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其他
音樂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星仔之家
2017-02-12 16:25:37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四十六章 湘水之盟

第四十六章

大散關(散關)

大散關,古稱散關,扼守漢中地區通往關中地區的陳倉古道,與武關、潼關、蕭關並稱為「關中四關」,據傳說,該地原為西周初年名臣散宜生的封地,因而得名。
歷史上該地為兵家必爭之地,大小戰役70餘次。其中較著名的有:
前206年,劉邦部將韓信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擊敗章邯,奪取大散關,開始楚漢爭霸戰爭;
228年,諸葛亮率蜀漢軍出大散關,謀取關中;
1131年,南宋將領吳玠、吳璘在大散關擊敗以兀朮為首的金朝軍隊,紹興和議後確定了秦嶺為兩國分界。
宋金兩國在大散關附近多次發生戰鬥,著名詩人陸游也曾在此駐守,一句「鐵馬秋風大散關」使得該地之名千古流傳。

秦嶺

秦嶺是橫貫中國中部的一座褶皺山脈,西起甘肅臨洮,東到河南省的崤山、熊耳山-嵩山和伏牛山地區,主體位於陝西省中南部,是陝西省關中地區與陝南地區的分界線,呈東西走向,長1600公里。寬200~300公里,海拔2000~3000米。
秦嶺-淮河線是中國地理上的南北分界線,秦嶺同時也是長江流域與黃河流域的一個分水嶺。狹義的秦嶺是秦嶺山脈的陝西段。位於秦嶺山脈北面的關中平原為春秋戰國時秦國的領地,在漢代即有「秦嶺」之名;又因位於關中以南,故名「南山」。

※ ※ ※ ※ ※ ※ ※ ※ ※ ※

建安二十年(215) 春 三月 關中.秦嶺

曹操率領的大軍迅速到達了陳倉,原本宣稱將走武都郡祁山道進入漢水流域的朝廷大軍如今卻是改走散關轉陳倉道進入漢水流域,但曹操由長安到漢中的這一路上也並不是非常順遂,武都秦嶺一帶長期有著許多氏人部落聚集,長期以來氏人仗勢秦嶺山勢險要易守難攻,對漢朝總是時降時叛,而自黃巾起義天下大亂至今已三十餘年,朝廷威信掃地喪失實權後氏人對於漢朝律法的約束已可說是完全不予理會,除了不定時的聚眾滋事外攔路打劫更是家常便飯,到後來就連官軍都敢搶!當地官員亦是莫可奈何......

原本曹操計劃率領大軍從武都向西進入氏族領地,但氏族各部卻早已事先得到消息,便預先派人馬將所有道路佔據堵塞住,得知氏人塞道的曹操面對著這群不知好歹的氏族搶匪也沒有任何的招降或安撫的行動,反而直接派張郃、朱靈兩名大將率兵討伐,而從未遭逢名將的氏族各部又豈是兩人對手?漢軍沒花多少時間便擊敗氏族人馬清開道路繼續前進!

但氏人並未因一次的失敗便歸降漢軍,仍是頑強的抵抗漢軍的步步進逼!四月時曹操率領部隊從陳倉出散關進入了陳倉道的範圍,並朝著氐王竇茂的大本營河池進軍其間還稍做停留等待夏侯淵率軍前來會合,雖然氐王竇茂統領一萬多名部落軍隊恃險頑抗堅不投降,但仍然禁不起漢軍凌厲的攻勢履履潰敗。

終在五月時漢軍攻入河池並大舉屠城......

雍州 西平.金城 湟水流域

另一方面成公英為報復叛徒閻行便趁夏侯淵領軍離開隴西後結集羌胡兵眾數萬人攻打閻行!

閻行方面並沒有料到成公英竟會如此迅速的集結人馬反撲,因此在夏侯淵率領主力部隊前往漢中後所做的防禦工事又多數集中於遑水沿岸渡口,明顯是針對北岸的河西軍所設,但對羌中方面的防禦工事反準備的不如針對湟水北岸雷駱統領屬地來的週全,導致漢軍在面對成公英突如其來的反撲時迎戰的有些措手不及而處處挨打落於下風!

成公英亦不愧是昔日關西軍中頗富盛名的智將,為避免閻行人馬渡湟水向護羌校尉.雷駱求援便派人率先進佔西平境內各處渡口以防堵河西軍南下支援漢軍。

這一日位於湟水北岸的一處營寨,在得知駐守南岸領地的閻行正陷入苦戰後,雷駱便下令部隊加派人馬進駐各處渡口並修築哨站與營寨以防成公英趁火打劫暗中率領人馬渡水襲擊北岸各處營寨、城池、哨站,如今成公英的部隊勢如破竹一路取勝士氣如虹,反觀閻行連戰數場卻是接連落敗,更有部份漢軍因無法抵擋羌胡聯軍凌厲的攻勢便偽裝成平民百姓與難民們連夜涉水游渡湟水以尋求河西軍庇護!

雷駱自難民口中得知南岸情況後便親自率領五千人於西平郡境內主要的幾個渡口中設下防禦工事甚至更刻意挑選成公英部隊駐紮地對岸安營下寨!

成公英見雷駱營寨刻意落於他部隊駐地的對岸,於是他便令下屬備船只帶幾名隨從就乘船至對岸徒步走到雷駱營寨門口喊話說道:「雷駱小賊~本將軍又回來了~但你別心急,待本將軍打敗叛徒閻行後就輪到你了!」

見成公英只帶幾名隨從便敢前來叫陣喊話,雷駱見狀便單槍匹馬開啟寨門親自前來一會成公英,只見雷駱霸氣的說道:「逆賊成公英聽著~本尉能敗你一次就能擊敗你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你該擔心的是你與韓遂這次起兵造反滋事還會不會有過往的幸運,這一次交手本尉決不會讓你等敗軍之將有機會東山再起~」

「很好~本將軍等你~這一次本將軍定要一雪前恥!」成公英亦不甘示弱回嗆著。

「有本事便來吧~我~護羌校尉.雷光磊隨時恭候大駕。」言下之意,雷駱已接受成公英的挑戰。

但世事難預料~此次照面後不久韓遂昔日金城與西平兩地舊部麴演、蔣石等人竟背叛韓遂並將其斬殺,隨後他們便商議決定將韓遂的首級送交給魏公曹操,當成投降表示忠誠的禮物,此時身在前線的成公英本已是取得優勢,閻行連連戰敗無力抗衡本有意帶領全軍撤離放棄金城、西平南岸領地,但卻在此時後方傳出韓遂遇刺身亡的消息,羌胡聯軍聽聞韓遂身亡當下軍心大亂各個無心再戰紛紛想返回部落家園,此時雷駱竟趁虛而入渡湟水一舉連破成公英數座營寨!

而因雷駱介入戰局得以喘息的閻行也趁雷駱與成公英兩軍交鋒的時機整編殘兵徹至抱罕靜觀後續。

此時羌胡聯軍軍心已散,連夜逃逸避戰者不計其數,成公英雖是勉力集結殘兵力抗河西軍的攻勢,但無奈河西軍以逸待勞多時反觀羌胡聯軍卻早已征戰多日且無心再戰,此次兩軍交鋒不過短短數十日成公英所率領的羌胡聯軍便一路敗退至四望峽並遭河西軍前後包夾!

四望峽

此時領軍至四望峽的雷駱再度來到這當初曾與成公英週旋多時的河谷不禁有感而發的說道:「想不到當日本校尉在四望峽擊敗成公英,今日竟也將在四望峽勦滅成公英!」

另一方面司馬鷹兄弟早已奉他的命令領一隊人馬至洛都谷佈下防線以防堵成公英自洛都谷逃避河西軍的追擊。

遭到前後包夾的成公英自知無路可逃且被困在日望峽不過短短十日他旗下便已逃兵不斷,每晚都有逃兵趁夜逃離對雷駱或司馬鷹投降,這十日來原本他營中還有近萬人馬如今只剩下不足五千人且已軍心浮動,心知情勢不妙的成公英便決定放手一搏率領數千人集中全部戰力反攻雷駱大營務求一擊必勝!

但營內卻已不斷有雜音傳出......

「兄弟啊~聽說韓遂已經死了......後方的人都降曹了~咱們還要再打嗎?」

「你聽說了沒?麴演、蔣石等人已經殺韓遂降曹了!現在只剩我們還在打仗......」

「成公英是瘋了嗎?後方都降了還在堅持什麼?」

「再打下去我們是死路一條啊!」

「咱們現在投降雷駱會放過我們嗎?不如逃了吧!」

兵貴神速,本打算利用雷駱部隊方追擊而至尚未回復體力的時機反攻的成公英見營內人心浮動,每晚都有逃兵逃跑的情況下決定殺雞敬猴嚴懲逃兵以穩住軍心,但豈知這一嚴懲卻導致本已離散的軍心更加潰散,嚴懲的當晚便有為數多達百人的逃兵集體逃離投降雷駱,而成公英也因內部亂像無法解決而遲遲無法對雷駱展開反擊......

五日後

雷駱自降兵口中得知成公英內部情況後,便刻意等待數日才對成公英發動攻擊,此時成公英旗下只餘下不足兩千人......

此時率領部隊的雷駱親自來到敵軍大營前高聲喊道:「弟兄們~敵人已經窮途末路!今日只要有人能取下成公英人頭定記首功!開戰~~~」

「降者生~頑抗者死~~~」在雷駱一聲令下,數千河西軍立即全面進攻,而羌胡聯軍們見敵軍士氣望盛其驍勇善戰之姿教本已無心戀戰的胡人們感到恐懼,此時又聽聞投降可保生路,竟有胡兵未尊軍令擅自開寨門投降,隨後河西軍便一路突破成公英所怖下的所有防線短短半個時晨河西軍便已打至成公英的中軍營帳,成公英見大勢已去便率領數百殘兵一路突圍至後方落都谷口但卻又在此遭到司馬鷹兄弟領兵圍剿,尚未突圍後方雷駱卻以領兵追至!

重重包圍下早已無心再戰的羌胡聯軍唯有棄械投降,而成公英也在此次戰敗情急之下跳入湟水逃生後逃逸無縱,另一方面雷駱率領的河西軍也順此次戰勝契機一舉渡過湟水接管兩郡南岸漢軍徹退後所遺下的各處城池與營寨。

同時屯兵抱罕的閻行見河西軍實力堅強而他手下經歷多場戰鬥後傷兵佔了多數,閻行心知此時一但意氣用事勉強與河西軍交戰,在情勢對己方甚是不利的戰況下只怕漢軍佔不了便宜......因此閻行決定暫不與河西軍起衝突便率殘餘人馬全數撤離領地回轉冀城。

此戰後金城與西平兩郡領土盡歸河西管轄!

不久之後傳聞成公英投靠了曹操,據聞曹操見到成公英後十分高興,任命他為軍師,封為列侯。

有次成公英隨曹操出外狩獵,有三隻鹿經過,成公英發連三箭皆中,三隻鹿應聲倒下,曹操見狀突然開口問道:「但韓文約可為盡節,而孤獨不可乎?(你可以為韓遂盡忠,為何卻不可以為我盡忠?)」成公英聽聞後立時下馬跪著說道:「不欺明公。假使英本主人在,實不來此也。(實不相瞞,如果主公韓遂還在,我絕對不會在這裏。)」然後成公英便放聲痛哭。曹操見狀非常欣賞他對舊主情切。因此對他十分親敬。

同時韓遂作為人質的子孫都被曹操處死。

荊州 孫劉聯盟 湘水之盟

曹操率軍西征漢中憾動的不止是漢中與隴西、河西,此時孫劉兩家正適逢為荊州歸屬兵鋒相對的關鍵時刻,卻在此時傳來原本對外宣稱將率軍攻打權的曹操卻率軍西征目標直指漢中張魯!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莫說張魯措手不及,就連此時正與孫權爭奪荊州的劉備聽聞消息後也是大為震驚!而連帶受影響的便是孫權與劉備之間的荊州爭奪戰,由於劉備十分擔心一但漢中被曹操拿下後益州將岌岌可危,便立即派使者向孫權請求和談,孫權方面也派出諸葛瑾為江東代表與劉備談判,最後孫、劉兩家重定盟約。

雙方決議重劃邊界中分荊州,以湘水為界;湘水以東的長沙、江夏、桂陽三郡屬孫權管轄,湘水以西的南郡、零陵、武陵三郡屬劉備統領,但雙方關係已趨惡化。

湘水之盟後孫、劉重定盟約,劉備立即起程回轉西川以防漢中失陷後曹操趁勢追擊進攻西川。

另一方面孫權亦與劉備協議將出兵攻打合肥以減輕益州戰線的壓力。

河西 姑藏城

曹操率軍西征漢中消息一出可說是天下震動,漢中張魯已有歸降之意而氐王竇茂統領部落軍隊恃險頑抗堅不投降,劉備亦為保益州不失轉與孫權議和訂定湘水之盟。

如今的河西內部情勢就與四年前關西眾軍閥懷疑曹操名為討伐張魯實際上是針對河西一般,擔心曹操只是聲東擊西。

這一日早晨,一眾文武於晨會上竟聯名上書勸呂鴻成出兵隴西與張魯前後夾擊曹操!

「諸位~你們可知這麼做可能會導致玉石俱焚!」呂鴻成語重心長的說著。

見呂鴻成仍是傾向靜觀其變,司馬劍秋便立時開口說道:「君侯此言差矣,此時曹賊親自領兵在外,若想除掉他此時正是良機。」

「但曹操有十萬大軍啊~我河西目前可用之兵最多兩萬,就算傾巢而出也不過三萬有餘,我軍與張魯聯手也未必是曹操對手啊。」

此時平日對起兵討曹一事採中立立場的吳盛亦開口說道:「君侯真認為曹公會讓河西長期偏安嗎?明眼人都看得出自君侯去年奉詔以來朝廷便動作不斷,若非我方應對得宜否則河西只怕早已遭逢橫禍了!」

「話雖如此......但目前據探子回報夏侯淵已率領隴西主力前往漢中僅留閻行與部份人馬留守,據光磊傳回的消息成公英已對閻行採取一連串的反撲,此次我方若配合成公英出兵隴西會否遭逢朝廷後續一連串的報復?」

見呂鴻成仍是猶豫不決畏懼曹操報復,歐陽寒象便開口說道:「君侯,今日我河西的處境若是與遼東相同完全無任何外援可聯繫,那曹操或許會就此默許我方奉他為宗主年年進貢並招大公子進京做為人質河西從此保得偏安,但......今時今日河西的南方有劉備與張魯,曹操根本不可能放任河西他日與劉備等人聯手與他為敵,而最一勞永逸的做法便是將我方鏟除,就算曹操這次不打河西也早晚會將茅頭指向我們,君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一但漢中失守只怕下一個被鏟除的就是我們河西軍了!」

「但......此時我軍的實力根本無法撼動曹軍啊!」呂鴻成憂心的說著。

「君侯~再遲疑只會喪失良機啊~曹操此次親征正是除掉他最好的機會~」雷銘亦接著說道欲說服呂鴻成。

「只怕未必!」在河西文武皆勸呂鴻成出兵的同時,一封由金城令居縣護羌校尉府送來的一風關鍵戰報卻於此時送達,無獨有偶監軍徐庶竟也偕同來至將軍府。

蘇平川見平日素不干涉河西內務的徐庶竟與傳令兵一同到來,亦有些訝異的說道:「監軍大人突然前來,莫非另有高見?」

「諸位大人先看過這份戰報後再議論出兵一事還不遲。」說著,徐庶便示意傳令將戰報大聲唸出。

由戰報中眾人方得知隴西戰況的轉變,韓遂死、成公英敗逃、雷駱奪得金城與西平兩郡全境,此時徐庶便在續說道:「將軍與諸位大人,聽聞隴西戰報後徐某只想勸諸位莫執著於此時出兵隴西擴展勢力,在徐某看來目前還未是與魏公撕破臉的時機,成公英敗逃後將軍大可照雷校尉信中所言派官員至金城西平兩郡接手政務以穩定民心,此時將軍身負保境安民之功依漢律朝廷只該論功行賞,現在河西眾文武的身份仍是有功之臣魏公就算有意打壓不予論功行賞也不能刻意針對將軍,反觀將軍此時若起兵進軍隴西那便成了真正的叛逆,只怕漢中之後魏公下一個攻打的對像便是將軍了。」

「監軍所說雖是有理,難道我等因此就怕了曹賊嗎?如此畏縮如何執行天子的討賊密詔?」司徒昭陽仍是不甚讚同的說著。

「徐某知諸位有意奉行天子詔令興兵勤皇,但眼下實在是時機未至!目前河西實力不足若真要出兵便需相準時機一擊便命中曹軍要害方能左右整個戰局啊~」徐庶仍是持反對出兵的立場。

楊武見徐庶始終反對出兵,便開口說道:「監軍認為出兵的時機未到?此時曹操親率十萬大軍深入秦嶺與氏族開戰,若我方此時出兵隴西定能殺他個措手不及,屆時我河西軍進駐隴西諸郡後更能順勢由祁山道進入漢中與張魯聯手圍攻曹賊,若要翦除曹賊這乃是難得的機會何以監軍會認為時機未到?」

聽著楊武所言,徐庶沉默了會兒才開口說道:

「元直知諸位皆想趁此次魏公親征漢中出兵隴西與張魯兩面夾擊曹軍,但徐某必須直言眼前魏公親征漢中的確是個奉詔討賊的機會......但這機會所要背負的風險之大卻是很可能導致諸位多年來齊心協力打下的基業將化為烏有!諸位可有想過一事?魏公親率十萬大軍征討張魯真有可能對河西軍不做任何防備嗎?夏侯淵帶領隴西主力前往漢中只留下閻行與部份人馬留守不正是佈下了個香餌嗎?所以成公英與韓遂上勾了不是嗎......此時長安方面尚有張既率領五萬人馬駐紮,關中方面若要再集結數萬兵力也非問題,再者各位是否忘記一件事?魏公的人馬若要攻進隴西定比我方人馬要打進關中還要容易!為何?因為扼守關中與隴西間最重要的蕭關與隴關尚掌握在張既手裡,我若是張既見河西傾巢而出決不會立刻出兵與河西軍正面抗衡而是會等河西軍進入漢中深入秦嶺後率領軍隊出蕭關渡黃河直搗河西諸郡!此時就算河西軍收到線報想回援河西只怕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何況魏公也不可能讓河西軍如此輕易脫身,只怕最壞的戰果便是漢中失守而將軍失了河西這經營多年的根據地被困在隴西,而隴西諸民民心未附根本不可能為將軍盡力,羌人與韓遂交好也不可能幫助將軍抗曹,最後將軍只會淪落到遭漢中、河西、關中的三面夾殺而自取滅亡......」

「戰況若真如監軍所預測一般,西川劉備有可能坐視君侯被滅嗎?難道他會袖手旁觀嗎?」沉默已久的李宏亦忍不住開口說道。

見李宏提及另一名關鍵之人,徐庶便在續說道:「諸位寄望主公出兵馳援聯手抗曹的想法確是正確,只是主公目前新收蜀地不久人心未穩,荊州方面又與孫權起衝突,就算因魏公西征而暫時與孫權停戰趕回西川佈防,只怕主公現階段也無起兵伐曹的能力,現在主公對曹營應也會是採取守勢以求先穩定西川人心後再求對外擴張,畢竟主公與將軍同樣都是經歷接連的戰役後確實也需要一點時間休養生息。」

「所以監軍認為目前君侯該做的不是起兵討曹而是加緊練兵屯糧是嗎?曹賊若得漢中有可能繼續放任河西積蓄實力與朝廷抗橫嗎?」蘇平川仍是不讚同的說著。

「魏公若得漢中......最能感到威脅的應是身在蜀地的主公.......但據消息傳回主公已與孫權訂下湘水之盟,若東川陷落主公會比河西更著急,而這也代表著主公與魏公間爭奪蜀地的戰火即將到來若我是魏公為免除後顧之憂對河西應是有功必賞以求安撫......因此現在河西行事更該低調尤其又逢雷校尉擊敗成公英當居首功,將軍該把握的便是關西大戰前的時間積蓄兵馬輜重才是當務首要。」

聽著徐庶所言,楊武忽然開口說道:「原來監軍是想替河西營造出能戰則戰、不能戰則退的態勢,他日若曹劉兩家真如監軍所說關西大戰將啟......那河西將會是兩家爭相拉攏的對像!」

「不錯~河西若想在兩強間夾縫求生便需要一份能與兩強週旋的實力,河西軍需要時間增強實力!他日若出戰隴西進可連戰連捷,退可守黃河與烏峭嶺等群山之險立於不敗,但這前提都是河西軍本身須具有這份實力才有與盟友談判的本錢。」

聽著徐庶的分析,此時一直沉默的呂鴻成便開口說道:「那依監軍之見本侯除派員至金城西平兩郡外還該怎麼做?」

「將軍只需派員至京城送呈邊關捷報述職,此功再加上將軍去年協助朝廷勦宋建之功,朝廷賞賜將軍都來不及怎還有藉口針對河西?另此舉也能稍降魏公對將軍之戒心令他相信將軍是真有意偏安河西安份守己,無意逐鹿中原問鼎九州,若徐某所料不差下一次朝廷再遣使前來應就是要求將軍送子進京為質!」

聽聞朝庭將會要呂鴻成送人質進京,雷銘立即反對說道:「送人質進京?那不如現在就起兵隴西,一但送出人質等同處處受制於人,未來還須奉詔討賊嗎?」

「原來如此~監軍想使拖字訣,以時間來爭取更大的空間,就算朝廷真遣使要君侯送人質,但由京城至姑藏再怎麼日夜兼程、快馬加鞭這一來一回間也需好幾個月,若我方再刻意留使節作客招待拖延一段時間,若此時中原與江東、川蜀間的局勢有變朝廷只怕也無暇顧及河西,若朝廷一再要求我方送質子進京我方也只需上書推辭以拖待變,因為監軍從頭至尾都不打算讓君侯送人質進京對吧?」吳盛經細想後已領悟徐庶用意。

「哈~先生真是明眼人~」徐庶見吳盛已看出他的用意便輕笑了聲。

聽著吳盛的分析,呂鴻成便開口說道:「所以監軍的意思是要本侯暫待時機,待他日局勢有變即可出兵一舉扭轉頹勢佔得一席之地?」

「正是如此,將軍多年來皆被政敵視為攪局之流而被輕視,但這正是將軍的優勢,因為將軍的敵人不會將將軍視為首要大敵相反若有需要卻是能與之聯手的對像,所以將軍反而能爭取更多的時間增強實力,而將軍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會後,呂鴻成便依徐庶所建言派官員至金城與西平兩郡接管各處官署並派員進京述職,而呂鴻成的行動也傳到了曹操的眼裡......

益州 東川 漢中

曹操率領漢軍擊敗氏人後繼續進發後馬上又面臨另一個行軍難題,此時曹操才深深覺得通往漢中的路竟是如此難行!由陳倉出散關至今道路難行到運送糧草器械的牛隻累的爬不起來,運送物資的車子也掉進山谷裡,就連曹操也不禁感慨的說道:「晨上散關山,此道何其難。」

七月

曹操率領的大軍終於來到了陽平關,只要攻下陽平關漢中便唾手可得。

待續

歷史/軍事   |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第四十六章 湘水之盟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