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請問
覺得很有趣
新文耶~~(開薰)
哇~完結了!
亲,加油
我來了!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隨風而去~
2018-06-26 08:57:57
{特傳}我與你之章   -   與你之章<五><六>完

 

手中的光環在眼前旋轉著。

用盡最後的力氣這麼的驅動陣法,他所要做的事始終只有一件。

一直一直,都沒有改變。

 

 

 

 

 

他在黑暗中浮沉著。

不管是睜著眼睛還是闔上雙眼都是一片漆黑,嘴中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那麼索性不想再做任何的移動了,但僅僅是閉上眼睛什麼都不想的卻也顯得如此疲憊。

有許許多多的資訊不斷灌入腦海中,有他剛出生時四腳著地的畫面,有他父親叼著亂跑的他走回家的畫面,還有一群不知名的妖魔像是玩伴一般的圍繞他身邊打鬧的畫面,還有,人類在他面前殺死父親的畫面。

最後的是一個年輕人輕輕的將他抱起,說道,那就拜託洗去這孩子的記憶,然後送到十五年前的黑井家中吧。

不管要支付多大的代價。

頓時間他覺得好難過,好難過。

那個人,為什麼都要這樣不顧自己的做著所有事,或許老早就有根據了。

大概就是一個人一旦失去了一切後又重新找到生存意義就會變成這樣吧,那麼要是當時他的記憶沒有被洗掉,那麼他會不會變得跟那個人一樣?又或者,更加的行屍走肉?

以一仇報一仇,無綿無盡的螺旋不斷盤旋而上什麼都不會得到,終止這樣罪惡般的矛盾是首要,他知道,他現在知道了。

但是,請好好的顧著自己,好嗎?

他已經不會再恨對方了,因為對他而言,那個人也成為了他重要的人了。

他重要的人,那個人。

他?那個人?

那個人,是誰?

......他,是誰?

 

--你呀還真是個怪人呢。

--以後我可是你的學長,拜託就喊我的名字吧。

--不對啦,你食指的位置偏了三毫米了!

--我說的都是真話喔。

 

--我知道我對你說了很多謊,也知道你很氣這樣對你說謊的我。

--但我只想對始終在擔心我的你說這句話。

--對不起,還有......

--謝謝你,昂。

 

不要,不要。

不要跟他道歉,也不要跟他道謝。

這樣簡直像是臨別一般的話語他不想聽到,為什麼要說這麼讓人傷心的話呢?

又有過多而快要炸裂一般的資訊灌入腦海中,那是從此以後,身為人類的日子中他所度過的一切快樂日子。

想起來了,他的名字是黑井昂,而對方,他的名字是褚冥漾。

猛的睜開了依舊還是一片漆黑的雙眼,瞬間意識到了一切狀況的昂感覺到了從眼眶中滑下的,那個可以被稱作是眼淚的東西。

「救......救......」

救救他。

救救褚學長吧......

突然間,背後似乎被人推了一把,昂愕然的轉過頭,兩隻白色與黑色的手雙雙將他往前推了,兩隻手的主人都掛著柔和的笑容,然後,揮揮手道了再見。

「拉米,還有......」

兩個人的身影都是如此熟悉,卻又遙不可及。

「爸爸......」

然後,下一個瞬間,自己的手臂便被拉住了,昂赫然再次的轉過頭,同樣熟悉的寬厚手掌便往前一拉,他的身體就這樣往前漂浮而去。

接著一道白光從一點擴散的往視線四周擴散開來,頓時身體被那道溫暖的白光包覆,但是視野卻被光照的不得不閉上眼睛。

那隻溫暖的手和光,就是那個人的吧,就像之前一樣,總是會跑來拯救他啊。

是的,其實,他才是最應該道謝的人。

謝謝你,謝謝你......

 

 

 

 

 

 

再次睜開眼時,卻看見了低著頭的褚學長蹲坐在他旁邊。

「學長?」

昂愣愣的開口了,只見對方慢慢地抬起頭朝他露出招牌般的笑容,「昂,你終於醒了。」

「褚學長,我怎麼會......還有......」昂說著,他在一開始便看見了對方的眼睛,是黑色,兩隻眼睛都是黑色。

「拉米呢......」

「......」

褚學長始終沒有一點回應,只是不斷地掛著微笑面對他,這樣的笑容讓昂看的很悲傷,剛剛在黑色的空間中的資訊慢慢的回流,昂知道了這邊發生的所有事情真相,也大概了解了拉米現在身在何處。

他撐起身子,這才赫然發現全身上下都酸痛不已,不過他還是忍著痠疼盤坐在地面上。

「......哭出來也沒關係啊。」

「呃?」

見對方愣了愣,昂嘆口氣。

「很多時候,多依賴別人也是好事。」他說。

「說的好。」

走過來的人開口道,昂看向他,「亞學長......」

對方向他點點頭,然後又面相褚學長後說道:「明明就是哭出來就會簡單許多的事,你偏偏要把他弄得那麼複雜,這不是白痴不然是什麼?」他嘆氣:「不管是以前,抑或是現在。」

「可是......」褚學長抿抿唇。

「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亞學長打斷他,哼了一聲。

「哭出來吧,大家都在你的身旁。」

「你不是孤單一人。」

緩緩的,昂看著眼前的人黑色清澈的眼眶中濕了濕,然後,淚水滑下了那張依然是在微笑著的臉。

「真的可以嗎?這樣無能為力的我......」

帶著哽咽的聲音傳來,慢慢的從蠕動的雙唇中,「因為這麼懦弱的我總是這樣扯大家後腿,所以我至少不要讓你們替我擔心......」

「但是,但是爸爸,媽媽,姊姊他們,還有拉米......」

「嗚嗚......嗚嗚嗚......」

那樣的謊言在崩解,眼前宛若男孩般哭出來的人流著淚,語無倫次。

黑與白間,消逝與湧現的情感。

黑與白間,無盡的思念。

 

<06>完

屋內的小小房間 佇立著

絕對沒有人會觸碰的

位於孤獨與寂寞正中央的

受傷的黑色少年

 

這樣的某一天,發現了另外一個房間的窗戶

沉默的白色少年

自稱是怪物的他

向我露出相似的微笑

 

開始改變的日常,產生樂趣的生活

這樣的一個人,我是否可以稱為朋友?

越過窗沿的那一刻,雙手交握的瞬間

「我是否可以叫你的名字呢?」

 

從雙手傳來的溫暖

眼淚不知覺的流下來

能夠就這樣一直聊下去嗎?

在這個寂寞的世界,那雙溫柔的手

 

如果是現在,感覺什麼都可以辦到

實現了我所有願望的你

但是,還有什麼不足的嗎?

感覺的到,我的遺憾嗎?

 

「請不要放開我的手......」

「請不要離我而去......」

 

拜託一直的待在我身邊

如此遙不可及的願望請幫我實現啊

因為太過寂寞的時間痛苦的睡不著覺

所以再繼續,溫柔地叫著我的名字好嗎?

 

「這個房間的另一端,是個虛幻的世界

所有都消逝的過去,僅僅是殘存的幻覺

即將要消失的我,只能將我剩下的給你

無論你的笑容或眼淚,我都不會忘記

所以希望你能夠

永遠不要忘記我的事。」

 

如果能夠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即使沒有實現那些願望,也希望能夠握著你的手

所以能夠再次與你相會嗎?

窗外的風景不會改變,我會一直朝窗外伸出手

不管過了多久

我都會

 

如此思念著你

(參考歌詞:魔法&#12398;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7RED5WsnY)

 

 

 

 

 

關掉了宿舍電腦上的畫面視窗,昂不忍心再聽第二遍。

剛剛聽到的歌是夜咄P在昨天上傳上N網的最新單曲,不到一天便衝上的點擊播放次數的榜首,許多論壇也開始推測了這首歌與之前單曲之間的故事聯繫,同時出現很多若有似無的憶想。

但是不知道的還是不會知道的,昂非常了解歌詞中的故事內幕。

從椅子上站起身,順著視線正巧看見了旁邊鏡子中自己的身影,沒有什麼不一樣的長相,但卻在層層的黑髮中彈出兩個毛茸茸的黑色動物耳朵。

「啊,跑出來了。」

趕緊將耳朵塞回頭髮中,然後不安穩的往後轉,還好尾巴沒有露出來,昂鬆了口氣。

他現在還沒有辦法獨自將自己的狐狸外貌完全遮蓋住,耳朵還可以自己來,尾巴的話是拜託黑袍的學長們輔助他暫時隱藏起來的,不過昂總得自己學會,之後再去請教鏡那隻小狐狸吧。

要去請教一個看起來分明年紀就比他小很多的晚輩頓時讓昂有點彆扭,可惜沒有其他可以請教的對象了。

這麼說來,他那個黑袍的學長不知道怎麼樣了,應該還是被硬塞在醫療班吧。

昂看了看時鐘,下午三點。

總之,就去看看吧。

 

 

 

 


「阿,黑井。」「哈囉,小昂這邊,看過來看過來!」

邁出宿舍門口的那一霎那,昂聽見了呼喚他的聲音,轉過頭,瞧見的是千冬歲還有喵喵兩人。

為什麼他們的樣子讓昂覺得是在刻意等著他的?

真的是這樣嗎?記得沒錯的話他已經快一個禮拜沒有踏出房間門了,自從過去的事全部都想起來後他有一點畏懼人類,所以他花了許久的時間在調適。

想是這樣想,昂還是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去。

「學長姐,你們怎麼在這裡?」他問。

「路過路過,剛剛好的。」喵喵這樣微笑的對他說,然後反問道:「那小昂你要去哪裡呢?明明都已經一個禮拜沒有出現了。」

姑且就信了他們的說法吧。「我......想要去醫療班看看褚學長。」他說。

「喔,漾漾現在情況穩定已經轉到學校的醫護室了。」千冬歲這麼說道。

「欸欸,是這樣嗎?還好有遇到兩位,不然我就白跑一趟了。」昂愕然說。

「那麼就一起去吧,我們也是剛好要去看他。」千冬歲揮揮手要他跟上,「不過你怎麼突然想要去看漾漾呢?」

昂眨眨眼,跟上步伐,「就......昨天看見N網上的新歌......」

「喔,你說那首歌啊,那首歌喵喵也有聽到呢。」喵喵晃著腳步說著:「很好聽喔,歌名叫做什麼......」

「黑與白。」昂淡然。

「啊!對了,就是叫做黑與白。」喵喵掛起微笑說道。

「但是那個歌詞......」昂囁嚅道:「聽到那樣的歌,所以有點擔心他的狀況......」

然而一旁的千冬歲卻笑了出來。

「黑井,你知道那個歌詞是誰寫的嗎?」他問。

「呃?不是褚學長嗎?」昂愣了愣。

但卻見千冬歲笑著搖搖頭,「那是拉米寫的,然後在漾漾的房間裡找到的信。」

「說來好笑,是他的哥哥本想去他房間拿一點生活用品過去的時候找到的......所以你懂了嗎?黑與白的內容說的並不單純只是指漾漾,有很大的部分其實是拉米的視點。」

昂猛的愣住了,的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首歌同樣也說得通。

「可是褚學長也不好受吧。」昂說。

「的確是不太好受。」千冬歲道:「不過你就自己去看看他吧,我們快到了。」

很快的便在學長姐的帶領下到了目的地,昂有些戰戰兢兢地推開病房門。

瞬間映入眼簾的是地面上的點心包裝紙。

「呃?」昂愣了愣,地面上還不只包裝紙,還有散落一地的紙張,堆的到處都是的厚重書籍,整個空間只能用雜亂來形容。

然後抬起頭看向病床的人,上面那個明明應該是病號的人正很開心的吃著一盒又一盒的布丁,吃剩的盒子就這樣凌亂的扔在旁邊。

「唉?黑井,你來了啊......你怎麼這副表情?」

「這是我要問的吧!這個簡直像是被轟炸過的房間是怎麼回事啊!」很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昂還是忍不住吐了槽,「我還以為你有怎麼樣所以才跑過來看你欸!」

病床上還咬著白色塑膠湯匙的褚冥漾愣愣,「我又沒有怎樣。」他說。

「我也看的出來好嗎?!」昂道:「我是指心情,心情!」

「嗯?」

「你難道......難道一點也不難過嗎?」

略帶哽咽的聲音從嘴裡吐出來,儘管沒有深度認識過拉米,但曾經在夢中看過,那樣默默且溫柔的包容著被主人捨棄的情感,為了對方甚至是為自己同樣犧牲那麼多,失去了這樣的夥伴也同時讓昂感到悲傷,那又何況與對方朝夕相處的褚冥漾?

「他為了你做了那麼多欸,而且最後還為了救你消失了......你就不能在看起來傷心一點嗎?」

聽著昂的話的褚冥漾默默的,淡淡地笑了出來。

「『我會一直朝窗外伸出手,不管過了多久,我都會如此思念著你。』」

從對方嘴裡傳出來的是歌,那是黑與白最後兩句歌詞。

昂為愕的看向他,而褚冥漾對他露出一絲苦笑。

「最初我扔給拉米的情感,叫做悲傷。」

他始終一直說著文不對題的話,昂還是靜靜地等他繼續說下去。

「所以當拉米消失後,悲傷的情感回來了,然後又找到了那首歌詞......嗯,所以一開始真的很難過。」

「結果,你知道學長做了什麼嗎?」褚冥漾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對著昂說:「他就打了我一拳,朝我大喊『大白癡,你想要消極到什麼時候?死人是不可能復活了,但是你要辜負他留給你的一條命嗎?』」

「亞學長揍了你嗎?!」昂驚愕道。

「是啊,還不輕呢,真是的,連病人揍起來也這麼不手軟。」褚冥漾苦笑,摸了摸似乎被揍的臉頰。

「你就是欠揍。」

猛然從後方出現的冰炎冷冷地哼道,褚冥漾則尷尬的呵呵笑了兩聲。

「所以說,真的在消極下去也是無用的,畢竟這條命是拉米留給我的,我不能再浪費它了......」

「嗯......阿,對了,你們要不要吃布丁啊?」褚冥漾拿起旁邊完整的布丁盒遞向前。

「不必了,倒是褚,你的病房是怎麼了?剛剛被轟炸過嗎?」冰炎皺著眉盯著滿堆的垃圾說道。

「這點我剛剛吐槽過了.....」昂在一旁小小聲地說。

「唉呀一個不小心就變成這樣了。」褚冥漾乾笑幾聲,「啊!我在妖師本家的房間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啊!」

「你這傢伙!難怪然每次都在罵你!你根本混蛋啊!」

「欸欸欸,話不是這樣說的啦......我出院之前一定會收!真的!」

聽到這樣無俚頭般的對話,就像平常一樣沒什麼不同。

只是,那個人臉上的表情,這次就是真的了吧。

「嗯?黑井你在笑什麼?」「沒有啊,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就和以前一樣。」「啊啊,是這樣啊。」

「真的,跟以前一樣最好了。」

就像是過去一樣,沒有什麼不同。

白色與黑色之間,十足迥異卻沒有不一樣,都是這樣相輔相成的站立在這塊土地上,過去是,現在也是,未來也肯定是。

「褚你這個大白癡!」

「啊啊學長不要揍我!嗚嗚我錯了對不起......」

都是活著的一起邁向明天,迎接未來。

其實沒什麼不同。

一直,沒什麼不同。

 

特殊傳說 黑與白 全篇完


 

...............................................................

舊文搬運工

現在活動於噗浪,這裡放置

二次創作-不分類   |   {特傳}我與你之章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與你之章<五><六>完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