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我喜歡這個設定!
恭喜第二部完結
QQQQ
表白太太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0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1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Their world their story
2015-10-12 11:48:00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12
 午安各位大大這裡是剛吃完飯的某幻

這章不知道為何一覺得很不順
所以拖到現在才更
雖然還是覺得少了點神麼但是已經快暴字就先放上來了捏哈哈

然後12、13會是連在一起的owo///
之後可能會在修改owo


歡迎鑑閱喜歡可以收藏留言OWO






那麼

正文




「猿比古,你怕大蒜嗎?」
穿著圍裙的八田兩隻手扒在房門上,傾身、探出一顆頭,對著埋沒在虛擬屏幕中的人問道。
長長的髮隨著動作在半空中晃阿晃,搖擺出一個調皮的弧度;通常版的圍裙穿在身上大了些,只能無奈的將後頭的結多繞一圈綁在前頭側邊,結果從伏見的角度大老遠就可以看見小傢伙腰板上的粉色蝴蝶結,那雙吊三角的眼難得沒有平日的戾氣,只是困惑的睜地老大,配著臉上詢問的模樣,莫名有種呆傻感。

—所以說比起搔首弄姿,沒有防備的時後往往更具有吸引力。

「並不是每一個吸血鬼都會怕那種東西的。」
為了對方根本不存在的自覺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伏見轉過身,雙手繼續飛快的操弄著螢幕。

錄相畫面沒有出現、但程式也沒有執行失敗。
它只是揭露了另外一個謎題。
這種以一個謎包裹住另外一個的煩躁手法,完全就是綠色的手段。

這不合理。
如果早就發現到美咲在英國,那為神麼不把人回收?
如果是刻意將人放出來的話,肯定有裝追蹤器,那又為何要派人出來搜尋?
何況從捉到的氏族成員身上確實找到了比水流的血書信函—字跡潦草至極,像是在盛怒中寫下的。

族長的血書,這在吸血鬼之中是極其恐怖的東西。它象徵著不可動搖的絕對命令,低等的甚至光見到就會渾身顫抖、連他們這些頂端者也非常難以違抗。

都做到這個份上,說是欺敵也不可能了。
—那麼,將所有的情況排除之後,也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性了。

「你在做神麼啊?」
一下被晾在旁邊的八田,看著專心盯著螢幕的伏見忍不住好奇的跑過去—要知道這隻猴子雖然平常就神秘兮兮的,但跟他說話還是會好好聽的。
像現在這樣子旁若無人的話、肯定是有神麼好玩的事情發生了。

「啊!!!你竟然一個人在偷打電動!!!!」搞神麼!!在他為了今晚豐盛大餐揮汗賣命的時候這傢伙竟然愜意地在打遊戲!!!!

悲憤交加的炸毛,八田忍不住憤憤不平死盯著跟伏見風格一點都不搭的遊戲畫面。

那是一個神似經典”瑪莉歐”的遊戲,只是吊帶褲大叔換成了一隻Q版小恐龍、蘑菇則是沒有面孔的白色人偶。

「不過,看不出來猿比古你也會玩這麼可愛的遊戲阿……果然還是小鬼嗎」看著搖動的花花草草、還有粗糙的牆磚,他忍不住的感嘆。

真的超不搭,純樸畫面跟陰沉死猴子的組合無敵詭異。

「…………….」不以為然的挑眉,被小瞧的伏見手腳俐落的操控起角色來—小恐龍邁開短腿,朝著最近的木偶人走過去。

原本走著固定路線的人偶手上忽然多出了把斧頭—還是看起來就很兇殘、既大把又非常寫實的那種。

接下來的戰鬥畫面越發驚悚—神麼可愛的跳起來踩扁、歡樂的音效全都沒有,隨著木偶人的變化恐龍長出了不合比例的大牙齒跟爪子。

可怕的牙齒直接把襲來的武器咬碎,就好像嘴裡的是翻糖做的贗品。
然後是血肉橫飛的單方面屠殺。

等他反應過來,恐龍已經一節一節的在咬爛木偶人了—真的是咬的很爛很爛跟陀泥一樣。

看著嘴巴滴著鮮血,還嫌氣地邊把殘渣吐到旁邊的小恐龍,八田認真覺得那模樣活像是吃到蔬菜的伏見猿比古。

遊戲畫面隨著戰鬥結束,在度恢復成剛才看到的樣子—只是現在無論他在怎麼看都只覺得暗潮洶湧,那股可愛完全被強烈的反差抹煞了。
就跟木偶人一樣,被嚼的稀巴爛還不屑的被吐在旁邊。

「現在、還覺得很可愛嗎。」維持著挑眉的模樣,伏見看著瞠目結舌的人忍不住撐著頭要笑不笑地調侃著。

那種囂張的樣子讓八田氣的牙癢癢。
喔該死,覺得死猴子終於病透了會玩神麼可愛小遊戲,肯定是他做過最沒智力的判斷了。

會認為變態被雷打到一個激靈轉正常是他的錯!!他的錯他的錯!!
好想吐血。

總覺得自從遇到這傢伙後他的智力就像做大怒神一樣,直直落到谷底完全沒有上升跡象。

無力的這麼想著,美咲隨手抓過一張椅子,就這麼在旁邊坐了下來「…….這鬼遊戲是哪個缺德製造商做的?」

「是我做的。」毫不猶豫的承認、就好像被說缺德是件很光榮的事情一樣。

「原來你對這著還蠻有一手的嗎?」一聽到是伏見做的,八田一改不滿的態度「這種變化模式的遊戲我還沒在其它地方看過,猿比古你好厲害阿。」語氣中的讚賞不言而喻

「不過下次別做得反差那麼大,真的很嚇人阿」語落他還忍不住的小聲滴咕惡趣味神麼的,替自己被傷害的心靈抱怨了好一陣子。

放光的金色雙眼、引以為傲的語氣。
伏見忍不住的盯著小傢伙看。
這是件小到不能在小的事情,微小到或許八田下樓就會忘的一乾二淨。
明明是知道的。也明白自己對於世界來說不過就是塊渣宰而已。
但就是會忍不住沉醉—被那樣子注視著、誇獎著,是真的很讓人有滿足感。

「吶,也讓我玩玩看吧?」

「蛤?」熊熊殺出來的話語讓伏見整個措手不急「等等這可不是一般的遊戲阿。」

「我知道阿,是你做的嘛。」

點點頭附加了然的表情「只是既然是猿比古做的,我當然要玩玩看阿!!」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沒有理會一旁欲言又止、急欲解釋的人,全然會錯意的八田自顧自地說著「可是虛擬螢幕兩個人完時在有點擠….阿你等等!!!!!!」一股腦的跳起來、扔下一句”要等我喔不可以偷跑”就往外衝,消失不見了。

「…..嘖,聽我把話說完阿。」
還是一樣完全沒在理人。
無力的轉過身不在盯著門口,伏見看著螢幕很傷腦筋。

這是他用來攻擊謎團的程式,為了要掩人耳目才修改成遊戲的模樣。會做得那麼血腥也只是單純的想洩恨而已。
畢竟對於綠族他還有很多筆帳要清算,所以才會用這種殘暴的方式來徹底毀滅對方的程式。

只是問題來了,原本是單人模式現在硬要改成雙人,攻擊強度勢必會降下許多—這種解碼程式跟一般遊戲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他是不可重來的。

也就是說一但通關失敗了,至今所有的心血就全部白費。一切都要從頭開始—那意味著他要在度像無頭蒼蠅一樣,努力的找出謎團的另外一個破綻。

光想就覺得累。
阿阿真的是超煩的。
乾脆拒絕好了、不管如何拒絕是最好的選項了。
只是要怎麼說呢?

好像嫌他不夠煩似的,興沖沖跑出去的八田很不是時後的回來了—他的雙手還抱著一個佈滿灰塵的盒子。

「猿比古用這個的話,可以讓操控螢幕變成雙人的嗎?」沒有察覺到氣氛的不對勁,小傢伙燦笑著伸手、將東西遞出去,像個孩子般分享自己的至寶。

毫無保留的笑容在髒兮兮的臉上漾開,分外的醒目亮眼。好一會伏見才捨得將視線移到盒子上。

不看還好,一看他隨即愣住了。
那是型號非常老舊的對打機台,可以將一個遊戲分享給兩個人,現在基本上已經停產了。他這輩子也只在兩個地方看過這個東西,一個是他們人類時期的公寓、一個就是在這裡。

「你從哪裡找到這個東西的?」伏見忍不住的詢問,要知道這種上世紀的產品連他都找不太到了,美咲到底是怎麼得手的他實在很好奇。

「喔喔這個阿、是在巷口的古董點裡看到的」將東西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環起手冒冒失失的小傢伙歪著頭回想著「那個時候,我才剛被亞伯特撿回來」

「一個人在路上閒晃的時候,經過那家古董店,在櫥窗裡看到這個。當下就覺得一定要把它買回去,但是那個時候我還沒在癡呆伯那打工,所以身上沒神麼錢。」

「剛好街口那最近治安比較不好,老闆缺一個圍事的,就讓我打工換東西」想到這八田不禁露出緬懷的神色「那時後天天都有人來找麻煩,神麼收保護費阿巴拉巴拉一大堆超煩的。」

聽到這伏見不禁沉下臉。
圍事?哪家古董店會需要這種人手?
敢情根本就是一家黑店吧。

「不過我很厲害喔!!!沒有一次讓他們成功過喔,上門的全都被我趕出去了。就像這樣子、腳在來一下他們就全都倒成一片了。」得意洋洋的咧嘴笑了一下,他忍不住邁開手腳比劃了一下,好像深怕伏見沒有臨場感般。

「現在想想,可能就是因為我太厲害了老頭子才死都不肯把東西給我呢。要不是轟走了那批想搶劫的傢伙,說不定我現在還在那工作。」凝視著桌上到手的東西,美咲的神情非常滿意,不難想像當初得到分享器時他有多麼地開心。

「那群小鬼可是有帶槍的,還好我運氣不錯在他們動手前就先撂倒他們了。也不知道—」

清冷的聲音強勢地打斷之後的話。

「值得嗎?就為了一個破玩意?」如果說剛才是沉著一張臉,現在完全就是冰疆凍土了。伏見直視著面前的人,語調冰冷。
在聽到槍的時後心中那股怒氣就像是要衝破胸膛般強烈的可怕。
別開玩笑了,笨也該有個限度。

明明就發現到對方刻意刁難不肯出讓了,為神麼還要繼續做那麼危險的工作?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人類的血肉身軀只要一槍就會直接死掉?
隨隨便便就埋頭去做那麼危險的事情,是想早點超生嗎?

金色的眸子閃過一絲受傷,美咲嘴上的笑容緩了下來、慢慢消失了。
抓著後腦勺,面對伏見突如其來的怒火他顯的困惑不安,但是過了一會還是鼓起勇氣開口了。

「我不知道值不值的,因為不管是值得的理由、還是不值得的原因,我都已經不記得了,丟失了。」

「緊緊只是,想遵從著自己的心願而已。」
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氣。

「在看店櫥窗裡的這組機台時,我的腦袋裡只有『如果有這個的話,就可以在一起玩了吧。』的想法。即使忘記了想要在一起的理由和,不該為此這麼拼搏的原因、甚至是長相也都模糊了。」

「卻也還是想要和那個人,在好好地玩一場遊戲。」

「縱使失去了一切動機緣由,卻也還是這麼想著,所以不知不覺就咬牙去做了…..吶,猿比古我果然很蠢吧,明明連名字都忘記了、神麼都……丟失了卻還是….阿真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幹神麼呢哈哈哈哈」八田的語氣是少見的茫然,雖然在笑但注視著盒子的眼神卻少了往日的神采。

伏見頓時啞然,緊抿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蠢的人明明是逞口快的他才對。
如果時光可以倒回他肯定會狠狠抽自己十個巴掌。
他從來沒有這麼恨自己的賤嘴。

看著小傢伙失去記憶,面對殘存的執著茫然困惑,即使神麼都不知道卻還是拼命努力的模樣。
心臟是被刀子捅爛般的痛。
是心疼是傷感是不捨是愧疚。
頭一次,伏見那麼強烈的想要好好抱抱眼前的人。
他是真的很不捨、也覺得刺傷他的自己很該死。

然而,當他忍不住地探出手,卻也只是輕撫上對方熱熱軟軟的臉龐。
心虛到沒有勇氣去抱緊這樣子努力追逐記憶的美咲。
神麼都知道卻因為害怕被討厭而沒有說清楚一切的自己,在這份單純前顯的骯髒無比。

在被碰觸到的那一瞬間,金棕色的眸子就像受驚的小動物般,睜地大大的,裡頭流轉著困惑與驚嚇。

「對不起。」

「髒掉了、還有…….早晚都會明白的。我會一直陪著你的。」輕手輕腳的將上頭的灰塵撥下,他用著沙啞的聲音低低地這麼說。

美咲異常乖巧得既沒回嘴也沒有跳開。
他就只是機不可見的、微微地點了點頭。

氣氛緩和了下來。

輕柔的撥弄直到那張臉恢復成乾乾淨淨的模樣—期間伏見還調戲地偷捏兩下,小傢伙在驚覺自己被吃豆腐後靈敏地迴身閃開。

隨之而來的是恢復元氣的怒吼。

「呵」見到對方這樣子,明白沒問題了,伏見鬆口氣的輕笑。

美咲就是有這個優點,不管是好的壞的都走的很快—他這個人不太會去記神麼。
而唯一會好好記住的、就算失去記憶也會好好放在心上的,自己剛剛已經親耳聽見了。
是真的很心疼、也很開心滿足。
—能夠被這樣子深深牽掛著。

動手打開盒子,俐落的將機器裝上去,伏見快速的修改程式,很快的螢幕上出現了另外一隻小恐龍,只是這隻很明顯要矮了些。

其實他不願意雙人對打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怕這麼久沒配合行動,默契可能所剩無幾。
但或許是不小心被那股單純的傻勁給感染了。
不管是拒絕的還是擔心的想法都已經拋在腦後了。

「先說,可別扯我後腿喔。這遊戲設計不良,不能重來的。」笑著將搖桿遞出去,明明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但他竟然還有開玩笑的心情。

「你肯定是故意的」看著矮了一截的恐龍,美咲不爽的撇嘴接過東西、一屁股坐下「還有那句話是好我的台詞才對!!」

「把脖子洗乾淨等著吧你們這群蠢木偶!!!」



小小的房間裡直到日落前都充斥著看我殺暴你們殺殺殺的怒吼。
其中還參雜著幾聲慵懶的叫喚聲。

遊戲的結局就像曾經的過往一樣,完美的破關達陣。
他們的默契彷彿根深柢固在靈魂裡。

然而,被遺忘的晚餐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二次創作-BL   |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12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