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我喜歡這個設定!
恭喜第二部完結
QQQQ
表白太太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85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Their world their story
2015-09-28 20:07:30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3
 午安各位大大

下午決定重新寫過舊文的家教實驗體po上來

那麼

正文



他做了夢。
好像是很久之前,可是卻又是那麼清晰宛如昨日的過往。

那是周防尊進入長眠後的幾天,所發生的事情。
當時的局勢很混亂,那麼強大的赤之王終究也還是敵不過血族天性,進入了不知神麼時候才會結束得休眠期—亦或者,他永遠不會在復甦了。

沒有人知道答案是哪一種,事實上不管是哪一族的王,一但陷入這種未知的深度休眠期,就等於是卸下王權,退出時代的幕帷了。

這種世代交替的時候,往往是一個氏族最為動盪脆弱的時候—尤其是赤族的新王還是個孩子時。

事情很快就發生了。來自綠之氏族的攻擊快的就像頭餓了許久的狼,飢餓難耐的撲向殘存的赤族。
與周防一向關西匪淺的族長幾乎是立刻救出手援救他們。

還活著的赤族都被接了過來,唯有一個人,卻沒有出現在接濟的隊伍當中。

『族長,已經成功接到赤族新任族長—櫛名安娜與草薙出雲等高階幹部,其餘赤族成員傷亡慘重,確認綠色氏族帶走一位幹部。』

『喔,是誰?』坐在首位上的男人低垂著眼簾,蔥白的手指翻著手中古老的卷宗,他細長的眉幾不可聞的皺了一下。

負責報告的道明寺望著站在族長旁邊滿臉殺氣的伏見,忽然吞吞吐吐了起來。

他知道伏見先生這幾天被室長硬拖著去辦幾件棘手的案件,所以沒能參與到救援行動,老早就怒氣沖天了。如果現在講出來,難保在又累又怒的情況下,他們幾個去救援的小隊不會被先生遷怒碎屍。

等了許久都沒有聽見答案,讓宗像禮司忍不住抬起頭—看見下屬的模樣,他更加確信了心中的答案。

見到面無表情的室長在等著自己,道明寺心一橫一咬牙,決定還是說了『失蹤的人是八田美咲,綠之氏族帶走了他。』

比起可能會抓狂的伏見先生,他還是比較怕總是不知道在想神麼,所以根本防不勝防的室長。







他猛的張開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躍入眼簾,感覺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

記憶很快的就湧了上來,在聽見男孩的名字後,他昏倒了。可是卻不是因為驚嚇而是太過飢餓與勞累。

他已經許久沒有進食,這一路上又馬不停蹄的趕路,不知道多少天沒有闔眼了。雖然吸血鬼不需要睡眠,但那是指不需要像人類一樣每天休息。

事實上,他們還是會累也需要休息。尤其是像他這樣許久未進食的情況。

坐起身,將臉埋在掌中,伏見試圖平緩自己的呼吸。

—他很確定使自己昏眩的元兇是飢餓與疲勞,但使自己甦醒過來的原因,他就不是很確定了。

到底是餓醒的、還是被那種席捲全身,彷彿要毀滅一切的劇烈憤怒喚醒的,這個問題,在發現到床邊還趴著一個人時,頓時沒那麼重要了。

各種強烈晦暗的情感在看到眼前清澈乾淨的畫面時,一下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昨晚見到的男孩正趴在床邊,穿著寬鬆白衣的他,整個人幾乎就要跟晨曦融在一起;紅棕色的長髮批散在肩上,在金燦的陽光照耀下散發著溫暖的光芒,柔柔的光暈讓男孩稚氣未脫的面容多了份透明感,雖然膚色是健康的小麥色,但他仍舊讓人感覺到清新乾淨—或許是因為他的睡顏非常的安詳,眉宇之間非常舒緩坦然的關西。

整幅畫面稱的上市安詳,但是決不到絕美,然而伏見卻忽然有種很想流淚的衝動。

在這刻之前,他其實都還有一絲不確信、懷疑這個人的身分,但是現在,所有的懷疑都全然變成相信與不可置信。

不會錯的,在他見過的人中,有這種乾淨到彷彿就是光一部分存在的氣質的人,就只有美咲了。
這種氣質跟感覺是任何人都無法模仿的。而且這種氣質也只有自己才感覺的到。

而不可置信則是,美咲他真的失憶了。

幾乎一個世紀了。一個世紀了,他一直想著夢著這樣子相見的畫面,夢到連夢境都要支離破碎被撲天蓋地的絕望取代的時候,他終於見到了,可卻是以這種相互介紹彼此姓名的,陌生人的形式。

『那些曾經習以為常的日常,在美咲失憶後,還有可能回復嗎?』
他這麼在心底問著自己,反反覆覆地問著,病態的、著了魔般。

正當思緒一片混亂的時候,伏在床畔的人忽然動了一下,發出一聲細小的嗚嚶聲,似乎壓麻手臂的美咲換了個姿勢繼續沉沉的睡去。

雖然只是非常細小的聲音,但是憑伏見的耳力還是聽見了,他很快的就認出來—那是美咲在受傷時,才會發出的吃痛聲。

而且這一翻,露出了原本看不見的另一邊側頸,上頭有一條很不明顯、細長的疤痕—那是手術刀特有的切痕。

這就奇怪了。吸血鬼正常來說就算受傷只要吸食足夠的鮮血都能夠自主修復傷口,根本不需要去醫院開刀—吠武羅的人一般也都是這樣子治療的。

如果是他們人類時期就有的疤痕,成天跟他膩在一起的自己不會清楚。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這疤痕是在美咲失蹤期間被劃上去的。也就是綠之氏族的人搞的鬼。

想到這,一個可怕的可能性在伏見的腦海裡形成。
他必須要確認,立刻、馬上。

像只貓一樣輕巧的從被窩裡脫身,他安靜的下到床畔,非常小心翼翼得掀開美咲寬鬆的衣物—就像是怕眼前的人會像泡沫一樣,破滅、消失,他以連自己都詫異的,輕柔到不可思意地動作,屏氣凝神的檢查著。

掀開兩層衣物後,小麥色的肌膚很快的就大片大片的展示在伏見面前,年輕的肌肉不僅肌理分明,還彈性十足,毫無疑問這是一具暴發力極佳的身體。

伏見忍不住的嚥了口唾液,整個身體燥熱了起來。在掀起衣物的時候,他的指尖擦到了美咲裸露的皮膚,觸感滑嫩到就像是絲綢。

更重要的是,少了衣物阻隔,那種撲鼻的鮮血香氣,就像八千塊最上等的牛排擺在眼前一樣,折磨著餓了許久的伏見。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伏見猿比谷,你要忍住,冷靜、冷靜阿!!
要死。

不知道花了多大的精神力,他才壓下身心靈上的各種飢餓、身體上各種部位的燥熱,打起精神繼續手頭上的動作。

嘖,明明就是個男的,幹麻血這麼香,皮膚這麼好摸。

瘋狂在心裡頭碎念的伏見,全然沒有想到長的比女生還好看得自己,其實沒神麼資格吐槽對方。

恢復理智後,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遍佈全身的傷疤吸引過去,有些一看就知道是打鬥留下來的,但更多的、卻是像頸側一樣得手術刀痕。除了刀痕之外,還有好幾處針頭留下的細小孔洞也沒逃過他的眼睛。

這些疤痕證明了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
綠之氏族很顯然的對美咲動過手術,而且看這個痕跡可能次數非常多。

伏見忍不住的伸手,輕輕的撫摸那些疤痕,眼底的不捨與強烈的憤怒顯而易見。這些疤痕一看就知道有段時間了,然而卻還是這麼明顯,當初下刀的人下的很用力、傷口非常深。

他幾乎可以看見美咲躺在手術台上被人反覆扎針,手術刀來來回回在他身上切割的場景。

叢林那些雜碎,死一萬一千次都不夠。
這筆帳他絕對會跟那些渾球加一千倍討回來。

「…你在做神麼?」就在他非常憤怒,入神的在腦帶裡碎屍的時候,上頭忽然傳來……有點顫抖的聲音?

八田醒來了。睡眼惺忪的眼珠子瞪的老大,看著身旁一手掀開自己衣服、一手摸著自己身體的伏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被抓包的伏見頓時也傻在那。
他從沒這麼想鑽進地下最好一輩子不要出來過。

好幾秒後八田才意識到神麼,臉瞬間就紅成一片。
看到他好像想通了神麼,亂紅一把的臉伏見直覺完了。

「你這個變態!!!!!!!!!!!!!!!!!!!!!!!!!!!!!!!!!!!!」然後是扯開嗓門的大叫。
聽力極好的伏見被近距離的這麼一吼,差點眼前一黑又暈回去。

接著是全然的耳鳴。
按著感覺要炸開的耳朵,伏見的俊臉痛的整個扭曲。

—嘖,早知道會被當成變態,自己剛剛到底在忍耐神麼阿。
 
二次創作-BL   |   長篇架空-血絆(伏八)-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K]長篇架空-血絆(伏八)-3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