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我喜歡這個設定!
恭喜第二部完結
QQQQ
表白太太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0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34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Their world their story
2016-01-03 22:43:29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15、16

 

夜安各位大大

 

這裡是來更文的某幻

這篇一篇當兩篇用吧

原本想切開來後來想說乾脆並一起,比較有整體感www

*渣文滲入

*錯字浮雲

 

 

那麼

正文

 

 

 

 


「那是神麼意思?」分開聽都能懂,但是湊在一起後卻完全不能明白的字眼們讓八田很焦躁—聽起來就是很嚴重的事情阿。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嘛,所謂的吸血鬼氏族聚在一起,並不單只是為了要玩家庭遊戲而已。」趕在暴跳如雷的小傢伙彈起來揍人前,伏見非常識時務的自動開始解說。

 

「氏族會提供保護跟穩定的食物來源,在所屬的氏族領地內活動,不會被教廷獵殺,而且其它種族也會禮讓三分簡單來說就是幹神麼都非常方便,好像有萬能通行證一樣。」

 

「反之,如果一個吸血鬼脫離了所屬氏族淪為流浪者,就很容易會被找麻煩—不管是獵人還是其它吸血鬼都會優先獵殺他,其它種族閒著沒事幹的話也會找他麻煩,用人類的話來形容大概就是過街老鼠的存在。」

 

「大概就是這樣子。」語落,身為過街老鼠一員的伏見端起碗,一口氣喝完剩下的粥—當然滿滿的燕麥全被他慮掉留下了。

 

「「神麼叫作『大概就是這樣子』啊!!!!!!!!!!!!渾蛋根本就嚴重到暴阿!!!」」要不是粥是他煮的,八田肯定會一掌把碗拍掉扯著這個彷彿全身緊張感都死光的男人徹底發難。

 

搞毛阿根本就是人人喊殺的處境這傢伙在那淡定個屁!!!!!!!

 

「一點辦法都沒有嗎?不能回去嗎?回去應該會比較好過吧、至少能夠安心過生活不用擔心被殺之類的?」褐色的眉緊皺在一起,小傢伙很認真的在思考、要不要硬拖著人回去好好來個土下坐道歉請求收留。

 

「沒有那個必要。」拿起桌上已經有些涼掉的黑咖啡,伏見輕輕攪散了上頭的泡沫「我是絕對不可能會回去的。」

 

堅決的語氣讓八田愣了一下。

雖然討厭的東西很多,但像這樣子、直接了斷的拒絕某件事情還是第一次。

 

意識到伏見的離開,隱藏在背後的原因可能很不單純,他猶豫了一下,才小心的開口「…..是他們欺負你了嗎??還是他們對你做了神麼糟糕的事情?

 

這傢伙,以為我是被排擠嗎?

沉默的盯著那顆小腦袋半晌,伏見終究是忍住把它剖開看看裡面倒底有沒東西的衝動。

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已經是整個早上不知道第幾次的心累了。

 

「不是對我,而是對他。」

 

「誰?

「我最愛的那個人。」

講出這句話的人臉都不紅一下。

但是聽著的人卻連脖子都紅透了。

「他們瞞著我偷偷欺負了他,所以我一氣之下甩手不幹出走了。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負,敢碰的都去死吧,就算是族長也絕對不饒恕。」

黑咖啡的口感非常順口,苦澀的味道配著那個人紅著臉、抖著嘴想指著他大喊破廉恥的表情—阿阿、實在是最棒的組合了。

 

…..別隨隨便便就說出那麼讓人害羞的話阿。」一口氣乾下果汁,這才覺得好一咪咪的八田,終於、能夠、順利的,從牙縫中把話擠出來了。

 

猿比古的作法說實在是偏激了點,但不可否認確實也帥到不行。

為了喜歡的人不惜跟整族人翻臉,光想就覺得非常有男子氣概呢。

 

雖然是個讓人傷透腦筋的傢伙。

但作為他的戀人,肯定會很幸福吧。

 

八田忽然又想到了剛剛的吻、還有他說的很危險。

既然有了那麼喜歡的對象,又為神麼要對自己做那種事情呢?

明明就是超級無敵專情的傢伙阿。

猿,你到底在想神麼?

 

總覺得該問問,不然這樣意義不明的舉動多來幾次他的心臟真的會停掉。

然而話到嘴邊卻變了調。

 

「吶,猿比古….吸血鬼..你們的世界到底是怎麼樣子阿?」將沙拉大口大口的塞進嘴裡,八田暗自為自己問出來的話感到吃驚。

 

迴避了。因為心底忽然湧現的那種恐懼。

他發現,原來自己害怕知道問題的答案。

害怕問出口後,他不會在溫柔的凝視自己、不在有貼心的小動作,不在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行為。

第一次,八田美咲發現伏見猿比古的存在,對於自己來說、可能是極為特別的。

 

……..有種不太妙的感覺。

 

「想要見識看看嗎?」放下杯子,享用完豐盛早餐的吸血鬼心情非常好—蒼藍的眼珠子轉向一旁,朝著有些呆愣的小傢伙,他露出一個滿足的微笑「我們的世界。」

 

「昨晚下訂的西裝是跟妖精買的,那些傢伙現在為了搶生意也連通了網路。本來是想等東西寄過來,不過既然你想瞭解,我們去英國分店領也是可以的。」

 

「雖然妖精族狡詐歸狡詐,但是對於交易一向很保密,所以帶你去也無仿。怎麼樣?對於參觀妖精的店有興趣嗎,美咲?

 

「我要去!!!!!!!!!!!!!!!!!!!」秒速把飯扒完,覺得自己現在叫哈利美咲的小傢伙瞬間掃光剩下的飯菜,然後秒速站起來,開心到連伏見碗底的麥片小山都可以視而不見了。

 

「我要一個禮拜只有肉的三餐。」

 

「成交!!!」從沒這麼爽快過。

 

「很好,那我在玄關等你。」

知道自己有了籌碼的吸血鬼,決定好好利用這個機會耍一次大爺。

 

 

 








 

等八田收拾好跟國小校外教學一樣,蹦下樓的時候伏見已經雙手插在口袋裡倚著牆在假寐了。

 

望著那個人樂的背景彷彿都開著小花似的,伏見額頭的青筋跳了跳,卻始終沒有多說神麼。

 

他就只是慣例地朝著八田伸出一隻手,而後者順從地把手搭上去,然後是、緊緊的相握。

 

自從上次的電話事件後,這個動作就默默的變成他們每次一起出門時的特定步驟了。

 

一開始伏見還會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但到後來實在是牽強的連他自己都感到心虛。


那一天,他一如既往的伸出手但是嘴巴跟腦袋就像當機般,一丁點東西都擠不出來徹底卡死。

 

然而美咲卻反常的沒有多問神麼、直接就把手搭了上來。

 

是習慣了還是?

—伏見從來沒有勇氣去多問神麼。

他就只是暗暗竊喜在心裡,假裝無所謂的牽著自己最喜歡的那人大步往前走。
很小心很小心的,維持著這種不明不白的小小幸福。


像個懦夫般的。

明明下定決心要得到的。


可是在面對的時候,卻又總是少了點勇氣。

就像在水中抽筋溺水,失敗的恐懼感如同缺氧一樣悄然發生,而他卻總是束手無策。

站在『永遠失去美咲、被排斥拒絕』的這個可能性面前,不管多大的心理建設多少寬慰的想法通通都蕩然無存—那一刻的伏見猿比古,永遠都是最怯弱最沒自信的那一個。

 

「叫你多穿點就不聽,明明都在抖了……

埋怨的語氣配上粗魯的用力。好像這樣子隨便捏一捏就能趕跑寒冷一樣。


「原本是熱的,誰讓美咲你太慢了就站到涼了。」

「你當自己是太早端出來的飯菜嗎。」白了眼身旁的人,八田還是忍不住擔心的將手抓過去,放在雙掌中搓了又搓—到最後甚至開始小口小口地哈氣替對方取暖。

 

這個動作如果換成其他人來做的話,伏見肯定會噁心的馬上把手抽回來。

但現在,他只想放慢腳步,讓小傢伙能夠專心的給自己取暖。

溼暖的熱氣、帶著那的人的溫度彷彿可以吹進陰暗潮濕的心底。

就像初春拂過臉龐的暖風,讓人舒服的連骨頭都酥麻起來。

 

—阿阿、就算撕爛他的嘴,他也絕對不會告訴美咲,自己是故意穿少的。

 

就算是小偷又怎麼樣。

是懦夫又如何。

只要能夠得到這個人的溫柔、守住這份在牽強也不過的卑微幸福,他願意作任何事, 或者,永遠隱瞞任何事情。

 

「吶,反正現在閒著也是閒著,說說他的事情吧—你們怎麼認識的?

 

「我們在還是人類的時候就已經認識了,初中的時候在同一個班上。」

 

「哈?」暖完一隻手自動換邊的八田,不禁有些驚訝的看著依然沒神麼表情的人。

 

初中大概也是才十幾歲的時候,而那個時候伏見還是人類。

十幾歲在加上吸血鬼的年齡一百五十歲……也就是說,他至少喜歡著那個人一百六十幾年了

 

這真的是極其驚人的事情,非常的。

要認真的喜歡一個人這麼多年絕對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辦到的。

想到這,八田忍不住沒禮貌的問了一個有些私密的問題。

 

……….他知道嗎?知道你的這份心意嗎?

 

「你有好好的、跟他聊過嗎?

 

「說了又能怎麼樣呢。」談到這塊,伏見的神色頓時有些黯然「他也已經比誰都要來的憎恨我了。」

 

「反正無所謂,只要能被注視著,是憤怒還是喜歡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這樣說起來—我很喜歡他專心地看著我的樣子呢。」

 

「只要這樣子、就夠了。」

 

彷彿在說給自己聽的呢喃。

真的這樣子就可以了嗎?猿比古?

明明是就算放棄一切也堅持要繼續喜歡的人阿。

 

凝視著那人臉上有些病態的笑容,聽著他自暴自棄、充滿自嘲的語調,八田頓時覺得很難受。

真的很想很想瞬間暴長高,然後帥氣的從這個膽小鬼的頭上巴下去,扯著他的耳朵大吼『暗戀一百多年都沒勇氣告白的傢伙裝神麼豁達阿』

 

但他終究沒有那麼做。

而是選擇結束這個話題,默默的替那個人暖手。

 

這不符合他的風格。

按照平常自己肯定會抓著伏見的領子大聲的訓斥他軟弱的作為,而不是在這裡安靜的感受那股胸口的疼痛。

 

對,疼痛。

原來已經重要到,光是看著他難過自己也會這麼痛了嗎?

 

溫熱的水霧驅散了那人掌中的冰涼,握著逐漸升溫的手,享受著緊密的回握,八田打從心底感到高興滿足—就像吃了顆糖似的,但同時,也感覺到一絲絲的罪惡感。


他覺得對猿比古有好感的自己,就像是個小偷。

正在偷偷地,盜取著不屬於自己的幸福。

 

他是真的能夠明白的。

為神麼那人寧可保持著這樣子、單方面惡劣的關西,也不願意說出那句足以改變一切的話語。

因為他也一樣,站在懸崖邊上既不敢向前、也不想回頭,就只能、只是的,站在那被甜蜜的恐懼包圍著。

 

深深的恐懼著,失去這件事情。

 

「到了。」

清冷的聲音拉回了八田飄遠的思緒,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座廢棄的木屋,在都市的水泥叢林前這棟房子的存在顯得格外詭異,但是街上的人們卻彷彿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又破又小的矮屋跟亞伯特那棟只有兩層的屋子不同,一看就是極為粗糙沒有美感的。

 

「這裡,真的會有人嗎?

 

「這裡住的本來就不是人。」給了身旁的人一個你是白癡嗎的眼神,心情有些不太好的伏見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怕的話,現在還來的及回去。」

 

「誰、誰會怕啊!!!!!!

 

呵。

都抖音了阿小鬼。

 

「既然會怕的話,接下來就好好聽我的、別擅自行動阿。」忽略八田不甘心的叫囂,用更為霸道的力道,半拉著人往前走,先一步走到骯髒門前的伏見,用嫌棄意味滿滿的表情敲了敲半掛在那、破損極為嚴重的木門。

 

「是誰?

 

兩著間隔幾乎只差了半秒。

稚嫩的聲音有些讓八田沒有反應過來—搞神麼說好的陰沉可怕呢?

這種軟聲軟氣的娃娃音是怎麼回事?

 

「流浪者,我來拿我下訂的東西。」

 

「喔———原來是你阿。自己開門進來吧。」

 

那個喔是怎樣?

在那種地方拉長音,莫名其妙的就是讓人感覺不太舒服。

種覺得,有種很不被尊重的感覺。

 

但是伏見卻好像沒感覺似的,逕自推開門拉著他走了進去。

在穿越了一層像是保鮮膜的東西後,門後的世界豁然開朗。

 

放眼望去大的不像話的店面絕對超過百坪,重點是層層疊疊往上不知道幾層的建築物絕對不像外表看起到的那麼單純。

二樓以上的樓層沒有燈光,黑壓壓的一片,隱約只聽的見些許說話聲。

 

一樓的大廳非常奢華的鋪滿酒紅色地毯,就算穿著鞋也可以感覺到腳下軟綿到誇張的觸感。室內的燈光是暖洋的黃色,打在紅木的家具上連遲鈍的八田都能感覺到強烈的視覺感。

 

而在這開闊空間中,讓假人展示、又或者是很巧妙的擺放、掛著至少數百套的服裝….又或者是千吧?

 

從日常普遍到誇張的應有盡有,有一些不管是款式還是大小都很奇特—真的很有魔法的感覺。

 

一時之間有些說不出話來。

非常非常金碧輝煌、無敵高端霸氣。

所謂的上檔次,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妖精擅長工藝、紡織品,他們製作的東西通常都會有特殊的用途—美咲,你仔細看看那件衣服。」

 

順著伏見的手指望過去,一件米黃色的風衣悄悄的掛在紅木衣架上,款式是中規中矩的經典款。

 

「那裡有神麼嗎?

 

「你在仔細看一點,凝視其中一個點看看。」

 

「神麼…………………………..阿」看到了。

當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個點之後,就能夠看見很淡很淡的黑色了。

這就是特別的地方嗎?

 

「那件衣服具有抵抗陽光的能力、是專門為無法抵抗日照的下級吸血鬼製作的;通常光芒的顏色會與抵抗的東西相反,藍色抗火,紅色抗寒。」

 

那個人用彷彿在逛自家後院的從容步伐,牽著他走進這個華麗的世界。

—就像是他的引路者似的。

 

「這件可以防範鐵器,對於精靈來說保護效果很大。大多數的精靈都會害怕人類的鐵製品。」

 

「圍巾的話,是為了幽魂製作的,帶著這個的話會讓人類產生他們有脖子的幻覺。」

 

「還有…….

 

伏見就像是本百科全書,只要自己手比到的東西幾乎都可以講得出用途來。不管問神麼也都可以完美的回答出來。

 

在第一百二十個問題後,八田實在是忍不住了。

 

「伏見猿比古,這個世界上還有神麼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嗎?

 

「有阿,但是美咲知道的我肯定都知道就是了。」

 

「少瞧不起人了。」多跟著個人抬槓只會被牽著鼻子走,自覺可以寫一本吸血鬼交戰手冊的八田伸了伸懶腰,覺得逛了大半圈實在有些疲倦「是說,你到底買了些神麼?還有是哪門子的顧客需要你特地到這種地方買衣服?

 

「你們公司到底是在做神麼?是正當行業嗎?

 

不能怪他這樣想,只能說這間店的東西實在貴得離譜,隨便一個吊牌翻開來就是嚇死人的天文數字。

 

—如果普通上班族都穿得起這種貨色的話,這個世界肯定要滅亡了。

 

「也沒神麼,就跟那邊的米白色衣服一樣,是隔絕氣味的衣服。我要見的那位顧客也是吸血鬼,他對氣味很敏感。然後…..我們公司的事情是最高機密。」

 

「就算美咲餐餐都煮肉,也還是不能告訴你的。」推了推眼鏡,隱藏住那股心驚伏見努力用堅定的目光迎著小傢伙好奇發光的金眸,裝出有些嚴肅的口吻他這麼說「雖然是吸血鬼也還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何況說出來就不是機密了這種邏輯你懂吧?

 

「呿。」像個孩子般的厥著嘴,沒聽到想聽的答案讓八田有些不開心「我只是不想要你去作危險的事情阿…...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美咲、我

 

「好辣知道了辣,不會再多問神麼,畢竟我也不想為難你。但是相對的,猿比古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平安、要好好的。」

 

「「做的到嗎?」」

 

小傢伙很認很認真的這麼問著,一雙金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那一瞬間,伏見好像在他眼裡看到了些其它的情緒。

不同於往常的關心友愛,而是更為熾熱的。

然而當他想要好好看清楚的時候,卻又神麼都沒有了。

果然,僅僅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錯覺而已。

 

「好。」

他從善如流的這麼說著。

看著八田滿意的表情,伏見猶自讓罪惡感淹沒自己。

 

其實是很清楚的,面對綠族那群傢伙光靠自己一個人,要毫髮無傷根本是在說夢話。

但如果撒個謊話,就能夠讓那人像這樣子安心的笑著的話,他不會介意多說幾個。


「那我們趕快去拿訂的衣服,然後離開這裡吧。進來之後手錶都不動了,也不知道現在到底幾點…..

「現在是下午五點鐘喔。」

 

「喔喔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嗎,那得快點—哇!!!!!」沒有發現那並不是屬於他們任何一人聲音的八田,在感覺到耳畔的涼風時已經有些遲了。

 

一隻溫度極高的手,調戲地撫上他的臉頰,指尖留戀的在上頭繞畫。

急飛過來的匕首粗魯的劃破緊貼的距離。

 

「好久,沒有在店裡看見活生生的人類了呢。」穿著暗紅色執事服,有著尖耳的妖精後翻一圈穩穩的落地。

 

與想像中醜陋的妖精不太一樣,銀色的頭髮配上灰色的眼睛,四肢軀幹都與常人無異,唯一特別的是耳朵和…..沒有明顯的兩性特徵。

沒有喉結胸部之類的構造,面前的妖精完全看不出來性別。

 

「初次見面,我是這間店的店長。」

 

「阿阿阿你就是那個應門的!!!!!!」直到這時候才完全反應過來的八田,非常沒有禮貌的指著別人的鼻子大叫。

 

「是神麼都無所謂。既然出現了就把東西拿過來。」反常的沒有給美咲一個白眼,一抹藍色的幽光隱約從吸血鬼身上泛起,整個人就像是要崩解的冰川般蓄勢待發—他,伏見猿比古現在心情非常惡劣。

 

妖精都是些愛惡作劇的傢伙,明明自己是知道的。

但是看到美咲被人這樣捉弄,不生氣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以,700000歐元先交上來,多的那兩個零是你向我丟刀子的代價。」

 

「是你自己先像神經病一樣的貼上來的吧?這樣胡亂收錢你們是怎麼做生意的?」先炸開的永遠是八田,雖然被摸的是自己,但引起他怒氣的原因永遠不會是這個。

 

「我們跟流浪者作交易一向如此,如果不接受的話慢走不送。」

 

「既然當了流浪者,就認清自己的身分好嗎。不然我們會很困擾的。」

 

一時之間種胸口要種要炸開來的感覺。

真的非常生氣,從沒這麼火大過。

雖然早就知道其它種族對流浪者的態度是神麼,但是像這樣直接被羞辱果然還是—氣不過的一把抓住伏見的手,八田掉頭就要往門口走。

 

「美咲,我需要那套衣服。」

 

「閉嘴,如果你敢拿錢給他以後我三餐弄蔬菜毒死你!!!!!」拉著比自己還要高十一公分的吸血鬼,就像初次見面的那天一樣,小傢伙非常吃力的邁步向前。

 

就算查覺到身後的人其實沒怎麼動,他還是一直嘗試、不停的嘗試著….
直到,終於來到了臨界點。

停下腳步,想到這種任人欺負的生活他獨自過了百年,八田鼻頭跟眼眶忍不住酸了起來。

憑神麼要被這樣子糟蹋?
明明、就是很好的人阿。

 

「我不允許。」

 

「以前看不到我管不著,但是今後、我不允許你在我面前被人欺負了。」

 

「為神麼要老是犧牲自己,一個人忍受這些?

 

「猿比古,你不要那麼溫柔好不好?你這樣子、我看了好難過


背對著他的小傢伙,雙肩因為激動的情緒而顫抖著,聲音更是自己從沒聽過的哭腔。

 

即使倔強的抹著眼淚,另外一隻手卻還是牢牢的抓著他。

 

美咲為了自己、哭了嗎。

好一會,伏見才從這個事實中回過神來。

 

他有些急切又有些手足無措的抓住那雙頻頻拭淚的手、然後使勁將八田拉向自己。

緊緊抱住小傢伙,而那人也跟夢想中的一樣沒有掙扎。

但是心裡卻沒有任何開心的感覺。

因為他所愛的那個人正在痛心的哭泣著。

 

「如果、今天情況反過來的話,美咲是不是就不會哭了?

 

…..?

 

「就是我們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的話。」

 

…….那是當然的吧。」

 

「好」

用有些霸道的力氣,強迫八田轉過身面對著自己,整個眼睛都變成銀藍色的伏見微微傾身、緊抱住眼前的人。

 

「數到二十之後,往你的左邊跨三步」

「我很快就回來,就像我答應過你的那樣,好好的。」

「等我。」

 

他輕輕的在他耳邊這麼說,憐惜的語調柔的如待情人

不顧自己的舉動讓對方從耳跟到臉頰都泛起朝紅,整個人都泛著幽藍光芒的伏見轉過身、大步向前。

 

在叫囂著。

理智在叫囂、憤怒的斥責自己魯莽的行為。

『你這樣子,會惹來無數的麻煩的。 』

『幾百年來不是都這樣子忍過來了嗎』

『回應那種挑釁你是國小生嗎』

『只要你知道,自己不是沒有力量,不就好了?你沒有必要為無謂的事情證明什麼』

 

很多很多,排山倒海的製止聲。

但是那個總是聽取這些聲音的自己,就像失聰了一樣。

現在的伏見猿比古只知道要往前、向前,回去了結那個該死的妖精。

 

是的,他可以​​​​忍受。不管是成為流浪者還是背負忍嘲熱諷,又或者漫天的羞辱。

那些全都是無關痛癢的事情,無論在激烈都傷害不到他。

因為他從來就沒有把自己、深深的刻劃在心裡。

 

只有美咲。從一開始,那裡就只有那個人而已。

 

他唯獨不能忍受的,就只有他的淚水。

讓小傢伙難過的人,根本不該存在於世上。

沒有生存意義阿。

通通都該殺死。不要留下。

 

那一刻伏見的氣場強的驚人。

不是去戰鬥而是去取回勝利。

他不允許世間存在讓那個人落淚的東西,從前不許今後也不會退讓。

他是他的最後一條底線,不可跨越

 

 

 

 

 

紅著眼還抽著鼻子的八田,默默的數到二十後,聽話的往左邊移動

 

 

 

下一妙一個紅色的東西以極其驚人的聲勢從他身旁飛過、狠狠砸在大門上。

 

破風聲緊接在後,咚咚咚的聲響過後,他才終於能夠看清楚,那個被釘在門板上的可憐蟲是誰。

 

 

 

雖然臉已經腫的跟豬頭一樣、頭髮還焦了,但還是勉強看得出來是剛才的那一個妖精。

 

 

 

樓上的談話聲忽然全都消失了。

 

四周靜的連針落地都聽的見。

 

 

 

聲稱是店長的妖精一邊咒罵著,一邊努力掙扎著想把自己從門上『拔』下來,但試了幾次還是徒勞無功。

 

 

 

「攻擊了我,你以為還可以全身而退嗎?我身上可是有秘獸的鑰匙,隨時都能夠呼喚他們。」衝著那個手拿西裝優哉信步的吸血鬼,妖精憤怒的咆嘯。

 

 

 

「那也要看你還有沒有嘴巴。」一抬手,藍色的匕首沿著臉頰劃過,直直定在耳垂下方。

 

 

 

很近,在近一點就會直接割破嘴角了。

 

 

 

在感覺到疼痛的時候,妖精也清楚的感覺到了恐懼。

 

跟他對打過後竟然連襯衫都沒皺一下。完全單方面的被壓制。

 

從那個吸血鬼流浪者身上,傳來足以讓人窒息的恐怖壓迫感。

 

 

 

抱著衣服的伏見轉著小刀,走向門上的人。他的殺意就跟身上的力量一樣凜然明顯。

 

 

 

「猿比古!」那種彷彿下刻就要至人於死地的模樣,讓八田忍不住擔心的叫喚。

 

 

 

回答他的,是那個人了然的微笑。

 

無聲的說著安心吧。

 

這是屬於他們的默契。

 

 

「你很幸運,看在他並不希望我這麼做的份上,可以勉強讓你活下去。」

 

 

「但,果然還是很不爽。」一把將小刀捅進那隻曾經撫摸過美咲臉龐的手,洩恨的轉了轉刀柄,看著如注的鮮血,感覺心頭舒坦很多後,伏見才冷冷的開口。

 

 

 

「這也是沒辦法的,誰讓你碰了我的東西呢。」

 

 

 

「……………..妖精族不會放過你的。」讓痛得冷汗直流的他吐出這句話的,是高傲的妖精尊嚴。

 

 

 

「那你們可要排隊了,畢竟我是流浪者。另外與其擔心我,你還是先擔心你們好不容易連上的網站被徹底黑掉吧。」

 

 

 

語畢,不在理會釘在門上的妖精,直接拉開門、向著那個依然傻站在那的人,伏見伸出手—就像他們每次出門那樣。

 

 

 

「美咲,走了。」

 

 

 

背著光那個人的身影很模糊,神色也看不太清楚。

 

但是在笑的吧,而且還是那種淡淡暖暖的笑容。

 

就跟他的聲音一樣。

就跟他每次凝視自己時,所流露出來的一樣。

 

 

 

「恩。」大步的追上去,拉住那雙手,跨過一切之後,迎接他們的是染上晚霞的落日。

 

 

 

雖然事情看是解決了,但八田還是忍不住有些擔心的問了。

 

 

 

「這樣子,你以後會不會有更多麻煩?」

 

 

 

「就是之後少買幾件衣服而已,沒神麼。」

 

 

 

「只要你不哭了就好了。」

 

 

 

望著那人無所畏懼的側臉,聽著他雲淡風輕的語氣—很奇怪,明明就是很嚴重的事情,但自己卻沒有任何害怕或不安的感覺。

 

是因為明白,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這個人都會像天神、英雄一樣的站在自己前面吧。

無法跨越的屏障。

想要,這樣待下去,一直在他的身邊。

 

意識到這點之後,八田覺得心跳好像漏了幾拍。

 

或許他搞錯了。

 

不是有好感,而是自己可能、有一點點、一咪咪的喜歡上了這個人。

 

伏見猿比古。


 

 


後記
可能會有些人覺得伏見的態度反反覆覆的
但那是因為考量到他糾結的個性,所以才這樣寫的
至於八妹小天使,為了後麵的劇情,決定先讓他用這種暗戀的方是喜歡伏見
這樣子,傻傻的他才能夠最真切的感受到伏見害怕的心情
在這邊要聲明一下,猴哥的力量對付妖精是綽綽有餘的
那為神麼會搞的好像被欺負百年沒力量還手呢?
並不是沒有力量,而是不能還手,因為伏見需要周遊各國,在這之間他的豎敵越少越能完成尋獲的任務。
而且錢他多的是((賺了一百年,這種小挑釁以他的個性是絕對不會放在眼裡的。
「除了美咲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他做出像這樣衝動的事情」
所以在這篇文哩,伏見最後暴發了,因為八妹並不喜歡他這般鱉屈的處理方式。
他為了他意氣用事的處裡了這個問題。伏見會為他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是遲早的事情,他自己也明白,但是當下讓美咲不要在那麼難過是最重要的,這點他更是明白。
簡單來說希望弄成一個疼老婆的好攻((遠目
用一篇文章來看的話可能轉折會有點太快((畢竟我耐心有限((##
配合著下篇應該就會還好了((大概
雖然說這話真的崩很大辣ORZ((跪
二次創作-BL   |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15、16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