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其他
音樂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6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40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星仔之家
2017-01-08 23:38:10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四十四章 虎步關右.皇室悲歌
  第四十四章
 
  伏壽(2世紀-214年),是漢獻帝皇后。東漢末年徐州琅琊東武人。伏皇后是西漢大司徒伏湛的八世孫,父親是學者伏完,母是盈。
 
  華歆(157年-232年),字子魚,東漢時期平原高唐人,是三國時期重要歷史人物。華歆是漢獻帝禪讓帝位給曹丕的過程主要參與者之一,在曹魏官至司徒、太尉。
 
  成公英(?-?),表字不詳,金城人,東漢末群雄韓遂的信任將領。韓遂在潼關之戰失敗後,逃到湟中,部眾四散,唯獨成公英跟隨。後來韓遂逝世,而成為曹魏的將領。
 
  徐庶,字元直,原名福,出身寒門單家,小說《三國演義》將徐庶的本名誤植為單福。豫州潁川長社(今河南許昌)人。中國東漢至三國時期人物。
 
  徐庶年少時好任俠擊劍,初平時與石韜一同來到荊州,在荊州時與諸葛亮和龐統相交甚篤。劉備在新野時候,徐庶曾向劉備推薦諸葛亮。後來曹操征討荊州,徐庶與劉備一同南下,因其母被曹軍虜獲,徐庶只好向劉備辭別並投靠曹操。
 
  ※  ※  ※  ※  ※  ※  ※  ※  ※  ※
 
  西平.金城  建安十九年  七月
 
  湟水流域.四望峽
 
  在河西正趕著籌備軍需與練兵將出兵隴西之際,雷駱此時於四望峽內的戰鬥也已進入決勝負的時期!
 
  四望峽在成公英的巧妙佈置下至今雷駱仍難以突破防線拿下主寨,有鑑於主寨防守嚴謹雷落便決定分撥部份兵力襲擊鄰近副寨,司馬鷹、司馬鵬、司徒正雲三人各領一千人另沿河谷小路日夜趕路,準備一舉拿下成公英所設的三處副寨,一但拿下這三處小寨便可對主寨形成包夾之勢而此舉也等同打通出洛都谷的通路,如此便可由後方襲擊成公英所設下的主寨。
 
  而當初成公英於四望峽怖防時便有考慮到雷駱有可能會從鄰近的河谷小路偷襲大寨便分兵在鄰近河谷小路上安下營寨以防堵敵軍,但隨著主寨戰情吃緊,成公英便下令將三處小寨的主力部隊調回主寨支援,如軍今三處小寨都只各餘不足五百人駐守且又多為老弱殘兵又疏於防範,如今司馬鷹、司馬鵬、司徒正雲三人趁夜各領一千人正準備前來奪寨哨兵也是全無查覺,紀律之鬆散可見一般,此時三處營寨外的主將司馬鷹等三人都不約而同的下達指示命令部隊將手上的火把點燃,在幽暗的夜空下本應是空無一人的河谷小路上突然橫空出現一支部隊而且人數眾多!如此情勢教平日紀律鬆散的營寨兵員看的都已是膽戰心驚!
 
  見寨內兵員亂成一團,司馬鷹便立時高聲喝道:「攻寨!」
 
  同時司馬鵬與司徒正雲兩方亦是下令進攻,三處營寨同時遭到敵軍的進攻犯下,在河西軍的強烈攻擊下寨門不久便被攻破,河西軍便迅速衝入營寨內與敵軍廝殺,寨內的兵員又豈是河西軍的敵手,於是戰況很快便變成一面倒的屠殺,不用多久的時間營寨兵員便被河西軍逼至營寨一角遭到包圍,餘下的兵員為求保命便立即棄械投降,此時在司馬鷹三人各率人馬圍堵營寨至攻下敵營為止不過兩個時辰,此時天才剛要破曉,成公英還未收到任何的戰報。
 
  但此時司馬鷹三人卻已派人快馬加鞭送戰報予雷駱,天還未亮雷駱便已收到三處營寨傳來的捷報,此時雷駱便決定在派歐陽劍雲、北宮威兩人各領五百人前去與司徒正雲與司馬鷹會合準備聯手圍攻成公英親自駐守的主寨,再派楊昭、楊烈率兵與司馬鵬會合於營寨後方路上埋伏準備於寨破之時圍堵敗逃的成公英!
 
  這一日天方破曉,雷駱便親自領兵於陣前高聲喊道:「逆賊成公英聽著,本都督今日便要破寨敗你~」
 
  成公英聽到雷駱正在寨前叫陣,便親上陣前大喝說道:「雷駱小賊,你若真有本事便來吧~本將在此等你~」
 
  雙方一陣叫囂後便各自回轉軍中並下達指示,此時只見雙方軍陣皆開始擊鼓,只待主帥一聲令下便將開戰。
 
  只見雷駱與成公英皆高舉手上配刀並同時大喊:「開戰~~~」
 
  一句開戰,河西軍立時蜂擁而上全力攻寨欲攻破寨門突破防線,營寨守軍亦是全力防堵河西軍攀上寨牆與突破寨門,就在戰況一如平日般僵持之時,營寨守兵卻突然急忙的跑來回報成公英說道:「將軍~不好了~咱們後方突然出現敵軍再攻寨,後方的弟兄們已經快撐不住了~」
 
  「你說什麼!好個雷駱,究竟是何時派人繞到後方來的?」聽聞回報的成公英驚訝之餘這才明白為何雷駱今日敢誇下海口必敗他成公英奪取營寨,原來雷駱早已作下準備要與他一分勝負,如今前方戰情吃緊,現在主力都在前線抵擋河西軍的進犯,後方守備部隊突然遭到襲擊此時定是亂成一團,而河西軍能夠由後方包夾想必三路副寨已經淪陷,一想到此就連成公英也不得不暗自讚許的說一聲這雷駱當真有幾分真才實料!
 
  但......讚許歸讚許,如今營寨後方陣腳大亂他必需立即前去指揮穩住戰況,但......一但他不在前線指揮只怕無人是雷駱的對手,如今雷駱這一步打的他首尾不能兼顧,看著眼前的戰況他明白今日四望峽防線已無法再抵擋雷駱的進逼,如今他只能作下選擇,死守到底與退守西平郡。
 
  一番思考後他已有了決定,便下令部屬說道:「來人~傳令下去,所有人馬準備與本將棄寨突圍,只要能回到西平我們仍大有可為。」
 
  隨著成公英一聲令下,寨內除前線還在抵禦敵軍進犯的兵員外皆已集結完成只待成公英一聲令下便準備隨主將棄寨突圍。
 
  「弟兄們聽著,這營寨守不住了~所有人隨本將突圍~」一聲令下,寨內所有兵員便立時跟隨成公英徹退,只見成公英與一干部屬率領寨內數千兵員由後方突圍而!
 
  寨外的歐陽劍雲、北宮威、司徒正雲與司馬鷹四人見成公英突圍而出便高聲喊道:「成公英衝出來了~別讓他跑了~~」
 
  「弟兄們別怕~隨我衝~~」見寨外敵軍包圍而來,成公英便高喊以激勵士氣全力突圍。
 
  一輪激戰下,成公英終是率領部屬突破包圍,成功突圍的他便率領部屬一路向西撤退欲回轉西平郡境內的城池,但才突破包圍不久便在半路上遭逢楊昭、楊烈率兵與司馬鵬三人率兵圍堵,成公英見狀便下令突圍接戰,於是雙方人馬又在山道上展開一場激戰,此時後方的追兵又逐漸逼進,成公英的部屬見戰況越來越不利便開口喊道:「將軍您先走吧~這裡由咱們斷後!」
 
  「你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叫本將拋棄你們自己逃生嗎?你們可知這是死路一條?要走一起走~」聽聞部屬所言,心知此次斷後必是九死一生,成公英雖心知部屬們是為保他脫身,但多年來的同袍之誼仍是令他不願拋下袍澤自行逃生。
 
  「成公英就在前方~別讓他跑了~~~」此時後方傳來敵軍的叫喊聲!
 
  「將軍別再猶豫了~雷駱追來了~快走吧~~」
 
  「是啊~將軍快走吧~~~~」
 
  「弟兄們~成某對不住你們~願十八年後諸位又是一條好漢~」見部屬們拼命的檔住敵軍的追擊,成公英見狀便對一眾部屬們行禮後便忍痛轉身策馬逃逸而去。
 
  一輪激戰後,成公英麾下的一眾部屬們將近覆滅,隨他突圍而出的數千兵員也近半數陣亡,其餘不及逃逸者盡皆投降。
 
  此戰過後雷駱雖然取得勝利,但遭逢成公英人馬頑強抵抗下也是傷亡甚多不得不暫時停止進軍追擊成公英以安置為數眾多的傷兵與降兵為先,但此戰過後河西軍終是打開進軍西平郡的交通要道而成公英與韓遂則分別在隴西與湟水流域遭逢大敗而被迫退入西平境內,如今韓遂軍勢已是元氣大損無力反撲。
 
  四望峽之戰過後,雷駱暫時駐軍於四望峽以待河西補給抵達,也於此時河西使者抵達宣讀天子旨意,雷駱也於此時得知河西將協助夏侯淵討伐宋建,因此為避免後勤補給快速損耗與後方生變雷駱便在四望峽築起防線據險而守,以防堵退回安夷城的成公英伺機反撲。
 
  也於此一同時雷駱亦奉詔開始行使護羌校尉職權。
 
  湟水流域的戰火也暫歸平靜。
 
  但戰事的平靜只是暫時,三個月後夏侯淵奉曹操喻令將自興國起兵討伐造亂三十餘年的宋建!
 
  建安十九年  十月
 
  隴西郡  抱罕城
  
  昔日,枹罕宋建乘涼州動亂,自號河首平漢王,自置百官設立年號割據涼州達三十年之久,如今隨著關中諸將一一敗落,長年來總是獨善其身的宋建終是將面對朝廷大軍的討伐!
 
  自七月以來夏侯淵將出兵討伐宋建的消息已是甚囂塵上,河首平漢王.宋建自然也是收到消息而積極展開備戰,多年來號稱擁兵十萬的的他表面上雖是從容以對,但隨著韓遂與成公英接連遭逢大敗、呂鴻成奉詔接受朝廷策封等消息一一傳回抱罕後,宋建也逐漸開始顯露出焦慮的態度。
 
  因為宋建很清楚的知道......在隴西之地他已是孤立無援......
 
  尤甚者更有探子回報,夏侯淵已經出兵隴西郡,於五日前已經自興國出發北上!
 
  而此一同時,亦有探子回報呂鴻成派張猛、王剛、趙信等人親領五千兵員南下將與夏侯淵所率領的朝廷大軍兩路夾擊抱罕!
 
  殿堂上,宋建氣惱的說道:「呂鴻成這偽君子~居然企圖與夏侯淵聯手攻我抱罕!諸位卿家可有良策可助孤渡過此一難關?」
  
  聽聞宋建之言,宋建部屬宋恆立時說道:「稟大王,我國擁雄兵十萬實不必畏懼夏侯淵的進犯!」
 
  「恆弟為何如此認為?夏侯淵連敗馬超與韓遂威名大盛,現今隴西一帶人人都畏懼他之威名,何以你會認為夏侯淵不可懼?」
 
  「臣弟以為自渭水一戰後馬超早已是敗軍之將只能寄人離下不復當年之勇,韓遂亦已是日落西山兵鋒不及當年否則怎會連呂鴻成的兩萬河西軍都無法抗衡,因此夏侯淵所擊敗的不過是兩名過氣的敗軍之將,而呂鴻成何等人也?河西隴右之地都之他不過是名風吹牆頭便往哪邊倒的牆頭草,夏侯淵根本不可能信任他這攪局之輩也不會讓他的人馬加入戰局,因此臣弟認為夏侯淵不可懼,反觀我抱罕國養精蓄銳多年,旗下十萬雄師各個驍勇善戰,當年隴西各部皆兵強馬壯之時都無人敢犯大王天威了何況區區的夏侯淵!」宋恆自豪的說著。
 
  聽著胞弟宋恆所說的話語,宋建亦有幾分激動的說道:「沒錯~孤坐擁十萬大軍何須懼怕夏侯淵?他敢來孤便讓他大敗東逃!」
 
  此會後,宋建便積極備戰準備迎戰夏侯淵所率領的漢軍,十多日後兩軍便在原野上短兵相接。
 
  但戰況卻未如宋建所想一般如此順利,宋建為抵抗夏侯淵的進犯更親自領軍迎戰漢軍,但他沒料想到的是夏侯淵所率領的軍隊居然如此的強悍!他的十萬雄師在漢軍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開戰不過數日便被打的潰不成軍連連敗北,宋建雖是倉皇的退回抱罕,但夏侯淵卻沒有要縱虎歸山於是便下令大軍一路追擊,一路接連擊破宋建所設下的防線與前來救援的羌胡各部援軍,漢軍兵鋒所至可說是攻無不克,隴西郡境內的城池、堡寨、莊園無一不望風歸降,短短一個月夏侯淵便已進軍至宋建的大本營抱罕城。
 
  建安十九年 (214年) 十一月
 
  這一日的日正當中時刻,夏侯淵親自將宋建壓至刑場斬首並高聲喊道:「弟兄們~咱們打贏這一仗了!隴西郡收復了~~~~」
 
  一句隴西郡收復了,當地的官兵與百姓無一不歡呼慶幸著戰火的結束與和平的到來!
 
  在夏侯淵進軍抱罕的同時,夏侯淵又命張郃另率領一支部隊渡過黃河進入小湟中(今青海),憑著優勢武力一舉將隴右地區的羌胡部落全部降服一舉平定河關一帶!
 
  至此隴西一帶自184年羌人之亂宋建趁機稱王起長達三十餘年的動亂終為夏侯淵所平定,一時間更博得了虎步關右的美名,就連曹操也讚許說道::「宋建造亂叛逆三十餘年,淵今竟能一舉滅之!真乃虎步關右,所向無前。」
 
  之後夏侯淵又還擊武都氐、羌,沒收氐族食穀十多萬斛,後來每當曹操引見羌人、胡人之時,都帶同夏侯淵,因羌、胡之人都甚是懼怕夏侯淵。
 
  而奉詔起兵協助朝廷勦賊的呂鴻成則是派遣司馬劍秋親領五千人馬帶著輜重、糧草、器械前去支援夏侯淵,但由於夏侯淵並不信認呂鴻成一派人馬因此僅委託司馬劍秋壓送後方軍糧補給,而戰事其間羌、胡之人亦曾多次欲劫糧但都在司馬劍秋的指揮調度下成功擊退敵軍,因此夏侯淵也不吝嗇的將司馬劍秋之功回報朝廷。
 
  許都.朝廷  驛站
 
  另一方面,自夏天便出發進京述職的蘇平川與呂興漢終於抵達了許都,依律他們必須在驛站內等候天子召見,但此時抵達許都的他們卻聽聞當今皇后所捲入的刺曹一案,於此敏感時刻蘇平川本打算保持低調在向天子述職後便請旨離京以避免捲入朝野間的鬥爭,但事情的發展卻往往不能盡如人意......
 
  這一日,他們在接受召見後便入宮晉見天子並詳細描述著自邯鄲商死後的河西局勢與呂鴻成自渭水之戰後如何一步步平定河西各派系間的攻伐,在述職完後蘇平川便請旨欲離京回返河西,但天子卻說道:「卿家長年守衛邊關為我大漢力保邊疆安寧,如今難得進京不彷多留一些時日再回返河西還不遲。」
 
  天子此舉教蘇平川好生訝異!但也只能尊從天子旨意的說道:「臣~領旨。」
 
  當晚,皇宮內天子便遣人召見呂興漢並即刻入宮面見天子。
 
  皇宮
 
  呂興漢在宦官的帶領下一路來到了御書房中,只見天子早已遣退左右所有侍從,呂興漢見此一情景心中亦已猜到天子必是欲與他密談,只見呂興漢立即行禮說道:「臣~拜見天子,不知陛下連夜召臣前來所為何事?」
 
  「愛卿,眹問你一件事,你父親呂鴻成是降曹還是歸漢?」劉協一句話,便教呂興漢驚訝的難以回答!
 
  「陛下何以如此問微臣?」呂興漢一聽聞劉協之言,驚恐的立時下跪答話。
 
  「愛卿啊~朕相信你抵達京城時已聽說皇后的事了,朕大權旁落極需忠漢之仕助朕中興大漢啊~」說著,劉協亦將呂興漢扶起。
 
  「臣惶恐~」呂興漢仍是避重就輕的回答。
 
  「愛卿啊,你可知朕每日都是惶惶不可終日的渡日,不知自己何時會為曹氏所誅更不知自己會否就是葬送大漢四百年基業的罪人,你呂氏一門若心中有我大漢應可知朕的心情啊!」
 
  聽著劉協的話語,呂興漢突然對劉協行禮說道:「陛下,父侯心中若無大漢又何需多年來恪遵大漢律法行事?又何需高舉大漢旗幟平定叛逆?又何須奉天子詔派微臣進京述職?父侯若真有反意這麼多年來機會太多了!」
 
  「所以你父親是?」
 
  「父侯乃是歸漢不降曹!」
 
  呂興漢一句歸漢不降曹,教劉協一時之間只感到熱淚盈眶,激動的拉著呂興漢的手說道:「自朕遷都至今已十數載,曹操獨攬大權當朕的家、做朕的主、掌朕的權、治朕的國,朝中反抗曹操的忠漢之仕大多都已遭到曹操的殘殺與迫害,朕手無雄兵、身無親信,曹操就算此時人遠在河北的鄴城也都有人監視著朕的一舉一動,如今曹操又要找藉口迫害皇后,朕卻無能為力無法保住妻兒再這樣下去只怕大漢江山與祖廟基業都將為國賊所奪啊。」
 
  聽著劉協所說的話語,呂興漢這才明白原來河西所傳的朝廷情勢是真的!並非只是空穴來風,他久居邊陲之地若非親耳聽聞且還是當今天子親口述說,他本來還懷疑曹操真有如外傳班如此的可惡?如今他明白天子處境危在旦夕,因此他此時已在心中暗下決定將”全力反曹”。
 
  「陛下~臣便實話說吧,父侯派臣此行的另一目地本就是為確定河西所傳的朝中情勢是否真如外傳一般有不臣之人迫害陛下,如今臣既已得知陛下形勢危急,臣決不會視若無睹。」
 
  「愛卿之意是?」
 
  「父侯此次奉詔本就是權宜之計,若曹賊真有不臣之心欲竊據神器,那父侯的下一步便是聯.劉.抗.曹!」
 
  「聯劉抗曹?」
 
  「正是~父侯與左將軍劉豫州大人乃是舊時學友,若父侯欲起兵抗曹必會尋求與劉豫州聯手。」
 
  「那愛卿可知劉備亦是當年奉朕密詔誅曹勤皇之人?」
 
  「臣不知。」
 
  「無彷,呂鴻成若真有勤皇之心,那......呂興漢接朕密詔!」
 
  「臣領旨。」
 
  「自今日起,愛卿便是朕的門生拜入天子門下,即日回返河西會合呂鴻成他日起兵勤皇。」
 
  會後,呂興漢持天子密詔與手喻關文與蘇平川趁天剛亮城門方開啟之時連日趕路欲早日回返河西。
 
  但呂興漢方才離開許都不久......一場皇室的悲歌卻又再度響起!
 
  建安十九年(214年)十一月
 
  不久前轟動一時的伏皇后涉嫌謀反叛國一案終於在十一月時宣佈偵破,其中包含皇后及兩位皇子在內的一百多名親族成員因罪證確鑿都被求處死刑,曹操更逼漢帝廢立伏皇后,更事先替漢帝寫好詔書,先命御史大夫郗慮持節(持有符節代理皇帝行使全力)進宮接收皇后印綬,又命尚書令華歆領兵入宮捉拿伏皇后。
 
  伏皇后恐懼的躲在牆壁之中但被華歆發現命人持大鎚拆屋毀牆將躲在強璧夾層的伏皇后強硬拉出,當伏皇后披頭散髮光著雙腳,被押經過外殿經過見到漢帝劉協時,伏皇后一邊走一邊哭著說道:「不能復相活邪?(皇上~不能再救救我嗎?)」漢帝卻只能滿腔無奈的答說道:「我亦不知命在何時。(我亦不知我何時會死。)」伏皇后不死心的又對身旁的郗慮說:「郗公,天下寧有是邪?(郗公啊,天下間真有這樣的事嗎?)」,於是伏皇後便被押走前去歸案。
 
  最後伏皇后被下令關在暴室(宮庭紡織署,宮女有疾或后妃有罪者亦居於此)幽閉而死(《曹瞞傳》稱當場被殺),伏皇后所生的兩位皇子亦以毒酒毒殺,伏氏宗族有百多人亦被處死,伏皇后母親盈(可能即樊普姐)等十九人都被流放到涿郡。
 
  漢帝劉協在此次的事件中殘全沒有任何干涉的餘地,大權已完全旁落於曹操之手......
 
  同時在朝政方面,由於官軍間的逃兵問題嚴重,相傳兼任丞相的魏公曹操有意加重逃兵的處份,將原本拷打逃兵者之妻兒的法規擴大到連父母兄弟都要遭到烤打處份,但魏公國官員高柔卻特別為此提出反對意見,高柔認為若是再針對逃兵加重處份的話可能會引起連所效應,日後軍中只要有人見到逃兵便會連想到可能連自己也會遭受到連帶處份於是在恐懼之下便會跟著逃亡,到最後軍中可能會面臨無人可殺的窘境,如此只會使的問題更加嚴重而無法解決逃兵的問題。
 
  最後曹操接受高柔的意見,取消原來加重逃兵罰則的提案。
 
  西平郡  四望峽
 
  自七月擊敗成公英後暫時休整的雷駱,在打探韓遂進況後亦準備再度起兵追擊韓遂!
 
  韓遂自被夏侯淵擊敗後部眾四散逃亡極為失意,在與成公英會合後向成公英表示自己打算逃到蜀地,投靠劉備。但成公英反對,認為韓遂不應放棄建立多年的基地而投靠他人,建議韓遂入羌中投靠羌人,等待機會捲土重來。韓遂聽從成公英的建議,連同數千名追隨者投靠羌人,由於韓遂曾經有恩於羌人,所以因此得到羌人的保護。
 
  而此時聽聞韓遂率領數千殘兵徹離西平逃入羌人領地,雷駱見機不可失便下令部隊拔營西進,欲一舉收復西平郡消滅韓遂的殘餘勢力,但令他意外的是夏侯淵竟派當出背叛韓遂的閻行領兵北上收復西平與金城兩郡領地,閻行多年來於金平西平兩郡經營已久因此率兵北上之時並未遭遇太大的阻力便將兩郡黃河南岸領地納入旗下,但礙於呂鴻成已奉詔又協助下侯淵出兵勦賊平叛有攻因此閻行也不能明目張膽的起兵攻擊雷駱,因此西平與金城兩郡領地便在黃河為界線下分別為夏侯淵與呂鴻成雙方所統領!
 
  河西  武威郡  姑藏城
 
  而這一年曹操下達了一個重要指令,對河西的雷靛舊部而言卻是個極大的刺激!
 
  曹操下令關外四郡五原、朔方、雲中、定襄徹除,其領地棄之,當地百姓全部遷移至關內定居!而四郡領地也隨著漢朝勢力的退出完全為匈奴人所佔領。
 
  這消息對一路追隨呂鴻成至河西的雷靛舊部而言比伏皇后一案帶來的震撼更加的激忿難忍,此時的河西文武上下群情激憤皆認為曹操此舉極為挑釁欲求見呂鴻成請求出兵四郡奪回失土以衛先人墓地。但......呂鴻成此時卻是乘坐馬車前去監軍府一悟監軍.徐庶。
 
  監軍府
 
  「將軍親自前來一會徐某,想必是為了朝廷放棄關外四郡引起的漣漪而來吧?」徐庶不急不徐的喝著茶,似是早已料到呂鴻成必會前來見他一般。
 
  「先生反應如撕平淡,莫非早已算準本侯必會前來見先生?」說著,呂鴻成亦入席就座。
 
  「以目前的局勢發展推測,在下卻是認為將軍會前來與徐某一談。」
 
  「那先生認為明年春天河西與朝廷會面對如何的局勢?」呂鴻成開始提出他的問題。
 
  「黃河,將會是將軍與魏公間的勢力分界線,將軍應也接到消息新任武威太守毌丘興已經上任,但卻是將治所衙門設於隴西且政令不過黃河,將軍也是聰明人應猜的到為何如此~」
 
  聽著徐庶所說,呂鴻成沉思了會兒後說道:「莫非曹操正在設局想讓本侯一腳踏進去?」
 
  「已經設了不是嗎?」
 
  「先生所指可是指四郡之地一事?」說著,呂鴻成亦是眉頭一皺,此事確是令他傷透腦筋,尤以雷氏之人反彈最為激烈,紛紛上書請求出兵沿黃河北上驅逐外族收回失土。
 
  「將軍的親信重臣多為昔日雷氏舊部,雖然將軍繼承雷氏基業已有二十年,但對雷氏一族而言將軍能有今日全賴雷靛雷太守提拔,太守身亡後即葬於朔方郡,而將軍元配夫人即大公子生母之墓地亦位處朔方故土,對他們而言故主竭盡畢生之力所守衛的朔方郡將為外族所佔就連墓地都有可能為外族所毀,若將軍無法有效安撫這些人的反彈,河西必將內亂......反之將軍若逞一時之氣出兵河套欲奪四郡之地,容在下提醒......將軍莫忘匈奴人早已臣服於大漢,將軍無詔出兵已屬不服聖意抗旨違令,攻打匈奴更是屬挑起兩國戰火的大逆之舉......」
 
  「所以本侯若壓不住內部動亂,朝廷會以安定邊境為由出兵河西,若出兵河套便是不服朝廷政令乃屬大逆之罪,不管怎麼算曹操都有理由出兵滅我河西!先生一舉看破曹操之心機,先生果真是上智之人啊~」說著,呂鴻成一方面心驚於曹操心機之深一方面亦佩服徐庶之睿智。
 
  「將軍啊~春天即將到來,明年將軍面對的將更加艱辛......」
 
  「先生~鴻成在此請先生助河西一臂渡過險關!」
 
  眼見前路日益艱辛,呂鴻成終是開口請徐庶棄曹投呂!
 
  待續
歷史/軍事   |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第四十四章 虎步關右.皇室悲歌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