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5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4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7-07-23 14:57:24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7)

 

 

 

 

 

 

 

 

 

 

 

 

 

 

 

 

「嗨……」綱吉猶豫不定地轉過身來,不知所措地打上一聲招呼,連眼珠都沒能看著對方,垂得低低的,自然看到自己手中抱住的那堆資料冊,那些該死的、早知道就先收進包的玩意。

 

「嗨。」對方的態度則自然多了,唇邊如常噙著那抹笑意,讓人讀不懂的和善表情。

 

「……」綱吉沒有接下話,她現在滿腦子就只想離開這個地方而已。

 

「…你生氣了嗎?」面前的人說。

 

「不?」綱吉一時間不理解骸說的生氣是怎麼回事,她搖了下頭,「為什麼?」

 

「那為什麼到現在都沒看過我一眼。」骸說。

 

「我……」綱吉聽上去比較像是六道骸快要生氣了,她才勉為其難地揪起眼皮往上看,嗯,這張久違了一個月的臉孔,明明只是一個月沒見,卻能令她臉上燥熱不己手心劇烈冒汗,就比她第一次遇到六道骸的反應更嚴重更慌張。

 

是因為自己有事暪住他的關係嗎?

 

「只是有點緊張。」綱吉短促地拿個藉口搪塞過去,雖然她的確緊張,「你怎麼會在這頭附近出現呢?是有事嗎?」

 

綱吉打著先發制人的點子,比六道骸搶先了說個無關痛癢的問題,希望對方不會察覺太多。

 

「沒事就不能來嗎?」骸歪著腦袋,斜睨面前的人,銳利得讓綱吉直搖頭,他這才笑了起來,「不過說是有事情,也沒錯。」

 

「今天是有事要告訴你特地過來的。」手指伸出指了一下綱吉,讓她心裡緊了一下,但她等了一陣,骸亦只是看著她的臉,一直未把來意說出口,就好像他來這只是看看她似的。

 

「什麼事呢?」綱吉忍不住開口問。

 

「……」骸抬起手抵住嘴巴,偏偏不把自己該說的話告訴綱吉,眼睛瞟向那個診所,「說那個之前,我比較好奇你會從診所走出來,而且還是婦科專診,你哪裡生病了嗎?」

 

「呃。」老天爺,就不能讓這個男人離她不想發展的話題遠一點嗎?綱吉同樣看了一下診所的門口,張貼了很多婦科相關的海報,確實不是能謊稱來看感冒的地方。

 

「怎麼?是不能啓齒的病症嗎?」骸緊盯綱吉的臉頰,慢悠悠地問道。

 

「沒有啦!只是、只不是一點小毛病,醫生開了藥,吃完就會好。」綱吉很想表達這一切都沒問題的情緒,讓她顯得整個人用力得異常,連抱住資料的雙臂都不斷收緊,畢竟骸對此表現了狐疑,她不自覺也暴露出想保護自己的姿態,當然,骸把異常點看得一清二楚。

 

「是嗎,」骸漫不經心地偏開眼,「那麼我剛剛說有要告訴你的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啦──

 

看見骸把話題轉開,綱吉鬆懈了下來。

 

「所以我還是比較想先知道你在隱瞞什麼。」正因為鬆懈,所以她提防不住對方向她懷中伸來的手,雖然她下意識有想把手中的東西揪緊,不過還是被骸拿到好幾份資料。

 

她看著對方端詳起那份冊子的內容物,她能感受到面前的人散發出來那份死寂,骸在意識到內容和綱吉的隱晦之間的關聯,視線不期然轉到綱吉那不見任何起伏的腹部。

 

綱吉不喜歡那個視線,盡管骸還沒來得及透露出任何情緒──因為他還在接受事實的進程中──綱吉已經先他一步,以相當自暴自棄的語氣展開那艱難的話題。

 

「……我已經安排好了,等過幾天就會手術拿掉小孩,你可以當沒見到過。」

 

她其實根本就不想要跟六道骸談論墮胎的事,這是很羞恥的事,但是她還是這樣做了,嗯,這是因為,她不想接觸到骸的真實想法。

 

簡單說,她不想聽到這個男人親口對她說:「給我把孩子打掉」,雖然她自己亦沒對這個孩子存活有任何期待,可她不想聽到這種刺痛人的話,一切是她自己的決定,而不是因為被經手人傷了心才去做人流手術!對!而且不是她被騙了,只不過是她當晚自己太沒防備心做成的後果。

 

骸看著綱吉自說自話,他愣住了一時不知道怎樣反應,畢竟他沒預料到真的弄出人命了,而且還是一個他今天本來就是來談分手的對象,這是哪門子的惡作劇?

 

「……我先回去了,如果你想說的事不重要,那以後再說。」她伸手將骸手中屬於她的東西,包含那張重要的手術同意書抽回手中,這次好好地放進包,便漠視還在為很多事情忐忑的骸,欲要轉身離去。

 

反正骸之前打算要說什麼都好,知道這個事情之後,估計不會再找上她談話了,已經結束了。

 

只是她才踏前一步,肩膀便被緊捏住,她被嚇到的抽了口氣的回頭,骸同時脫口而出了一句話。

 

「生下來吧。」

 

話一出,兩人同一時間瞪大兩眼,互相瞪視著,綱吉是一副「你說了什麼鬼話」的臉,而骸則是一臉「我到底說了什麼鬼話」的表情,兩人僵持在原地,綱吉料不到事情的發展竟變得不如她所想像,讓她的腦筋完全打結,嘴巴說不出半個字。

 

骸的內心精彩程度更加是不輸給澤田綱吉,可能因為綱吉剛才要走了,他一時情急,便第一次不經大腦就把語說出來,而且從剛才開始綱吉實在過於坦蕩蕩、整副她掌控了局面他自己可以什麼都不用理會的態度,他的尊嚴令他拉不下面子,使他對綱吉不自覺地唱反調。可是,打掉孩子的這個打算才是最好的,不管對綱吉還是對他都是,加上綱吉并沒有恃著懷上他的血肉而對他各種要死要活,甚至自己安排好手術,簡直連找人去處理綱吉的問題都省事了,完全就是他該笑著說幹得好的理想圖,畢竟綱吉連有沒有喜歡上他都是個謎,會害怕他倒是有,她又怎麽可能對他糾纏、或者有要求呢?

 

一想到綱吉根本沒有喜歡過他,他突然心裡彆扭得要命,讓他捏住綱吉的手不住收緊,明明他今天還是來談分手的。

 

她自然是有看到骸表情的異樣,看出來剛才的那番話,不是出於他的本心才說出來的,至於為什麼骸要這樣子說她不是很清楚,但至少她知道,骸對於說出了這句話的自己同樣吃驚。綱吉抬起手,手掌帶著微顫地推開了自己肩頭上的手,用耳語一般大的音量對骸說:「…我會當作沒聽見過的。」

 

「……」骸很輕易地收回了手,因為他感受到了綱吉傳來的顫動,他感覺到綱吉的為難和不安,不知道是出於何種心理,但是綱吉是正在試圖以理性的態度挽回被他搗亂了的狀態,來告訴他們都應該想明白,該做的決定是什麼。他知道的,知道該理智去考量擁有後代對現在的他來說是多麼的無謂,而且他亦從未去想過自己會擁有一個小孩的畫面,一個如此感性的問題,今天澤田綱吉給了他思考的機會。

 

『懷上了他的孩子』這件事是他之前就跟某些女人上演過不少的戲碼,但是他從來都很注意,加上他根本就不愛她們,所以當她們一旦開始要用這件事來訛騙他時,他們的關係亦到此為止。澤田綱吉不一樣,她根本從頭到尾都是被他牽著鼻子走──他想綱吉自己很了解這點──大多數情況下她都不是出於自願下發生的,那天晚上綱吉是怎麼想他不知道,但他因為一時私慾的問題而在沒有安全措施下睡了這個小傢伙,事後又沒有好好處理,這是他的責任,對,只是一個該負的責任……不會是因為出於愛。

 

所以說,對於這個澤田綱吉,而不是以往的那些女人們,他應該怎樣選擇去做呢?

 

是該理性,抑或是感性?

 

「你不能當作聽不見。」骸終於再度開口,「如果那個是我的小孩,你光是對我隱瞞這件事已經夠了,你不能夠連我的意見都排除掉。」

 

「意、意見!最好的意見就是把他拿掉,你不是不明白──」綱吉對於六道骸還想要表達那不合乎現狀的說法,她有點火氣上來,就不能好好地說句:「好喔,那你手術要保重」,然後把這件事了一了嗎!她實在不想、因為骸現在這種態度去抱有任何不切實際的期待!

 

「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把他生下來呢?」反正他都已經決定了要讓孩子留下來了,就很乾脆地裝傻到底。

 

「當然不可以!」綱吉整張臉紅了起來。

 

「所以說為什麼?」骸低下頭,看著一臉惱火的女人。

 

「因、因為這只是個意外,而且我還只是個學生,就算我唸書方面沒有很好,亦不代表我得犧牲掉我身為學生的身份去生下一個小孩,何況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條件和辦法去養育他。」

 

「嘛,的確是個意外,但這不是可以構成墮胎的正當理由,第二,若果你是擔心養育小孩所花費的金錢和時間,那更不是值得憂慮的地方,我的資產沒少到養不起多一兩張嘴吃飯,而且家裡人很多,總會有時間去照顧小孩的。」骸指的是家族內的人,綱吉還沒見過全數,但就目前見到的那些人就已經不算少了,「然後學業方面,我認為休學一段小時間待產影響並不大,而且安置好休學理由,我想校方和好事者亦不會知道的。」

 

聽著骸把她端出的理由一一以合理的解決方式推開,她內心不禁直搖頭,為什麼就這麽堅持?

 

「你就繼續吧,有什麼讓你不安的都說出來,我不認為有不能解決的。」

 

頭腦開始清醒的人一直表現得咄咄逼人,壓得綱吉下意識退了一步,骸以為綱吉想逃,兩手立刻捉住她的雙臂,免得她在事情還沒談完之前跑掉──雖然她根本沒那個體力跑,只是他懶得去花心思追逐她。

 

「……!」綱吉咬牙切齒,要說理由的話並不是沒想到,只是……她不想說,她不想對骸說因為自己根本不喜歡他,所以她不要生他的孩子,那不是她的真心話,她對骸沒有那麼討厭,撇開之前對她的各種作弄和突然失蹤又出現不說,骸對她算是滿不錯的。

 

而且她猜想她真說出口了,骸很大機會會對她說,愛情可以繼續培養不用急那一時這種騙人的美話,她不喜歡。

 

「其實你沒必要非得把責任負了不可,你現在已經有別的對象對吧?這一個月來就是在跟她一起,我看見了。」綱吉說。

 

骸看著綱吉兩眼通紅,卻依然忍耐住不哭,明明他記得上次光是跟朋友吵架就對住他大哭,看來是會躲起來偷哭的類型吶。

 

「那不是對象。」澤田綱吉到底有多想擺脫他,居然在最糟糕的時間點把最糟糕的話題搬了出來,骸以誠實的態度回答,畢竟那個人是立花,而且她也已經從這個戰圈中滾蛋了,就更談不上是交往對象。

 

這句話聽在綱吉耳內是另一個意思。

 

「我不想了解你那個女生、到底是你的正式交往還是玩玩的對象,反正我們是該結束的關係,我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放開我,我要回家了。」

 

「所以你的擔憂是我目前的態度是不認真?」骸漠視綱吉想離開的意願,「那很簡單,你是想回家對吧?那我就跟你一道回去,直接跟你家人聊這件事。」

 

語畢,骸隨即拉住綱吉的手向前走,那副勢頭彷彿就只是去吃個飯一樣單純,然而綱吉根本不想去吃這個飯。

 

「不要!」綱吉不斷想打開那隻拉住她的手,但骸只會捉得更緊,緊得完全扳不開的程度,老天啊,天知道骸真的跟她回家了,面對媽媽會出現什麼可怕狀態,可她真的掙不開,而且這個男人又不聽人說話!

 

她曾經想過好不好叫非禮來阻礙骸的行動,但是一想到被帶到派出所之後,十之八九會聯絡上家人來,媽媽來了之後還不是會跟骸撞上面,還是在公眾地方,這根本只是把事情加速惡化。

 

在她一臉絕望被拖行得愈來愈接近家時,狀況出現了,他們在商店街一帶,跟澤田奈奈遇上了。

 

「媽媽?你不是在家嗎?怎麼……」感覺到手上的力度鬆了下來,綱吉越過骸走到奈奈跟前,奈奈手上大包小包的各種食材,明明她已經在備今天的晚飯了啊?

 

奈奈的神色看來不太好,雖然那份不妙的情緒不是針對六道骸的出現,但是看見了骸拉住綱吉不知道往哪裡跑,她的臉就更是拉了下來。骸不想管她現在對自己是怎麼想,他亦有預料過有這樣的反應,而現在他就是得來好好談話。

 

骸走上前,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奈奈就伸出手,示意骸不要再靠近了。

 

「你或許有什麼話想說,但今天不是時候。」奈奈回頭對綱吉說:「綱,我們得先回去。」

 

綱吉看到奈奈露出鮮少有的嚴肅神色,本來她還只是認為骸的問題,但奈奈在她輕聲說了一句話,她總算知道為什麼,這的確是很值得頭痛的事。

 

「等一下。」骸再次把人捉住,不讓綱吉邁開步,這次她伸出手抵住骸的胸口,很明顯真的不能再聊了。

 

「今天不是時候,真的……我們之後再聯絡吧。」綱吉皺起眉頭。

 

骸認為她們可能真的有要緊事,於是不再留難:「……我之後會找你們談的,但是你不要趁這段時間偷偷去動手術。」

 

「……知道了。」綱吉姑且答應了他,但是這不是她可以自行決定的事情,尤其是『他』回來了。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7)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