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6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0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7-08-20 23:20:29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9)

 

 

 

 

 

 

 

 

……然後我跟骸一個月沒見面後,懷孕的事在早些天正式確診,已經在老師的幫忙下,安排好幾天後動手術拿掉這個孩子……本來是這樣的。」綱吉一副非常頭痛的模樣。

 

「本來?」家光皺緊眉頭,對於他的妻少不把這件重大的事來通知他,就自己處理的決定感到不滿,但這不是綱吉話中的重點,於是把脾氣暫時壓下來。

 

「嗯,剛剛,跟媽媽遇上一起回來前,我是去了老師相熟的醫生那裡拿取報告和同意書,我在那門前碰上六道骸,被他知道了我懷孕的事,我們並不想他知道所以之前都沒有聯絡過他。」同樣地因為骸亦沒有找過她……以及看來他已經有其他對象的關係所致,即使骸否認了。

 

「他是對你說了很難聽的話嗎?」家光可以預想到那個景象,臉色黑得不能再黑。

 

綱吉搖搖頭。

 

「他要我把孩子生下來,這才是令我最頭痛的,因為不能令他生氣而造成其他後果,這樣不就真的只能……

 

「他真的這樣子跟你講了?」澤田家光對這感到了不可置信。

 

「對。」要不是這樣,她也犯不著煩惱,最起碼只用去跟家光溝通這件事,而不是連生下孩子的後續都要去想。

 

這樣子用腦過度,她確實頭有暈眩感,應該說,她很想吐。當家光還在問她些什麼,她已經聽不仔細了,她推開椅子就立刻跑出客廳,衝到廁所大吐特吐。

 

本來在廚房裡收拾的奈奈聽到綱吉跑出去的動靜,也走出去關心情況,然後跟在後頭、一臉複雜的丈夫打了照面。

 

「沒事的,只是害喜的情況比較嚴重,過段時間就會好──」奈奈話音中斷,似乎是想到什麼的變得難過。說到之後,就很可能是把一個生命給抹消掉了,不是有辦法輕鬆說出口的事情。

 

他伸手摟住妻子,想安慰她,但他什麼好聽的話都拿不出手,只因現下問題有過多狀況,而且涉及到家族的問題,要是處理不好,就會被綱吉和奈奈知道彭哥列的事,這不是他樂意所見,他只想讓家人過普通的生活。

 

然後,他還沒理解自己想怎樣做,光是想這個問題,就足夠令他無法安穩入睡,在大半夜,他耐不住煩躁,獨個兒坐到屋外點起口煙,一下下的抽著,煙霧反覆散去,煩惱卻不減多少。

 

在他快抽完手中那根,他聽見了客廳傳來動靜,回頭,看見個身影自黑暗中往他這方向走來,直到她走到被微弱月色映照的玻璃前,家光才看到是綱吉,綱吉同樣地睡不著,想要外出吹吹風,雖然她看到了屋外的位置已經有人先到了,但還是想要出去,反正她不可能去逃避的,就選這個更為安靜的時刻談談吧。

 

她拉開玻璃門,坐到了她父親的旁邊,家光隨即把煙頭滅掉。

 

……身體還好吧?」他問綱吉,意指剛才嘔吐的事。

 

「沒事,習慣了。」在這大半個月裡,總會出現各種狀況的反胃感,反正吐一吐就沒事了。綱吉低下眼,態度遲疑但她很想知道,「……吶,老爸,你很生氣嗎?關於這件事。」

 

家光看了看她。

 

「會,但是比較氣你們什麼都不告訴我。」

 

「媽媽她只是不想打擾你的工作。」綱吉說道。

 

「對我而言,我的家庭是排在第一的,你和你媽媽,是最重要的事物。」他說。

 

綱吉皺起一張臉,很想反駁家光,假若真的有這麽重視她們,為什麼總是不在她們的身邊?媽媽有多想他,她都看在眼內。

 

「我懂你想什麼,但那不表示我不愛你們。」光看綱吉那張難看的表情,他就猜到綱吉懷的什麼心思,尤其是以往每次回家她展現出那種叛逆態度……說來真是諷刺,他想,正因現在出了這搞出人命的事,他們才有那個機會對話,比以前說過的話加起來還要多,「如果根本不在乎你們,我沒有問你那些事情的必要,我只要當個很隨你們意的父親,讓你們愛怎樣就怎樣。」

 

「正因為在乎,才不能不插手,即使那是一個窮兇極惡的男人,我還是會去處理他的,這就是父親的責任,所以你用不著把所有事情,全部攬在自己身上要自己解決的,懂嗎?」

 

……」綱吉緊咬住下唇,拼命忍耐哭意,但是已經忍不了了,尤其是她的老爸對她說不要把一切都背負著來讓自己難受。她不是不想依賴媽媽,只是媽媽總是一副軟綿綿的模樣,特別是之前自己被綁架的事已經嚇怕了她,她沒辦法暴露出現在自己崩潰的一面,使得媽媽不知所措。

 

說起來綁架事件老爸並不知道吧?雖然現在她的確可以盡情撒嬌,不過她打算隱瞞這件事,反正傷早就好了,再說跟現時無關。

 

家光放著她自己抱膝痛哭一陣,他不會叫她不要哭,不如說好好地發洩過才好,綱吉還是個孩子,不能夠連哭的權利都給她剝奪,所幸綱吉亦沒有過於墮落在無謂的悲痛之中,很快就止住了哭泣,她不斷抬手擦拭臉頰,把濕意擦去。

 

「告訴我吧,是希望孩子留下還是不要留下?」他抬指磨蹭了下下巴的鬍渣,語氣平常得只是在問人晚餐要吃什麼似的。

 

「可是骸他--

 

「不用考慮那個人什麼控制你的說話,你只要去想自己想要什麼就好,無論答案是什麼,其他困難我都會替你排解。」家光語氣肯定,「我不是什麼偉大的人,不會強制給你灌輸只要是生命都有生存的權利,因為我希望,假若這個小生命要誕生,也該誕生在充斥愛的環境。如果我們一味勉強你,而你作為他最親的家人卻不愛他,那只是悲劇,一種自私的後果,這種我情願他不要來到這個世界、作為一個獨立的人而為此感到難過。」

 

綱吉好好地全聽進耳裡,是的,雖然老爸他沒有舉出任何可以完全依靠的證據,不過她是相信他了,雖然是平常吊兒郎當的老爸,但是在該認真的時候會嚴肅處理這點,她覺得能給予信任。

 

「時間很晚了,再坐一會就回去休息了,我就先去睡了……至於你的答案,好好地想想,在這一兩天內再告訴我吧。」家光站起來拍了拍綱吉的肩膀,推門玻璃門走回屋內說道。

 

「等、等一下!」綱吉轉向上身看向家光,想要馬上就說出她的答案,她並不是焦躁而做出倉促的決定,是她擔心自己一旦考慮時間愈久,更加會想得太多做出令自己後悔的決定,那倒不如就在當下遵從自己內心最直接的想法去選擇,加上她想起了六道骸的臉容,她很少有看到過他難過的表情,至今看到過的那些,很明顯都是故意裝來戲弄她的,她想,骸真正難過的時候的表情,是提到自己那些不堪的過去時、那隱約滲透出一股憤怒的冷漠表情。

 

她正是想到了那副表情,她不想讓那個人更加不快樂,縱使他做了更多她無法想像的可怕事情也好。

 

「我已經有想法了,我決定──

 

 

***

 

 

兩天後。

 

「準備好了嗎?」下午,在綱吉下課回家後,即換上了便服正要跟奈奈一道出門,她很緊張的看著澤田家光正幫奈奈安置通訊器,把它弄成非常隱密的樣子。

 

「別心急,快好了。」家光隨口回應。

 

「老、老公,你真的不再考慮下由你出面聊嘛,我怕我會把事情搞砸……」奈奈比起綱吉還要慌,因為她得帶著綱吉一起去見六道骸啊!要是她不知道骸那麼多的事情的話,她也沒那麼怕,只會當他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唉,她都搞不懂知曉了六道骸的這些事對她來說是不是真的有任何好處,感覺上只為她增加了無謂的恐懼感似的。

 

「不會的,不如說如果由女性出面的話,讓他的警戒心比較低,也會比較好說話接受你們的提議。我出席的話,說不定會演變成流血局面唷。」家光半開玩笑地說著,但是另外兩個實在笑不出來,「放心,我會按對方的意思教你說詞的,只要──把臉扳緊一點就好。」

 

家光雙手捧住奈奈的臉,想讓她多抱持信心去面對六道骸。他說是這樣子說,雖然六道骸確實不是那種會在公眾場地、特別是屬於他準備進行復仇的地區內大鬧的人,不過要放他的家人在那種本質上非常殘暴的傢伙跟前,要說擔心的話他一定比這兩個女人多得多。

 

要不是因為那是六道骸的緣故,他絕對會親自去教訓人的,可惜他必須顧慮到他出面容易招惹六道的注意,會有好幾成機會因為眼熟的理由而被查到跟彭哥列有關聯,這肯定會演化成更多很困擾的局面。在今天之前,他為此而刻意調查關於現在這附近的黑道和艾斯托拉的勢力分佈,真是讓他意外。

 

本來三權分立的三誠會,屬於艾斯托拉的標的矢野組,現在自然還是活得好好的,那群傢伙一定在計劃著噁心的方式來讓矢野去死的,所以行事節奏相當緩慢。赤谷組沒有任何表態,目前沒有一絲要對矢野或者六道骸動手的意思,估計是在等著鷸蚌相爭,不然就是在等其中一方來找他做交易、然後從這起事態中獲取額外的利益,他甚至不用怕這兩夥人會有聯手來搞他的可能,完全就是可以放置處理。

 

對家光來說比較奇怪的是那個橫山組,他翻到了一個月多前的新聞,佈道中指發生了內戰,死了相當多的人,死的甚至都是組內的幹部,而部份活下來的組員,因為有派別的問題,最後分成兩群人被赤谷矢野各自吸收,變化成少了一組,但是勢力還是兩組相衡的狀態。

 

組內總會有不磨合的情況他是明白,畢竟大家族彭哥列這種事也不少見,只是在外、特別是有由海外加入的勢力出現時,這種對內耗行為自然會停止以對外為主,但橫山組卻甚至自己消耗到解散,真的奇異到一個點,他只能認為,六道骸有在這件事情上插了一腳。

 

這就是他目前對大局的大約理解。

 

「好了。」他圍著奈奈繞了幾圈,滿意地擁抱了自己的老婆一把說,「距離約定的時間近了,出發吧。」

 

等奈奈她們出了門不久,他亦接上通話,身著那副隨便到不行的街坊服裝出門,去到她們約好要見面的餐廳附近的高處待機。

 

透過望遠鏡看到他的家人已經步入餐廳,他開始觀察六道骸的位置,原來他已經先來了,另外因此而發現有其他正在監視六道骸的人待在街上的某處,大概是分屬兩派,但不確定是什麼人。

 

而這些監視者正正就是他此次不能去見六道骸的另一個理由。像六道骸這種不容得忽視的傢伙,本地的黑道怎麼可能會不對他盯梢,而他不能動用彭哥列的力量的現況下,至少他可以沾沾彭哥列的名氣來說點小謊,以此來跟其中一夥人聊聊生意,最理想的話,是能跟赤谷組長談話。

 

他看著餐廳內的三人終於見到面了,耳機也傳來了現場的打招呼聲,奈奈的聲音聽起來很不安,他隨即說了聲加油,才讓她心神定下來一點,他們都坐了下來,點了一些喝的,這場表面只有三個人、但實際有第四個人存在的家庭會議,終於開始了。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9)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