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1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46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6-06-29 12:53:42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16)

 *注意,此為女體文,並且未來會出現18+的場面及生子(原創角)的情節,對此感到不適者請勿閱讀。

 

 

 

 

 

 

 

 

 

 

 

 

 

 

 

 

 

 

 

 

 

綱吉把跟若葉她們在上星期吵翻的事情,稍微簡約地告訴骸。

「因為你想要跟我交往,她們不讓,所以絕交了?」骸問。

其實實情跟骸說的不太對,畢竟她不是骸所說的自願想要交往,但是這件事又不能直說,就只好這樣順著認為了。

「嗯。」點點頭。

骸沉默了一陣子,現在才總算明白為什麼那天綱吉什麼話都不講,去看爛電影看到哭了,當時綱吉並未透露過半分,自己亦沒有為此過問。

「你跟她們是很好的朋友嗎?」

「雖然是進高中才認識的,相識時間沒有很長,但是感情滿不錯的,可能是大家的性格都不一樣,從未有過因為些什麼事情或是東西而吵架……特別是若葉,因為家庭原故她正義感很強,要是我遭到欺負,她都會救我……說到這裡,綱吉就閉嘴了。

「真是個很好的朋友呢。」骸微笑。

他不懂得人是不是得交一個這樣子的朋友是正確,不過他是不否認得有個可以信任的人,尤其是他身陷在這種可能隨使會扔掉性命的世界裡,沒有信得過又好利用的人會很困擾。

綱吉扯起了一下嘴角,似乎是苦笑。

「那,你很想要跟她和好嗎?」骸環手抱胸,那隻孤獨的藍色眼睛在昏黃的陽光下閃閃發亮,認真地盯著面前的綱吉。

……」綱吉偏開眼,抬起手抓抓頭髮,「不是不想,不過現在大概沒辦法吧,可能過一陣子,等她冷靜一點,我再跟她聊聊吧。」

綱吉嘴上是這樣說,但是她不可能真的跟若葉接觸或是聊什麼和好的事,本來她就是順勢因為骸的事,故意逼她那兩個朋友遠離自己,本來這件事就不該被骸知道,天曉得若葉會跟著她過來,而且還好像……想要跟自己聊聊臉上的傷的問題……沒想到到了現在……她還是一直關心自己的事……

想到這裡,綱吉忍不住眼裡泛起了濕氣,同時臉上一陣溫熱,是骸的手碰到她臉上。

「慬了。」骸輕拍那張臉龐,把陷入憂愁的綱吉喚醒過來,「今天就先回家吧,約會就等下次吧。」

「嗯。」乖巧地點頭,接受骸拉她的手,帶上車上離開。

等回到宅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綱吉先下車就先行一步回去房間換衣服,骸腳步緩慢的向大門走著,此時剛停好車下來的奧雲,掀動嘴唇說話。

「真是噁心啊。」他說。

「什麼?」骸轉頭看他,對他的手下所講的展露出一臉興趣盎然。

「裝那些熱心於戀愛的平民,看著好噁心。」奧雲指的是對方跟綱吉之間的各種互動,尤其是剛剛。

骸瞇起眼睛,看起來好像想要發飈,但是他最後露出了笑容。

「你這樣子不行喔,你這一番說辭,是歧視這世上所有享受他們愛情的男性們耶。不過,如果你覺得討厭的話,看來我是演得很不錯。」骸走入房內,低笑說,「太好了。」

***

這一星期,比她想像中還沒什麼事情的發生,因為在骸家時手機總是收不到訊號,待在學校的時候給媽媽傳了報平安的簡訊,也收到了回訊,阿姨那邊沒無大礙,只消等她丈夫回來了,奈奈就能回家。

不過,她本來以為安穩地渡過一星期,可在最後一天的晚上,好奇心差點害了她。

當晚,凌晨一點,她跟骸早就入睡,但是骸熟睡之後,呼吸變得紊亂,臉上也滲起汗來,口中逐漸發出夢囈,綱吉爬起來,稍微看了旁邊的人一眼,伸手碰了碰骸的額,覺得好像有點熱。

她悄悄地下了床,從行李包翻出一條常用的面巾,帶著毛巾摸黑下樓,按照印象走向洗手間把毛巾弄濕便打道回房。

在差不多快到樓梯口前,綱吉聽到了前方傳來聲響,在梯口附近亮著光,她看仔細發現是光線來自地下室那個位置,有什麼人在那走動形成黑影在晃動,綱吉下意識就躲在了轉角往那兒偷看。

那個人踏上階段走上來,憑藉微光她看出來是那個毫無交雜、目光兇惡的四號。明明她從來沒有跟那個人講過話,可是她僅僅站在一段距離之外,她就怕得在瑟瑟發抖。四號似乎在低聲說著電話,他把地下室的燈滅掉帶上門,便走上樓梯到樓上。

綱吉深吸了好幾口氣,把莫名的顫慄給用力壓下,強逼自己不要再想剛剛那人的事,她現在剛做的是,回去房間,沒錯!回去!

躡手躡腳的摸向梯口,她下意識地朝地下室瞟了幾眼,久違了一星期的好奇心再度浮上心頭,很在意裡面有什麼,畢竟骸沒有跟她說話裡面是幹什麼用的。

……」綱吉揪緊手中的毛巾,搖搖頭。還是不要這樣好了。

在她要提腳上去,忽然地下室發出不少的一聲咯囉,止住了她的步伐。她對那聲響感到疑惑,因為正常來說,地下室不該會有什麼人待著,她本來不是沒想過,那只不過物件自己掉到地上所發出的聲音,但是自從她被矢野的人綁架、知道過女性失蹤案跟六道骸有關之後,她少不免多多少少會想到這件事。

如果裡面真的是個被抓的人怎麼辦?

綱吉心跳加速,冒起冷汗。

她內心掙扎了數十秒,最後還是決定去看一下。

她三步併作兩步走到地下室門前,打算瞧一眼就可以了,她打開房間在外面的燈的開關,手放上門把只差扭動的動作,但是她還沒把門打開,身後已經有人無聲站到她的背後,抬手一把抓向綱吉的後頸,將她用力推到門板上。

綱吉完全預料不到會有外力向她襲來,所以她腦袋和脖子毫無心理準備狠狠摔上、滑到地面,她痛得跪在地捂住臉唉叫,連回頭看的力量都沒有,那個人沒有放著她回氣,抓住她的手扭到身後,膝蓋壓上綱吉的背,運用自身的重量整個壓到綱吉身上,到這個時候綱吉終於忍不住尖叫出來,因為她真的怕到一個極點了。

撞到門板和綱吉叫聲,讓這個房子較淺眠的人都吵醒了,紛紛走下樓來,頓時房子裡的燈的亮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被吵起來的骸走入人群中心,看到四號好像抓住什麼人的,當他定晴一看才知道他抓住的人是誰,「放開她。」

四號不太想放開綱吉,他低聲說:「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剛剛在地下室門前偷偷摸摸的。」

被控斥的綱吉趴在地上,連呼吸都快喘不過來,更別說要講什麼話來為自己辯解。

「我說,放開她。」骸看上去耐性快要秏光,一臉鐵青的瞪住四號,四號深信,如果他再不放開身下的女人,六道骸一定會向他動手,他可是相當記得那天,六道骸將所有人殺光的畫面。

讓他很崇拜面前這個人直到至今。

四號終於鬆手,綱吉站都站不起來整個人蜷在那邊,骸走下去把她扶起。

「還好吧?」骸低頭看著綱吉,綱吉只一直緊挨住骸,兩手更揪住骸的衣服不放,在害怕殘酷的對待會再次落到身上,她只抬眼瞟了不遠處的四號一下,就把視線放到地面上,身體不斷抖著。

「全部人回去睡,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講。」骸揮揮手,自己也摟緊身邊的小傢伙上樓,把綱吉送回房裡後,似是不那麽甘心的四號隨後而到,骸帶上房門,站在門前跟他對看。

「事情我會問綱吉的,犯不著你操太多的心。」骸用母語說。

「我認為您被她迷昏頭,她說什麼大話你也會照信不誤吧。」四號語氣很衝,畢竟對於一個外人入侵到他們的家族範圍,他一定是保有反對的第一名。

骸已經懶得理他,現在都幾點了,還得站著跟人討論這種嚴峻的話題,饒了他吧。

「或許吧,如果我是真心喜歡她的話。」

語畢,骸拉開門進去把門上鎖,四號思考這句話,佇立了一陣總算離開了。

骸剛回房內,綱吉坐在床沿不見她有躺下來要睡的意思,而是一整個放空的不知道想什麼,直到骸靠近亮起床邊的小燈,她才驚覺,猛然看向來人。

「他走開了,不會進來的。」骸邊說邊從櫃子拿出一個小藥箱,放到床上,自己也跟著坐到綱吉的旁邊,「身體剛剛有撞到哪兒嗎?

她舉起發軟的手,輕指本來就帶瘀傷的臉頰和肩膀位置:「這附近,都在痛……

綱吉現在超想哭,她本來就怕那個人,現在都變成心理陰影了。

「如果會很痛告訴我。」骸摸向綱吉的臉按著骨頭的部份,接著是脖子、肩骨和鎖骨,骸大概是擔心四號的力氣會把這個小傢伙給折了一兩根骨頭,畢竟綱吉看起來真的很羸弱。

還好沒有明顯的骨折,但是骨裂可能得去醫院檢查才看得出來。

骸把手從綱吉發痛的位置挪開不到一秒,便馬上環到綱吉的背後,把她輕輕抱住,讓綱吉頓時手足無措。

「對不起。」頭挨在她另一邊肩膀的骸悄聲說話,環到背上的寬大手掌摩挲著安撫綱吉,「我實在料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你當時一定很怕吧。」

……」綱吉緊咬下唇,凝在眼眶的滾燙液體制不住的湧出,流到綱吉的臉上。她的淚水不單單是因為得救放鬆下來或者感到委屈所以哭,同樣因為一份罪惡感和心的一陣悸動,明明四號都把她在地下室門前的晃的事講出來了,她明明是做出了那麼可疑的事,骸卻絲毫要為此追問、責問她的意思都沒有,反倒是他一個勁的對她道歉,讓她不禁難過起來。

「明天我會懲治他的。」骸說。

「不用啦……不用這樣做」綱吉捏上骸環她的手臂,告知他真的不要這樣做,她可不想因為這樣,而被四號記恨得更深,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她又開始渾身發冷。

感受到綱吉身上的微顫,骸拉開距離,看到綱吉哭得滿面濕不止,而且抖個不停。

「真是的,瞧你一提到四號就這副德性,還在說逞強話。」他捧起她的臉,指腹擦拭那些淚水,「我認為你現在該想想別的事情。」

「誒?」綱吉只來得及輕吭一聲,唇上便一熱,被什麼柔軟的玩意堵上嘴巴,腦筋花費了三秒才意識到她被親了。

綱吉顯得慌亂的雙手推搪在對方的胸膛上,似是想從接吻中逃離,可是骸兩手捂在綱吉的後腦上,讓她頭部簡直像被黏住一樣紋絲不動。

……」她沒有接吻過,所以幾乎是沒什麼抵抗,嘴巴就被頂開,濕熱的舌頭長驅直入,開始舔起裡面的一切,舌尖一劃起敏感的上顎,綱吉整個人像搔到癢處一樣扭動了身體,結果被骸嫌不安分的壓在床上令她動不了。

「嗯姆……」嘴巴一直被侵犯,尤其舌頭一直被糾纏,嘴巴合不上的,使得口中唾液毫無阻攔的往外流,有的被對方吃掉,有的則流到臉上,以致綱吉看起來狼狽又淫靡。

骸抬頭,終把這一吻結束,舔了舔嘴巴看著那個被親得頭昏腦的人一臉茫然地喘息,那張臉龐血氣甚重的脹紅著,明明只是親了一陣子,就搞得好像剛高潮過後一樣,意外地發現綱吉似乎特別容易陷入撩人的狀態,大概是不習慣吧,要不是清楚綱吉這種確實是那種沒被人碰過的類型,他肯定十之八九會覺得那個人是裝出來的。

繼續視線下移,看著那個因為呼吸而起伏不斷的胸口和那些發軟的四肢,綱吉已經一副任人宰割的無力模樣,看著眼前的光景,那雙異色的眼睛輕瞇並思考著。

真是糟糕,本來只是想親一下、讓這個傢伙不要因為四號而一直發抖就了事的,可是自從綱吉交往之後他就沒做過了,沒想到會這麼輕易就被這個樸素玩意勾起了想做的念頭……他該怎麼辦好呢?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漾鏡
等級:一般會員
所在地:Taiwan
星座:射手座
性別:女
1F
!!
發言時間:2016-06-29 21:47:56
骸大大終於開發出一點點情眼了嗎!大進步啊(被戳爛
小飞
等級:一般會員
所在地:China
星座:魔羯座
性別:女
2F
更文辛苦了(≧▽≦)
發言時間:2016-07-08 07:56:27
好奇心害死猫,纲吉差点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看来骸已经在撩妹途中把自己搭进去了(≧▽≦)
1 / 1 頁 上一頁 下一頁 2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16)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