧鬧的大宅,現在變得靜悄悄的,涵風現在壓根就住到了皓瑋那,這屋子只剩他一人,於是他遣散了僕人,只固定請清潔公司來打掃,。

「董事長,您怎麼又喝成這樣子?」亞雲僅開了小燈,怕刺眼的光線造成易承岳的不舒服。

「我沒事,妳先去休息吧!」易承岳揮了揮手要她別理他。

「先喝杯溫水。」亞雲倒了杯水給他。

「謝謝。」易承岳接過水喝了一小口。「這麼晚還沒睡?」

「睡了,但聽見您回來的聲音就下來看看。」亞雲遞上溫毛巾給易承岳擦拭。
「董事長,恕我說句不合身份的話。」

易承岳睜開眼看了亞雲一會。「說吧!」

「對亞雲而言,您是老闆,也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時候若不是您從那群惡霸的手中救了我,現在亞雲可能不知道賣到那裡…」她打了個哆嗦。「那時候,您要我好好照顧自己,但現在,我想把這句話還給您,請您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您每天白天忙著處理公事,晚上又獨自一個人去喝悶酒,再這樣下去,您身子會壞掉的;縱然夫人離開了你…可…」

「別再說了。」易承岳阻止她。

「好聚好散吧!對您或夫人都好。」亞雲仍勸著。

「夠了。」易承岳大吼。

「是誰要妳來幫腔的,還是妳別有居心,要我和雨楓離了婚,妳就可以當上易太太是嗎?」易承岳抓住亞雲的雙臂。

「不,董事長您誤會了,我沒有那意思,痛。」亞雲嚇哭了。

「妳別裝了,妳想當易夫人是吧!」易承岳粗暴的吻上了亞雲。

「嗚!」亞雲想推開易承岳,卻使不上力。

但慢慢的易承岳卻變的溫柔,他減緩了力道,並溫柔的愛撫著亞雲。

亞雲也停止了掙扎,慢慢的有所回應。

易承岳將吻往下游移。

「董事長…」亞雲忘情的低喃的。

但這聲董事長卻讓易承岳回過神。

他停止了攻略,「亞雲,我…對不起。」然後準備站起身離開。

亞雲錯愕的望著易承岳。「董事長…為了你,我願意奉上我的一切。」她細小的低語著,在安靜的夜裡卻迴盪成誘人的耳語。

她站起身,褪去自己的衣服。並上前從後環抱住易承岳。

「亞雲,別這樣,別讓我們關係便複雜。」易承岳阻止。

「承岳,我是你的,很簡單的關係,我是你的。」亞雲改變了稱謂,慢慢的轉繞到他胸前,抬著頭看著他,並先輕吻著他的下巴,慢慢的吻上的他唇。「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現在也沒辦法活著,你什麼都有了,我能做的也只有把我自己獻給你,求你了,別拒絕我…」

易承岳意識突然迷糊了起來,眼前的女人和雨楓好像。

「雨楓!」他低吼了一聲,便開始回應,並改為主動。

亞雲微笑著接受一切。「愛我,承岳。」

易承岳像是著了迷似的,和她擁吻著上樓,並將她抱入了房間。

亞雲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她熱烈的向易承岳索求,直到兩人精疲力盡雙雙入睡。
隔天早上,易承岳緩緩的睜開雙眼,亞雲已不在身旁。

「叩叩,董事長,早餐已為您準備好了。」亞雲敲了敲房門,進來道。

「亞雲,昨晚…」

亞雲雙頰一紅。「昨晚?沒事呀!董事長您別有壓力,我知道那是個意外,也是我自願的,雖然我…我只是夫人的替身,但無所謂的,只要能待在您身邊,我…我…」她突然哽咽。

「亞雲…」易承岳起身要伸手安慰她,卻又怕她誤會因而縮回了手。

「董事長,我明白的,沒事的,昨晚什麼也沒發生。」亞雲微笑著,然後默默離開。

易承岳嘆了一口氣,明白自己應該和亞雲保持距離。

他換上了衣服,前往皓瑋公司。

「說吧!你今天來找我是為了什麼?」皓瑋坐在辦公室沙發上看冷冷的問著易承岳。

「唉,皓瑋,我們一定要這樣嗎?我希望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易承岳看著對他極為冷淡的皓瑋。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那時候去找你要雨楓時,你的態度還不是很差。」皓瑋沒給他好臉色。

「皓瑋…」易承岳還想說什麼卻被皓瑋打斷。

「說重點。」

易承岳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袋。「這給雨楓。」

皓瑋接過打開來看。「離婚協議書,你終於願意了,是什麼讓你改變了主意。」
「是亞雲提醒了我,或許分開對我對雨楓都好。」

皓瑋挑了挑眉。「亞雲…那女人,你該不會愛上她了吧!」

「不,除了雨楓…嗯…我的意思是想把重心放在工作上。」

「你們倆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們,明明相愛,卻又將彼此推開。」皓瑋收下了協議書。

「呵,或許是我們倆的緣份不夠深吧!現在只要她開心快樂就好,而且身邊還有忠浩陪著她。」

「嗯,是呀!忠浩的確寸步不離的陪著她,照顧她,甚至幫她處理公司的事。」皓瑋不打算告訴他,忠浩和雨楓的關係。

易承岳的手不自覺的緊握了一下。

「反正你也有亞雲陪你呀!」

「亞雲和我…不是那種關係。」易承岳心虛了一下。

「是不是對我而言又不重要,反正那是你的生活,只是外面的人八卦的很,報紙和週刊也寫的沸沸揚揚,說她很賢惠,不止在工作上幫你,甚至你的生活起居也幫你打理的很好。」

「這些事雨楓都知道嗎?」

「你覺得雨楓會不知道嗎?而且就算知道了,我想她也不會在意吧!反正有忠浩在呀!」皓瑋繼續火上加油。

「她最近如何?」

「很好呀!忙工作、忙出遊、忙吃補,前陣子瘦太多了;對了,她過陣子要辦發表會,你可以去看看。」

「呵,我去怕會模糊焦點吧!」易承岳苦笑。

「對,媒體還會幫你下標題,閃電結婚閃電離婚,卻又藕斷絲連,易承岳出現在前妻發表會上,你若帶亞雲去,媒體還會說你要給雨楓下馬威,我看你還是別去,在家看轉播好了。」皓瑋站起身。「易董事長,您公事繁忙,我想您也該回公司去了吧!」他下逐客令。

「皓瑋…」易承岳看著皓瑋對他冷嘲熱諷卻又無可奈何,只得起身離開。
念皓瑋看著他離開後偷笑著。「哼,不給你點臉色看,你還以為我好欺負呀!我氣還沒消呢!」

# # # #
這兩個月,易承岳每日收到報紙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有沒有雨楓的新聞,若有,他會默默的剪下,然後收集起來。

而這一切都看在亞雲的眼裡,她心痛著,卻也只能靜靜的熬些湯品給易承岳補身子,希望有一天,易承岳能回頭看她一眼,告訴他愛她。

想起那天,易承岳告訴她另外幫她安排了住的地方時,她崩潰了,哭著求他不要讓她搬走,對她而言,易承岳現在是她唯一的家人,是塊浮木,能救她的浮木。

「亞雲,妳還年輕,還沒嫁人,和我住在一起,怕產生對妳不好的名聲。」

「我不怕,我也沒打算嫁給別人,我真的一點也不在乎,董事長,求您別趕我走,讓我留在您身邊好嗎!我一個人無依無靠,就只把您看成我最重要的人了…」亞雲抓著他的雙臂哭求著。

「亞雲…」易承岳有些心疼,他想起他在孤兒院的日子。

「拜託您,求求您。」

「好吧!」易承岳心軟了,於是他打算再請一些傭人們回來,杜絕可能發生的誤會。

「亞雲姊,晚餐準備好了。」一位年紀輕輕的女僕恭敬的向亞雲說著。

「好,我知道了。」亞雲回過神微笑著回她。「妳們也快去用餐吧!別餓著了。」

「亞雲姊,那妳呢?」另一位女僕問了聲。

「沒關係,妳們先用,我晚點會自己準備。」

「好,妳也別餓著了。」兩個女僕看著亞雲離開後便討論著。

「亞雲姊好溫柔人又好漂亮唷!和董事長好配,她會不會是未來的董事長夫人呀!」女僕A仰慕的說著。

「有可能喔!妳沒看董事長對她也很好很溫柔,說話都輕聲細語的,而且妳不覺得她和前夫人兩人長的好像嗎?」女僕B臆測著。

「嗯呀!妳這麼一說我也這麼覺得ㄟ~兩個人的確有點像,而且有件事我跟妳說,但妳不能說出去唷!」女僕A眼睛四處瞟了瞟。

「什麼事這麼神秘呀?好,我保證不會說出去。」

「其實呀!每天晚上亞雲姊都等大家睡了後才偷偷到董事長房間去。」女僕A八卦的說著。

「真的假的!」女僕B驚呼。

「噓!」女僕A摀住女僕B的嘴巴。「小聲點,是真的,有天晚上被我撞見,亞雲姊臉紅的跟什麼似的,她說董事長要低調,因為才剛離婚,要是被媒體知道,對他及公司形象都會不好,所以才每次都在半夜的時候偷溜進去,清晨時離開。」
「喔!真的呀!」突然有個男聲插入。

「當然是真的!我這個人一向不說假話…!!涵風少爺!」女僕A回過神才發現是涵風,嚇的她當場手無足措。

「那些話是亞雲跟妳說的?」涵風低下頭眼睛緊盯著那女僕。

「少…少爺…我…我…」

「別緊張,我也不會說出去的,快回答我。」

「是…是的!是亞雲姊跟我說的,她…人很好,善良又溫柔,沒必要騙我吧!」
易涵風點了點頭。「哦~嗯;好,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妳們下去吧!」

「謝謝少爺!!」女僕A和女僕B趕緊離開。

「沒想到我久沒回來,一回來就聽到這勁爆的消息,上次沒仔細看那女人長什麼樣,今天就來好好看看吧!」他走進飯廳裡,兩人剛好在對話,於是他在角落靜了會,想聽他們的對談。

「亞雲,妳也坐下來一起用餐吧!」

「董事長,不用了,您先用,怕被別人看見會說閒話的。」亞雲守著人前的本份。

「呵,有誰會說閒話?不就吃頓飯嘛!反正我一個人吃也挺寂寞的,就當陪我吃飯吧!我看以後我在家用餐的話,妳都一起用餐吧!」

「可是…」

「坐下吧!這麼多菜我也吃不完。」易承岳看著亞雲的臉龐,越覺得和雨楓有些相似。

「承岳哥!」涵風出聲。

「涵風。」易承岳笑了開。「你要搬回來了嗎?」

涵風搖了搖頭。「我只是回來看看你,順便拿個東西。」

「喔!」易承岳有些失望。「既然你回來了,就陪我用個餐吧!」

「好呀!」涵風立刻坐在承岳身旁。

「我….我去拿碗筷。」亞雲有些不自在。

「連妳的也一起拿。」涵風開口道。

「呃!」亞雲愣了一下。「是。」

看著亞雲的身影離開,涵風轉過頭和易承岳對看。

「你想跟我說什麼?幹嘛這樣看我。」

「看大哥的樣子,神清氣爽,日子過的挺彩色的。」涵風意有所指。「我還以為大哥會為了我姊的事,心情不好呢!但現在看起來…」

「你是指亞雲;我和她之間沒什麼的,你別誤會了。」

「喔,是喔!怎麼跟我聽到的不一樣,呵,不過就算有怎樣也無所謂呀!反正大哥和我姊之間的承諾與關係已不復見,你有新歡也是很正常的,男人嘛!總是有需求的。」涵風拍了拍他的肩。「只希望你不是移情作用,畢竟我發現亞雲和我姊長的有些相似。」

涵風的話令易承岳愣了一下。

「想當初你會在第一眼就愛上雨楓,也是因為雨楓長的像我姊,雖然她的確是我姊啦!但難保現在亞雲這麼像我姊,你會因為這樣又愛上她。」涵風說著繞口令般的事實。

「我不會愛上亞雲,這點我很清楚;因為你姊現在活生生的就在我的周圍。」易承岳冷峻的開口道。

「喔~所以你還是愛著我姊的嘛!唉,看開點。」

易承岳哭笑不得,他開始懷疑涵風和皓瑋這兩人是串通好要來氣死他的,深怕他和亞雲在一起,但在聽過他說不會和亞雲在一起的時候,卻又說原來他還愛著雨楓,要他看開些,這兩個人真是有問題。

「不好意思。」亞雲出現,並將碗筷遞上。

「妳也一起用餐吧!」涵風用他迷人的笑容對她說著。「這陣子多虧有妳照顧我們承岳哥,辛苦妳了,承岳哥說對他而言妳就像個妹妹似的,所以妳也別見外,一起用餐吧!是吧!承岳哥。」他轉頭詢問著易承岳,拐著彎給亞雲下馬威。

「嗯,是呀!」易承岳神情突然有些不自在,他想起那晚的事。

「不會,董事長對我也很好,如果沒有董事長,就不會有現在的我,所以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亞雲眼中透出著堅定。

喔喔,這下姊出現了強勁的對手了。涵風在心裡OS。

原本他和皓瑋哥就是想來探探亞雲的底,看看她是否只是個過客,還是易承岳真的喜歡上她了,他們倆都希望雨風和易承岳能復合,現在看來只是亞雲單方面的一廂情願,這樣他們倆也放心了。

「喔,對了,我姊的發表會要在明晚舉行,皓瑋哥要我跟你說一聲。」

亞雲要挾菜的手在空中的停頓了一下,很短暫,但被就是要觀察她的涵風看在眼裡。

「上次我跟皓瑋提過了,我去怕會模糊焦點。」雖然他很想看看雨楓。

「怕什麼,我姊這次採貴賓包廂制,在包廂內設有VR立體實境,也有單面玻璃,你在裡面沒有人看得見你的;其實是我設計的!數量有限,我幫你留了一間。」
「嗯,我再跟你說。」易承岳考慮著。「你今晚要睡家裡嗎?」

「不了,我要回皓瑋哥家睡,我們每天晚上都會小酌一下,聊一些我們小時候的事或是玩些小遊戲讓姊開心一下。」涵風不斷的提到雨楓,宣示主權。

易承岳沉默了一下。「快吃吧!」他的心情似乎陰鬱了些。

亞雲抬頭望了易承岳一眼。「今晚,還是點著蠟燭吧!晚點我去幫您點上。」

「蠟燭?這麼有情趣。」

「你別想歪,亞雲替我買了一種幫助睡眠的蠟燭。」易承岳淡淡的開口。

「喔。」涵風應了聲。

飯後,涵風也不多逗留就離開家,而易承岳則是進書房忙著公事,直到亞雲敲了門,為他送上薰衣草茶。

「董事長,時間晚了,您也該休息了,喝杯薰衣草茶再睡吧!可以幫助您入眠。」

易承岳接過啜飲了幾口。「謝謝妳,妳也早點休息吧!」

「嗯,那董事長,晚安。」

「亞雲, 以後妳別叫我董事長了,跟著涵風叫我承岳哥吧!我救了妳不是要妳當僕人,而是希望妳能重新活一次,找到屬於妳自己的天空。」

「我知道,但只要能跟在您身邊我就滿足了,承岳哥。」亞雲露出滿足的微笑。
「還有,我希望,妳能知道,我目前並沒有要碰觸感情那一塊,所以…」 易承岳明白她對他的感情。

亞雲走上前用手指阻止了易承岳往下說。「承岳哥,我都明白,董事長夫人一直在你心裡,沒有人能取代,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願的,我不後悔,就算您把我當成董事長夫人的替身,我也無所謂,您不用擔心,我不會給您帶來困擾的,只要留在您身邊我就心滿意足了。」她淚汪汪的看著易承岳,然後獻上一吻便離開。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會越陷越深的。」縱然過去易承岳身邊女伴一個換過一個,他也從未將那些女子放在心上,畢竟各取所需,對他投懷送抱的女子也不計其數,但對於亞雲,和他有相同背景的女孩,他不忍傷害她。

他將薰衣草茶一飲而盡,然後回房稍作梳洗便躺下休息,床邊的舒眠燭已點燃,他一躺上床便穩穩入睡。

半夜,亞雲悄悄的進入了易承岳的房間內,她先將安眠燭吹熄。

她看著熟睡的易承岳,輕輕的摸著他的臉龐。

「承岳,我很愛你,為什麼你的心裡只有她?」亞雲輕輕的吻著易承岳的唇,並跨坐在他身上,開始褪去他的衣物並進行一連串的騷擾。

睡夢中的易承岳皺著眉,也開始有所回應,他回吻著,擁抱著亞雲的軀體。
夢中,他夢見與雨楓共渡雲雨。

現實中,亞雲伏在他身上,不停的向他索求著。「承岳,我想要有你的小孩。」
「雨楓…」他呢喃著。

亞雲靠在他耳邊輕聲喊著。「雲,亞雲。」

「亞雲…」夢中的雨楓和亞雲竟然合而為一,易承岳喊出她的名字。

「對,啊…」亞雲愉悅的呻吟了聲,因為如她所願,易承岳將無數的生命播種在她體內。

亞雲微喘的趴在易承岳胸前,聽著他的心跳,滿足的睡了一會,然後她起身擦拭和稍做整理便離開他房裡。
都市/言情   |   愛妳是我唯一的選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捌、茫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