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38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2015-11-29 11:34:40
【全職高手】葉藍/ 天際線/
先說明一下為何我消失這麼久 (沒人想聽
一部分原因是學校很忙我差點爆肝(#),勉強用手機打文但只能發到痞客邦上(有APP可用)
另一個原因是我有點忘記這裡的存在了 (其實你可以不用說###
 
總之,我現在來更新(RY
 
久久一發就是個葉藍,以上,以下正文嗷
//////////////////
 

「嘿,小藍。」

葉修翹著右腿躺著,看向頂樓歪了一邊的風向標,漫不經心的樣子的跟身旁曲腿坐著看書的許傅遠成對比。

「幹嘛?」闔上書,垂眼側看。

「說好的星子呢?」

「再過會兒,累了就瞇會兒我待會叫你。」

「沒事。」葉修擺擺手,又問,「話說咱倆在一起多久了?」

「呃。」話題如此跳痛,而且是沒料到的問題,不過認真如他還是在腦海中算了算,「三年?」

「哦~這樣啊。」

「你問這個做什麼?」反正一定沒什麼好事。他這麼篤定。

「呵,三是個好數字,兩個合著看就像個無限符號。」

許傅遠搖搖頭,「什麼怪理由,那不是八更好嗎?」

「兩個湊在一塊兒才有意思呀。呵呵,你臉紅了。」

「...閉嘴。」

「哥可還記得,你高中時有多可愛、多有意思…哎,動手打人!」

 

 

 

頂樓門外,一群正在搞偷聽、活像趨光性動物的男人。

張佳樂一臉鬱悶的塞了張紙鈔給方銳,後者笑嘻嘻的接過。

「你們賭了什麼?」林敬言好奇的用嘴型問。

「誰在上面。」方銳答。

而其他在一旁蹲點,期望聽到些什麼有內容的舍友們都一致搖頭嘆氣。

 

 

 

許傅遠還記得,他高中開學典禮那天,父母校門前的各種擔心讓原本沒什麼緊張的他也跟著緊張起來。

 「阿遠啊,東西都確定帶了?真的不需要媽給你準備便當嗎?畢業證書帶了嗎?你們今天幾點解散?要不要爸開車來接你?」

「哎呀媽,沒人開學帶畢業證書的啦。便當我中午會自己解決不會餓到的,回家路線我認得。放心,放你兒子一百顆心!」

 

放心。

一個早上他自己都說了大概八百遍了。一半講給父母聽,一半講給自己聽。

許傅遠拉鬆了鬆書包肩帶,深呼吸幾口氣。

老天,他只是去報到就這樣不自然,其他人看在眼裡肯定很可笑。

 

「名字學號班級?」

報到處的人看起來像一個學長,別著個手章,樣貌很清秀,「同學,你父母有來嗎?」

「許傅遠,857346,十班。」許傅遠謹慎的慢慢附誦,「哦來了,他們在後面等。」

「好,許同學,你的教室在第三棟的三樓之一。」學長說,揚起淡淡的笑,放輕了音量,「這是校園簡章,給父母看安心。另外,別緊張,歡迎入學。」

 

 

 

「欸,等等。」

講到這時,葉修不高興了,伸高手臂彈了下身旁人的額頭,彈完又順手摸了兩下,「回憶這段,不是讓你說老吳的。」

「雪峰學長對我很好。」翻了翻白眼,「在學生會時也是。」

「這人面獸心的哥才不管,你男朋友可是哥。」

「這不公平,當時我對你可沒什麼好印象。」他抗議,然後看到好奇在那張臉上展開。

「什麼印象?」略微驚訝的半起身,葉修問道,他從未聽過這段故事,他開始注意許傅遠也是開學後的事。

許傅遠想了想,又想了想,終於選用了不良痞子這個詞。

 

 

門後蹲點偷聽一行人,方銳為了忍笑使勁掐了自己的大腿,掐得那個紅啊,林敬言看的都心疼。

 

 

 

「啊啊,慘了,父母沒來,那監護人收不收呀?杵那兒呢,一臉蠢樣的那個。」

 

沒多遠的另一處,許傅遠注意到了一個聲音,很輕佻。

從當時的光線望去...有點攝影興趣的許傅遠單純的想著。

這個人,側臉的眼睛,很好看。

 

「...名字學號班級?」

「葉修,857348,十班。」輕佻的笑,讓人覺得很猖狂,「嘿兄弟,我看到了,別偷瞄我妹妹,還是你在偷看我的監護人?」

「…同學,把簡章拿給監護人看,還有把領子穿好。」學生會長陶軒神色僵硬又補充了一句,「呃,歡迎入學。」

「呵呵,多謝。」

葉修擺了手,拎著張傳單朝著一對男女走去。

 

許傅遠多看了眼,明明是同一款式制服可是對方穿起來就是會跟別人的不一樣似的。

他才不會接近這種人。

從小到大的乖孩子當下這麼認為。

 

 

 

「噗 - !」

對於這種冤家路窄的狗血劇情,張佳樂噗哧一聲,沒忍住那個發笑,還好此時此刻一陣夜風恰好吹來,吹倒了附近一個花盆。

 

「什麼聲音?」許傅遠猛然抬頭問。

「八成是門後頭、樂樂的盆栽倒了一個吧。」

「那我去給它扶正下...」正想起身,又被拉下,「怎麼?」

「又不急,這盆栽倒著放說不定還能比他主人幸運點,咱這不是在等星星嗎?」

「...嘴真賤啊你。」許傅遠抬頭看了天,「放心,憑我經驗,還有會兒時間的,不差這分鐘。」

「別走。」

「......」

 

蹲點領頭兒方銳已經開始識時務的發放早已準備好的墨鏡。

 

 

 

「唉,葉修,在外頭千萬不要說你認識我和沐橙。」

「太晚了,剛剛才介紹了。」

「…還好沐橙以後不上你這所學校。」

「我要我要!我想跟葉修一樣的學校!」

「沐橙乖,哥這是男校呢,妳以後和雲秀去讀女子高中,咱們聯大見唄,哥答應當妳大四學長凡事照妳。」葉修想了下,繼續笑說「說不定妳哥那時還在呢,妳知道,被二一再重考什麼的。」

「二一泥馬,你的愚蠢總是這麼有創造力,哥什麼人才啊這都是人人搶著要的懂不。」

看起來像個大學生的大男孩唸叨著,邊順手撫平身旁姑娘辮子上的毛躁尾巴。

 

基因讓兩人看起來相像,許傅遠在心裡猜,是兄妹吧,那這個葉修是他們的親戚?

 

「那我們先走,放學要來接你嗎小朋友?」

「呵,就不勞煩你個上廁所都要別人幫忙提的大忙人。」

「去去去,滾吧你,好好上課別放浪費我寶貴的學費。」轉頭走。

「…掰掰。」

小姑娘好像有點不想走,圓滾的眼兒眨了下,葉修看了眼大男孩的背影呵呵笑了聲,彎下腰順了順小女生的長髮,「那我們晚點見,等著哥拿獎學金回家加菜。」

 

 

 

「這麼快就有獎學金?」

「...你別打岔行不?」翻白眼,「而且哪有自己吐嘈自己的,我再猜這肯定是你當時隨便說說,只是在框蘇沐橙。」

「呵呵,沒框嘛,之後哥還是拿下了全額的。」

 

許傅遠笑了笑便沒說話,的確,葉修是個無可非議的資優生。

就是嘴賤了點和嘴賤了點,現在還有抽菸習慣。

可是重情義重信義如他,沒有人會反駁,葉修是他們很好的朋友。

 

就是嘴...算了不重覆了。

 

「所以,可愛小高一的你當時就急沖沖的對哥一見鍾情了嗎?」

「你覺得有可能嗎?」許傅遠簡直不敢置信這人的不要臉,「我當時其實沒聽到你的班級跟我一樣,只想著以後別接近你這號麻煩。」

「啊,好壞。」

「真是遺憾啊。」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幾個已經覺得無聊的單身狗陸陸續續都都已經回舍打遊戲,留下來幾個人像是:

必須領頭的方銳、

陪他的林敬言、

想著聽八卦以後也能嘲笑葉修的張佳樂、

受命幫黃少天來錄音,很敬責的鄭軒、

堅持想看有點內容的魏琛、

和被魏琛拖來不知道幹嘛的包子。

 

「應該帶上小喬的,還能有夜宵吃...真他媽的會拖,老夫就不相信這貨特意晚上會情人真的只有來看星星。」

「老大就是強!還會看星星!老大媳婦兒也厲害!會陪老大看星星!」

「你們安....」鄭軒想保證他的的錄音品質。

「噓!」方銳則是嚴肅譴責這個最想看戲卻最不耐等的團員。

 

 

「哥說那啥,你是何時......」

葉修突然一個慎重起來,微瞇起的細長眼睛直直望著許傅遠,但口欲張時突然餘光一閃,猛然轉頭,「啊,星星,出來了總算。」

許傅遠被搞得摸不著頭腦,剛剛看著戀人難得正經的臉,差點又著了道似的心跳。

原來如此專注的看著一個人的眼睛,可以看出這麼多東西。

他搔搔頭,無奈只能嘲笑自己為何這麼喜歡葉修。

「不拿相機嗎?」

人已經拿著雙筒在看了,單手拉起許傅遠,「有點暗,不過顏色很不錯。」

 

 

 

「嘿,你的銀河顏色很美,也喜歡星星?」

這是葉修記得第一次與許傅遠對話的開端。

 

葉修其實也不是個天文迷。

原因是沐橙最近迷上了一個跟天文有關的連續劇,被電視裡那個整天把單筒望遠鏡當成調情道具的男主角迷得不得了,整天纏著自己問劇情中描述的細節。

大二的蘇沐秋忙得爆肝又是專攻電腦工程,只好叫葉修充當天文知識王。

 

下課時間本想趁著閒來看看單字的葉修,注意到了自己桌子的隔壁,壓著幾張深藍色帶著大片亮點的照片,他一眼就知道那是銀河,而且照片解析度還挺不錯的。

 

「謝謝。」許傅遠當時這麼回答,並且捕捉到那個也字,「你也喜歡嗎?」

這下換葉修有點尷尬,一個班級將近五十個學生,他又壓根沒有去記憶同窗同學名字的興致,即使是同桌。

「哎...不討厭,就是以前家裡有器材,沒事弄弄。」他看了眼許傅遠,哦,是今天一大早上在主動擦黑板的那個。

「對不住啊,同學你名字是?」

「許傅遠。」笑了一聲,「葉修,你今天在化學課背下了整篇週期表,可是卻不知道隔壁鄰居的名字。」

「哈哈,各有所長嘛。」伸手示意拿了張照片,「你剛剛說謝謝,這些是你拍得?」

「算是吧,器材是夏令營時借到的,在指導下按快門。」聳聳肩,「不難。」

「拍得不錯,你參加學校天文社的吧?」

「沒有,我回家社。」許傅遠搔搔腦袋,「這裡天文社很虛,還不如回家自己弄,你呢?你什麼社團?」

「同。」簡短。葉修想了想,「之後我能不能跟你一塊搞這些?」如果能帶點什麼小玩意兒,沐橙也會高興的吧。

「哦?跟我嗎?」

許傅遠很驚訝,開學第二週,即使是在這個第一中學裡頭,這個葉修的學霸地位已經展露頭角,怎麼會跟像自己這樣平凡的人主動扯上關係呢。他連自己名字都是剛剛才知道的。

「是啊,行吧?」

「呃,行啊,我家不遠,搭車就三站。」

「呵。」葉修笑了,用指尖戳了戳照片,「這些全是深藍色的銀河…小藍呀,許傅遠,哥什麼都能夠去擅長,就是記名字,算了吧,能叫你小藍?」

 

 

至於,從現在的最初好印象,到後來的有點迷茫好感,到越來越喜歡。

葉修如今叼著一根菸,還能細細的跟你慢慢數來,就像一顆顆指著,告訴你夏季大三角或是獵戶座的腰帶。

他愛上許傅遠的每一個細節,他愛上他的每一個重點。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讓我們先把故事看完。

 

 

 

「來,看看。」

許傅遠接過雙筒望遠鏡,眼前頓時一片深黑,綴上幾粒閃著光暈的星子。

「覺得如何?有換單筒攝影的價值嗎?」

「沒有。」搖搖頭,「再等等吧。」

「還等嗎?哥瞧你剛剛都在打哈欠了。」

葉修伸手揉亂了許傅遠的頭髮,臉上有點寵溺,大三的生活真的很操勞,尤其是還接了各種活動的許傅遠更是常常連吃飯時間都沒有。

「都等這麼久啦,沒帶點東西回去多可惜。」

「沒可惜啊,當成跟哥夜遊約會。」

「…今晚肯定要拍點什麼回去……」

「哈哈,放心吧,我們還有時間。」

 

許傅遠瞥過頭,葉修以為他冷,拽著人往頂樓的遮雨棚處想避個風,卻是看到自己的戀人神色尷尬,垂著頭。

天色是黑了,但這是葉修也能感覺到的紅。

他淡淡一笑,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高三。

考大學前的各種衝刺,大家都跑得心煩氣躁的,目標都是聯盟大學。

利用各種時間讀書念書讀書念書,早自習午自習晚自習或是回家自讀。到最後學校乾脆是開放了直接住校念書,連家都不用回了。

反正都是男生,簡單的盥洗室加上幾個睡袋也能搞定。

 

許傅遠自覺資質平凡,也參與了住校念書,本懶得參加的葉修當然是義不容辭的跟著報了名,幾個學生就團團睡在教室裡打地鋪。

 

「小藍,你醒著吧。」

「睡了也被你吵醒了…幹嘛啦,快去睡!」

許傅遠一坐起,就從課桌椅的間隙中看到了半張慘白的臉,和一雙發光的眼睛,忍不住低聲罵了一聲,「媽的,裝鬼嚇人,給我滾蛋!」

「呵呵,你跟我出來。快點哦,機會難得。」

拿著手電抵著下巴呵呵笑,葉修從許傅遠的瞳孔裡看到跳動的小光球。

「幹嘛啦。」

「先別問,出來就知道了。」

掌心勾了勾表示邀請,但勾完後葉修卻是沒有縮手,昏暗中模糊的視線游移一圈兒,然後對著人眨了眨。

 

許傅遠又想到了自己曾經覺得葉修的眼睛很好看,那帶著一個懶散的傲慢和你無法確定卻又覺得肯定會有的溫柔。

 

這個舉動有些突然,雖然沒來得及繼續細想,許傅遠還是猶豫了下。

同窗了這麼久,還看了這麼多一樣的天空,許傅遠當然也小小的意識到了葉修的性向,也一度非常好奇這貨喜歡什麼樣的男人,這可多難猜啊,他也沒膽子問,覺得自己肯定會被嘲諷回去。

 

最後不知情的許傅遠還是回握了葉修的那半隻掌心。

而後者忍不住一笑,還耍帥的撂了句英文,「Come with me.」

 

 

 

「意料之外啊,高中三年來小藍你居然完全沒發現哥的各種暗示。」葉修一臉惋惜,「白費了哥的心機,為了這個我還有特地去請教沐橙。」

「...」許傅遠扶額,他該說什麼,他真的絲毫不曾想過葉修的暗戀對象居然會是自己。

他連是不是校草周澤楷或是類排組第二的喻文州都想過了。

 

 

 

原來還是看星星。

許傅遠在操場上仰頭,今兒個雲少、操場地廣、四周都是些矮平房、半夜沒有噪音,簡直天時地利人和。

雖不到滿天星斗,但對他們來說已是如同電視頻道上播出的一樣驚奇壯觀。

 

「如何?」

「太棒了。」 美得讓他忍不住放低了音量,許傅遠懊惱,「我相機放在家裡。」

「靈魂之窗就是你最好的相機。」葉修席地而坐,「我們躺會兒。」

「可要是忘了多可惜啊。」許傅遠拍了拍乾燥的草皮,頭倚上去。

「怎麼可能忘記呢。」突然悠悠這麼一句,葉修又道,「小藍你以後該跟孫翔交流一下核桃飲吧,他人專業的很。」

許傅遠低聲罵道,「核桃你妹,我才不會忘了,不然以後你考我。」

「行啊,我們還有時間。」

 

當晚的天、當晚的空氣、當晚的幼稚、當晚的故事。

兩個高中男生就這麼躺著,在方圓五尺都無人的草地上,仰頭看星星,他們高三了,看到的都是未來。

而其中一個輕點了點頭,笑得有些得逞。

「小藍呀,我們以後一起上聯盟大學好不。」葉修雙手撐著腦袋,躬著腿,「你覺得大學裡有這麼好的觀星地點嗎?」

許傅遠想了想,一直盯視著黑透了的天,讓他有些恍惚,「我不知道。」他說:「以後一起去找看看吧。」

 

他們還有時間,一點也不急。

 

 

放榜日當天,微雨。

這是一個老天捉弄人的故事。

正準備出門上學的葉修就站在自家門前靜靜聽著跑得雙頰通紅、高興的跟什麼一樣的許傅遠告訴自己也上了榜。

聽完後,葉修抬抬眉毛就這麼手臂迅速一拉,準確的吻了一口,然後就告白了。

 

蘇沐秋和小蘇沐橙還站在後面,小姑娘眼睛閃亮亮的哇了一聲就被哥哥摀住眼睛帶入家門,蘇沐秋還轉頭扔了個恨鐵不成鋼的神情給葉修,後者吐了吐舌頭,沒辦法,這畫面實在太可愛了不能忍。

 

沒氣氛又沒時機,尷尬的要死。

葉修想過很多場景要跟許傅遠告白,可是偏偏沒這項,臨場反應之下,他清了清喉嚨試圖吹暖些這個冰凍的時間,

「呃,說過大學也一直在一起的吧?」

「…嗯。」

彷彿等了一輩子那麼長,許傅遠握緊自己汗濕的拳頭,給了這麼一個答案。「那就這樣吧。」 

 

 

「誒,你們覺得呢?」方銳一臉凝重。

「覺得什麼?」鄭軒疑惑臉,他還覺得故事有點浪漫。

「嗯…依老夫所見,這根本是場陰謀。」魏琛裝模作樣。

「而且計畫很久了,不然葉神怎麼會知道當天天氣很好還剛好有星星。」林敬言推了推眼鏡。

「沒錯!哪有人半夜會繞道去操場看一下天空的!」張佳樂十分贊同同系同學的分析。

「我看那貨當時想上的根本就不是大學。」

最後方銳奪去了鄭軒手上不錄音機,故作正經的得出了結論。

鄭軒一臉大便,想著記得黃少千萬別讓小盧也聽到這錄音內容。

 

 

葉修笑了幾聲,又突然想到了什麼,「所以放榜日那天你才知道的,然後就答應了?」把這麼好攻下還花了哥快三年這句話吞回肚子裡,葉修看見許傅遠白了他一眼。

「我也不知道,就覺得...」

許傅遠轉頭,對上了葉修的眼睛,納悶自己的喜歡,喜歡了這麼多年的視線,「就覺得行吧。」

 

也許當時只是覺得連考上第一志願的可能性他都遇上了,跟葉修在一起好像也是很有可能的。許傅遠搔搔腦袋,那是什麼時候昇華成現在這種愛?

 

「啊,雲。」

「唉,真夠倒楣...」許傅遠起身,拍掉灰塵,轉頭,「回去吧,累死了。」

葉修舉高手臂,「來,親一下。」

「免談。」

「那抱一下吧?」

對於這麼快就妥協的葉修,許傅遠真不習慣,想了想還真的就跟著妥協了,他點點嗯了一聲。

葉修手一拉,人一歪倒入懷,怎麼可能只抱一下你們說是吧?

 

(fin.)

 

 

【小番外】

「啊,雲。」

高三的蘇沐橙正熬夜挑燈苦讀,看見窗外,笑著拿起了手機。

 

門外偷聽的,還是讓各自先回去吧。      

<來自蘇妹子>

方銳接到了這麼一則簡訊。

 

///////////////

最後一定要這麼一下的 U know~76562aecb834ded5b08a97d2fe1830e9_w48_h48  

 

不覺得晚上的學校很有情調嗎(##

有一次我晚自習不小心收書包收太晚(恍惚狀態),結果下樓時超暗,他媽超暗超恐怖,我就開始唱歌 (??

在三樓的樓梯間開始唱歌,連結走廊上也唱,雖然不是很大聲辣

 

結果....

 

乾,還是超恐怖啊,就快跑離開學校 (等等冷靜放下你手中那顆波羅蜜#

 

我想說的是,晚上的學校很容易亂想 (被踹飛)

 

補充一下,以上都是從匹客邦那裡複製貼上的哦 (到底有多懶#

 

以上感謝掰掰/

未分類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全職高手】葉藍/ 天際線/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