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最新留言
請問
覺得很有趣
新文耶~~(開薰)
哇~完結了!
亲,加油
我來了!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7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7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隨風而去~
2018-06-26 08:56:02
{特傳}我與你之章   -   與你之章<三><四>

<03>

那個時候的事情他記得,記得清清楚楚。

冰炎當時愕然的愣在病房中,看著他學弟本來已經消失神采的左眼,填上了一個輒人的紅色豎瞳。

經過了那次的事件,本來褚冥漾不只是左眼,甚至連半邊的聽力都已經消失的狀況下,那個時候張著不同眼睛看著冰炎的褚冥漾卻讓他感到驚心,頓時間第一個反應不是氣憤,而是恐懼。

那隻眼睛,太過駭人。

但是他卻沒辦法說什麼。

 

--褚,你的眼睛......

--啊啊,只是犧牲了一點東西換來的吧......

 

冰炎不語,他卻沒有辦法像往常一樣地罵著學弟。

明明知道妖狐之眼所帶來的影響,然而褚的笑容是這麼毫無破綻,完全不同於往常的好猜測,冰炎完全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獲得了這種虛假的笑容,也完全不曉得他什麼時候在心中默默地決定了與拉米的契約。

不,應該說,自從褚的家人全都去世了之後,冰炎就越來越無法猜測他學弟的心理了。

但是,在另一方面冰炎卻也在心裡默許了這份關係,因為褚的狀況本來應該會更差,被妖氣所傷害到的左半部臉頰雖然勉強了將臉上的傷全都治好了,然而左半部的機能幾乎已經救不回來,包括左眼視力、聽力還有部分的嗅覺甚至延伸到左手臂的活動。

本來大概終生都沒辦法在有所作為的他,卻因為與拉米的契約又再度將這些已經失去的暫時拿了回來,褚那個笨蛋肯定什麼都不知道吧,畢竟當時精神狀況完全是混亂狀態的他連自己哪裡受了傷都不曉得了,又怎麼會知道自己僥倖撿回了什麼。

對於有這樣的想法的自己,冰炎始終無法釋懷。

這是治癒漾漾唯一的方法,那時私下去質問拉米的冰炎聽到了這樣的回應。

 

--儘管力量的侵蝕會漸漸地將我給他的一一消除,但是這是唯一讓他能夠毫無知覺的重回他生活的方法了。

 

所以那怎麼能算是侵蝕呢?褚他肯定什麼都不知道,很笨,笨得要死,就像以前一樣啊。儘管這樣不停催眠著自己褚什麼都沒變的冰炎卻也迷茫了。

為什麼,不管是褚或是拉米,都要這樣去傷害自己呢?

就像是這個時候,眼前的拉米對他露出笑容後驅動的強烈陣法,冰炎瞬間了解到那是什麼樣的法術。

那是當初公會破天荒的接到妖師家的委託,祕密的發派給多位熟識的袍級去獵殺黑狐的時候,由數十人共同發動的絕對消除陣法,當初在四周許多妖魔眾目睽睽之下使用後奪去了黑狐大部分的力量,然後殺了黑狐。

本是這樣的,但是現在從拉米的腳底下單獨轉出來的時候,冰炎還是狠狠的愣住了。

同時間愣住的還有位於前方的里昂,他的表情開始漸漸扭曲。

「拉米!你又要再一次使用那個術式嗎?!」里昂大吼:「你以為我還會中一樣的計嗎?而且憑你一個力量已經消失大半的身軀又能做到多少?!」

「就算是只有一半力量,還是有辦法驅動的。」拉米淡淡道。

「你不要說這種廢話了!」

冰炎猛的對著拉米吼道:「那個陣法由你單獨一人驅動會反噬的!你可是會死啊!」

「那也沒關係。」拉米還是淡淡的說。

「拉米!」

無能為力,冰炎憎恨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難道褚怎麼樣都沒有關係嗎?!」

眼前的白色妖狐頓了頓。

然後勾起了苦笑。

「是啊,這樣可能有點對不起漾漾呢......」拉米靜靜地說道:「但是,現在的漾漾已經能夠獨自一人過得很好了。」

「你這個......」

「所以亞殿下,還記得,我在很早以前跟你提起的事嗎?」

冰炎一頓,他知道拉米在說什麼。

「這是唯一的方法了,拜託了,好嗎?」

所以他才沒辦法釋懷,這樣唯一的發法,卻會再度讓他們所珍視的人再次受到傷害。

「阿阿阿----」

大吼著,冰炎試圖吼出自己的悲憤,轉動手中的長槍往地上的陣法插下去。

 

<04>

 
 
 長槍在空中劃開弧度,那個瞬間,術法陣的顏色和形式產生了一點改變。
 
 注入的力量屬於無殿,那是冰炎的師傅教給他的,僅記的是師傅玩心一起教他的術式排列,但是那樣的術法他沒有辦法驅動,就算他身為黑袍也沒有辦法驅動一些些。
 
 畢竟,屬於跳越時空的術法不是單憑區區一人就能簡單發動的。
 
 「謝謝你的給予。」拉米笑了笑,「只要這個排列就夠了。」
 
 「我會驅動它的,絕對。」
 
 
 
 
 
 
 
 
 
 
 
 
 
 在遙遠遙遠的以前,他與他屬於某個種族的式妖。
 
 拉米與里昂,白與黑的存在輔佐著當時的妖師所有事,當時的他們也不過是剛練成九尾的年幼妖狐,宛若青年火爆而衝動的性格顯現在他們身上,不約而同。
 
 常常一屁股出氣的兩隻妖也經常讓牠們的主人感到頭疼,他與對方也經常這樣被責罵。
 
 是的,雖然如此依舊很快樂,這一點他與拉米都有同樣的感覺。
 
 但是當里昂次次地看見自己的主人被世界的種族所驅趕追殺,他開始感到疑惑,為什麼身為妖師的存在就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他深深的敬仰著自己如水一般的主人,比任何人都還要尊敬。
 
 所以,他才沒辦法認同這樣的待遇。
 
 必須要改變這一切,他只望著有一天他的主人能夠笑著正大光明的站在陽光底下。
 
 為了達成這樣的大義,他必須要變強。
 
 不惜一切的就算會被認定為背叛者,那也無所謂。
 
 
 
--為什麼要這麼做?里昂?
 
 
 
 只是有點可惜的是,最後見到的是自己的夥伴與主人傷悲的表情了。
 
 要變強,要變強,強到沒有人能夠在忽略自己,強到沒有人會欺負自己,不管如何,就是要更強大,更強大。
 
 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變強.......
 
 已經迷失了嗎?
 
 到底當初的理由是什麼?
 
 想不起來了。
 
 想不起來,那就算了。
 
 反正,他老早就已經回不去了。
 
 
 
 
 「千年對你我來說都太過漫長了吧。」
 
 「所以我會終結這一切,這延續著超越時空的執念。」
 
 陣法快速旋轉著,那個術式里昂確實的明白那是什麼樣的東西,不只是摧毀他的一切而已。
 
 不,拉米,他會死的,拉米一定會死的。
 
 就算不惜犧牲了這樣的生命,也要了結掉的一切嗎?
 
 遠處,他的孩子已經陷入昏迷,里昂不知道褚冥漾對他做了什麼,但是向來對方就不是重點吧。
 
 只不過是個媒介而已,即使這樣不斷催眠自己,內心依然還是存有不捨阿。
 
 不管是對昂,對拉米,對褚殿下,對任何人都存有著不捨。
 
 許久以前,曾記得這樣的對話。
 
 「我們都該走了,里昂。」
 
 「要去哪呢,拉米?」
 
 「這個嗎......」
 
 「過去吧,哈哈。」
 
 「啊啊,說的也是......」
 
 「回到我們才應該在的地方......」
 
 是嗎,是嗎,果然如此嗎?
 
 其實他要的是如此的簡單,就是想要一個安穩的容身之處而已,所以他才做了這麼多努力。
 
 但是,或許什麼都不改變才是對的吧。
 
 「拉米!!你要將我送出這個時空嗎?!」
 
 驚愕般的怒吼著,赫然意識到的時候身上居然已經被最高級的束縛陣法給困住,一旁的冰炎擰著眉驅動陣法,這般法術就算身為千年歷練的自己也無法瞬間掙脫開來。
 
 拉米腳下的陣法發光至極致,代表著完成的術式,再來只差最後的步驟了。
 
 「阿阿阿阿阿阿!!」
 
 死去吧,與你一起。
 
 永別了。
 
 術法發動,消失在眼前的黑色與白色妖狐身形,從不同的視野中擴散開來的情感。
 
 永別了。
 
 強大的力量在空間中爆開來,殘存下的點點光輝消散在空氣之中。
 
 
二次創作-不分類   |   {特傳}我與你之章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與你之章<三><四>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