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其他
音樂
繪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7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5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星仔之家
2016-10-31 13:03:14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四十三章.單刀赴會.徐元直
  第四十三章
 
  劉巴(190年以前-222年),字子初,荊州零陵烝陽人。三國時期季漢尚書令。祖父劉曜曾任蒼梧太守。父劉祥,曾任江夏太守、蕩寇將軍。
 
  少以膽識才華聞名。十八歲時,劉巴為零陵戶曹史主記主薄。荊州牧劉表多次要提拔他,並舉薦為「茂才」,多次徵召,皆辭不赴。
 
  208年,曹操南下荊州,當時荊州的名士多依附劉備勢力逃避戰亂,「荊楚群士,從之如雲」,而劉巴卻北上依附曹操,被任為掾吏。赤壁戰後,奉曹操之命回江南招降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及至零陵,劉備先已派兵佔領三郡。諸葛亮勸劉巴留下,劉巴不從,劉備深以為恨。因無法覆命曹操,劉巴便南下交州,改姓張,並依附在交州刺史士燮手下。後來輾轉進入益州,圖謀北歸。益州牧劉璋喜其才能,巴被留為謀士。在關於劉備是否讓他入蜀協助抗張魯的問題上明確提出反對意見。後劉璋招劉備入蜀,劉巴苦諫,璋不能聽,劉巴於是閉門稱疾。
 
  211年,劉備取益州,劉巴向劉備進表謝罪,劉備任命為左將軍西曹掾(秩比四百石、第七品)。與諸葛亮、伊籍等人共同編撰蜀科,並曾在劉備問軍需不足之策時提議鑄造銅幣,僅一年即令軍需充足。劉備自立為漢中王後,劉巴為尚書,後代替法正為尚書令。劉備稱帝的第二年,劉巴病逝。劉巴病亡後,魏國陳群親自寫信給諸葛亮問劉巴消息,對劉巴甚是敬重。
 
  劉巴為當時有名文士,劉備入蜀和稱帝後,凡諸文誥及策命等,多出巴手。為首清廉儉約,不治產業,奉公循法,退無私交;其才智過人,諸葛亮曾有「運籌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遠甚」之語。然巴為人高傲,氣量偏狹。大將張飛拜訪,巴因其出身市井而不加禮敬。諸葛亮勸之,而巴則稱:「大丈夫處世,當交四海英雄,如何與兵子共語乎?」有《劉令君集》傳世。
 
  吳巨(?-210年),東漢末年荊州長沙郡人,官至蒼梧太守,與劉備為舊識。
 
  原本的蒼梧太守史璜死後,劉表派遣吳巨代替。吳巨後來與同為劉表派遣的交州刺史賴恭不和,吳巨舉兵逼走賴恭。
 
  建安十三年(208年),劉備在劉表死後曾經打算前往依靠,後為魯肅所阻。建安十五年(210年),孫權以鄱陽太守步騭為交州刺史。步騭看出吳巨心懷異心,吳巨被步騭以邀請見面為由借機殺害。
 
  ※ ※ ※ ※ ※ ※ ※ ※ ※ ※
 
  漢.建安十九年(214年) 夏
 
  西川.益州  蜀郡  成都
 
  劉備取得蜀地後已正式接管了益州州牧府,總算是實現了當年諸葛亮隆中對中的跨有荊益的初步戰略,而戰事平定後便需進行新的人事佈局,在新的人事安排上除了原本隨劉備入川的舊有班底如諸葛亮升任軍師將軍兼益州太守外,追隨劉備征蜀有功的人員如黃忠、糜竺、簡雍、孫乾等人亦各有躍升之外連新加入的馬超也晉升為平西將軍,法正則被任命為蜀郡太守。而原屬於劉璋陣營的眾多官員也都在此次任命之列,其中原任益州太守的董和因在任時政績優良被任命為掌軍中郎將,兼管益州最高權力中心左將軍府的事務;而之前一直反對迎接劉備的劉巴與在民間頗有聲望的許靖也被延請到劉備的左將軍府中任職。
 
  另外在劉備與劉璋兩軍對壘之時堅持不投降的黃權與劉璋時期就已入仕的李嚴和劉璋的姻親吳懿、費觀等人也都各有任用。
 
  但被任命為蜀郡太守的法正,卻遭舉發其濫用職權、狹私報復更擅自誅殺數名過去曾誹謗或傷害過他的人,但由於法正目前身居要職對外統轄益州首府事務,對內又參與左將軍府的重要決策可說是大權在握,所以對於一頓飯的恩情或是一瞪眼的私怨都必然回報,對於公器私用的情況可說是毫無忌憚,因此便有大臣認為諸葛亮應出面干預並將此一情況回報劉備以便能壓制法正的種種不當所為!
 
  但諸葛亮對於法正的行為似乎是採取了視而不見的態度,並不願出面處理,諸葛亮也曾私下說道:「當初主公在公安的時候,北畏曹操之強,動憚孫權之逼,近則懼孫夫人生變於肘腋。之後多虧了法正的大力襄助,主公才有機會可以自由遨翔於天際,不再受到各方的肘制。所以我並不想禁止法正而讓他連一點點的隨心快意都不可行。」而這一事件也為劉備的人事怖局上生了一點的小插曲。
 
  由以上的人事佈局看來,劉備確實展現了其政治上的睿智與氣度,但也在此一同時由於當初劉備在包圍成都時為了激勵士氣曾對全軍公開承諾,只要全軍將士奮戰不懈,等到城破之後成都府庫中所藏的金銀財寶自己將分毫不取!所有的財寶將全數分給所有的官兵將士!因此後來劉璋開城投降後,劉備率領大軍進入成都時所有的官兵便迫不及待的放下武器爭相到個府庫中去搶奪值錢的財寶,深怕動作太慢所有的財寶便被搶光,導致所有的財物都被搜括一空,後來情勢穩定下來後劉備派人盤點結算益州府的清冊時才發現目前益州府的財力可能連最基本的軍事經費都將無法支應。
 
  財政的問題已經成為劉備入主益州後所面臨的第一個重大危機。
 
  劉備平定益州之後,朝臣們便議論勸劉備將成都城中房舍及城外園地桑田分賜給諸將。
 
  趙雲便反駁說道:「從前霍去病曾說匈奴未滅,無用家為,何況現在國賊不只像匈奴只有一個,還不到可以安定下來的時候,必須等到天下的亂賊都平定之後,才可讓眾人返回家鄉去種植桑梓,回歸故土去耕作田地,這樣才是正道。益州的人民是第一次遭遇到戰爭,應該將田宅房產歸還給百姓,先讓他們安居樂業,然後才能叫他們服兵役,納錢糧,也才能得到益州的民心。千萬不可強奪百姓的財物田產來犒賞自己的手下。」劉備便聽從趙雲的建議還地於民,也讓益州百姓得以安居無慮。
 
  同時為處理益州日益艱難的財政問題劉備便採納左將軍西曹掾.劉巴的建議,發行新的貨幣並強力限制物價上漲。依規定新幣與舊幣的兌換比例為1:100,自即日起凡持有舊幣者都必須拿一百枚舊錢向州牧府兌換一枚新錢同時舊錢不得再流通,劉巴此一政策也確實奏效令日漸艱難的益州財政問題有了轉機,僅一年即令軍需充足,府庫財源無憂。
 
  而在治理益州州政方面乃是由諸葛亮輔佐劉備治理蜀地但諸葛亮執法嚴謹,讓許多士族與官家子弟與百姓感到怨聲載道,大有激起眾怒的驅勢!法正見到這種情況後便私底下勸諸葛亮說道:「當年漢高祖劉邦初入關中時只和百姓約法三章便使的秦民感恩知德,如今左將軍(劉備)初得西川百姓尚未感受到左將軍的恩德,是不是應該先放低身段,緩刑弛禁,以符合眾人的期望。」
 
  但是諸葛亮卻不認同的解釋說道:「您只知其一卻不知其二,秦朝時因秦皇施政暴虐無道,苛政致使民怨四起,所以當年漢高祖劉邦才會採取寬大的政策。而劉璋父子兩代統管益州卻是德政不舉、威刑不肅!況且蜀地人士專權自姿、寵之以位、位極則賤;順之以恩、恩竭則慢。這就是現今益州弊端百出的根本原因,我現在以律法來樹立威信,法行則知恩;對官爵嚴格審核,爵加則知榮,恩容並濟,上下加節,才是治理國家最重要的關鍵。」
 
  江東.揚州  建業
 
  劉備擊敗劉璋入主益州的消息也於不久後傳到了孫權的耳中,孫權在得知劉備已奪取益州的消息後,便派遣諸葛亮的兄長諸葛謹前往成都晉見劉備要求劉備歸還先前暫借的荊州屬地!
 
  但劉備卻只說道:「須得涼州,當以荊州相與。(我得到涼州後,定當將荊州給你)」似乎沒有交還荊州的意思。
 
  而孫權也在諸葛謹回轉江東後將得知劉備無意歸還荊州的推托之詞後極為忿恨,之後孫權便決定自行派任長沙、零陵和桂陽三郡的太守及其隨行官員強行上任,但三郡官員抵達荊州不久便遭到留駐荊州的漢壽亭侯.關羽強行驅離!
 
  為此孫全對劉備越加忿恨,並誓言將會採取必要的行動以奪回荊州。
 
  孫劉連盟.荊州  三郡之戰.單刀赴會
 
  為針對之前關羽驅逐三郡太守的行動,孫權在震怒之餘採取了報復的手段!孫權便派遣呂蒙都督鮮于丹、徐忠、孫規等二萬兵西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
 
  呂蒙在進攻前便向三郡致書勸降,長沙、桂陽二郡在接到呂蒙的書信後立即望風歸降,惟獨零陵太守郝普堅持守城不肯投降仍在死守,並發函向益州告急求援。而呂蒙安頓好長沙的後勤防務後便領軍前往零陵,經過酃縣時遇到南陽人鄧玄之。鄧玄之是郝普的舊識,呂蒙便打算透過鄧玄之勸誘郝普。
 
  此時,劉備在得知孫權派呂蒙領軍奪取荊南之地,便將益州事務委託諸葛亮自己親自領兵來到公安坐鎮指揮,更命關羽帶領三萬兵至益陽爭奪三郡。孫權當時正在陸口,節度眾軍,他一方面命魯肅帶領萬人屯於巴丘,以拒關羽;另一方面發書傳召呂蒙,令呂蒙捨棄收取零陵,迅速回軍協助魯肅對付關羽。
 
  呂蒙收到孫權要他勒兵回益陽的指示時便刻意將信件藏起,隱瞞此事,並於當夜召集諸將,教授他們日後戰略。
 
  翌晨,呂蒙一方面指示軍隊直接攻城,另一方面令鄧玄之進城游說郝普,並向他傳送虛假軍情,指劉備受困、關羽戰敗,外無援軍,零陵孤城難守。鄧玄之將呂蒙的說話具體的告訴郝普,郝普果然被呂蒙所誤導,答應投降。鄧玄之先出城向呂蒙報訊,呂蒙預先敕令四個將軍,各選百人,待郝普出城,便進城守住城門。不久,郝普出城,呂蒙親自迎接他,並握著他的手,和他一起下船。寒暄幾句後,呂蒙拿出孫權的書信給郝普看,更拊手大笑起來;郝普細閱書信內容,方知劉備已在公安,而關羽則近在益陽,對自己受呂蒙用心計所騙不戰而投降感到羞慚怨恨,無地自容。
 
  而呂蒙在詐得零陵後便留孫河守城。自己即引軍開赴益陽,與孫皎、潘璋及魯肅領兵並進,對付關羽。
 
  另一方面孫權一面命令呂蒙強行攻取長沙、零陵、桂陽三郡,一面命令魯肅鎮守巴丘,防備關羽增援。呂蒙攻陷三郡後,關羽果然領兵南下支援!當時關羽號稱有三萬人馬,自選五千精銳宣稱要從上游渡河,吳將甘寧率領一千人前往駐守,關羽得知後沒有過河,在河對岸扎營,這個地方後來稱為「關羽瀨」。雙方對峙期間,呂蒙已盡取三郡,北上與魯肅會合。而關羽所率領的部隊被魯肅堵住。魯肅以大局為重,為了說服關羽以維持孫劉聯盟,便發函邀請關羽到約定地點會談。會談時,雙方各把兵馬安排在百步以外,與會者包括關羽與魯肅,都只佩掛了一把單刀,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單刀赴會」。
 
  會議中魯肅首先責備關羽不該背棄盟約拒絕歸還長沙、零陵、桂陽三郡。
 
  但關羽卻認為劉備在赤壁之戰中奮戰不懈怎可能徒勞無功,連一塊領土都得不到?但魯肅卻立即反擊說道:「當年我與劉備在長板會面時你們的力量已經連一小隊曹軍都無法抵擋,可說是已經走到窮途末路的地步,部隊士氣已然潰散,只能打算逃竄到南方的交州投靠蒼梧太守吳巨,當時劉備豈敢妄想擁有荊州之地?都是我主孫權心地仁善,可憐你們沒有棲身之處不惜自然的土地士民之力使劉備能有個庇蔭之所,誰知道劉備忘恩負義、背棄盟約,已得西川又妄想侵吞荊州之地。這種連凡夫俗子都不忍心作的事,怎麼一個統領眾英雄的領袖還會這樣做呢?」這番對話,讓向來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關羽竟也無言以對弄得灰頭土臉顏面無光。
 
  河北.魏公國 鄴城
 
  建安十九年(214年)夏.七月魏公曹操命幼子曹植留守鄴城,自己則領兵出征打算再度對孫權發動攻擊!
 
  但此時曹操旗下一名重要智囊荀攸也於日前去世,荀攸素來深謀遠慮、行事嚴謹,常年追隨曹操東征西討,運籌於帷握之中,如今逝世對曹操就有如失去臂膀一般,就連曹操都於荀攸逝世後公開表示說道:「荀彧進善,不進不休;荀攸去惡,不去不止。他們二人對於人的評論,日子越久,越知道其正確性,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
 
  但此時的魏公國內部也漸漸浮現另一隱憂,自一九七年曹昂戰死後,曹丕便成為繼承曹操大位的第一順位人選,但此時卻有消息傳出由於曹植學思敏捷又多才多藝,特別得到曹操的喜愛因此極有可能擠下曹丕而成為曹操的繼承人!為此緣故兄弟兩人之間已傳出彼此已有心結,不知是否會演變至走上袁紹、劉表的老路?
 
  中央.朝廷 許都
 
  此時的朝廷因一宗十數年前反對曹操的舊案最近期突然出現新事證,使的當今的皇后伏壽也被捲進其中!
 
  此案牽涉至距今十四年前的車騎將軍董承謀反一案,當年曹操迎接獻帝到許都。曹操雖名為「奉天子以令不臣」,但大漢皇室卻已經喪失實權,宮中的守衛和侍從其實都是曹操的人。對內外官員的殺戮亦很常見,例如議郎趙彥曾經向獻帝進言分析局勢和對策,因而被曹操殺害。
 
  建安五年(200年),董承、劉備、長水校尉種輯、將軍吳子蘭、王子服(一作王服)等人密謀除去曹操等圖謀誅除曹操失敗被殺,曹操更多次請獻帝殺死身為貴人的董承女兒,獻帝雖以董貴人有懷身孕而不答應,但董貴人仍被殺害。
 
  伏皇后見官員被殺和曹操屢逼獻帝誅殺後宮,因而更為恐懼,於是寫信給父親伏完陳說被曹操勢力威壓的情形,要求父親密謀誅殺曹操,但伏完不敢始終未有行動。209年伏完去世後此事便再無人提起,不料建安十九年(214年),伏皇后當年的圖謀竟意外泄露,曹操知道後大怒,便下達指示對此事嚴加徹查。
 
  河西.雍州 武威郡 姑藏城
 
  在南方戰事正如火如荼的同時河西為因應夏侯淵將於八月討伐宋建一事亦正積極籌措軍需與練兵準備出兵與夏侯淵聯手攻打宋建,同時呂鴻成在與張既面會過後終決定人選將派往許都面見天子述職,而張既此行有一人隨行,此人姓徐名庶字元直,據張既所言此人乃是御史臺官員專司監督彈核之職,今奉朝廷旨意前來河西擔任監軍一職,而徐庶也將會是未來雍州刺史部與安狄將軍府間的重要連繫人!
 
  其實明眼人都明白......徐庶是被派來監視呂鴻成的......
 
  這一日,在徐庶的見證下蘇平川與呂鴻成長子呂興漢率領數十名隨從自姑藏出發將進京朝見天子,在送走蘇平川與呂興漢後徐庶也派人傳訊張既告知呂鴻成派遣何人進京述職並隨呂鴻成一同巡視各處軍營駐地確認軍備籌措進度是否來得及趕上夏侯淵出兵抱罕。
 
  在巡視各處軍營時呂鴻成突然開口對徐庶說道:「先生,本侯聽聞您曾在玄德旗下謀事?可有此事?」
 
  「將軍如此稱呼劉豫州,莫非與主公乃是舊識?」徐庶反問道。
 
  一句主公,已明白告知呂鴻成所要的答案,既是劉備舊部若能將他納入旗下,他日若要與劉備聯手那此人會是名重要助力!確認徐庶確是劉備舊部後呂鴻成心中戒備便少了幾分,於是他便開口說道:「本侯與玄德乃是昔日盧植老師門下同窗學友,想當年許都朝見天子一別至今也快二十年了,如今聽聞他大業有成到也是替他欣喜。」
 
  「主公曾言他有一舊友被朝廷指派至邊疆任職已多年未有音訊,原來此人就是將軍!」徐庶說著。
 
  「哈~本侯久困邊塞之地,又非是如玄德這般名滿天下之人也難怪玄德在南方難以探得本侯之消息。」說著,呂鴻成亦自嘲了聲。
 
  「在下初來至河西便探聽過將軍於地方上之事蹟,以將軍多年來的行事觀來,應與主公同屬勤皇興漢一派之人,何以將軍會願屈就於曹操旗下?」見呂鴻成應真為故主劉備之舊友,徐庶便開口直言說出他內心的疑問。
 
  「大勢所趨......為河西眾多子弟......本侯不得不忍氣吞聲......」
 
  聽聞呂鴻成所言,徐庶笑了聲後說道:「有些話在下雖是心知肚明卻不知該不該說?」
 
  「先生請說。」
 
  見呂鴻成毫不避諱,徐庶便開口說道:「在下認為將軍非是真心屈就於曹操旗下,將軍在等一個轉機而在這轉機到來之前河西需要時間休養生息以養民力才能與曹操抗衡,而曹操欲討伐將軍則需要一個理由才能夠出師有名,因此目前將軍與曹操雙方的關係可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那先生認為這段時間情勢會如何發展?」
 
  見呂鴻成追問,徐庶便再續說道:「對曹操而言將軍非是首要大敵,長年行事又高舉尊漢之旗因此若想攻打河西需要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而最好的理由便是將軍起兵背離朝廷,因此再來的行事必是不斷的挑戰著將軍與河西文武官員的底線!而將軍為爭取時間休養生息必會事事順從忍耐,因為將軍在等南方的戰事起變化,在那之前不能讓曹操發現將軍其實心懷反曹之意!所以未來幾年河西與朝廷的關係發展可想而知。」
 
  「哈~以先生身為監軍之身份說出這話來,不怕遭逢橫禍嗎?」
 
  聽聞呂鴻成口出威脅之語,徐庶非但不感到畏懼反而大笑了聲後才說道:「在下腳踏河西之地,若真有不測只怕不久的未來將軍也將要面對夏侯將軍起兵討伐河西的困境,將軍真會做出如此不智的決定嗎?而且將軍應也猜的到曹操指派在下前來擔任監軍的用意不是嗎?」
 
  「曹操若是知曉本侯與玄德乃是昔日學友,便極有可能派玄德昔日舊部前來與本侯接觸藉此試探本侯是否會以此機會與玄德牽線合作,如此便可以安本侯一個通敵的罪名,然後名正言順的派夏侯淵出動大軍討伐河西。」
 
  見呂鴻成直言,徐庶也不避諱的說道:「那將軍如此試探在下又是想確認什麼呢?是想試探在下對主公還有幾分忠心嗎?」
 
  「沒錯,本侯的確在試探你,一是想確認你對曹操有機分忠心、二是想看看你的才智品性如何、三是想了解何以你會離開玄德轉投曹操?而且以你方才所展現之睿智、談吐不該只是區區御史臺一員。」
 
  「謝將軍誇獎!但這陣子將軍公務繁忙,將軍還是先精神放在討伐宋建一事之上吧。」聽著呂鴻成所說的話語,徐庶明白呂鴻成已有與自己長談的意願,但礙於此地非是談話之所,徐庶便委挽的推辭以結束此次的會談。
 
  待續
歷史/軍事   |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第四十三章.單刀赴會.徐元直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