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76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2016-01-29 18:16:17
[自創] 豆芽菜女孩

靈感取自於學校隔壁班一個我只認識外表的女生//W//(欸

 

未完結、突然的發文

/////////////////////

 

「嘿,你聽說了嗎?」

同學興高采烈的神情讓林烜烺失笑。

留學一年後的他如今看班上的誰都覺得像小朋友,他勾了勾嘴角就說道:「沒,我沒聽說,說來聽聽?」

 

「豆芽菜的弟弟的也上我們學校了!」

「豆芽菜?的弟弟?」

同學說的興奮樣兒好像終於證實有宇宙生物似的,可林烜烺卻連豆芽菜是誰都不知道,更不要說是芽菜的弟弟,綠豆嗎這。

 

「就是樓上班的那個女生啊,頭上總是別著一支豆芽菜髮夾……」同學撓著頭想,就是想不出那個名字,

「啊反正你有興趣就去看看唄,長得很好看,穿著也挺講究,但是基本不跟人說話的。」

 

林烜烺知道那玩意兒,是從對岸傳過來的流行髮式,那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設計著實讓盲目流行再一次添上一筆新記錄。

林烜烺不能理解為何要戴支草在頭上,既不能行光合作用,帶帽T時還會卡到,根本就是設計失敗的玩意兒。

 

「不用啦,我沒什麼興趣。」

好看的女生有什麼意思,這世界上有一半都是女的,好看的至少也占其中的一半。再說林烜烺自己對那種基本款美女沒什麼特殊的喜愛。

「哈,我們林大哥在國外看慣了美女,這點根本不算什麼是吧。」同學嘻嘻呵呵的竊笑,林烜烺無奈搖搖手,跟這群飢不擇食的色小鬼討論美女是沒有結果的,除了衝就是衝,真沒意思。

 

「行了,在人的背後討論別人真夠遜的。」

林烜烺挑挑眉裝模作樣的搬了下手指,「待會不是要考三十個英單?你看過了嗎?」

「怎麼可能看過,我課本都已經捐出去給弱勢兒童了。」一臉大愛。

「弱勢…我怎麼看都覺得你更需要…」

林烜烺扶額,自班同學的下限如此的深遠似海,他剛從外國回來還以為已經看過了世界的極致,果真是民間武林高手深藏不露,一山還有一山高。

 

 

「林同學,你這周已經遲到五次了。」

導師辦公室,自班的班導一臉恨鐵不成鋼,心說自己遭了什麼孽,得替這個英文數學都頂尖的好學生記上第五支警告。

「一周也才五天,你到底哪天不遲到的,下次先跟老師說,我好拍照留念。」

「呃…不好意思…」他抓了抓腦袋,上頭有一撮不管怎麼弄都撫不平的毛,「太習慣以前的上學時間了,下次肯定不會遲到了!真的!老師!你看我眼睛!」

「我上禮拜和上上禮拜都已經看過了。」班導一臉就算你再眨眼睛賣萌也沒得好商量的堅決,「這次先罰你勞動服務,放學來掃導師辦公室。用你雪亮的眼睛給我好好掃,聽到沒有?」

「行行行,當然沒問題。」林烜烺狂點頭,他對再留級一年真的沒什麼興趣,現在路過高三班級都還會被調侃叫老學弟。

 

 

「哎…好累…」

林烜烺拿著拖把,假裝自己在寫毛筆字。

上了一整天的課,他現在只覺得頭暈腦脹,打掃都替不起勁兒,抓抓頭,上頭仍然是一搓撫不平的腦人,盯著這地磚似乎怎麼擦也擦不掉黑漬嘆氣。

 

登登登。

是高底鞋踏地的聲音。

 

「老師…?呃。」

打開辦公室門的是一個女生,瘦瘦高高,一頭恰好及肩的短髮,微卷,似是刻意整理過的。

但更吸引林烜烺的是,那頭短髮上的那根草。

 

她就是豆芽菜女孩。

 

「妳找哪個老師?」

林烜烺看人說完後就不講話但也不離開,只好自己先開口,「你們班導?」

不過豆芽菜女孩還是沒說話,只有幅度輕到不能再輕的搖頭,要不是林烜烺有看著別人眼睛說話的好習慣,沒準就會錯過這個回應。

「哦。」他聳聳肩,果真如傳言一般,是棵不說話的豆芽菜。

 

女孩轉身去看貼在門外的導師座位表,壓根沒打算理林烜烺的意思,林烜烺也就繼續在地上書畫他的國粹作品,偶爾抬頭瞧瞧人走了沒。

沒想到人看了看座位表,皺起眉,瞥了眼在同一個地方拖了五分鐘地的林烜烺,五秒後,人快步直直的走到林烜烺的旁邊,然後啪一聲,就把一張考卷拍到林烜烺班導的桌上,只說了兩個字。

「借過。」

 

「…」哪來這麼霸氣測漏的女人,還是只是單純的白目。

林烜烺震驚的拿著拖把發愣,脫口而出:「妳就是豆芽菜嗎?」

 

然後無懸念的被瞪了。

 

如果眼神能傷人,那自己現在應該是半殘。林烜烺心說,摸著鼻子不再多問,側頭時無意間看到那張考卷上的名字,娟秀的字跡用墨綠色墨水寫出來的數字很好看,滿滿一頁都是那溫柔深沉的綠色,「抱歉,妳的名字是?」

「我們認識嗎?」語氣說有多冰冷就有多冰冷,女孩根本沒打算聽林烜烺的回答,轉頭就要走。

 

「嗯?妳這樣寫不對,這裡是乘號吧?妳自己也寫乘號啊,怎麼答案是算成加法?」但林烜烺沒注意到人的冷酷,他只是專注的看著那張數學考卷,一行一行的閱讀,「還有這裡,提出這個公因式後要變負號才會對…還有這個是數字九嗎?應該是七吧?」

 

「……」豆芽菜女孩的腳步停住了,但沒回頭,似乎是真的在專心聽一樣。

 

「這個公式背錯了,這裡要平方…還有這裡記算錯了。哦還有這兒,妳不會寫嗎?這很簡單的,就是要看…」

林烜烺很專心很投入,順手拿起桌上一隻筆就準備開寫了,沒想過這是別人的考卷。

 

「夠了,不要碰我的考卷。」

她終於轉身,一臉冷淡的說道,瞇起的眼睛帶著明顯的微怒。

 

不過林烜烺心裡只道,這人是難得的單眼皮,少了溫柔的嬌媚卻多了一分孤高的氣質。

他對單眼皮還是雙眼皮沒什麼概念,不過是顯隱基因的差別,真要比較的話,單眼皮還是比較低機率的隱性呢。

 

「哦…」

林烜烺眨眨眼,樣子是覺得有點委屈,他只是想幫忙而已,不過其實這別人的考卷,關他何事?但…

「妳真不想改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齡大了一歲,他還是厚著臉皮想幫忙,趁對方正想離開時又追問了一句。

「不想。」沒有餘地的直述句,人甚至連頭都沒有回。

 

林烜烺聳聳肩,繼續抓起他的拖把好夥伴,把考卷放回桌上。

卻又無意間瞥見考卷最上方的姓名欄,他嗯得拉了長音,在女孩握住門把的那一秒若有所思的念叨了這麼一句。

「姓穆單名一個芽字?不愧是豆芽菜女孩。」

說完,林烜烺還自己呵呵笑了幾聲,然後抬眼看到那人還杵在門口邊上,不過他看不到握著門把的手指筋骨在爆青筋。

 

他從來就是個很好交朋友的人,在國外一年也是交了許多知己,所以林烜烺其實並不太懂那些說自己有社交障礙的人的想法,他甚至會覺得那只是他們怕麻煩的藉口。

 

如果有心,那與人交往有什麼難的呢?

只要真有心,誰會捨得拒絕來自一個沒血緣關係的人的真心?

 

 

「姊,你好慢。」

突然一個細細的聲音冒入,那扇門又被轉開了,門外站著一個男生,看起來像是校園新生。

「還以為妳沒等我先走,妳也差不多該備一支手機了。」講起話來倒還裝模作樣,但外貌就是一個小朋友的樣子,這讓林烜烺又忍不住笑了。

聽聞笑聲,男生皺起眉,扯了扯自己姊姊的袖子,「姊姊的同學?」

「不是。」

回的如此迅速林烜烺也是認了,他一攤手,臉上寫著抱歉你們聊,就當我是棵樹。

 

「我們回去了,穆青。」

「哦。」

「嘿!」林烜烺還是又開了口:「穆芽,明天見!」

但這次女孩沒停下,順著穆青開了的門就頭也不回,倒是穆青還有點興趣的回頭瞧了眼,還道:「姊~他叫妳呢。」

「這種頭髮從早上亂翹到現在的人,我不認識。」無比帥氣的甩了下短髮,穆芽扔了句:「小青,走了。」

「呵呵,掰啦,呆毛學長。」穆青嘻嘻哈哈的跟著走了,留下林烜烺,和他的好夥伴拖把。

 

簡直不能再好了。

他心說。這頭上長根逗比草的女孩兒,在嫌棄自己的頭髮亂翹。還有比這更鬱悶的事情嗎?

可是林烜烺拖把一擰,嘴角卻是勾了好幾個幅度。

 

真是有意思。

////////////////

未分類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自創] 豆芽菜女孩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