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4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時想
2016-10-23 09:44:48
伊姆核心 01集 重生篇   -   07─許可的自由 B
山石書店對面的人行道鐵護欄坐著兩名穿著淺棕色與淺藍色休閒西裝,外表看來時髦的三、四十歲男子。
此時兩人的表情顯得有些焦慮……。

「老許,拍宣傳廣告的人找到沒?攝影廠商已經通知可以開拍了。」
「唉……看了那麼多,沒一個合適……」
左邊穿著淺棕色西裝,戴著墨鏡,上脣與下巴留一小搓鬍子的男子吸了一口菸說道。
「喂,你這麼說就不對!」
「上次不是有找到一位合適的金髮素人,怎麼又沒下文?」質問的轉頭看他。
「你說〝她〞啊……那女的嫌錢太少就推掉了。」

右邊的男子聽到這些,頓時愁眉……
「你也知道合約的期限。已經跟雇主約好下個月要交付作品──要是違約,可是要賠償的!」
「你說的這些我也知道啊……但是對方突然說不做就不做,我哪能逼她?」
「這不是理由、你也知道我們公司承受不起違約的風險!」
「風險的事我也知道。但這產品的封面以及之後可能要拍的廣告片,可不是隨便找人就行。」
「之前那些試鏡的女人沒一個可以襯托產品的高貴氣息。」
「要我隨便找人拍封面、廣告片,根本是在貶低我們的商譽。」
「殷汯,你別為了合約就隨別找人好嗎!不對的人、拍不對的廣告,只會為公司引來後續的負面風評。」
說完心裡話後,老許又吸了一口菸……

「身為你的合作同事,我只能體醒你……要是〝這禮拜沒找到人〞,你的工作可能就不保了。」
「不是我想說,雇主的傭金雖然給的高,但對方很在意〝誠信〞這兩字──要是這次違約,這麼好的客人可就很難遇到了。」
殷汯說完,兩人開始沉默……

……正當兩人陷入苦思之際……
──一名皮膚白皙,銀色長髮的身影現身在書店門口──

「就是她了!」
打算再吸一口菸的老許發現這名少女的當下──驚訝之餘手上的菸跟著掉到地面,並說出這句話──

「喂!你這要去哪!」
殷汯見他扔掉未抽完的香菸,而不顧路上車流的強行穿越道路。自己想也不想地趕緊跟在他的身後。

…………

站在書櫃前的千合一臉高興的端看右手拿著的新上市小說。

就在這個時候,兩名陌生男子走近她的旁邊。
其中一人滿臉誠意的開口說道:「小姐妳好。」

千合發現有人走近而抬頭一看──
右邊戴著墨鏡,上脣與下巴留著小鬍子,穿著時髦淺棕色西裝的中年男子一臉職業式的笑容,同時兩手遞著一張名片。
「我是XX公司的廣告監製。由於你的外型適合這次的廣告角色。所以我代表XX公司誠摯邀請妳參與這次廣告的拍攝。」

XX公司……。
千合聽到名子而跟著想起很多電視廣告的右下方常標註這家公司。
「謝謝你的邀請,不過我沒那個時間。請你找其他人拍攝。」
瞄了下對方手中的名片,面無表情的果斷拒絕。

儘管她知道這家公司拍攝過很多廣告,捧紅不少男、女明星。
而自己轉性後第一次被這家知名廣告公司邀請……令她感到意外且驚喜。
──但是想起自己目前的特殊身分,只能選擇放棄參與廣告拍攝的機會。

聽見對方的拒絕。時髦西裝的中年男子原本期待答應的眼神頓時落空……

千合拒絕後,右手拿著新書準備轉身離開。

「小姐別走!」
眼見廣告的女主角就要離開這個地方。
迫於廣告業主的作品期限快截止,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子則一臉心急的抓住千合的左手臂,接著說道:
「為了這支廣告,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像你這樣適合的人。」
「要是你能參加公司的廣告拍攝,便能藉此打響名氣,獲取更多賺錢的接案。──真的、真的,請小姐務必詳加考慮!」

「──!」
左手被抓住的瞬間有點嚇到的轉身,「真的很抱歉!我沒時間拍你們的廣告。我還有事要忙。請你找其他人!」
千合再次拒絕,但這名中年男子仍不肯放手。

同時間,另一名穿著淺藍色休閒西裝的中年男子幫忙說話: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讓出這次廣告收益的七分之一,請答應我們吧!」
「抱歉,我真的沒空!」
「小姐,拜託你再考慮一下。」
「給我放開!」
大聲說這句話的同時,銀髮少女的眼神頓時轉變──

千合聽到〝小姐,拜託你再考慮一下〞這句話的當下,身體的主控權被舒兒菲給強行調換。
她發現這情況而趕緊在意識裡大喊:『舒兒菲,你別對他們動粗!』

舒兒菲聽到千合的喊話聲,原本打算直接將對方反手摔。後來改成帶有怒氣的尖銳視線看著抓住自己左手的中年男子,以此警示對方。

留鬍子的中年男子看到她顯露不悅的神情,仍不肯就此放手。

……兩人陷入僵峙的狀態,小說區附近的客人紛紛看向兩人……

「你給我放手,這是最後一次提醒!」
舒兒菲右手出力的準備用未拆封的書本砸對方的臉。

──就在這時候,一名剛好經過的高碩少年出面制止──

「這位大叔,你沒看到她很困擾嗎?」
一名綠色短髮,身高挺拔,長相俊俏的橫濱高中男學生走到兩名中年男子身後,以警告語氣的說道!

…………

志保在倉庫與販售區來回數趟,終於將分類好的數百本新書擺進一、二樓書櫃。
一臉疲憊的她再次進到一樓中央的結帳櫃檯,趁沒客人來結帳的時候開始向佐惠抱怨:
「這次的新書好多……要是空晴還在,新書的分類就能交給他整理。」

面對志保對於〝工作量增加〞的抱怨,佐惠則趕緊安撫她的情緒,「你再忍耐一下。後天就有一名新人進來分攤你的工作。」
「我說啊,這新人好相處嗎?」
聽到有新人要進來的這件事,志保低迷的心情也跟著轉好的問道。

空晴離開後的一個月內,在山石書店的職階是〝晚班代理店長〞的佐惠在那之後有錄取兩名新進人員。
但是這兩人卻在工作上手之前,都藉故提前離職。離職原因不外乎個性難相處,以及嫌工作太累……。
然而這次佐惠又錄取一名新人進來頂替空晴的職缺。
有了前面新人的相處經驗後,志保才開始注重新人的〝個性〞這件事。

「這名新人是女大學生。前幾天面試她,我對她的印象覺得不錯。」
「等她工作上手,就能幫忙分擔新書的分類。」
聽到〝印象不錯〞這四個字,眼睛瞬間微瞇的志保有些不信任的質疑,「真、的、嗎?」
「你找空晴進來之前,前面的那幾位也是做沒多久就跑掉。要是這個也……不說了。以後應徵新人的事,還是由我代勞吧。」

佐惠聽她說完,正想反駁她對自己〝看人眼光〞的不信任時……

鈴鈴鈴……(店門開啟,掛在門上的鈴鐺再次響起。)

一名綠色短髮,橙色眼睛,身高一八零,穿著淺藍色紋衫,內搭黑色上衣,能夠突顯修長雙腿的黑色牛仔褲,兩腳穿上棕色休閒鞋的俊俏少年進到店內。

「咦,守生來了?」
佐惠聽到店門開啟後,突然忘記要說的話,視線跟著看向開啟的店門。
而志保聽到她的提醒,也跟著轉頭看去。

…………

「這間會有那本書吧……」
守生如此心想的開門走進書店,接著發現佐惠跟志保站在中央櫃台。
而同班女同學(志保)的視線也看著自己。

「志保今天有打工?我還以為她今天放假。」
進到店內的守生如此心想的走往櫃台對志保問道:
「志保,你現在改成星期六打工?」
有一段時間沒來山石書店的守生不清楚志保的班表有變更。

「是啊……由於某人不在的關係,害我的工作量增加了……」
守生見她有些哀怨的神情,同時明白她所指的對象(事故死亡的空晴)。
「原來是這原因……難怪你最近上課都趴著睡覺。」
「呵呵……」志保無奈的苦笑。

守生出於關心的繼續說道:
「要是老師上課教的地方沒有聽到,下課的時候你可以過來找我或有彥。」
「反正我們兩個大多待在座位準備下堂課的預習。」
「而那個班上成績最好的傢伙(有彥)是不會吝嗇教人的。他反而以此為樂。」

在守生跟志保說話的這時,站在一旁的佐惠用心花怒放的視線看著兩人。

正在跟志保說話的守生發現她的異樣視線。
講完話後,接著轉頭看她,「你別誤會。我是以〝朋友〞的立場給她建議。並非你所想的那樣。」

聽到〝朋友〞這兩個字──剛才臉上表現開心的志保,她的心裡頓時受到打擊……

「我只是在旁邊看你說話而已,是你再亂猜吧。」
佐惠右手調了下鏡框。鏡片發出一個閃光後的微笑說道。
「……」
見到佐惠裝傻的表示,守生感到無言。

「不說這了。」
「志保,我想問一下,你們這裡有賣粟島老師(電腦繪師)的作品集嗎?」
「記得清點新書的時候好像有看到……稍等我一下。」

咑咑咑……(鍵盤敲擊聲)
志保看著收銀機的螢幕做查詢動作。
「你從右邊的小說區走到底就可以看到旁邊陳列封面繪師的作品集。」
「謝謝囉。」
「不用客氣。」
志保用職業式的微笑回應後,她看著守生走向小說區。

…………

『小姐別走!』
『為了這支廣告,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像你這樣適合的人。』
『要是你能參加公司的廣告拍攝,便能藉此打響名氣,獲取更多賺錢的接案。──真的、真的請小姐務必詳加考慮!』

「──!」
「真的很抱歉!我沒時間拍你們的廣告。我還有事,請找其他人!」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讓出這次廣告收益的七分之一,請答應我們吧!』
「抱歉,我真的沒空!」
『小姐,拜託你再考慮一下。』
「給我放開!」
說這句話的同時,銀髮少女的眼神頓時轉變──

留鬍子的中年男子看到她顯露不悅的神情,仍不肯就此放手。

……兩人陷入僵峙的狀態,小說區附近的客人紛紛看向兩人……

「你給我放手,這是最後一次提醒!」

──恰巧,一名正好經過的高碩少年出面制止──

「這位大叔,你沒看到她很困擾嗎?」
留有綠色短髮,身高挺拔,長相俊俏的橫濱高中男學生走到兩名中年男子身後,以警告語氣的說道!

「小子,你誰啊?」
戴著墨鏡,上脣與下巴留著小鬍子,穿著時髦淺棕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轉身看他的反問。
眼前的綠髮少年雖然比自己高一些,但自認見過各種場面的中年男子卻沒在怕他。

少年眼見勸說沒用,他便二話不說的直接將看似有些肌肉的右手搭在對方的左肩,突然用力掐緊──

「──你這是要幹嘛?」
「啊────痛、痛痛……」
「……好、好、好……我這就放開、這就放開……」
少年的手勁力道之大,痛的對方彎下腰來放開少女的左手。

守生見他鬆手後,自己的右手才跟著鬆離對方肩膀。
有跟教練學一些武術的他雖然沒有花太多時間鍛鍊這塊。但平日主要練習人體弱點的防身與攻擊。
儘管他有空會做肌肉訓練,但本身的體質卻不是容易長肌肉的瘦高型。

眼看同事痛得哇哇叫。另一名大叔這才趕緊蹲下攙扶,並且說道:
「老許,我看還是另外找人吧。」
「唉……也只能這樣了。」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被教訓後,兩人背影有些失落的離開'現場。

守生見兩名大叔的身影離去,這才仔細端看眼前銀髮少的面貌……
──果然沒錯!
走近小說區之前,他在不遠處看到被兩名大叔糾纏的銀髮少女長得很像夢中名叫〝舒兒菲〞的女子。
而當他走到兩名大叔的身後,眼角餘光也跟著看到銀髮少女的面容。
那個眼神、那個全身散發的氣質──使他內心確定眼前的〝她〞與夢中左臉頰浮現白色字符的銀髮女子(舒兒菲)可能是同一人──

「世道院‧守生?」
「不對……。」
舒兒菲見到他時,如此心想。

目前主控身體的舒兒菲透過千合的〝共享記憶〞了解眼前幫忙解圍的少年是她所認識的人。並透過記憶而知道千合還是男性身分的時候,不管在學校或是在山石書店打工,只要一見到他就會心跳的很快。
不僅如此……舒兒菲見到守生的當下,也跟著發現他的前世身分……

「……讓兩人說話好了。」
舒兒菲知曉守生的前世身分後,才將身體的主控權還給千合。

「…………」
在守生經過現場時,千合也透過舒兒菲的記憶明白他的前世身分。
然而舒兒菲在她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交還身體的主控權,反而令她尷尬的說不出話來。

眼前看似跟自己同齡的銀髮少女沒說話的盯著自己看,守生這才開口說道:
「我們兩人是否在哪見過?」

聽見老掉牙的問題從他口中說出,千合隱瞞兩人相識而故作笑容的回應:
「噗哧……你弄錯了哦。我是第一次在這遇到你。」
「不過,還是在這謝謝你的出手幫忙。」
千合說這句話是出於真心。要是守生在晚一步過來,小說區的書櫃可能會被受到舒兒菲教訓的大叔給撞倒吧……。

「原來如此,看來我弄錯了……。」
「但……我還是想問一下,妳聽過〝舒兒菲〞這個名子嗎?」

「────!」
千合頓時錯愕!她不明白守生為何知道與自己締結契約的妖精?
由於舒兒菲的存在屬於軍事機密,所以她必須裝作不知道的回答:
「?」「我從未聽過這個名子。」一臉完全不知道的樣子。
「……不過還是謝謝你剛才的幫忙。」接著看左手的腕錶,像是想起重要的事情說道:
「──糟了!都已經這個時間……我得趕過去才行。」
她先轉身後,接著又轉回來說道:「要是有緣,或許我們會在見面。」
說完,再次轉身快步走向中央櫃台結帳。

#  #  #

返家的路上,駕駛白色小客車的優依看後照鏡的同時,目光瞄了一下鏡內坐在右邊的千合。看她好像有心事一樣的默不出聲……於是操控方向盤的優依問道:
「剛才留你一個人閒逛的時候,有遇到男人騷擾嗎?」優依對於她現在的神情所做的猜測。
「沒什麼,只是覺得逛了一天有些累……」
「沒有就好。」聽她這麼說,看來是自己多心了。
「優依姊,我想先睡一下。等下到你家再叫我醒來。」
望著窗外,一臉疲倦的千合不打算回憶商店街稍早之前發生的事,而說了點小謊。

自從千合與舒兒菲締結契約的〝身體合二為一〞開始,兩人每天處於〝記憶共享〞的狀態。而稍早的她在山石書店被兩名陌生大叔給糾纏時,她就透過舒兒菲的記憶看到守生的前世模樣。
在那個當下──沒有前世記憶的千合透過〝舒兒菲的記憶〞看見〝西斯坦娜〞。
然而守生的這次搭救,使她終於明白為何過去在〝栖川‧空晴〞的〝男性身分〞時,每次一見到守生就會有一種被對方〝吸引〞的感覺──

當千合發現這件事後,開始思考要是自己在橫濱高中再次遇到守生……究竟該以〝怎樣的心情〞去面對他?

「千合,從今天開始,我〝家〞就是你的〝家〞。〝你家〞這個詞要改掉,知道嗎!」
「是的,長官……」
「在外面叫我優依姐就好。現在不是軍中,別這麼稱呼我。」
「……」此時雙眼闔起的沒有回話。

千合開始裝睡後,優依就沒說什麼的專心開車……。

#  #  #

本台收到最新消息,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最新報導──
稍早之前,中國官方對外宣佈已經成功鎮壓西南自治省(西藏)〝獨立運動〞的叛軍(喀拉比塔)。
從派駐記者那邊傳來最新消息──目前中國的地面部隊正陸續進駐西藏的幾個主要城市,封鎖對外聯絡道路,實施邊界管制。

本台這邊也收到台灣外交部的最新訊息──〝西藏〞目前被列為〝紅色警戒區〞。
本台在此提醒電視機前的觀眾,近期有意前往西藏的台灣旅客,請暫時不要前往。
(女主播報導的同時,女主播右邊的虛擬畫面撥放著當地幾個小時前的現場影片)

「中國應該不會打台灣吧……」
穿著居家休閒衣的黑色短髮婦人坐在客廳沙發看著電視。
由於這則新聞的關係,進而使她想起〝中國派兵入侵金門〞的那段過去日子──
──當時年輕的她,家裡有兩位兄長正在金門服役……
不過在戰役結束後,兩人均平安歸來……。

……正當婦人看著電視新聞,回憶過去的時候……

啪── (兩個先後關車門的聲音)

「誰呀?」
婦人聽見住家門外有聲響,如此心想的起身往門的方向走去,接著準備用門上的鷹眼窺視外面時……門鎖發出卡卡的轉動聲──
(聽見門鎖轉動的聲音,婦人趕緊退後站好)

「我回來了。」一身女性打扮,右肩背著行李袋的優依開門後,看見母親招呼道。
「原來是小優啊,放假前怎麼不先打電話通知一下?」
「媽,對不起嘛……因為這是臨時更改休假,外面事情太多要處理,不小心給忘記了。」
「……。」
聽了優依的解釋,母親也就沒多說什麼。而是一臉笑容的目光移向站在右後方,穿著淡藍色連身長裙的銀髮少女。

「媽,我跟你介紹一下,她是大伯的女兒──千合。」
優依提到她時,站在身後的千合接著走到她旁邊的禮貌招呼道:
「阿姨,您好。我是雁司的女兒〝秋楓寺‧千合〞。昨晚從烏克蘭搭機,今早回到台灣。」
「有關轉學橫濱高中的事,想必父親有跟您提過。」
「寄居期間,由於兩國文化的不同。如有不禮貌的地方,還請阿姨多多包涵。」
千合開始照著偽造身分的資料,以及優依幫她準備好的〝見面台詞〞,與眼前初次見面的陌生婦人說話。

「小千真的是你?」
從小腿至臉龐的瞄一遍後,眼前亭亭玉立的銀髮少女使她感到非常驚豔的說道:
「我是沙耶子阿姨。幼稚園的時候常帶你出去玩,還有印象吧?」
「我記得妳小時候才長這麼高(右手移到大腿位置,比給她看)。想不到十年過後長的比阿姨還高,而且更漂亮了!」

聽到優依的母親誇讚外表,千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謝謝阿姨的稱讚。不過我跟優依姊相比,還是她比較有女人魅力。」左轉頭看向優依。

當千合的視線看向優依,沙耶子的視線這時候也跟著看她,並且說道:
「女兒啊,你現在這副穿扮真的很好看。」
「要是你每次放假在外面穿的像今天這樣,我相信一定會有不少男人追你。」
「齁齁齁……」
沙耶子邊說邊笑的說道:
「別小看媽媽。媽媽我年輕時身邊可是不少紅粉知己。你爸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女兒啊,最近有人在追你吧?」
「之前跟你講電話的那位〝姜元〞,該不會是……」欣喜的眼神看著優依。

對於母親突然將話鋒轉到〝自己是否有對象這件事〞,優依趕緊轉移話題說道:
「媽,你弄錯了。姜元只是我的部屬,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肚子餓了,你快去廚房準備晚餐!」
「等下我帶她到優奈的房間放完行李,會過去幫忙。」。
不想停在這個話題的催促著母親去做其他事。

「呵呵呵,我這就去準備。」
沙耶子再次看了千合一眼的同時心想,優奈要是到了這個年紀,應該跟千合差不多身高吧……轉身走向廚房。

優依見母親離開後,表情跟著一百八十度改變的轉頭看千合,「以後不准像今天一樣讓我媽提及〝對象〞這件事!」

千合見她用〝管理士兵〞的嚴肅表情,這才發現自己莫名踩到她的底線,而趕緊立正站好的回道:「是的,長官。」
「明白就好。」轉身走近後車廂,並打開的說道,「別站在那了,快過來拿!」

…………

塔、塔、塔……塔……兩人走到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前,停下腳步。

右肩提著行李袋,兩手提著日用品袋子的千合看著優依轉動門把,打開房門。

咿──房門向內開啟時,接連橘色木門與牆壁的轉軸發出聲響──
「────」
開啟門後,眼前的房間景象令千合心動不已──

優奈房間的牆壁不但貼了許多聖境詩歌的宣傳海報,而靠著牆壁的櫃子也擺了一些聖境詩歌的魔裝機甲模型。
〝聖境詩歌─自由羽翼〞這部作品是千合在孤兒院居住當時喜歡的小說之一──
由於受到這部作品的啟發,進而使他(原本〝栖川‧空晴〞的男性身分)思考自己離開孤兒院之後的生活要怎麼規劃而找院長商量。

直到後來,他離開孤兒院開始在外面獨立生活。
時想的作品也就成為他在外面生活的精神動力──

「你別站著看,快點進來。」優依催促站在房門的千合。
千合聽到後,這才回神的走進優奈的房間。

「看妳好像很喜歡的樣子……這也難怪,原本的你還是個男生。……不過這麼說來,優奈的個性也挺像男生的。」講到這裡,從千合的身上看見優奈的影子。
「你看到的這些只是一部分。房間的櫃子跟書桌原本放很多模型。」
「我看了覺得礙眼,加上每次打掃很不方便。就將一半以上的模型給收到櫃子裡。」優依的視線看向左邊的木色牆內櫃。
「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打開櫃子來看。」
「但是──請你盡可能不要去動這些模型……畢竟這些是她的生前遺物。」優依轉身走向門口,「你先整理東西。等下晚餐煮好,會叫你下來。」
說完話,她從優奈的房間走了出去……。

眼見優依離開後,千合直接鬆手的將行李袋跟裝滿日用品的袋子放在原地。
然後以〝大字型〞後仰躺在優奈的雙人床,全身放鬆的觀看天花板的聖境詩歌海報裡的鉉岡與蕾伊……
歷史/軍事   |   伊姆核心 01集 重生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07─許可的自由 B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