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5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16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7-10-22 01:36:03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31)

 

 

 

 

 

 

 

 

 

 

 

 

 

 

 

 

雖然她認為老爸很神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像是今天發生的事,簡直將她內心的排行榜刷新到無可比擬的程度。

 
她這個今天看來是成為了色狼的父親,在晚飯開始前的十分鐘才回到家裡,又且還一副沒事人的樣子邊讚嘆自己老婆的手藝、邊跟進廚房騷擾奈奈,該不會是當她們什麼都不知道吧?
 
怎麼可能,老爸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們跟六道骸就在那家餐廳裡面,加上落大片玻璃的窗那麼多、那個女人又叫得跟恐怖片一樣驚悚,不知道的人要不是聾就是瞎了。
 
澤田奈奈看到家光回來,同樣一臉忐忑,比起綱吉,她更加想要追問,但要是她有誤會,或者她們都認錯人的話……
 
「你剛才去哪了?」沒想到,綱吉是第一個開始話題的人,反正這個問題有在很保守的範圍裡,不過會不會出現很奇怪的回答就得看家光怎麼樣了。
 
「就看見個老朋友了,過去聊天聊到忘了時間,所以才晚回來了。」澤田家光露出抱歉的表情,應該只是個謊話,顯然有些事情他不想說,因為在說這話的同時,家光搖了搖頭,要她們不要追問了。
 
就跟平常在家的時候一樣,飯吃一吃忽地囔著要看某個電視節目而打開電視,綜藝節目的歡笑聲流淌在他們這個飯廳之中,一時忘記了今天的事,但是這種感覺使他不安。
 
這種不安在她晚上洗澡過後、獨自一人待在房內更顯濃郁,想到了今天六道骸那態度、還有應該去信任的老爸也開始行為異常,而且又不好好跟她們說明……想到這時,一股酸意在鼻腔中泛開。
 
「不行……說這麼點事就想哭太丟人了吧──」綱吉伸手抽了幾張面紙想把鼻涕擤掉,放在枱上的手機卻忽地響了起來,嚇得綱吉把面紙扔了滿地。
 
她瞧了眼手機,完全想不到來電的人,就是剛才才想到的、那個固執但又不知道他什麼態度的六道骸。
 
綱吉猶豫了幾秒,才鼓起勇氣接起來,六道骸對她來說,實在太難應付,可是她又不想錯失這個對話的機會,唉,她真是個自我矛盾的膽小鬼。
 
「喂……?」
 
『晚上好。』低沉的嗓音從電話中傳來,讓綱吉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因為這樣令她有種六道就挨在她耳邊說話的錯覺。
 
「那個……有什麼事嗎?」綱吉想不到有什麼問題會令骸打電話過來,尤其是小孩的問題今天已經說完了。
 
『沒什麼事不能打給你?』骸反問回去,反正一種綱吉很奇怪的反應
 
「可是今天說好──」綱吉指出今天見面時提過的不要來往見面的事
 
『我是有答應過你媽媽不要跟你見面,但是沒有答應過連電話都不能打。』
 
綱吉藉此想了一下,以前到底有接過六道骸多少的來電,大概五根手指數得出來,一直以來他們的對話了不起就是傳個簡訊,不過上一次的簡訊,骸回都沒回,就是提到家裡爆竊的那次,要不是他跟女生在街上混時被她見到了,她還以為六道骸這個人是蒸發了。
 
如果真的閒著沒事都會打一通電話聊天的詰,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只有今天才第一次。綱吉眼神暗淡了下來,電詰另一端的那個男人似有讀心一樣──又或許他自己也想到自己各來真的是沒事就不會找她──骸說:『之前因為經常就能見到你了,之後的話是太忙,才沒有辦法給你打電話。』
 
「……如果要陪女生一起逛街約會就是你需要忙的大事,那你的確很忙沒錯。」綱吉一個沒忍住,講話毫不留情地回嗆這個男人。
 
『嗯──?』骸對這個冒犯的話沒有在乎,反而他比較在意另一個要點,『怎麼了,小綱吉這是吃醋?生氣了?』
 
「誰吃醋!」綱吉急著吼回去,吼出口的瞬間想到現在都晚上了,還大呼大叫實在丟臉又擾人,她馬上把音量和怒火壓抑下來,「……才沒有生氣。」
 
『既然沒有生氣,那把視訊打開讓我看看你,今天事情一堆的,都沒有好好看你和跟你說話。』
 
「…我不要。」聽見骸的話,綱吉的態度稍微放軟下來,起碼沒有剛才的激動,但不代表她想要打開視訊通話。
 
『不想看我嗎?已經討厭到連我都不想見了?』早段日子,骸還曾想過澤田綱吉可能根本沒有喜歡過他而不高興過,現在倒是一種綱吉絕對是有喜歡自己的口吻,他有一點點是在說服自己,同樣的也是在探綱吉的心意。
 
綱吉扶住額,一臉痛苦:「不是…不是這樣的……」
 
『那就開視訊,除非你有什麼不能讓我看的。』骸的態度很強硬,尤其是他聽到了綱吉語氣中的難受壓抑,還有她否定了不再喜歡他這個問題。
 
澤田綱吉沉默數秒,她確實是不想被骸看到臉,她剛才有忍不住哭意,想必那個痕跡有留在她的臉上,她不想被這心思慎密的男人看見這些,還有看穿她的感情──可是,她還是打開了,因為是這個男人的要求,她又自己將那份柔軟的心肉在骸面前翻開,一個處理不好她大概會受重傷吧,而更可怕的是,那個沒法去拒絕的自己、這種等同自殺一樣的行徑。
 
視訊接通,骸其實已有心理準備,綱吉不會有什麼好臉色,特別是今天見面時,他的態度因為一直被澤田奈奈的話針對得令他很想發火,只是當他看到她一臉疲憊、眼眶泛紅,他一時未找到話,只感受到一陣陣的心悸。
 
如果他是個溫柔體貼的好男人,想必一定有很多話關心和安慰她,可他不是,就算他知道自己是有辦法扮演這樣子的男人,也不想在面對綱吉時耍這套,因為他認為綱吉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種人,從一開始就不是。他經常都覺得,這個認識他不久的女人,說不定比以往的人都更懂他,大概是因為自己將真面目暴露很多,比任何一個女人都要多──所以自己說什麼漂亮話,綱吉都不會去相信。
 
這個認知在早些日子、自己拼命挽回她做手術的想法已經看得出來,綱吉不想接受那種過於符合理想的好事,她知道這些都不是真心的,而他的確不是,更多的是他覺得爭不下面,還有少部份是不想理所當然地開脫責任。
 
『……抱歉。』最後他只選擇了道歉。
 
「跟你沒關係。」
 
『你真的是──』骸本來想說她又把自己推開,但他想到自己的行為根本半斤八兩,就住了口。
 
綱吉抬起手揉揉乾澀的眼角,她把骸推出責任圈,而的確她認為骸不是那個大主因,基本上是因為連同自己老爸的事,才令她感到很不知所措,雖然她是應該明白,老爸他這樣子做是有其他的原因,不然,一個犯性騷擾的色狼,又怎麼可能自自由由地回來吃晚飯。
 
很可惜這個使她不安定的原因,沒有辦法向骸傾訴,因為骸背後有太多事了,若然她是一無所知,又或者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她肯定會向他發牢騷吧,然而他不是,六道骸是個很複雜的存在,現在自己對他所透露的任何關於地下世界的一言一語,很可能都會引致一些結果,通常都是不好的果。
 
愈是理解他,就愈是無法對他說出心裡話。
 
「說點別的吧……如果你想聊天…」綱吉不知道骸的本意是不是真的想聊天,她姑且這樣子說,至少比看著對方發呆要好一點吧。
 
骸單手托臉,眼神飄開似是在想下一個話題,當他再開展對話的時候,已經是個有些跳脫的話題。
 
『吶,綱吉,你有想過我這大仇得報之後的未來會做些什麼嗎?』骸一臉慵懶地問,似乎認為自己的發問很自然,但綱吉當然是傻眼,甚至在想她剛剛有沒有把話聽漏了,不過她沒有意欲再問一次。
 
「…這個我不知道,這種事是當事人才會想像吧。」她不懂為什麼骸要將報仇,說得跟她有關似的,那可是……等同殺死某個人、又或是更多人那樣直白的事。
 
『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了。』
 
綱吉抬起眼,從骸的表情中探查不出他正處于什麼樣的情緒中,只是語氣顯得很茫然、很空洞,暴露出他現在整個人除了複仇之外,什麼都沒有在想。
 
可悲。綱吉心裡蹦出了一個這樣的形容。
 
『所以,可以構想一下,我們這之後要去做什麼。』
 
「我們?」綱吉愣住了。
 
『嗯……我想到那個時候…我們還會有些來往吧,還有小孩也會在。』骸合上眼,看來正在腦中想像著那個畫面,雖然他沒有那麼喜歡綱吉,但是想綱吉膩在一起,自由地去做些什麼,這件事不如他想到的感到束縛,然後他沒有接觸過小孩,相處起來估計會很辛苦吧?不過這種未知他不討厭。
 
「……!」綱吉感到胸口裡一堵,一股氣不上不下,辛苦極了,「……未來,誰能說得準呢?即使是自未來而來的人,所說的事亦未必能由我們所能經歷的一樣……也有你會離開日本的可能、然後跟更多別的人邂逅,最後……我不清楚了。」
 
她不想再去想像這之後的事,一點都不想。
 
『……也是。』骸輕聲回應,他的確無法為看不見的將來寫包單,他連自己這場復仇劇會什麼時候才落幕都不知道,談什麼看似美好的未來,因為他有一定機率──會客死異鄉。
 
這是他們這些自願站上這血腥舞台的人的共識,殺人就等於同樣會被殺害,即使明知道有人在台下等待著他們的回來,他們都沒有辦法自動選擇離開,只能把那一道道期盼的目光,視如空氣一般無視。
 
連同自己的真實心情也要一併漠視。
 
『只是、如果還有這樣的一天,能陪我去看場電影嗎?記得不要再選爛電影了,那真的很可怕。』骸一副嫌棄的態度。
 
「……知道了。」綱吉嘆氣。
 
他們都不敢許下更重要更大的諾言,因為怕自己無法實現,與其這樣,那倒不如許個無傷大雅的小約定,至少在無法辦到的時候,可以不用那麼悲傷。
 
***
 
同夜,在快要脫離並盛市的邊緣、一棟現代化的高級公寓中,其中三層樓被人買下、打通成一個巨大的樓城,以雖不以極侈但做工講究的和式工藝打造,地面正中央更建有水池和縱橫交錯的木橋,在交匯而成的一個水上平台有著一個讓人駐足觀賞用的木亭,一個如此古色古香的世界,擁有它的主人只會非富則貴。
 
而它的主人正盤坐在那木亭下的榻榻米地板上,身穿端正整潔的和服,在這個空間之中毫無任何違和之感,可在他面前,還懶躺著個格格不入的現代人。
 
「啊──無聊死了。」躺著的眼鏡男邊說話邊輕輕滾動著,對現狀感到非常不滿意,而和服男沒有管他的意思、亦沒有呵斥他那失禮的行徑,只是默默地品著他那溫好的酒,聽著平靜的流水聲。
 
「喂,今天那個男人最後怎麼樣了?可惡啊,真想也在現場聽著,肯定會有有意思的事情。」他坐起來,非常不滿地瞪著另一個人看,他就像是好玩的玩具被人搶走的小男孩,各種心生不滿。
 
「就是因為你這種心態又愛急躁,才老是做不好正事。」喝著酒的男人,終於開口,「虧你還是個職級不錯的警察長官大人,連署內的事都不好好打理還想一個勁的染指這邊的事?」
 
「住嘴!你以為我有很想當警察嗎?還不都因為你?要是你再說那些自以為是的話,我可就不是生個氣就能了事了,赤谷家的大少爺。」
 
「你應該稱呼我為組長。」被叫得赤谷的男人,哈哈大笑著,表示自己剛才只是開個玩笑,只是他的兄弟從來都不懂欣賞他的幽默,明明還滿有趣的?一個以前當小混混的人去當警察了、還是個職級不少的,而一個有意願想當警察的人,卻因為家庭背景只能當黑道,不是很好笑?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等級:一般作家
所在地:Taiwan
星座:天秤座
性別:女
1F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發言時間:2017-10-26 02:12:06
真的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不知道骸和綱吉是否可以順利在一起呢?
(貌似兩人的背景都很讓人不知道要怎麼說)
1 / 1 頁 上一頁 下一頁 1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31)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