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8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03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黑白異色
2016-06-15 14:39:00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15)

 *注意,此為女體文,並且未來會出現18+的場面及生子(原創角)的情節,對此感到不適者請勿閱讀。

 

 

 

 

 

 

 

 

 

 

 

 

 

 

 

 

 

 

 

 

 

 

 

 

星期一的早上,綱吉早早就起來梳洗穿衣,準備去上學,這種事在以前待在家很少會發生的,她總是會很貪婪地多懶床一點,直到奈奈來叫她,所以呢,她很常遲到。

在骸這裡,不習慣是理所當然的,而更多的是睡在旁邊的骸老是做惡夢,一直碎念或是發出些窸窣聲響,害她都沒辦法熟睡。她有想過提醒骸這個睡眠的毛病,可是,骸好像真的對這件事完全沒有印象的樣子,讓她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而且她不覺得骸會樂意一個外人……好吧,是半個外人,講到有關於他童年時那些糟糕的事,如果那些事是發生在她身上,被什麼人提及到的話,她亦會感覺到不舒服,最後她閉口不提,決定忍過一星期,等之後回家就不用想這個問題了。

「發什麼呆。」站在綱吉身後的骸,看到自己的女友不知怎的站在全身鏡前面停住還一臉凝重,他開開玩笑,「是在擔心自己長得太素了?」

綱吉一個激靈立刻回頭,她似乎是想要瞪骸,但瞪到一半視線就軟了,大概是因為害怕骸會揪著她這小辮子,之後向她要東要西,只不過她不知道骸改變了對策,不用威迫而是要綱吉動之以情。

嗯,他有點喜歡女友會向他打鬧的這種氛圍,如果綱吉能多點表達她自己的情緒和意見就好了。

所以骸不會再搞那套設計綱吉、要綱吉還債的玩意,畢竟這可是把綱吉嚇成這樣子,不過呢,他沒有做過對女人好的事,最後會不會搞砸是個未知之數

「走了,吃點東西就送你到學校。」微笑著,他牽起綱吉的手,拉著人下樓。

早餐後,骸跟綱吉,以及擔當司機的奧雲一起開車到並盛市,而察覺到路線不對的綱吉馬上說話。

「怎麼不是先去黑曜高中?」因為骸跟她一樣都得上課的,按正常來說是該去黑曜高,接著才去並高的,這樣先繞去並盛不就會耽誤好些時間了嘛!尤其這個大宅還建在這麽遠的地方。

「因為我想先送你上學,我才安心去學校。」骸笑說。

「不……沒什麼好擔心的,不還有奧雲先生嗎?他可是你的……你的家人啊?」綱吉提到奧雲的時候,結結巴巴,她不知道該說是什麼關係,總不能說是同一齣悲劇的小夥伴或是犯罪集團的一夥,老實說,她根本就沒搞清楚算是什麼關係,只好說得普通一點。

「誰知道呢,家人也總會有傷害其他家人的時候啊。」骸拍拍綱吉的腦袋,這話說得輕巧,可聽在綱吉耳裡怪不舒服的,然後她又想到什麼的愣了一下。

「你說家人?」綱吉問。

「嗯?」骸瞟了她一眼,「不是嗎?你現在是我家人。」

「…這說重了吧,我們…只不過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不到親人的地步。」綱吉感到汗顏。

骸表情因此而表現得哀傷,連視線都不敢跟綱吉對上,他輕頷首說:「也、也對,因為我也沒那麼好的背景和條件可以找到伴侶一直陪伴我,我想不單止綱吉,大概沒什麼正經人會跟我一起……」

「我不是這個意思……」綱吉無奈,其實他覺得骸這樣說不無道理,真的,一些思想正常的正經人家,不可能會與黑道來往,那根本就找死,但是看到六道骸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她亦沒法講出那麼殘忍的話,尤其她知道了骸更加詳細的過往和那個被惡夢折騰的模樣,「只是現階段,不用把關係說得這麼深而已,因為認識不是太久,根本什麼都沒很了解。」

綱吉覺得很丟臉,如果是跟骸獨個兒,一對一說這些話還好,現在在車裡可是有第三者在啊!

「那我們以後多相處一點吧,很多關於綱吉的事我還不太清楚呢,我希望我們能發展成良好的男女關係。」骸笑逐顏開。

「好。」綱吉胡亂地點頭答應,她看到車子不知不覺已經駛入並盛市且開始接近她學校的位置,她馬上緊張地叫住正在開車的奧雲。

「那個,奧雲先生,在這停就好!不用開到大門前。」綱吉緊張地攀在椅背上,對奧雲說。

奧雲對澤田綱吉的事,怎樣都沒意見,反正就算有意見也只會是他的boss,所以他很直接地看向倒後鏡,看著六道骸,等他們兩小口地事情搞定。

「為什麼呢?在這兒停的話,可是要走上一小段路喔。」骸對綱吉說。

「……因、因為……」綱吉咽了一口口水,也不能好好說出原因,不是不知道怎樣說,而是不能講!

如果她真的在正門下車會出大事,在眾目睽睽之下從骸的車下來,到時候她一定會成為學校的名人,所有人都會知道她這麽囂張坐私人車來上學,本來就對骸感興趣的女性說不定會因此而更恨她,連不認識的人說不定也會因為這樣八掛起來。

在綱吉冒冷汗冒得快要溶化之際,骸輕嘆了一聲。

「知道了,就在這下吧。」骸打開車門下車,伸手將一臉不知反應的綱吉扶下車。

「骸?」綱吉有點意外,又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骸,畢竟骸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事情有多大就鬧多大,上次突然衝進教室在所有人面前說一起去吃午飯這事,她記憶深刻。

「下課是四點吧?到時候同樣在這接你,好嗎?」骸摸綱吉的腦袋說。

「喔,好……」

「那自個兒小心點,晚點見。」低頭,側臉親了綱吉的耳朵一口,便上車離去。

變成獨自一人、本該出發去學校的綱吉仍傻站在那兒,不久,腿上好像沒了力氣的靠著牆壁蹲了下來,她抬手緊捂住剛剛被親過的地方,總覺得被火燒一樣燙燙的,綱吉把臉埋在雙膝間,想把同樣燒一樣的臉面擋起來。

那傢伙……為什麽親在這麽羞人的位置啊……

她不僅僅是為了那個吻而羞恥,更多的是因為骸剛剛的異常體貼。像骸那狡猾的傢伙,又怎麼可能猜不到她為什麼介意停在門前下車的理由,但是他卻沒有拿這來作弄她,這……這實在嚇了她一跳,因為她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結果……害她現在這麽狼狽。

所、所以是真的嗎,骸喜歡她……

接而重點是,她對骸的看法是怎樣,是喜歡還是討厭?

綱吉仔細地想了一下,從之前直到現在的各種,她想,她是不討厭現在的骸的……

嗚嗚嗚!這種事不該站在大街上想的,上學!對!上學!

綱吉搖搖頭,受不了自己老是發呆的習慣,站起身終於動身去學校了。

***

如綱吉所想的,自己臉上的傷果然很引人注目,尤其是以前的小夥伴律子和若葉,看她的次數最多,表情略有擔憂且有種想過來追問她事情的小動作,但是根本不想她兩個跟自己再有牽扯了,所以綱吉目光不佳的瞪了兩人,可能是想起自己跟綱吉早就鬧翻的事實,最後把那接近綱吉的想法壓下來,迎來了上課的時間。

剛開始上課的班導看到綱吉的異樣,出於關心而問了綱吉的傷勢問題,早就想好說辭的綱吉,不好意思地說她週末時不小心摔倒了,臉撞到了地上的硬物才會這樣,有好些人聽到這個原故的都笑了起來,至於班導只是瞭然並點點頭,反正知道了那不是什麼欺凌事件就不管了。

下午,難得有重回日常感的綱吉,第一次不捨得放學、離開學校,要是這種想法被以前的自己知道,肯定覺得那根本有病吧。

背著書包離開學校,她漫步走到早上下車的隔壁的街頭拐角,果然如骸所說的,車子已經停在那兒,骸不坐車上,而且挨在車子旁抱胸等著,至於奧雲,則窩在車子裡打手機。

「骸。」綱吉叫喊那個男人的名字。好吧,雖然是已經脫離了她的日常,不過她就該接受過、然後用別種方式讓整件事情能好過點,她想了一天,覺得與其一直抵抗骸的存在,不如對對方好一點吧,就算不是男友,當個普通朋友也行,隨遇而安,有事發生再面對吧!她一直以來想太多不同的事,根本盡是在嚇唬自己的蠢事。

骸看著迎面而來的綱吉,她的臉上有些鬆容,讓骸不自覺地多看了幾眼。無他,因為綱吉一直以來除了戒備之外,就是害怕,基本上來說,就是一直把神經拉至最緊的地步,他沒有想過,這樣子似是放開了什麼的情緒,會出現在那個綱吉的面上……意外地變得好看。

「走吧,是回家了吧?」抬眼看著有點發愣的男人,雖不明顯,但綱吉嘴角染了很微的笑意,看著友善。

「……嗯,與其現在就回家,不如先去吃點東西吧?想吃什麼?」難得因為綱吉產生點變化,骸有興趣跟她的女人去做點正常情侶的活動,但是未等綱吉想到要去吃些什麼,事情被人打岔了。

「……果然你還在跟六道骸混在一起……」一把聲音不合時宜地插了進來,綱吉一聽就知道是誰了,她轉頭,看到了若葉,站在不遠處的街角那看著,目光相當複雜,有點瞧不起也有難受。若葉並不是巧合走這邊才看到綱吉跟骸碰面,其實是掙扎了許久,等綱吉都出了校門了她才決定要跟上綱吉,想要問問她是不是跟六道骸之間發生不好的事,例如臉上的傷就是出自六道骸之手的,她很想知道真相。

是的,她們的確是鬧翻了,只不過經過了幾天的深思,認為自己真的太衝動了,她並不覺得當時的綱吉表現是正常的,然後她不論綱吉所說的話有多少成真實,就是綱吉真的拜金,看到自己一度親密過的好友受傷了,她還是不忍心,如果真的是六道打出來的,她說不定就有機會好好勸喻綱吉,然後她們將會回復以前的那樣子,依然會是很好的朋友。

只是,她沒有預期她會看到六道骸出現,而且,綱吉看起來跟六道骸還很好的樣子。

「……」綱吉不知如何反應,尤其是她聽到若葉那樣子的話。

「綱吉是我的對象,我跟她在一起不是很平常的事嗎?」倒是骸,看綱吉什麼反應都沒有且一臉複雜的樣子,他開口說話。

若葉瞪了骸一眼,不回應他,而是一個箭步走了過來,扯住綱吉的手臂:「告訴我,你臉上的傷是這個人弄的吧?」

骸皺緊眉頭。

「哈?」綱吉為若葉會來搭她話愣了一下,這次很快就反應過來,「不是的,不是骸弄的。」

「怎麼可能。」若葉一心想的是綱吉被骸壓制住了,連被打都沒有膽說出來。

綱吉抿唇,她輕輕的掰開了若葉掐住她的手,她搖搖頭。

「我已經說過了,骸不是那樣子的人,我臉上的傷不是他弄的,我不想你一直針對他,你根本什麼都不明白。」雖然臉上的傷說深層一點,是跟骸有關係,但是不是骸親自動手的,所以她一直聽到若葉不斷否定、把這個責任推到骸身上,她覺得有點生氣,語氣變得重了。

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若葉想。

「……」她完全鬆開了對綱吉的接觸,感到陌生的再看綱吉一眼,「你最好真的搞清楚你現在在做些什麼,不要說我沒有警告過你。」

「再見了,澤田綱吉。」

第一次稱呼綱吉的全名,若葉轉身離開,她已經不想再管那個木頭腦袋的人了。

綱吉看到她人離開,不自覺地長嘆了一口氣,臉上早就一副苦瓜干的表情了,也沒有任何要追上去的動作。

「到底怎麼了?吵架?」把綱吉拉近自己問道。看著突如其來的事情發生又突然結束,骸大概猜到是因為什麼瑣碎事。

剛開始綱吉還是非常彆扭的樣子,不知道該不該把事情的原委講清楚,畢竟若葉是表現出那麼不喜歡骸,不過骸意外地花了點耐性,再幾問之下,綱吉終於鬆口了。

「其實……是這樣子的……」

 

 

待續

二次創作-BL   |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
 
留言版
小飞
等級:一般會員
所在地:China
星座:魔羯座
性別:女
1F
更文辛苦了(≧∇≦)/
發言時間:2016-06-26 22:24:49
要攻下纲吉还是得用最原始的方法,真情打动( ー̀εー́ )
看情况是两人互相攻略,一个有心一个无意(ಡωಡ)
最近学校破事多来的太晚了Ծ‸Ծ
1 / 1 頁 上一頁 下一頁 1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骸綱】我的腐朽初戀(15)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