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我喜歡這個設定!
恭喜第二部完結
QQQQ
表白太太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62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Their world their story
2018-06-28 16:04:20
中篇架空-侍從(主重漾)   -   [特傳]中篇架空-侍從(主重漾)-5

午安各位,這裡是阿希owo///

冷cp的糧怎麼那麼難找嗚嗚嗚嗚嗚嗚
想哭,這心情真是萬分的痛((倒

那麼


正文



在那之後,他還是做著侍從的工作,一方面是有點事做褚冥漾才不會覺得自己白吃白喝,一方面是那個人的作息實在太不正常了,如果沒有人喊常常一天只吃一餐而已,其他人沒有少爺召喚根本不敢靠近主宅,所以審視一圈後,他又自己默默把工作撿起來做。

對此少爺也沒說什麼,在誤會解開後完全就是任由他搞的態度。

日子一天天過去,褚冥漾的膽子也在這種放飛中增肥不少,漸漸的他開始提出一些以前不敢說的請求。

「你想出去走走?」放下書本,少爺微微挑起眉。

「恩。」點點頭,褚冥漾想了想補上一句「有點想念陽光的氣味。」雖然房間內應有盡有,但他果然還是比較喜歡有蟲鳴鳥叫的戶外,尤其是在坦白後對自由的渴望越來越強。

帶著炎熱氣息的微風、冰涼的河水、長著青苔的滑石.....在書海中悠遊固然是好,但久了總感覺欠缺點什麼。
待在屋子裡太久,他都快忘記太陽曬在身上的感覺了。

「可以嗎?」遲遲等不到答案,眨著黑色的眼睛他不死心又問了一次。

「去換衣服。」推開桌子站了起來,少爺向通道走去,沒多久提著一雙靴子出來「換上,十分鐘後出發。」

褚冥漾趕緊接住,和腳上的比較一番後發現少爺給的這雙不僅質料比較好、鞋底的部分不曉的用什麼方式處理過,踩在光滑的石面上一點都不滑,走起來特別穩。

果然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隨便扔都是極品寶物阿!
不過還特別給鞋子,是要帶他去哪裡?

雖然滿腹問號,但十分鐘絕對不是可以邊腦殘邊從容整理自己的時限,不再亂想他趕緊回房間收拾整理,壓在最後幾秒衝回小廳。

少爺已經換好衣服在等他了。不同於平日簡單的襯衫黑褲,而是整套俐落的黑色勁裝,和他身上的布衣不同,泛著綢緞光澤的黑色布料和皮件縫合在一起,配上掛在腰間的一排刀具看起來就是戰鬥力十足,活像要去打獵的裝扮讓褚冥漾看直了眼「.......少爺,我們要去的地方很危險嗎?」

他只是想出門踏青沒有想去獵熊阿!

「霧林裡有許多野獸,」沒有給他尖叫反悔的機會,少爺邊說邊往門邊移動「適當的武裝是必要的。」

還真的有可能要獵熊。
褚冥漾忽然有點為自己的冒失感到後悔,早知道林子裡連白天都那麼危險的話他絕對不會吵著要出去,想了想他停下腳步「沒問題嗎?」

注意到動靜,前頭的人回身看過來「你戴著那塊石頭不會有事。」

「不要提我,那你呢?如果太危險的話我們不要去了。」如果不是身份差距太大,褚冥漾肯會翻白眼,這個人重點完全錯誤阿!

沒有說話,少爺盯著他看,好一會後才移開目光轉身繼續前行。

「不算什麼。」

褚冥漾慢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明白話後他忍不住吃驚的瞪大眼------豺狼虎豹都不算什麼?這是要多高的戰鬥力阿?
雖然隱約有感覺到,能幫他次次化解衰運的少爺能力應該不差,但是倒底高到什麼程度,說實話他並沒有仔細去思考過。
說不定,這次的踏青會成為一個瞭解的鍥機。

抱持著期待他小跑步的跟上,在拒絕了總管列隊跟隨的請求後,他們順風順水的出了古堡,進入到霧林。一路上少爺彷彿自帶導航,領著他毫不遲疑的往前走,目標一整個很明確。

「我們要去哪裡?」跨過枯木,看著周圍的樹海,褚冥漾語氣中有著藏不住的雀躍。
「河岸。」話才剛落下,溪水奔騰而過的聲音就穿越重重林木傳來,不遠處出現亮光,當他們步出樹蔭、毒辣的陽光立馬落下來,霧林的枝葉層層疊疊走在裡面沒有感覺,一出來才發現原來外頭這麼熱。

今天是豔陽高照的大晴天呢。
冰涼的水花飛濺,被風捲到褚冥漾身上,摸著臉頰上的水珠,一時之間他有些恍惚,所有的一切不真實到像是夢境。原以為就是在林子裡晃一晃而已,沒想到會直接帶他來河邊玩水,難怪要換鞋子。

「河水不深,你可以下去,」伸出指頭比向溪水,少爺側過身交代「沿著河岸走,不要進到樹林裡。」

「好。」

收到回覆後滿意的點頭,少爺隨即轉過身走向最近的大樹,接著坐下來拿出書......等等。

「你不下來嗎?」傻眼的看著自顧閱讀的人,褚冥漾一瞬間很想怒吼,這樣和待在古堡有什麼差別阿!

理都不理他,藍色的眼珠彷彿被書頁黏住紋絲不動,那個人一整個入定把他當作空氣,堅定的表達孤僻到底的決心。
好吧,看來是勸不動了。

抓抓頭,褚冥漾無奈的獨自走向溪邊,脫下靴子將腳泡了進去,或許是因為深山的關係,即使被陽光照了那麼久溪水依然冰涼,腳掌泡下去舒服到讓他呼出一口氣。

捲起褲管將小腿也一起浸到水中,曲著膝,雙手撐在石面上,抬起頭他仰望湛藍的天空,帶著綠葉氣息的夏風吹過,樹林裡時不時傳來鳥兒的鳴叫、狼嚎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
雖然處處都是聲音,可他聽著卻覺得很靜,非常非常的靜,那是無論在宅邸哪一處角落都尋不著的心靈平靜------輕輕吐出一口氣,他覺得整個人都放鬆了。

褚冥漾輕鬆的往後躺、最後乾脆閉上眼睛享受這片刻的寧靜,忘卻煩惱細細的去聆聽大自然,樹葉的婆娑聲、炙熱的空氣、沁涼的水花,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的世界裡只有這三樣東西。

阿、應該是四樣才對,還要再加上旁邊看書的少爺。

好睏.....
或許是溪邊的氣氛太讓人放鬆,睡意很快的就找上門,過沒多久他就失去了意識。

 

 

 

 

「嗚........」

他是被一陣嗑啦嗑啦聲吵醒的。揉了揉眼睛呆了一會褚冥漾才徹底清醒過來,太陽依舊在日正的位子,少爺也依然在樹下看書,只是旁邊多了生死不明的動物.....總而言之,他這一睡好像沒睡掉多少時間。

擾人清夢的噪音還在繼續,收起開始僵硬的腳、蹲在河邊看了一會他總算找出原因------一塊磚頭卡在石縫間的凹洞裡,聲音就是石塊不停滾動撞擊周邊的岩石發出來的。

事實上不止那塊石頭,河床上還散落著許多類似的磚石,有大有小模樣和天然石頭不同,一看就是人造的建料,只是不曉的為何被沖到河裡,越往上游的方向越多。
這裡居然有其它建築?

意識到的瞬間褚冥漾站了起來,忍不住沿著河岸往上游的方向走去。高山的霧林中能夠蓋出那麼雄偉的古堡已經夠讓人驚奇了,如果上游真的存在著村落.......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觀會徹底覆滅,下次看到懸崖上有馬車在跑可能還會嫌馬跑太慢。

是什麼樣子的人,會在人煙罕至的高山裡蓋房子?

支撐著他往前行走的是強烈的好奇心,想要一睹對方廬山真面目的衝動迫使褚冥漾頭也不回的追著碎石往前走。
石塊越來越巨大,不再只是碎石,開始出現整片的牆與一些廢棄的木材,在翻過一根巨大的樑柱後,他終於見到了存在於上游的『村落』。

那是一座廢棄的古堡。規模一點也不輸給他現在住的地方、甚至可能還要更大,瞪著眼前的廢墟褚冥漾吃驚的站在原地------一座就已經很驚人了,居然還有另外一座?不會又是重柳族建的吧?

想了想,他往前幾步進到遺跡的範圍裡,雖然有部分已經風化坍塌,但整棟建物大致上還算完整,感覺的出來以前的住民相當細心在保養。很快的他就發現,這座古堡不僅僅只是大而已,精緻度也相當高,地板是整塊大理石砌成,打磨得非常好,輕撫著細緻光滑的石面,一瞬間他跨越時空感受到了城堡曾經的無限風華。

可這裡卻被廢棄了,為什麼?

或許是連古堡本身都不甘心被捨棄,冷不防的褚冥漾發現不遠處的牆上有著斑駁的油彩----那是一幅敘事畫。

一隊車隊從遠方歸來,看的出來他們好像經歷了戰爭,隊伍中許多人都包著繃帶、被塗抹上紅色的顏料,那個時候城堡已經建起來,有著基本的雛型,後面幾幅都是隊伍翻修古堡,他們在城牆上增設許多投石器、在外圈挖鑿更深的河道,可是來不及將工程完成,披著白色毛皮的另外一支隊伍開始攻擊他們,從圖畫中來看,襲擊城堡的隊伍應該不是大陸內的民族------至少他沒有見過這種穿著打扮。

看的出來他們打的很激烈,畫裡頭半數人都死了,剩下的人退守到城裡,然後............看著牆面上的印記褚冥漾倒退一步,背脊瞬間發涼,白色、黑色的手印混著指甲劃出的深痕,填滿了壁畫之後的空缺,一直延伸到盡頭的黑暗裡。

「他們全都戰死了。」

「哇!!」在這個心臟緊縮到不行的恐怖氣氛下,突然冒出來的聲音把褚冥漾嚇的整個跳起來,忍不住叫出聲。

混蛋!不曉得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也沒去管他是掉毛還是噴毛,神不知鬼不覺跟上來的少爺往前幾步站到旁邊的位置「在經歷過聯合戰爭,元氣大傷的北方王被驅逐回高山霧林後,邊境的部族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開始越界圍攻城堡,當時擔任先鋒的就是驍勇善戰的塔枯魯族。」指著油畫中白毛皮的人形,少爺轉頭朝他解釋「這座古堡就是邊境戰役中,北方戰線的古戰場。」

「北方王?」

「連名字都沒聽說過嗎?」好看的藍色眼睛在收到他的搖頭後微微瞇了起來,像是在思索要怎麼解釋比較好,少爺隔了好一陣子才開口「這是未被紀錄的歷史,不允許被流傳的禁忌。」

「從前的大陸被分成五大塊,東、南、西、北四王,以及中央的征服者,原本局面勢均力敵保持平衡,但征服者的野心太大,即使已經握有最肥沃的土地也依然不斷向周邊國家發起戰爭,造成無數死傷,最終導致平民暴亂。」

「暴動的平民向四方王提出邀約,一同組織聯合軍隊消滅征服者。戰爭的結果他們勝利了,卻也付出極大代價----總人口數減少三分之一,中央的平民被屠戮乾淨,半數的土地化為焦土。四方王有感戰爭的傷害,再加上戰後社會瀰漫仇視貴族的風氣,所以他們決定將聯合軍轉成王國衛隊、推舉出新王,打破彼此間的隔閡與土地藩籬成立王國,也就是你現在所看到的王國,現在的國王就是初代王的後代。」

「那為什麼這些事情史書上沒有記載?」為了世界和平而放權,聽起來是蠻美的故事阿,褚冥漾不懂這有什麼好不能被流傳的。

「因為初代王辜負了四方王的信任。成王後他沒有遵守誓言,成為守護土地以及保護人民的存在,而是開始用盡各種手段掠奪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他要北方王交出守衛邊疆的戰士隊、要求西方王上繳傳家之寶與半數家財、要南方王驅逐少數民族以及東方王擊退外族用的戰船-----所有能夠讓他更強大的事物,王都要搶奪。」抬起頭,少爺看著壁畫中揮舞彎刀的戰士們,湛藍的眼眸一瞬間閃過憤怒「四方王看出王並沒有肩負責任的的覺悟,只是單純為了滿足一己私欲而已,於是拒絕上繳軍隊以及寶物,而這給了初代王討發他們的名義。」

「從民間徵兵、重新編組過的聯合軍襲擊四方王的隊伍,經歷過大戰又損失過半軍力的王者們不是初代王的對手,戰敗的北方王被驅逐回霧林,之後的事就如壁畫所說,北方王和異族同歸於盡,一同長眠於此地。」

故事到此結束。
聽完褚冥漾忍不住難過起來,雖然曉得歷史永遠是勝利的那方說的算,可對土地以及人民有著巨大貢獻的四人最後是這種結局,還是讓人不勝唏噓。
比起初代王,四方王才是真正熱愛這片大地的人,可無論是誰好像都沒辦法理解他們。

「都沒有人出來替他們講話嗎?」出生平民,沒有經歷過權力鬥爭褚冥漾對於人性很樂觀,下意識就天真的問出來。

少爺轉過來,目光深沉的看向他「戰後的社會充滿仇恨,平民將失去重要事物的怨恨投射在貴族們身上,無論大義以及公理如何正確必要,百姓首要考量的永遠都是明日的生存。」

所以他們選擇甚至加入軍隊,和新王一起打壓四方王,將更長的抗戰扼殺在搖籃裡。
之後,遭到背棄的北方王戰死在古堡裡。

褚冥漾不忍心去想,壯烈的死亡是否是對於人性的一種心灰意冷。

「為什麼......」

細碎的呢喃在空蕩蕩的廢墟中迴響,北方的往日榮光已經與戰士們一同逝去,所有的答案淹沒在歷史的長河裡,唯有死寂陪伴他們感傷追憶。

就在氣氛墜到谷底的時候,少爺忽然低聲說了句「還沒結束。」

還沒結束?
很快就聯想到一種可能性,褚冥漾愕然的抬起頭「你怎麼........」

沒有讓他講完、那個人難得無理的打斷「這座古堡後面有座懸崖,可以看夕陽,要過去嗎?」

已經這個時間了嗎?
撇過頭從旁邊的窗戶看出去,他才發現不過一會的時間陽光已經由燦金轉成了橙金色,該說講古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嗎?
不過即使這麼硬也要轉,代表少爺應該不願意多談--------重柳一族可能和北方王有關聯,這種猜測他還是放在心裡想想就好。

「好。」

「說說你家人的事吧。」或許是想讓氣氛好起來,少爺一邊抬起腳往外走,一邊和他閒聊「你有一個姐姐?」

沒有馬上回答,聽著刻意的話、望著那人堅毅的背影,褚冥漾內心在湧現出一絲不捨情緒的同時,也燃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炙熱希望。
歷史依然在前行,或許一切真的都還有沒結束也說不定,至少,這裡還有人沒有放棄不是嗎?
拍了拍臉頰,提起精神他追上去。

「她叫褚冥玥,大我兩歲。」

 

 


一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閒散的走出古堡後,褚冥漾差點被強風吹倒在地。
比起平地懸崖吹的風總是特別勁,沒一會他的頭髮就被吹的亂七八糟,撥著飛舞的髮絲遠望地平線的赤金落日,他忍不住發出讚嘆。

野鳥遨翔天際,郁蔥林木織成樹海 一同承載火熱的陽光,底下是叢林鳥叫、往上是燒紅的天空,乘著風面向光那一刻,褚冥漾所感受到的熱度,是生命的熱度。

夕暉千華。
活著真好。

如果沒有被抓來宅邸,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見識到這麼壯闊的美景。

「少爺,我們下次在一起來看落日好不好?」靜靜的凝望落日,待難過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後,褚冥漾提出邀約「下次不要在帶書了。」

有點俏皮的話背後藏著的是關心,他曉的少爺其實心裡也不好受,否則也不會主動提出要看風景吹吹風了。

霞光將褚冥漾的皮膚照的像是晶亮誘人的蜜,說話時黑色的眼眸中轉著溫潤的流光,配上嘴角純真的微笑,頓時讓人有種錯覺,彷彿他整個人都是香甜溫暖的。

光是看著,就會讓心裡暖烘烘的。
青年忽然覺得,偶爾離開古堡出門踏踏青也不是那麼壞的事。

沒有太多被猜到心思得不快,北方王的後裔閉上眼,在睜開時已然恢復平靜清明的模樣。

「恩。」

又享受了好一會的強風,他們才啟程折返,臨走前褚冥漾發現懸崖的岩壁上有幾朵亮亮的東西在晃,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才發現那是花。
幾乎透明的花瓣在風中搖曳,在特地的角度會閃爍出細碎的微光,那是陸地上全然沒有見過的品種。

注意到他的視線,少爺停下腳步解釋「那是水晶花,只生長在高山峭壁上。」可能是他看的太過入迷,那人隨即又補了一句「喜歡?」

「很漂亮。」沒有遮遮掩掩,褚冥漾大方的承認,他並不覺得男孩子喜歡花花草草有什麼,懂得欣賞大自然的美生活才會更有樂趣。

可惜水晶花只長在峭壁阿.......看來是不能帶一些回去了。
依依不捨的多看了好幾眼後,他才徹底放棄,打消帶回去的念頭「走吧。」

「我們要在天黑前折返回河岸,我放了一隻熊在那裡。」

「熊?」褚冥漾愣了一下,少爺剛剛說的是他想的那種『熊』嗎?

「恩,你打盹的時候殺的,帶著不好行動就先放樹下了。」比起他的不淡定,輕易就幹掉一隻熊的人說起話來整個雲淡風輕,無油無鹽清淡到不行。

還真的走過路過順手就獵掉了!這麼輕鬆你有考慮過熊的心情嗎!

褚冥漾想狠狠的吐嘈,可礙於少爺實在表現的太鎮定太沒什麼了,對著那張冷臉在激動的心情都被搞的萎縮起來,好吧,至少知道少爺的戰力高到可以不吵醒他的做掉熊了。

強的這麼變態還是人嗎。
望著天,他徹底無語了。

 

 

 

短短的半天之內發生太多事情,回到古堡用過晚餐後,褚冥漾早早就回房休息了。
可他這一睡並沒有睡的安穩,黑色的夢境席捲而來。

繡著蜘蛛花紋的旗幟在風中飄揚,巨石不斷從城牆上被投射出去,在放過一輪火箭之後兩方的戰線終於碰在一起。不斷有屍體摔進護城河,鮮血將河水染的通紅,在城門將要被破之際,握著彎刀的北方戰士率先衝了出去,和異域的部族戰成一片,可無論他們多英勇,也改變不了人數的差距。

在戰力上,折損大半人手的北方穩居於劣勢。

於是敵人闖入、惡火吞噬古堡每一處,
褚冥漾用上帝視角在旁邊看,即使明白這只是夢境而已,在看到戴著戒指的北方王戰死、摔倒在地時,他還是忍不住往前幾步,下意識的伸手想要去扶、卻什麼也沒碰到。

不知道是不是死不瞑目,死去的北方王並沒有闔上眼,而是睜著一雙藍色的眼睛死死瞪向這邊。

就在褚冥漾被盯的有些發毛時,有人拍了他右邊的肩膀,驚嚇的回過頭去,他看見黑色的人影。
是走廊上的蒙面人。
穿著同樣的夜行衣,手裡拿著和北方戰士如出一轍的彎刀,刀上還沾著未乾的鮮血,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這無疑是駭人的畫面,他應該要感到害怕才對,可不知道為什麼在見到黑衣人後褚冥漾反而放鬆下來。
為什麼?
蒙面人睜著一雙眼睛看他,那眼睛的顏色...........好像是藍色。
湛藍,和少爺的有些相似。

陽光的熱度驅散黑暗,將褚冥漾自夢境中喚醒,沒有馬上離開被褥,躺在床上他抬起手蓋住眼睛。

可能嗎?還是只是無聊的夢而已?

事實上在救人時他沒看見太多。奴隸能分到的燭火本來就不多,當時大部分都被自己拿去照亮傷口了,人長什麼樣子他根本沒機會細看。。

他反覆問了自己很多次,可到最後還是只能放棄不想的起床------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光用腦袋思考就可以有答案,繼續鑽牛角尖也只是白白浪費一天而已。
他起的算早,霧林中的朝霧尚未退乾淨,可能是因為做夢的關係身體沒有休息到,疲倦的感覺不斷湧出來,拖著腳步褚冥漾一邊打折哈欠一邊走向小廳,當他一踏出通道時,隨即因為眼前的景象而愣在原地。

原本擺在木櫃上的花瓶被移動到餐桌正中間,裡頭插著的白花被換下來,取而帶之的是一大束水晶花。
半透明的花瓣在晨光中搖曳,細碎的流光在枝葉中遊走,沒有濃郁爭豔的色彩,卻剔透明亮到令人看著就舒適。

怔完後,他忍不住急急的走向餐桌,不真實的感覺讓褚冥漾伸手撫摸、在感覺到花瓣的柔軟後,才踏實的安下心來。
是真的,他腦子沒出問題也不是幻覺。

花是誰摘回來的?
他所認識的人裡面,也只有一個人辦的到,既然都能扛著熊走回宅底,攀上懸崖摘幾朵花,對少爺來說大概也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

用指頭輕輕撥弄花瓣,凝視著滿束的花,褚冥漾的內心無疑是翻騰滾沸的,可無論有多麼驚喜、不敢置信、疑惑不解,所有的情緒最終還是凝聚成了唇角的笑,嘴角上揚的弧度中盈滿歡喜,藏都藏不住

想到昨天的種種、還有今天的驚喜,他忽然覺得,其實,像這樣子和少爺生活在一起也挺好的。



後記

不忍說我還是寫不出單純的甜文,我覺得我得了一種不嚴肅會死的病ORZ怎麼辦嗚嗚嗚
原本預計要寫純真日常的怎麼寫著寫著就變了ORZ
重漾是冷CP但我還是生得很開心QWQQQ


喜歡可以推薦收藏,歡迎留言\\\\OWO////

二次創作-BL   |   中篇架空-侍從(主重漾)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特傳]中篇架空-侍從(主重漾)-5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