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1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7-06-06 10:42:17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6)

晚上。

 

「歡迎回來——」奧雲聽見動靜,來到門前迎接,進門後的二人,立花是禮貌性展開笑容欲要回應,倒是骸一話不發,從自己的下屬旁錯身進屋,彷彿奧雲是透明人一樣。

 

……看來你們的約會不太愉快來著?」他說。

 

「倒不是。」立花挑眉。細想起六道骸異常後的那一頓飯,一副談笑風生的萬人迷表現,逗得她滿開心的,雖然只是演的。

 

她是沒蠢到看不出來骸什麼都不是真心,而且還心不在焉,本來她還打算去多玩一陣子的,但狀況有變,她只好說吃完飯就回來,剛一回來就一箭步走的不見人影的,看來街上的那個女孩是……

 

「很愉快,只是差點因為個女孩而壞事。」她邊扒拉著胸墊、邊脫鞋說。

 

「女孩?是間諜還是骸大人的狂熱者?」

 

「呃……算狂熱者嗎?」立花皺起眉頭,對奧雲的假設對象怎麼都聽上去奇奇怪怪的,「她只是站在對街看了六道一陣子就走了,只不過六道很在意?跟他提起那個女孩,他居然打算轉頭去看她,天吶,要知道那個方向可是站了監視人員的,我真的被他嚇壞了。」

 

他頷首沉思一陣再開口。

 

「那是個褐髮的矮小女生嗎?」

 

立花瞪大雙眼,指頭指著奧雲,露出一副「就是這個了!」的表情。

 

「還真是糟糕的湊巧啊。」他長嘆一口氣。雖說他們的首領口口聲聲說沒有很在乎,但有長眼睛的人,怎可能看不出和曰常的差別,看來接下來的這幾天都得小心應付他的壞脾氣了。

 

躲在房間內的骸才不會去管他的下屬有什麼想法,他只感到焦慮,因為立花形容的那個人很有可能是綱吉,可他沒看見而無法確定是不是她,他應該去問她嗎?但是這樣不會很奇怪?

 

而且就算是又能怎樣?

 

骸看著手機,各種忐忑不安,就算是綱吉,他亦不能夠為此解釋什麼,對於立花的身份和相關的事,都不是可以隨便講出去的事,因為綱吉只是個毫不相干的外人。

 

對啊,只是個……外人,其實連為她而忐忑的理由都不該有,要如他自己第一天所說,澤田綱吉是戀愛遊戲中的對象,而當自己不再參與這個遊戲時,就不該將對方再放入他的真實生活當中,他很不想承認,奧雲是多次指出了他的錯誤了,只不過他要面子才一直為此而執拗。

 

尤其經過今天幾乎壞了大事這個例子,他就該反省,去正面這個過於認真、認真到開始影響他的小遊戲。

 

等送走立花之後,去跟綱吉見一次面吧,然後正式談分手,無論是對綱吉還是對自己來說,都要將事情理清楚,就像以前的女人一樣,斬斷不該留的關係……

 

***

 

……」在澤田家客廳內,坐著三個女人,但氣氛壞得跟守靈一般。

 

「澤田太太……」自剛剛來拜訪、到她將所有關於澤田綱吉的原委坦白,已經差不多是半小時前的事,澤田奈奈沒有馬上大發雷霆,當然也沒有什麽好表情的可言,就像石頭一樣僵坐著,估計是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處理這起突發事。

 

「綱。」奈奈忽地發聲,綱吉只緊抿住嘴巴沉默只等母親自己繼續對話,畢竟她很害怕,就算她知道奈奈一向是個温柔的母親,也不等於她現在闖出這個大禍下還會好說話。

 

「是骸嗎?」奈奈問。

 

……」綱吉沒多猶豫地點點頭,奈奈為此而長長嘆了一口氣,她是很為難沒錯,但至少不是那些綁架犯做的,不然這會是她家孩子一輩子的創傷……但現在即使是兩情相悅下帶來的小生命,來的不合時宜亦是個大麻煩啊,所以她才情緒複雜的深嘆一聲。

 

「這孩子的事勞煩你了,安藤老師。」奈奈說,「是說剛剛你已經帶她去過診所了,那個情況是……?」

 

安藤見奈奈終於能展開對話,馬上將綱吉身體不適才急著帶到私營診所做檢查的事說了個詳細,目前有份簡單的報告指出綱吉確實懷孕兩個月,不過更詳細的和關於哪種接受人流手術的方式最理想的結果,需要幾天後一星期後才出爐,為怕奈奈有不必要的擔憂,安藤聲名那診所是熟人開的,所以關於綱吉的事不會傳出去,而她也不會向學校報告這件事而毀了綱吉的學生身份。

 

奈奈很感謝這位對綱吉幫助甚多的老師,不過她不久之後就請安藤離開,一來時候不早不想再耽誤對方,二來她希望只跟綱吉兩人談些話,而外人不適合在場。

 

安藤走後,綱吉顯得更如坐針氈,明明這是自己的家。

 

「這件事,你有跟骸講了嗎?」奈奈一臉嚴肅,令綱吉留了一背脊冷汗,不論是對於奈奈的態度還是她的問題。

 

……沒有。」

 

「那好,給我他的聯繫方式,我需要約他過來談這件事。」

 

不料綱吉搖頭,拒絕了奈奈的要求。

 

「我……我認為不用告訴他,反正都要流掉了——」綱吉滿臉害怕,但還是很執固不要通知六道骸。

 

「不是這個問題!而是骸是當事人,他必須知道自己做的事導致了什麼樣的後果,不然他根本不會得到教訓、不會知道以後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同樣地你也是!」奈奈提高音量,看著有點要歇斯底里。

 

儘管如此,綱吉還是不願意告訴奈奈聯絡方式。

 

「天吶,澤田綱吉!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的事態不是什麼解決了就好的普通事,而是弄出人命來了!」奈奈氣得臉部發紅,「行了,我記得骸是你隔壁班同學對吧,我就直接去找他。」

 

「不!」綱吉失色慘叫。她估計是之前骸帶著便當來學校找她那次,讓奈奈誤以為骸是同個學校的學生,而之後骸也沒有澄清過這件事,要不是因為今天提及,她都已經忘記這個大誤會,基本上沒什麽必要她並不想在奈奈面前談六道骸的事,她深怕會把不該講的事說漏嘴,但看來現在不由她決定這一切事情能繼續隱瞞下去。

 

即使奈奈跑到學校是找不到骸這號人物,但是校內的流言蜚語很大機會從老師的口中讓奈奈知道,而且知道自己撒謊了,只會火上加油。

 

媽、媽媽……」綱吉站了起來,伸手想拉住奈奈,就好像在害怕奈奈她會突然衝門而出跑得不見蹤影地去找六道骸,不過她指頭很僵硬,充其量只是搔到了奈奈的衣袖一下,「不要去做擅自找骸的事,我會說的,關於骸的事,全部都會先講清楚你聽,所以不要去告訴他好嗎?」

 

奈奈一時也不理解綱吉說的什麼話,為什麼要說骸相關的事,但當她聽著綱吉一句接一句的陳述,說到骸並不是一個尋常人、並有著什麼樣的身份,她總算知道為什麼綱吉各種不願意。

 

「天吶、所以根本就是這個男生強逼你的?!」奈奈掩面,難以相信自己將自家孩子送入虎口,難怪綱吉老是顯得不情願……說來她自己都有很大的問題,她當時又怎麼會同意自己的女兒獨自到一個男人家去住?是因為骸提到自己的家人很多這點迷惑了她嗎?還是當時那陣異常的頭暈感使她連正常思考都做不到了?

 

她都做什麼蠢事了……

 

綱吉對於這個指責,沉默了一下,最終是搖搖頭:「不能……這樣子說。」

 

「我……多多少少,是有喜歡骸的,在後期我們都處得滿好,所以稱不上強逼……我懂得自己其實應該拒絕的。」綱吉回想起那個夜裡,自己因為四號的事感到驚恐,致于他對骸的身體接觸有依賴和逐流,她認為如果當時她有嚴厲拒絕做到那件事,他是會收手的,因為一直以來,骸似乎對她這副貧乏的軀體不抱有很大的興趣。

 

所以她心底其實有一少少部份叛逆的自己,有著對成功勾引六道骸而產生的成就感,感受到了她真的是這個人的對象、被這個人所喜歡,當然,綱吉多數不想承認這一點就是導致她失身的原因……因為這聽上去也太……

 

「但是那不表示要告訴他,尤其我認為這只對他……或我們來說是麻煩……我實在不想讓你牽涉進關於六道骸的事去,剛才我也說了……上次的綁架案跟骸是有關的。」綱吉揉了揉額,「所以在不告知骸或其他人之下,把……把孩子快速處理是最好的,然後我也會想方法,盡早跟他分手的……我們已經一個月沒見沒聯絡,估計離分開的日子不遠。」

 

奈奈苦皺著一張臉,對綱吉的一番言論感到震驚又難過,她的孩子很少對自己說關於自身的心話,即使有也都是些無關重要的事,她實在不想在他們之間聊那麼多話時,內容居然是這種沉重的話題,不單止是綱吉肚的小生命了,甚至這涉及到他們的人身安全。

 

她曾一度想責怪當初為什麼就不好好說明六道骸這人,她想綱吉亦知道在這點上理虧,不過她認真細想一遍,明白綱吉不止是不想讓她牽涉其中,還有是不想她一直擔憂,因為在綁架案上她的表現已經足夠亂了,而綱吉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只能沉默。

 

……我實在不想妥協。」奈奈扶著額說。

 

綱吉苦笑,想不出很好的安慰話,因為她現在同樣需要安慰,同樣不想向這一切愚昧的發展無奈接受。

 

沒有辦法呢,誰叫她被六道骸逮住了,身體還有心,都被蝕了個大半。

 

「再等一段時間,就能回復正常了。」綱吉還是讓自己說了句話,她是不知道這話有沒有發揮一些撫慰作用,就算沒有也沒差,就權當是在陳述應有的未來。

 

讓一切回歸原點。

 

***

 

一星期後,綱吉下學後回家一趟,換上便服再出門,正要去上次的診所那兒拿取詳細報告和手術同意書,以及一些有關人流手術的資料冊。

 

奈奈本來是想一道去的,不過她該準備晚飯,而且綱吉說服她只不過是去拿點文件,根本不是什麼大事,便讓綱吉自己一個人過去。

 

走在並不人多的街上,她看著一條比一條有深刻印象的街道,那些都會讓她想起一星期前的事,安藤帶著她走在這些街上,而她的心為著各種事而惴惴不安,明明也才一週的事,現在她卻平淡多了,估計是因為媽媽已經知情了,對於那份憂心已放下,而且也被安排接下來的事,她只要接受就好,然後……她便回到以前的生活,這件不該的事,會被埋葬,不會再有人知道。

 

「孩子,這些天還好嗎?沒有勉強自己吧?」醫生津川看見乖乖到診的綱吉,旋即展開温暖的笑臉,讓綱吉心中感動,這位醫生就像是奶奶一樣的存在,雖然才見第二次面,但已經讓她一直繃緊的精神放鬆了不少,這亦是她會願意獨自一人來診所的其中一個原因。

 

「沒有,最近很好,老師也幫我處理了報告,讓我可以豁免這一段時間不用上體育課和一些長時間的集會。」綱吉點點頭說。

 

津川頜首表示理解,她是相信自己這位曾經的學生能把事情辦得妥妥,而看當事人的綱吉的情緒表現亦無大異常,她才開始跟綱吉講述手術的事情。她已經為綱吉借用某私人醫院的手街室,安排在一星期之後進行,在此之前務必要將手術同意書由監護人簽署再遞交,不然這次申請會被取消,要再申請用地可能會就會拖過最佳人流的時間。

 

「哎呀,其實應該提醒你今天讓你的家人一起來的,這樣就可以直接跟他談手術的事、也可以直接簽署了,家人今天是突然有事不能來嗎?還是抽不出空來?」津川說。

 

「嗯……她剛好有事在忙,所以我自己過來了……不過我回去會好好跟她說明的,至少同意書──」綱吉冒了點汗,奈奈算不上多忙,只是、只是這些天已經夠讓她媽媽煩惱了,就不要叫上她來這邊再擔心一把。

 

「同意書你就交給安藤,讓她交過來就行了。」

 

「好吧。」

 

結束會診後,綱吉收下了一堆資料和最重要的同意書,別過醫生後便搖搖晃晃地走出了診所的門,欲打道回府,不過她向前走沒了幾步,身後忽道冒出了道黑影籠罩了光線,並且有人雙手捏上了她的肩膀緊貼了過來,近得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好久不見了,綱吉。」

 

綱吉還沒回頭,身體就先打了個冷顫,看都不用看,光是聽見了嗓音,已經足夠她辨清對方的身份,這讓她第一瞬間就想到:『啊,太好了,幸好沒有讓媽媽跟著一起來』還有『啊,糟透了,為什麼這個男人會出現呢』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26)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