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時想
2016-10-23 09:42:39
伊姆核心 01集 重生篇   -   06─模擬戰 E
穿著綠色迷彩軍服的優依站在閘門前,右手按下通訊機按鈕。
「報告長官!秋楓寺中尉前來報到!」

進來。(通訊機傳來接聽聲。)
橫——恩——(向左移動的開門聲)
踏踏踏……(優依走到辦公桌前)

走進邑城中將的辦公室,牆面擺設刀器的畫面再次映入眼簾。

「旁邊有椅子,請就坐。」
「謝謝長官。」
見她在左前方的椅子坐下後,同樣坐在辦公桌前的邑城這時候開口:
「橫濱市的善後期間,今天找你過來談的事與千合有關。」
(優依豎耳專注地看著眼前理光頭,身形壯碩的長官講話)

「上週與美軍代表的會議,當時美軍要求我方提供關於舒兒菲的作戰資料。」
「介此,為因應美方要求。我方預定下個月舉行一場小型聯合軍演。待我方提出報表,美軍會提供部份消耗物材與金費。」

「秋楓寺中尉──」
「──在。」
「千合跟埃加索的單兵對戰的錄製影片我看過了。既然她已經可以轉換戰鬥型態,完全型態是否也沒問題?」邑城問道。
「報告長官,目前還未與她確認。等她清醒後,會進一步了解。」
「……。」
「可以的話,儘快——這樣比較好安排日程。」
「是的,長官。」

「除了這件事之外,還有另一件事——」
「?」心裡疑問的看著邑城。

「由於考量千合尚在〝就學年齡〞。不能因為他是舒兒菲的契約者,就剝奪她的受教權。」
「在那次會議與美軍討論過,已經幫她安排好轉學手續。除了平日的課業時間,假日都要回營區報到,定期參與軍事訓練。如果訓練天數延長,軍方會事先幫她安排請假。」
「除此之外,身為監護人的你,有必要對你說明——」
「──為了讓千合更快融入新的家庭環境,你身邊的親友全做過〝印象修整〞。在美軍提出收回舒兒菲的請求後,屆時會重找你的家人做印象修整的恢復。」
「而印象修整的恢復只消除他們對於〝千合〞的記憶,並不會影響你的親友們的日常生活。」
優依聽到這些,儘管表面看似平靜,但心裡多少有些疙瘩。

「因為你是參與人,所以有必要知道這些。——但為了你好,這件事別跟任何人提起。否則後果是〝軍法最高審判〞!」
軍法最高審判——死刑。優依聽到這句警告,心頭跟著一震。
不過就算她知道這件事,也不打算跟任何人說。

「上學期的書本已經備齊。晚上會找人幫她上複習課程。」
「這次找你來,要說的只有這些。你可以回去了。」
(右手按下開關,打開氣動閘門)
「是的,長官。」
優依從座位起身後,往氣動閘門方向走了出去。接著自動關上……。

嗶嗶……嗶嗶……
在她離開後不久後,一通視訊電話撥來。

邑城打開視訊後看到頭戴黑色斗帽,臉上掛有紅色圖騰的黑色面具的半身影像,並對影像中的人說道:
「台灣這邊的進度順利,剩下一副鑰匙。」

# #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上

優依兩膝跪在優奈的牌位前,沈默不語……。

時光倒回那天晚上……
當時就讀橫濱高中二年級的優奈趴在優依房間的床上,翻著軍事雜誌說道:
「姊,學校今天調查志願了。」
翻看雜誌時,想起早上老師給班上同學發問卷調查表。
「很好啊,那你有什麼打算?」
原本寫字的手跟著停止動作回答。
「不瞞你說,我想當〝軍人〞。」
「……」
優奈這麼一說,坐在椅上的優依轉動上半身,左臂搭在椅背的側身看著她說道:
「你參加學校的軍事社團,還亂花錢買一堆AS模型,我可以不管你。——唯有這件事,我勸你最好重新想過!」

「──姊,你又不是不懂。報考軍校,成為軍人就能拿實槍了。」
優奈這時在床上閉起右眼,睜開左眼做蹲地射擊動作。
「你看這動作多帥啊!」
「說不定我成為軍人後,還有機會成為妖精契約者。駕駛台灣的主力AS(軍刀)在戰場與敵人廝殺──酷斃了!」

「優奈,你傻了嗎?能被妖精選為契約者的機率是有多高?——你以為當兵就這麼好玩啊?」
「這幾年對岸中國的情勢不穩。說不定哪天會與我國發生戰爭。戰爭可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好玩——我勸你最好填別的志願!」
雖然優依早就知道〝軍事狂〝老妹會選擇〝從軍〞這個志願。但還是一臉無奈的說著酸話。

「教官說過,台灣已經獨立建國一百年。就算對岸有什麼紛擾,絕對不會發生戰爭。」
「你說那個退伍老頭啊……我看是沒人要當兵,他才這麼說吧。那老傢伙的話,隨便聽聽就好。」
「……姐真無趣。」
「你才無聊勒!」
「我要準備考試。快回你的房間玩模型或睡覺,少在這煩我!」
優依說完,轉身繼續看桌上翻開的參考書……

(……這是優奈最後一次到她房間了。)
……在那天之後,意外總是發生的特別快……

幾天後的放學時間……
優奈搭乘的電聯車由於變換軌道的系統臨時故障,結果與逆向電車嚴重對撞——
──第一節至第四節車廂整個翻覆而嚴重變形,優奈人正好在第一節車廂……

優奈過世後,原本打算重考資訊科的優依為了完成妹妹的心願,後來放棄原本考試的科目,轉而參加國家的軍官考試。
由於她在高中有參加過田徑隊,所以在體能方面很輕易就通過了。

「……」
優依給妹妹的牌位上香後起身,轉身離開只有座墊的簡陋房間。
接著之後,她走進廚房拉開椅子坐在餐桌前,看著穿著花色圍裙的母親(沙耶子)背影,開始用桌上的碗筷夾菜來吃。

正在清洗餐具的沙耶子聽到女兒的腳步聲進來後,像是遇到什麼開心事的說道:
「小優~~~」
「有什麼事?」繼續夾菜來吃。
「你還記得住在國外的大伯吧?」
「記得啊。」優依邊吃邊說話。
「他剛才打電話來說,你的堂妹〝千合〞要轉學到橫濱高中就讀。他希望千合寄居在我們家,這樣比較安心。」
「房間空很久了……我想讓她暫時住優奈的房間。」
「你覺得呢?」
「如果不行的話,大伯(秋楓寺‧雁司)會另外找房子租給她住。」
跟著想起優奈去世的事,有些怕她不接受的試探道。

優依聽到母親這麼一提……使她想起在休假離營前,邑城中將有特地找她到辦公室說話。並警告她身邊親人的修改記憶為了〝配合千合的居住與監控〞……
儘管她知道這個真相……卻故意裝作第一次知道這件事,也跟著高興說道:
「很好啊!優奈的房間就借她住吧!這樣我休假回來就不用打掃她的房間了。」

沙耶子聽到女兒這麼回答,而轉身看著坐在餐桌前吃著晚餐,一臉愉快笑容的優依。
「看你笑得那麼高興,原來是打這壞主意。」
「我哪有。」有些使壞的左眼微瞇的看著母親反駁說道。

# #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傍晚

很──(門軌的滑動聲)
穿著迷彩軍服的優依在壠川軍事基地內的醫院,推開千合所住的單人病房的木門。
開門後見她還未醒來,就走到病床右方靠牆的椅子坐下休息。
由於最近忙著處理橫濱大樓的事故善後,原本精神緊繃的優依見到眼前的安穩睡容而不自覺地感到放鬆。結果眼皮一眨就跟著睡著……

就這樣,時間過了不知多久……窗外天色也跟著變暗……
躺在床上的千合睜開眼睛後瞄了瞄周圍,發現優依坐在椅子上閉眼休息。

騰騰……(從床上爬起來的聲音)
聽到病床有動靜,優依也跟著醒來。
有些模糊的視線看到千合起身坐在床上,視線很快恢復清晰的開口說道:
「你終於醒了。」
「醫生幫你檢查的結果沒問題。若身體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說出來。」

時間回到當時……
千合與埃加索的妖精比試結束的最後,她整個人失去意識的倒地不起。
後來,杉琦訓練官撥打電話叫救護車將她送進管制區內,請負責治理妖精日常健康的女醫師幫她檢查身體狀況。
經過女醫師的詳細檢查後,千合的身體除了輕微的皮外傷,其他一切正常。但為了保險起見,優依再次問道。

對於優依的關心,坐在床上的千合對身體各部位稍微動作施力,感受身體狀況後的回答:「現在的感覺良好,沒有任何的疼痛。」

優依對於她這樣的回答,而接著說道:「你脫掉衣服,我看一下。」
「?」千合遲疑了一會。
接著想起對方同樣是女性,也就沒多想的脫掉衣服,露出白皙無瑕的上半身給眼前的女長官看。

身上的擦傷全部復原……一點傷痕都沒有。
眼前的畫面就跟回收後的當時情況一樣──驚人的復原力,使得身上多處槍傷癒合到看不見任何一絲傷痕。

「果然沒錯……衣服穿上吧。」
優依這麼說後,儘管千合不明白她為何要看自己的身體,但還是將衣服穿好來。

緊接著,千合想起單兵對戰的事而問道:
「優依姊,我想問一下,埃加索後來怎麼了?」
「她的傷勢沒甚麼大礙。還好身體夠強壯。腹部除了明顯的瘀青,沒有受到其他損傷。」
「她目前在培養槽休息中。等她醒來後,就能跟著大夥(管制區內的妖精)一起行動了。」

了解她的狀況後,千合有些擔心對方的眼神也跟著緩和下來。
因為她心裡很清楚……自己對埃加索的最後踢擊肯定非常的痛──要是換成其他妖精,可能會嚴重骨折……
當時完整使喚出專屬白色長劍(克利爾)的她還不能控制力量的程度。眼前就得面對埃加索快要失去理智的雙斧連續揮擊,沒時間多想的千合只能直接做出反擊。

「看現在這樣,應該是沒問題了。」
「在你昏睡的這段時間,上面長官已經幫你安排高中課程。」
「從後天開始,上午的訓練結束後,你要到另外幫你安排的教室,會有人幫你上課。」
「今晚就在這休息,當作是調節心情的休假。」
「明天下午,我會過來幫你辦出院手續。」

「真的嗎?」聽到這件事後,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優依。
長期待在軍中的千合聽到自己可以接觸外面學校的課程,心裡多少有些高興。
「這是是的。上面長官幫你安排的課程」

千合高興了一會,優依接著開口:
「千合,我有件事要問你。」有些凝重的眼神看著她。
「什麼事?」
「現在的你已經知道如何轉換完全型態了嗎?」
「上面長官表示,八月十一號預定會有一場小型軍事演習。主要是蒐集舒兒菲的作戰資料。」

聽到這裡,千合陷入沉思……
在與埃加索的單兵對戰後,雖然已經知道如何召喚白色長劍。但關於轉換為完全型態的白色鎧甲巨人,她卻不曉得該怎麼做……

……就在她準備回答不清楚時,結果自己卻開口說:「可以。」
(千合想說的不是這句,身體卻自主動作)

──一瞬間,優依吃驚地問道:「舒兒菲?」
見到千合回答問題的眼神改變,當下閃過這個念頭。

「是我沒錯。」
「演習能照常舉行。只是我不能主導這個身體太久……」

「千合他人呢?」
「因為這是重要的事,我暫時與他交換。而關於轉換型態的方法,我會教他。」

# # #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微雨

今天是台灣在南部山區基地的小型實戰演習,也是千合第一次轉換身體的日子。

目前的演習場地是樹林、草地參雜,適合隱蔽躲藏的游擊環境。並且這個地方早已部屬近百架四足地面無人機(獵犬)與AS(軍刀)。

身著綠色軍裝的千合站在沒有樹叢的草地上闔閉雙眼──
──下一秒,她所站的地面顯現直徑莫約兩公尺的白色魔法陣──
而魔法陣出現的同時,周圍景色也跟著改變——同時心裡默想舒兒菲教導的口訣。

〝風鳴時刻,痕紋解禁……〞
(地面的白色魔法陣開始順時針的轉動與擴大。胸口內的核心將源泉不息的靈素擴散至全身──)

〝源流所引,誓者契約──〞
〝——我以法夫娜女王之授與,在此釋放舒兒菲之力量!〞
站在圓心的銀色長髮少女瞬間幻化成向外擴張的白色強光後,忽然消逝──高為十二公尺的白色鎧甲巨人出現在寬闊的草地上──

「這是舒兒菲的完全型態?」
身體轉換為巨人的千合,她的視線能夠看得更高,更遠。
視線接著往下看去,見到自己的手臂穿戴有著藍色紋路的白色鎧甲,不免內心驚嘆著。

「千合,現在不是讓你興奮的時候。快取出武器!」
儘管舒兒菲透過意念,稍微提高語氣的提醒千合。但對於離開最初之地,在人界生活的她可以不受母親規約,再次以這個型態活動可是特別開心。

聽到舒兒菲的催促後,千合眼前隨即開啟一道被不規則電流圍覆且持續張開的黑色裂縫。

「千合,等待現場指令。」
「好的。」
黑色裂縫張開到一定程度的同時,右手直接伸進其內。
「嚇啊──」
像是抓住實體般,開始向外用力的抽出一把白色長劍──
並且在長劍快要抽離的那一刻,巨人的周圍跟著產生亂流──

直到長劍完全抽離後,白色鎧甲巨人順勢將劍尖插進地表。然後兩手交疊在握柄上,以凌風的姿態站在原地等待。

#  #  #

妍棠與莫利司在灰色軍刀的駕駛艙內看著螢幕畫面站在草地上的白色鎧甲巨人。
「要是你也能轉換完全型態就好了。」
「……」莫利司聽到妍棠說這些話,心裡有些不開心。
要不是體內的核心不能使自己轉換成完全型態,她也想啊……。
更何況,完全型態的身體活動起來,比現在這個樣子(全身處在密閉、狹窄的黑色空間)好太多了。

妍棠透過駕駛座螢幕的第二畫面看到後上方的密閉空間內,身體與線路連結的莫利司表情顯得不悅,而有些心虛的問道:
「你生氣啦?」
「沒有……。」
「好嘛,別生氣了……演習結束後,我到外面買好吃的冰淇淋回來給妳。」
「……」
「你說的話,可不能食言。」
聽到妍棠說要買最喜歡的那家冰淇淋,原本生氣的面容才有些笑容。
「我說話算話喔!」
莫利司真是可愛……(妍棠如此心想)
妍棠看著螢幕微笑時,莫利司的畫面突然切換成好勝的女性面容。

「我說妍棠你啊,等下別扯本小姐的後腿。」
這次參與演習,第一小隊的契約者(不知火‧弦音)突然用通訊器的〝公用頻率〞連接進來。

「你在說你嗎?」
妍棠見她挑釁的話語,反問對方。
「不對!我是在說你!」
「啥!你明明在說你自己吧?」

「不知火、瑜景,長官都在現場,你們兩個丟不丟臉!」
「──在吵,我就取消你們的休假!這個月與下個月的站哨,將你們兩個排在一起!」
當兩人開始越吵越兇時,駕駛座的通訊器這時傳來優依的聲音。

「……」
「……」
聽見她的警告,兩人趕緊閉嘴。

這兩人……(優依搖頭後扶額)

在演習場地外的指揮陣地,優依再次打開左耳的通訊器呼叫:
「千合一等兵,收到請回答!」
「千合一等兵,收到請回答!」
呼叫的同時看向螢幕轉播畫面,白色鎧甲巨人文風不動的站在草地上。
──過了十秒,通訊器沒回應……

「換下一個。」
「是的,長官。」
通訊兵開始轉動旋鈕,試著調整能夠連上EC–X(核心)的通訊頻率……

後來換到第六個頻率……

「千合一等兵,有收到嗎?──如有收到,請立即回答!」
「優依姊?──不對,報告長官──千合收到!」
其實她剛才有聽到聲音。但由於聲音很小聲,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現在請你朝十點鐘方向轉頭看那座山。」
站在草地上的白色鎧甲巨人跟著轉頭看去。
「那裏有一個臨時搭建的小型堡壘。」
「作為這次的測試,我要你在一小時內突破圍困到達那個地方!」
「千合收到!」
「別急!我還未說完。」
「等下炮火響起後開始行動。一小時內未破壞堡壘,就算失敗。」
「這次演習只是測試性質。對於第一次轉換完全型態的你可以盡情發揮完全型態的實力。」
「另外……特別提醒──這次投入美軍的現役無人機部隊。雖然無人機是耗材,但請你下手輕點。等下會傳送辨識訊號給你。」

#  #  #

嘀、嘀──嘀、嘀──(通訊器的聲音)
「誰啊?」
「……」瞬間沉默。
弦音看到顯示名稱的私人頻道連進來,有些不爽地打開畫面。
「都快開始了,這時候找本小姐幹嘛?」
「機會難得,這次要不要跟我合作?」
「你說什麼?早餐沒吃飽餓昏了啊!」
「第一次聽你這麼說,肯定不是好事!」
「我知道妳最近手頭很緊,但這對你來說是個好機會。」
「妍棠,我的私生活干你什麼事?我要關了!」
「拒好事於門外,你會後悔喔!」畫面中的她趕緊說道。

八月領完薪水後的幾天,弦音無節制的購買許多奢侈品。
為了繳付帳單,直到十月的領薪之前,她必須非常節約開銷……所以這個月只剩兩千塊可用。
聽到妍棠知道自己的情況而這麼說……不心動是假的。
於是想了一下說道:
「……什麼事好機會,快說!」
「嘿嘿……我就知道你有興趣。」眼睛微瞇的笑容說道。

妍棠這次想找她合作的原因要是〝妖精之間的單兵對戰,千合的最後一擊讓埃加索倒地不起〞。

雖然在那之後,還有契約者與妖精培養默契的相聚日子。
但只要她在莫利斯面前提及單兵對戰的事,莫利司就會很快的躲在自己背後,然後說〝我不要跟千合對戰!〞。

畢竟在那場單兵對戰,妍棠青眼見到舒兒菲的實力。
她也不希望自己駕駛的軍刀在這次扮演敵軍的角色會輸的很慘。

「……」
弦音看到螢幕裡的妍棠的笑容,而一臉沉默。

「上個月我玩彩券贏了一筆小錢。但由於我不缺錢,所以最近在想要怎麼使用它。」
「並且在上次千合與埃加索的單兵對戰那天之後,前天晚上我終於想到了!」
妍棠高興地講起來龍去脈時,弦音不耐煩地說道:
「──少廢話,快說你找本小姐的目的!」

「……」
「我要你跟我合作,阻止千合到達堡壘。」
「如果成功阻止她,我會用這筆錢幫你付清奢侈費用。」
「但要是你被擊倒或者失敗──這個月的〝團康活動〞,我會用獎金的一部分幫你訂作衣服。你要穿那套衣服出席現場活動。而剩下的錢,我會幫你支付部分費用。」

天啊,天底下真有人會好心到不需償還的借錢給他人!
弦音心裡感動到要哭了……但回頭想後面那句話……好像另有蹊蹺……
「等下!你說後面穿定作的衣服,肯定沒好事!」
「弦音小姐,我說妳啊……不管哪一個,最後都能幫你減免生活的困難。這麼好的條件你要是錯過,可就沒下次了。」
「更何況,上次埃加索輸的那麼慘。你難道不想幫她挽回顏面?」
妍棠說這句話時,弦音將駕駛座的畫面切換到埃加索的密封倉,看埃加索目前的表情。
見她的表情是不甘心,弦音心裡明白的又將畫面切回妍棠的私人通訊。

「快決定吧!機會可是不等人的。」
「但要是你不想合作,我會用〝你的名子〞將這筆錢捐給慈善機構。」
「……」弦音思考了一會接著說道:「話說前頭,本小姐是認為〝這個提案不錯〞才〝勉強同意〞跟你合作。你可別會錯意!」

妍棠心裡知道這麼好的條件,她絕對會答應。便以玩味的笑容說道:
「既然你同意了。接著是合作的附加條件──團康活動當天〝不准請假〞。就算你請假,我跟優依中尉會想辦法找到你,就算用拖的也要將你帶到活動會場!」
「我跟她說過這件事,她很樂看到你穿訂製的衣服炒熱現場氣氛。」

「什麼!竟然還有附加條件?」
「弦音小姐,你答應的事可要做到。如果不希望在眾人面前穿那套衣服,就努力配合我的計畫,並且不要被她擊倒。」
「……」
「本小姐答應的事,絕不反悔!」

#  #  #

碰、碰──碰──(砲火聲響起)
千合兩手抽起地面的長劍後,從最初的行走幾步──接著加大且加快步伐的在樹林與草地參雜的環境中奔跑。

「好重……」
還不習慣現在這個身體的她剛才站著原地不動,所以不覺得怎樣。
但是當她用這副身體進行移動,卻不如想像中的輕鬆。

「千合,右前方況狀不對勁,快施展護壁!」
目前沒有身體主導權的舒兒菲觀看環境畫面,透過意念指導她行動。

千合聽她的話,向前移動的同時在身體外圍展開肉眼看不見的風罩。
──前進的同時,眼前畫面突然顯示樹叢有獵犬(藍色),以及軍刀(紅色)訊號開始將她包圍住。

就在她發現自己被四腳爬行的地面無人機部隊(獵犬)給包圍時,灰色軍刀的身影混雜其中,使用手中的機槍鎖定白色鎧甲巨人的方向猛烈開火──
雖然風罩能阻擋火炮攻擊,但還不熟悉這個身體的千合在不清楚風罩能抵擋多久的情況下,承受大量火藥衝擊的繼續向前奔跑……

「先別管他們,突破前方為優先!」
舒兒菲透過意念指導,白色鎧甲巨人的步伐瞬間加快的衝到包圍網前方,與四架軍刀跟八架獵犬近距離接觸。

「保持射擊,同時退後!」
臨時編制的軍刀第一小隊長用通訊器聯絡與白色鎧甲兵近距離接觸的隊員們。

千合看到軍刀與獵犬紛紛退後,舒兒菲接著喊話:「趁現在離開包圍網!」
在她說這句話沒多久,眼前畫面突然出現大量的藍色訊號──
空中出現數十架錐箭狀頭部,V型滑翼外型的無人機(劍魚)有如過境蝗蟲,全部朝千合方向迎面撲來──

「呀啊啊啊────」
被劍魚給密集轟炸的千合受不了如此的火藥衝擊,突然停止移動的蹲下身,在原地驚叫著!
「快趁現在釋放風刃!」
「舒兒菲,這我不會啊──」
「你冷靜地照我說的話做!先將靈素釋放體外,將他們想像成在天上飛行的老鷹……」

#  #  #

由於這次的測試包含〝空中作戰〞的項目。所以在指揮陣地的優依看到千合被空中部隊輪番轟炸──儘管有些不忍心──但還是冷靜的觀看。

然而在千合受到空中無人機的密集圍轟的同時──對妍棠來說是〝偷襲〞的好機會!

「弦音,計畫開始!引誘就交給你!」妍棠用私人頻道對她指點。

真是件苦差事……
正當弦音如此心想,妍棠接著補充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想拿錢就配合我!」
「好啦!本小姐這就去做!」
話一說完,弦音駕駛的軍刀就立刻脫離包圍網的左側部隊。而右側部隊的妍棠也駕駛軍刀隨後脫離。

──很快的,兩人衝進煙幕之中──

「妍棠、弦音,你們兩個在幹嘛!」
優依看到螢幕顯示兩個紅色名子標示的軍刀脫離部隊,趕緊用耳戴式通訊器大聲喊道。
──卻因為兩人的通訊器故意關閉,無法與兩人取得聯繫。

「這兩個傢伙……」
生氣的優依看著轉播畫面思考小型軍演結束後要怎麼懲罰這兩人時……剛好想起前幾天與妍棠在軍中餐廳同桌用餐的事。

當時,妍棠提起第二中隊的團康活動,將會有非常驚喜的事情發生。
尤其外表在軍中受男性歡迎的弦音可能會穿上角色服裝,炒熱現場氣氛。讓那些團康活動不能放假,必須留在軍中服勤的隊友們慰勞與養眼。

聽到她的提議後,優依覺得那天是給大家放輕鬆的日子,便沒想那麼多的答應她在團康活動加入這個排程,以及防止弦音不來的幫忙。

「嗯嗯嗯……」想起這件事的她嘴角微揚的點頭著。
並且開始盤算要從活動經費,與自己的薪水撥出多少錢訂製〝第二套〞衣服。

#  #  #

「呀啊啊啊────」
被劍魚給密集轟炸的千合受不了如此的火藥衝擊,突然停止移動的蹲下身,在原地驚叫著!
「快趁現在釋放風刃!」
「舒兒菲,這我不會啊──」
「你冷靜地照我說的話做!先將靈素釋放體外,將他們想像成在天上飛行的老鷹……」

………

「弦音,我在後方支援射擊!」妍棠喊道。
弦音聽從妍棠的指揮,自己駕駛的軍刀這時候衝了上去──偷襲白色鎧甲巨人的身後,步槍瞄準進行移動射擊。

──同時間,妍棠駕駛的軍刀在弦音後方以圓型的路徑進行掩護射擊。

………

「快站起來!」
「──什麼?」
千合還來不及反應,一架軍刀從背後快速接近的舉起手中步槍瞄準射擊──
同時間,其他射擊從四周方向過來──
不固定的彈道軌跡,無法確認周圍有多少人。

「呀呀啊啊啊啊─────」
近距離的火藥重衝擊,使得白色鎧甲巨人的承受度達到臨界點。
從背後襲擊她的軍刀像幽魂般,再次埋沒煙幕之中……

「千合,你醒醒啊!」
被空中的劍魚跟突然從後方偷襲的軍刀猛烈攻擊過後,千合終於承受不住的倒在地上。
保護身體的風罩與右手的白色長劍在倒地後,也跟著消失……

白色鎧甲巨人停止動作的倒臥在地,所有地面與空中砲火從噪耳的聲響–零星的逐漸停止。

…………

在所有聲響停止後,獵犬與軍刀在煙霧外圍等待情況,而劍魚持續在空中盤旋。
指揮陣地的優依及長官們,內心有些失望的看著轉播畫面。

…………

「昏過去了……好吧……」
舒兒菲稍微思索一會,接著調換身體的主導權。
儘管她能以這個形式操控身體繼續參與演習,卻不能維持太久……

──很快的,白色鎧甲巨人再次從地面爬起來,右手伸於眼前。
原本消失的白長劍這次不是從黑色裂縫中取出,而是一個白光乍現後的憑空出現在右手。

──同時間,身體的外圍展開風罩──
然後抬頭看向在天空盤旋的無人機位置,用意念操控風刃穿過煙幕──

刷、刷──(空中出現無以計數的摩擦聲響)

這種聲音的大量出現,於空中盤旋的劍魚受到風刃影響,無法保持飛行平衡的全部墜落地面……

…………

現場轉播畫面,原本倒在地上的白色鎧甲巨人這時候又重新站起來。
而在他起身之後,空中的無人機全被看不見的刀刃給斬掉飛行翼地紛紛墜落地面。只有少部分墜地後爆炸。

看見這樣的畫面。現場的長官們紛紛驚嘆沒有飛行於空中的白色鎧甲巨人竟然以這種方式摧毀空中部隊。

緊接著,白色鎧甲巨人的身影頓時變為眼睛無法對焦的殘影──

…………

「弦音,快點閃避!」埃加索警告說道。
正當弦音聽到這句話而準備退後的前一刻──
看不清楚的殘影早已來到她所駕駛的軍刀左後方──

「怎麼回事──」
駕駛座的螢幕出現白色殘影後就失去了畫面。
弦音所駕駛的軍刀失去動力的跪倒在地……

「又被那個丫頭給打敗了……」
發現無法使用駕駛座設備的弦音開始生氣的兩手用力敲擊螢幕。

在弦音開始拿螢幕出氣的時候,由於私人通訊沒有斷線,妍棠得知她的情況而趕緊與白色鎧甲巨人保持一段距離。並且說道:
「你別敲了!敲壞螢幕,就拿你的錢當維修費!」
「……」弦音停止拿螢幕出氣。

聽到她沒動作後,妍棠補充說道:
「團康活動當天,你絕不能出席!衣服我會幫你準備好的。」
「妍棠,你這人真是可惡!」
右腳踹了一下螢幕下方的支撐架。

#  #  #

「身體好沉……」
想飛往空中避開地面圍困的舒兒菲發現身體的主導權逐漸流失。

此時的她想起千合依話照做的轉換完全型態,並以這樣的巨人身體移動就很勉強了。
更何況在一開始的最佳狀態要飛往天空……這對新手而言有很大的困難度。在天空飛行也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熟練。

「看來只能從地面突破……。」
舒兒菲感到無奈的面對現況很快下定主意的再次以奔跑的方式衝出煙霧──
──然而離開煙霧的那一刻──煙霧外圍的軍刀及獵犬再度將她團團包圍。

「全員預備──」
「──射擊!」

咑咑咑咑────
磅磅磅磅────
(全部瞄準白色鎧甲巨人。)

猛烈的炮火持續阻擾她的行進,但肉眼看不見的風罩幫忙擋掉大量火藥的爆破衝擊,使得前進的阻礙跟著排除。

舒兒菲無懼的逼近眼前的六架軍刀跟十架獵犬,同時揮動手中的白色長劍揮砍行進路線的障礙物。

儘管軍刀使用的步槍子彈有打中視線無法聚焦畫面的白色殘影。但大部分像是射中空氣的穿透過去,沒有擊中物體的實感。
六架軍刀的契約者們一看到駕駛座螢幕畫面出現白色殘影──接緊而來的是兩手的操控器無法使用。他們所駕駛的軍刀紛紛倒地而無法做任何移動。

白色殘影將他們的手腳給砍斷,十架獵犬也跟著受到攻擊。
有的甚至被長劍砍成兩半,秒瞬爆炸起火……

擋在前方的部隊被白色鎧甲巨人給擊潰後,後方的部隊則持續追擊──

「……距離堡壘不遠了。」
舒兒菲強硬地將包圍網前方開了一個缺口,繼續朝堡壘方向奔跑──步伐再次加速──與後方硬是拉開一大段距離。

然而在移動過程中,她發現阻擋火藥衝擊的風罩開始弱化。
火藥的爆破衝擊開始傷到鎧甲。身體也因此變的越加沉重且難以控制……

咑咑咑咑────
(步槍射擊的聲響)

一架移動速度超越後方的軍刀緊追身後──
白色鎧甲巨人想要拉開距離,卻一直甩不掉對方。

正當舒兒菲開始心想緊追在後的契約者是誰的同時,後方的軍刀突然停止開火。
接著是一名熟識的女性聲音傳進她的胸口:「千合,你別跑那麼快──我都快追不上了!」
聽到這般語氣,舒兒菲才知道緊追身後的是妍棠駕駛的軍刀。
已經知道對方身分的她沒有回應的繼續朝堡壘方向奔跑。

妍棠試著用通訊器呼喊千合的同時,她看到螢幕中的莫利司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莫利司,妳在害怕什麼?」
「她……她不是千合。」
「?」妍棠聽不懂的繼續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前面奔跑的不是千合?」
「……。」
透過螢幕畫面看見莫利司的表情,妍棠跟著明白是誰了。

為了讓莫利司鼓起精神振作,妍棠如此說道:
「你現在不是用人類形態面對她,而是駕駛軍刀追著完全型態的她。」
「就算這場演習敗在她手上,頂多是機體損傷。我們就趁這個機會挑戰舒兒菲──好嗎?」
「……。」
聽到妍棠這麼說後,莫利司才點頭的答應地說道:
「等下聽我的話行動。」
「這點一定會的。」妍棠笑容回應。

得到莫利司的許可,妍棠再次用通訊器連接白色鎧甲巨人的頻率,對她喊話:
「舒兒菲你別再跑了!你就在這裡跟我一決勝負吧!」

「……」
舒兒菲聽到她已經知道操控這副身體的是自己,這才放緩速度後的停在周圍參雜樹木的平地上。
而後方緊追的軍刀也配合速度的跟著停下來。

兩人停止移動後,緊追兩人身後的獵犬與軍刀終於追上來,並將兩人給包圍住。
數十架獵犬與軍刀包圍兩人後,並沒有攻擊白色鎧甲巨人。而是很有默契的停在原地,觀看兩人下一步的動作。

──就在此時,舒兒菲轉身面對妍棠所駕駛的軍刀,並透過通訊器的頻率對在場的所有軍刀喊話:
「最初之地(法夫納)的姊妹們,及其契約者全部聽好!」
「在所剩不多的時間內,我應莫利司的契約者要求──在此進行〝單兵對戰〞──!」

舒兒菲對大家喊完話,在場的所有軍刀紛紛卸下預備射擊動作的將槍口朝下,自動後退十公尺的讓出對戰場地。

話一說完,白色鎧甲巨人將自己的專屬長劍(克利爾)用兩手橫向舉於眼前,兩腳併攏的擺出防守姿態以等待對方的下一步動作。

「莫利司,我們一起打倒舒兒菲。」妍棠振奮士氣的說道。
「雖然贏的可能性不高……但我會試著提高軍刀的行動力。」莫利司有些沒自信地說道。

與對方相隔一段距離,妍棠駕駛的軍刀兩手卸下步槍的扔到一旁。右手接著抽起背後的戰術長刀,一樣兩手舉於身前,左腳置右腳後的擺起預備攻擊的架勢。

「莫利司,我們上吧!」
「──是的,主人。」
妍棠所駕駛的消光灰色軍刀以加快步進的速度進到攻擊白色鎧甲巨人的範圍,接著以畫圓的軌跡肆意揮舞戰術長刀,想以這樣的方式打亂對方的防禦節奏。

攻擊過程中,妍棠依系統的畫面指示操作白色鎧甲巨人的攻擊動作。

莫利司作為軍刀的啟用系統,她所善用的武器是長鐮。
雖然台灣的軍刀無法完整發揮她的武器能力,但她仍試著將長鐮的使用技巧套用於戰術長刀,幫助妍棠對抗舒兒菲。

「……。」
面對妍棠駕駛的軍刀不間斷襲來──白色鎧甲巨人則是看清對方動作的用克利爾一一擋開對方攻擊。
面對熟悉的攻擊模式,舒兒菲游刃有餘的後退與防守。

「有點可惜,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本來期待莫利司啟動的AS使用戰術長刀與自己的單兵對戰。但以這樣半吊子的攻擊模式,她反而失望的接著出招。
──丟出這句話的瞬間,白色鎧甲巨人的身後再次拉出一道白色殘影──

「向左避開!」大致猜到移動路徑的莫利司喊道。
妍棠聽她的話趕緊反應──
白色鎧甲巨人穿過的移到軍刀身後。軍刀的右臂被長劍淺層劃過,只受到輕微擦傷。

「……」
舒兒菲停下動作的轉身看向軍刀,對於自身的拿手絕活無法將右臂給輕易削斷,心裡有些不快。
同時感受身體的掌握程度……與剛才相比,更加沉重……沉重到身體不屬於自己的一樣。

順利躲過了!(莫利司的臉上露出笑容)
因為她以〝機械身體〞成功閃避完全型態的攻擊。
在她高興的同時,心裡跟著出現疑問……舒兒菲姐姐是唯一會用〝回影〞招式的妖
精──熟用〝回影〞的她不會失誤才對!
……難不成…………

「最後一擊、接好!」
身體的主導權快要消失的她再次向妍棠喊話!

──白色鎧甲巨人再次延伸成白色殘影的近距離來到軍刀面前──

「右方退開!」莫利司再次猜測路徑地喊道。
妍棠趕緊駕駛軍刀避開攻擊,同時用操控器揮舞長刀劈擊──

剎──滋滋滋………(受傷部位發出電磁聲)
持刀的左手臂整個被削斷──
(將手臂削斷的那個瞬間,白色鎧甲巨人散化成沙影的消失於眾人眼前。)

舒兒菲從完全型態再次恢復成綠色軍裝的人類外表。
她站在原地抬頭看向正在下雨的陰沉天空……一臉滿足的閉上眼睛,將身體主導權再次還給千合。
(全身鬆軟的倒地……)
歷史/軍事   |   伊姆核心 01集 重生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06─模擬戰 E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