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NARUTO (BL同人)
自創小說
其他
繪圖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63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天然酵母
2015-07-27 00:46:05
短篇   -   (2015佐助生日,遲到Orz) 那個時候的女鬼 (佐助x鳴人)
 (有如寺院出生的Tさんry的佐助x有靈異體質且怕鬼怪的鳴人)

  
  我的是所謂的有靈異體質的人。
  我的兒時玩伴——也是我現在的戀人,也是那樣的人,但是他有一點與一般有靈感的人不同。
  那就是他能夠觸摸到鬼怪。
  
  這是高中某年剛進入暑假沒多久的事情。
  我的朋友提議玩百物語。
  其實我頗怕鬼怪一類的東西,不太想參與,但是由於那個年紀的自己莫名其妙的固執,我硬是答應了。
  果不其然,我之後相當後悔答。
  不過答應了之後又拒絕也有點那個,於是我去拜託那個兒時玩伴(以下稱S)陪我一起參加百物語。
  「但是我拒絕。」
  預想中的立即拒絕。
  我仍不放棄地拜託。
  「拜託啦,萬一我在中途就怕到失禁......對吧?」
  聽到我的話,S則以古代人的語氣回應我:「無需擔心,如果真是如此,汝至今應該早已失禁無數次,而被賦予『失禁小僧(こぞう)』的諢名。」
  「......吾受閣下之言語在起不能啦。」
  我們從以前開始就會突然改變說話的語氣,像表演慢才一樣一搭一唱。這是只存在于我們彼此間的語言,在其他人面前比較少這樣對談。(不過現在也比較沒這麼做了。)
  結果,因為我非常煩人地拜託S,他無奈地答應了。
  
  舉行百物語的地方是S家的一間和室。
  真令人不安。
  唉,不過仔細想想的確會變成這樣。
  在我們進行百物語的夜晚,只有S家沒有大人。
  S的父母那天因為工作的關係晚歸,而S的哥哥則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到家,但應該也不會那麼快回來。
  而我感到不安的原因是,S的家是「會出現」的地方。換句話說就是鬼屋。
  雖然我自己已經拜訪過好幾次了,不過至今還是會感到害怕。
  
  參加百物語的人:S丸、C、K、K的朋友A、S和我。共七人。
  蠟燭由K和A準備,打火機則由S丸準備(那時剛知道S丸開始抽煙,嚇了一跳啦)。
  我們將蠟燭全點燃,熄燈,接著開始百物語。
   一開始大家抱著好玩的心情講了些不怎麼可怕的故事。(K甚至講了他以前自○的時候不小心被姊姊看到的事情,雖然這某種意義上也是恐怖的故事。)
  氣氛頗為輕鬆的時候。
  「喂,宇智波(S的姓氏),你也講個鬼故事嘛。」
  K一邊嘻嘻笑,一邊對一直沈默的S說。
  S向我看了一眼,聳聳肩,說:「好吧。」
  他講了之前跟我講過的親身經歷。他和哥哥還有哥哥的朋友在夜間兜風時發生的事情。
  (S會一起去的原因是他們會經過大型遊戲賣場。)
  那晚S的哥哥的朋友似乎也提議進行百物語之類的事情。
  兄弟倆本來不以為然,但最後還是不敵S哥哥的朋友的堅持。
  已經講了好幾則怪談後,不知何時,四下不知連路燈都消失,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差不多開始令人感到不妙的時候,S的哥哥只說:「咬緊牙根」,就一拳打向坐在副駕駛坐上的朋友。然後本來漆黑的視野開朗起來,感覺似乎有好幾個小時的車程,實際上才經過三十分鐘左右。
  「這是什麼,物理除靈嗎?ww」
  雖然大家聽了後一笑置之,我卻只能乾笑。
  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不是和那位S他們在夜間兜風時做的事情一樣嗎!
  那時候只認為S大概是故意說出來讓我們害怕的。現在回想起來,S那時說這則親身經歷,可能是為了警告我們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S說得故事之後,我們講的也從之前不怎麼可怕的故事變成真正的怪談。
  說故事的順序為K→我→S丸→C→A。(那則之後S就不講了。)
  從開著的拉門吹來夏季微溫的風,蠟燭的火焰隨風擺動,我們映照在牆壁上的影子曲折地搖擺,令人感到詭譎。
  突然,我感到雞皮疙瘩。明明是溫暖的夏夜。
  我無意間靠向坐在身邊的S。
  S只是瞥了我一眼。然後輕輕地拍了拍我的頭。
  平常如果我們太過親密,身邊的朋友都會開玩笑地稱我們「同性戀朋友(ホモだち)」,但那時大家似乎都過於專注在怪談上而沒注意到。
  接著,百物語接近尾聲(沒記錯的話已經到第九十則之後,輪到K講了)時,S突然說:「等一下。」
  「我回來之前,所有人待在這裡。」說著,S站了起來。
  每個人都呈現ポカーン(゚д゚)驚呆的狀態。
  不等眾人反應,S已經走開,身影溶解於黑暗中。
  「我們該怎麼辦?」C問。
  「喂,鳴人(我),那傢伙不要緊吧?」S丸問。
  「哈~!一定是怕到想尿尿,所以去廁所了。」
  K一副不在乎的態度,催促我們繼續。
  我則拼命阻止大家。
  「總之那傢伙回來之前,不要輕舉妄動,拜託啦!」
  老實說,中途開始我就頻繁地聽到從黑暗中傳來的聲音。例如「啊啊啊啊啊——」嚇到的聲音、「嗚嗚嗚嗚——」在哭的聲音、「咿咿咿咿——」害怕的聲音、或是「哈啊、哈啊」沈重的喘息。大家好像都沒聽到的樣子。
  但S一定也聽到了。
  雖然剛才沒看清楚他的表情,但該不會是很糟的狀況吧?
  我們大概等了五分鐘,實際感覺卻像過了很久很久。
  我揣揣不安地環視籠罩周圍的黑暗。
  蠟燭只剩下幾根。
  小小的火焰照亮的範圍像某種結界一般保護着我們。
  在這段時間內傳來的聲音更大聲、更頻繁。
  聽著那些聲音,感到害怕的同時,也反而感到安心。
  因為這表示S正平安地進行「除靈(物理)」。
  有點聽不清楚在說什麼的朋友有一句沒一句地交談。
  K好像面有難色地說著:「好想去廁所......」
  老實說,我也想去廁所了。
  但S說過他回來之前要待在這裡,而且我也沒勇氣離開蠟燭光照射的範圍,所以就忍著尿意。
  過了一段時間後,從黑暗中傳來的聲音緩和下來。
  想到終於可以去廁所的我,正想跟大家說:「應該沒問題了」。
  
  就在這時。
  我突然遭到鬼壓身,變得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身邊朋友講話的聲音也停下了。
  過了不久,從我對面的K身後的黑暗,冒出了一道嚇人的女生身影。
  那個身影移動到K的背後時,我看到了在凌亂長髮後的臉。
  膚色發青,眼睛的部分像開了洞般漆黑,總之看來很不妙的樣子。
  好像還在喃喃說著什麼。
  和K的視線對上時,那傢伙應該也感覺到女鬼的存在了,眼神一副怕到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也怕到快哭出來就是。
  那女鬼伸出一隻手,一邊以聽不清楚的沙啞聲音說著:「......好恐怖。」
  我當時真想吐嘈:「恐怖的是你啦!」
  糟糕,好像快尿出來了。
  在心中這麼大喊的時候,又想到不知道福是禍,在鬼壓身的狀態下應該不可能尿得出來。
  就在女鬼連呼着什麼,我則瞪著它,試圖以眼神吐嘈的時候。
  「喂。」S的聲音。
  只見S一手抓住女鬼的頭,像丟球一樣將女鬼丟出去。
  那位女鬼一邊叫著「不要———」,飛越S家的院子,掉到圍牆外了。同時,鬼壓身也解開了。
  
  這之後的記憶有點曖昧,只記得S將房間的燈打開,強制結束了百物語。
  大家還沒從剛才的狀況回過神來,只是無言地點頭如搗蒜。
  「差點就尿出來了......」K默默地說。
  之後問及那晚的狀況,S說:「其實那些傢伙對怪談之後的也很有興趣。那晚它們很好奇你們講的故事,所以就聚集過來了。但是聽了之後似乎又很怕。結果就跟預想的一樣,一群一群厚臉皮地擠別人家中,又自顧自地恐慌,鬼吼鬼叫的,有夠擾人。」
  ?沒想到鬼怪聽怪談也會害怕,有點不可意思啊。
  這麼說來,那時候的女鬼,該不會是因為害怕,才出現在我們眼前阻止我們講下去?
  順道一提,我到現在還沒跟S說過,鬼壓身解開的時候松懈下來,來不及止住股間的水龍頭,有點尿出來......
  因為太丟臉了,我大概一生都不會講出來吧。
  
  
  
  
  
  
  註:百物語為日本傳統的怪談會之一。點一百支蠟燭,說完一個怪談吹熄一支蠟燭,直到說完一百個怪談,蠟燭全部吹熄之時,妖怪就會出現。起源不明。
  
  
  
  
  BGM:煉獄庭園(煉獄小僧)ー自殺寸前5秒前
 
二次創作-BL   |   短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2015佐助生日,遲到Orz) 那個時候的女鬼 (佐助x鳴人)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