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問卷調查
希望看到哪一篇小說出實體書或更新?(除了張貼的部分外,額外會放新寫的篇章)
[UL同人]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中心
[少年同盟同人] 祐希和悠太中心
[少年同盟同人] 東晃一X明
[古劍奇譚同人] 全員一般向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6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7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安德烈爾學園 分部
2018-08-19 12:15:22
狙擊的摩天輪   -   [赤安] 黎明前的夜曲 part9

安室拿出自己的手機撥號,用嚴肅的口吻述說現在的狀況。

「已經查出Red.G打算在杯戶町的海港發展區發動大規模侵略,照目前已知的情報,Red.G極可能在該區域釋放毒物。請通知杯戶町的公安與警察進行人員撤離和建築物搜查。在趕去的路途上,我會繼續進行調查。」

安室電話中述說的狀況赤井即使開著車也聽著,神色隨著最末的兩句話微微變化,催動油門。

一路上,安室全沒有要休息的樣子,直接開始查起海港發展區的地圖,思考起人力配置,一點也不像個傷患。

隨著道路越形平整,纜車站的輪廓慢慢透出,來自直升機颳起的狂風與噪音打斷了安室的專注,把手機放了下來。

直升機聽著朱蒂的指揮緩緩停在前方的空地,赤井停下車輛,往直升機的方向走去。

「這已經是最快能調來的直升機了,醫院那邊我也先連絡好。你有先告訴他了嗎?」一路東奔西跑,朱蒂臉上難掩疲憊,對於赤井交代的事倒是一點也不敢怠慢。

「不需要說。」

「噢」朱蒂已經可以想像可能會有什麼後果,不過那不是自己需要擔心的業務了。

幾分鐘後,赤井和安室一同搭上了直升機,朱蒂撥著被風颳起的髮絲,直到直升機越飛越遠,離開視線,才離開已無人的山坡。

 

高聳的山勢之景隨著高度爬升越形縮小,不算太大的駕駛艙裡,充斥著吵雜的機器運轉聲。赤井開口詢問駕駛員「朱蒂已經和你說過目的地了吧?」

「是。將會前往杯戶町第二醫院,接著前往海港發展區。」

聽到醫院二字,原本思考作戰計畫的安室眉頭皺起,立刻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不用去醫院。」

那毫不帶轉圜餘地的音調,赤井聽了也沉下臉,即使那是在預料之中,也不可能完全不在乎「你的傷勢需要立即處理,就算要去現場,也要等醫生診斷完再說。」

「不行!等那時候就來不及了!」

「我會先過去,當地的警察也會行動。你就不信任我們嗎?」

「不是信不信任的問題。處理Red.G事件的指揮者是公安警察,警察廳那邊並不了解狀況,那不是他們就能處理的事!」

「也就是說,如果有了解狀況的人就可以了嗎?」

「咦?」安室愣了幾秒。

「除了你之外,還有知道情勢又有指揮權的人物吧。」

赤井的敘述讓安室腦海立刻浮現符合的人選,卻立刻揪起眉頭的反對「別開玩笑了!我怎能讓上司接手我的工作!你也不在編制內,這會破壞階級和製造混亂..這裡可不是FBI的地盤!」

「階級和責任比你自己的安危重要嗎?」

第二次聽見赤井的詢問,再次衝擊了安室的想法。

一直以來,公安警察握有各種權限與權力背後,是沉重的工作與責任,安室的位置又比任何一個公安要高,他身上肩負的期待和壓力,沒有人可以呈接。

他知道制度一直有問題,卻不是他能改變的事,只能一直支撐著,不斷的告訴自己,他所能愛的就是國家。

...對。我只能這麼做,因為...我是公安警察。」

那原本該是能自豪的話語,此刻說出來,竟如此心酸,赤井凝視著安室的眼睛好段時間,最後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我明白沒辦法說服你了。」赤井拿出放在直升機上的醫藥箱,拿出藥錠和救急用的水瓶「不過請至少答應我,你必須得在最安全的地方,在到達之前,吃個消炎藥,讓身體充分休息。」

安室閃過幾秒的懷疑,但是很快就把疑惑拋出腦後。赤井拿的可是機上的配給品,他沒有時間可以動手腳,上直升機後,安室也沒看到他碰任何東西。

接過水瓶和藥錠,安室不疑有他的吞下,便將水瓶遞給赤井,正準備靠回椅背上,手腕突然被握住,整個人被往後拉,直接倒在赤井的腿上。

來得太突然,安室錯愕的想爬起,但受傷的手在包紮的狀況下,難以施力重新取得平衡,只能仰看著赤井的臉龐。

「別看手機了,躺著吧。」安室皺了眉頭,他想回答自己沒有心情休息,然而當身體保持躺著的姿勢,疲勞的感覺不知怎麼的就爬上了眼皮。

任他越是抵抗,那股疲勞感似乎就越加強烈,安室猜想那大概是消炎藥的副作用,他只能妥協的放鬆身體,在睡著之前把心裡還放不下的事情說清楚。

「你...會叫醒我吧?」

「嗯,到達目的地後,我一定會叫醒你。」

「不會騙我?」

「不會騙你。」

赤井的眼中看不出一絲虛假,安室從沒想過直升機轉動的聲音居然這麼催眠,聽著聽著,睡意便越加強烈,沒多久便陷入了深沉睡眠中。

伸手撥了撥安室的瀏海,掌心感受到的溫度偏高,微燒的體溫證明著身體的不適,然而傷者本人卻什麼也沒說。

他究竟靠著意志力維持這個狀態多久了?

赤井忍不住擔憂,拿出手機傳了封訊息給風見裕也,自從停車場的事件之後,他們交換了電子郵件位置,但是沒有讓安室知道。

兩人談不上什麼深交,只是說好在必要時會連絡。

據赤井的了解,風見是他口中少數會提及的同事,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所以,至少得要有人知道他的狀況,在自己沒辦法陪在他身旁的時候。

「呃...所以現在目的地換了嗎?」

突然,尷尬的駕駛員打斷了思緒。

「照原定計畫。」赤井簡單明瞭的回覆,正想拿安室的手機,螢幕上如此巧合地跳出來電的圖示,顯示著裏理事官的字樣。

赤井很直接的點下了接聽的按鈕。

──已經成立了緊急對策小組,著手進行調查和民眾撤離,負責人的聯絡方式我已經寄給你了,到時有什麼新的狀況還是需要權限,你就儘管說,我知道你從來不會讓我失望。

「我不是降谷零,他現在負傷無法接聽電話,需要儘快進行治療。」

──你是...

「我是FBI的調查官赤井秀一。」

──我聽過你。只不過降谷的狀況真有這麼嚴重?他幾分鐘前才通過電話,並沒有和我說這件事。

「裏管理官應該清楚降谷的習慣,他不會是特別講這種事的人。他的傷勢已經到了無法自保和行動的程度,我認為他不該參與這次的任務。」

──喔?不是他說的,而是你的判斷嗎?

「是我的判斷沒錯。但是我認為管理官應該明白人才得來不易,為一次任務折損羽翼並不值得。」

──降谷是唯一一個能調動公安警察的人,他的位置無可取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不管他有沒有受傷,這就是他必須要完成的工作。

裏管理官的一席話讓赤井清楚的意識到,安室如此堅持的意念究竟從何而來。

「我知道,降谷說過一樣的話。不過,我不相信你沒有任何替代方案,畢竟降谷還身兼其他身分,總會有事件發生在他不在的時候。」

──就算有,我也不一定需要聽你的,你可不是我們警察體制的人。除非...你幫我一點小忙。

「你希望我做什麼?」

──你應該知道公安警察的形象是很重要的吧?尤其是降谷的身分。我原本以為他只是因為仇恨追著你,現在看來似乎不是如此。

──公安內部各種猜測的聲音,不大好聽啊。我是不清楚你們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你要是真為他著想,就該做出點成熟的事,也該考量一下你自己是什麼身分,身為特務的你,談感情是不會有結果的。

裏管理官的論調聽起來十分刺耳,說的卻是事實,那是他們之間一直不去觸碰的議題,只是從別人口裡說出來,感覺更加令人不悅。

他還真沒考慮在別人眼裡究竟怎麼看待他們,他只知道當獨處時,他只會想著對方,珍惜所有能相處的時間,就算是吵架也好。

安室是個自尊心高的人,裏管理官也許說的沒錯,就算那些言論因為階級關係沒能直接傳到安室耳裡,也遲早都會對他造成影響。

作夢的時間必須在這裡結束了嗎?

「裏管理官的意思是什麼?」

──呵,你會不懂?很簡單,離他遠一點,別再和他有什麼牽扯。

──讓他現在接電話或是答應我的要求。快點做出決定吧。

腿上的重量,低頭就能看見的臉龐,如果說要把可能的安危和感情放在天平上抉擇,那結果是想也不用想的。

即使他能預見安室在知道之後,會有多麼生氣。

赤井微微垂下眼簾,看著沒有防備的睡臉,把多餘的情緒壓在心裡,說出應諾。

「我答應你。」

 
二次創作-BL   |   狙擊的摩天輪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赤安] 黎明前的夜曲 part9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