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絕望系列
企劃相關
其他
繪圖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7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6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Love and Peace
2011-10-10 19:52:44
【活動】惡夢之街   -   02.追不回來的是什麼
※角噗內容融合主線劇情這樣
※感謝阿聿、西法、昶的合作!!!
※洛吉利你變女孩子好可愛喔^q^(何
 
 
 
(附上性轉圖XD


















有個小孩,躲在牆角哭泣。

他哭的雙眼紅腫,聲音也啞了,但卻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直到一個約莫40歲的男人將小孩從地上給拉了起來,小孩像是嚇到一樣停止了哭聲。

「終於安靜了嗎?」男人看起來很困擾,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那個小孩就窩在男人屋子裡的角落哭著。

「你的爸爸媽媽呢?」男人問,小孩搖頭。

「你的名字?」男人問,小孩搖頭。

「你從哪裡來的?」男人問,小孩還是搖頭。

男人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小孩都以搖頭回答,當男人自暴自棄的問了一個問題後小孩才終於點頭。

「你還想不想活著?」





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縮成一球的窩在床的角落就差一點就會掉到地板上狀態,我抓抓那頭梳不整齊的亂髮時一個不小心失去平衡的從床上滾了下來。

掛在床旁的燈籠晃啊晃的。

躺在地板上,呼吸著絲毫不見變的微冷空氣,就這樣躺在木頭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的發著呆。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從地版上爬起來,扶著腰站起來。

「好痛……」


將自己打理好,穿上稍顯大件的麻色外衣後在右邊打一個結,將多餘的部份給固定住,綁上草綠色的頭帶,將掛在胸前項鍊的鐵片緊緊握在手掌中一陣子才放開,走到一樓整理店舖。

一如往常的打掃,像是連點灰塵都不希望出現,異常仔細的擦拭著每個角落。

以往還能聽見的吵雜聲今天卻連人群走路的聲音都沒有聽見,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心想著,一邊打掃著店舖。

除了自己的呼吸聲,這家店裡還有什麼?

手上的抹布掉落在地上,我的呼吸無法控制的變得急促,左耳的鈴鐺跟著激烈搖晃發出急促的金屬撞擊聲。

冷靜下來,必須要冷靜,我坐在地上努力的將呼吸變回正常速度,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後我冷著臉將抹布撿了回來。

繼續擦拭著擺放武器的櫃子,擦完後將油燈點起掛到招牌上,我冷著臉坐在櫃檯的位置上。

放置在內側的筆記本被翻到了空白的一頁,必須要保養的銀製武器正放在一旁,織到一半的圍巾也被丟在那邊,明明還有事情要做但我卻連動也不想要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被推了開來,我趕緊堆出笑臉對著來人喊著千篇一律的台詞。

「歡迎光臨。」



送走客人後,整理著他所給予的白天記憶。

「這種方法行的通嗎……?」筆停了下來,一道又一道的回憶閃進了腦海裡。

金黃色光線經過翠綠的葉片灑在臉上,我歡呼的在樹下轉著圈,絲毫沒有發現陰影越來越大片、而光線被陰影所吞噬掉。

當發現的時候,連樹也消失不見,僅剩下我一個人站在黑色的空間裡,上下左右、連腳底下我踩著的「地面」都無法相信。

口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我抱著頭蹲到櫃檯下面,頭痛的程度讓我差點昏了過去。

而我也真的昏了過去。

等到清醒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間了,我撐著因為縮在桌子底下而酸痛的身體將店給關起來後爬到二樓的床上。

我想我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再次醒來應該是晚上了,為了忘掉剛剛那些想起的事情,我撐著還有些餘痛的頭從床上爬了起來,再度將自己打理好後揚著笑臉推開深鎖的門。

「來去逛街好了。」我用著愉快的語氣對自己說,走在寂靜的七番街上另有一番趣味。

不,一點也不有趣啊。

在這種夜裡,他不就是在這種寂靜的夜裡──

本來要踩到地面的腳浮在空中,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一樣我整個人都僵在那一刻,接著,我緩慢的將腳給縮了回來。

「不可以再想了,會瘋掉的。」我對著自己說,給予自己警告。

捏住鐵片的手浮出血管,整個人的臉色都有些發白。

走到某個小巷子裡平復著心情,卻聽見了奇特的爬行聲。

那是夢喰,黑色、充滿惡意的存在。

我冷著臉轉過頭去看那聲音出現的方向,本來還有些顫抖的雙手伸進麻色大衣裡掏出了一把銀製小刀。

「希望不要是個太強的夢喰。」我在心裡想著,一邊將身體弱小的肌肉喚醒,希望等等可以跑快一點。

突然,爬行聲加快,一坨黑色的東西伸長了手從左方襲了過來,我馬上往右邊一躍,但鈴鐺被扯了下來,掉到夢喰的身體上面。

意識到鈴鐺掉到夢喰身上時我整個人都茫了,我無法抗拒衝出來的憤怒情緒,用著比剛才還快上數倍的速度衝向夢喰。

「把鈴鐺還我!」我冷冷的說著,銀製小刀毫不留情的往夢喰的身上砍了下去。

不意外的夢喰被這樣一刀又一刀的攻擊後終於消失,我撿起落在地上的鈴鐺掛回左耳上。

手、身體、心靈在顫抖著,害怕著失去。

「回去吧,回去吧……」我對著自己半安撫的說,一邊走回七番街。




走著走著,卻聽見了騷動的聲音,往那邊走過去後發現有個人正躲在牆角偷窺著。

「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躲到那個牆角,問著那個男人,他有著銀灰色的頭髮,以及深藍色的雙眼,由於身高比較低的關係看的一清二楚。

「你要不要蹲進來一點?那個角度可能會被看到。」那個男人這樣提醒著我,我馬上道謝後往更裡面縮。

看了一下那個男人,我這才發現那是在五番街某個商店看過的店員,名字是西法。

轉過頭看著有兩個人影的那一方,其中坐在地上的人影好像有那麼點印象。

接著坐在地上的那個人撐著鐮刀站了起來,好像和另外一個人說了一下話後就往我以及西法所蹲的角落走了過來。

被發現了嗎?「哇,他們往這邊走過來了,怎麼辦?」我搖一搖西法,認為已經提醒到他後直接往遠處跑走。

跑了一段距離後,我才發現到那個人是拿鐮刀撐著身體站起來的,而且那鐮刀的模樣正是自己依造客人的設計圖所做出來的,一想到這裡我終於發現那個人是認識的人,我趕緊跑了回去希望剛剛那個男人沒有事情。

到了現場,我趕緊詢問西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擔心他,只好把自己的語氣變的比較偏向於對於陌生人講話的方式。

「嘿那個躲牆角的,你怎麼跑那麼慢?」用著戲謔的語氣問著他。

大概是語氣的關係,西法回道:「啊啊?有什麼沒意氣的人在跟我說話嗎?」

一旁的人好像在說什麼危險的事情,但我懶的去理會。

幸好沒事……「等我和你認識之後再來提義氣怎麼樣?」我笑著對他說。

「就第一印象來說,和你認識似乎沒有益處啊。」他也笑著回我,不過這才是理所當然,對於不認識的人我還肯回來就已經算是特例了。

想到這邊我有些生氣,但還是保持著笑臉說:「保命要緊啊兄弟!」

「不好意思,你們兩位可以先停止爭辯來幫我個忙嗎?」一旁銀髮的青年這樣說,依我目測他大約有19歲左右,我瞇著眼往下一看才想到自己跑回來的目的。

「欸,是阿聿!」

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聿默默的看著我,看來是有些清醒。

「這傢伙確實是那個叫什麼死神的人吧?」銀髮的青年這樣說,西法仔細的盯了一陣子後也給予肯定的回應。

「唉,怎麼會遇到這麼麻煩的人。」銀髮青年說完嘆了長長的一口氣,看來阿聿對他來說有那麼些麻煩,我擔心的蹲在他的旁邊用手指戳著他。

「阿聿你怎麼會倒在這裡。」看著他滿是血跡衣服,我有那麼點擔心的問。

「……散步。」聿掙扎著坐起來,看起來非常的疲累。

看著聿這種模樣,真讓我想起以前那個大叔死鴨子嘴……!停住,現在不可以想這種事情,現在是在外面!

我努力的放空自己,確定壓住內心中的混亂後我才開始注意起外界所發生的事情。

「遇到麻煩的人不是很有趣嗎?雖然危險,但不會無聊,這是緣分。」剛回過神來就聽見西法這樣對銀髮男子這樣說著,好像說著很偉大的話一樣非常認真。

但銀髮青年的注意力都放在聿的身上:「糟糕,你的血已經是用噴的了……我也有一半的責任……」他愧疚的說著。

像是想到什麼,聿努力的想要爬起來,用著非常小著的聲音說:「……殺掉。」

選擇性忽略對方說的話,我故作生氣的說:「身上都傷口了還散步!走走去我家我幫你包一包。」

「唉呀呀,看起來敵意很重呢。」西法往後退了幾步,拉開與聿的距離,雖然想提醒他聿的攻擊是遠距離的,但我完全不想要提醒他。

這時銀髮青年才像是想到,笑著回應西法:「先生,你還真是豁達耶。」

在一旁抓著鐮刀的聿終於站起來,一臉殺氣騰騰的看著西法。

「死神先生,我覺得你還事先處理傷口一下比較好吧?」銀髮青年擔心的說,是真的非常擔心。

也不出聲,我靜靜的看著他們之間的鬧劇,只注意著阿聿的狀況,到他真的不行時直接帶走。

西法好奇的問:「殺我有錢拿嗎?沒有的話為什麼要殺我?」

聿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為什麼……」說完望著天,思考著。

「既然沒有原因,殺我不是很沒有意義嗎?既然是沒有意義的事,就沒有做的必要,我已沒有必要殺我,沒有必要殺我的話,鐮刀可以放下來了。」西法快速的說了一長串話,但可以感受到他對於這件事情非常認真。

「算了,你的傷口是被我弄嚴重的,為了表示歉意這盒飯就給你吧,反正我也找不到狗。」銀髮青年無奈的說著,將飯盒遞到聿的面前。

聿看向我,但看到飯盒放到他眼前時嚇了一跳。。

「這人居然讓死人吃狗食……」西法不可置信的說著。

「阿聿,把鐮刀放下,雖然我不認識他不過你的傷不能再拖下去了。」我認真的對他說

聿放下了鐮刀,猶豫著要不要接過飯盒。

過了一陣子,西法看聿沒有反應便說:「既然現在沒有人要殺我、前任想殺我的人有飯吃,那依照皆大歡喜劇情模式,我應該可以離開了,我還要去找朋友呢。」故作俏皮的眨眼,看來剛剛快被殺死的情況對他來說衝擊力很大。

「吃掉吧,食物很珍貴的。」銀髮男子說。

接過飯盒後,聿小聲的說:「謝謝。」

「那麼我就先走了,我要去四番街……」說完,西法轉身離開。

「總之,我家在那邊。」銀髮青年指了某個方向,接著說:「要是你想要叫我對傷口負責的話啦。」

「那我就先帶阿聿走了。」走向回家的路,我刻意放慢腳步等聿跟上。

聿淡淡的瞥了一眼昶指的方向,搖搖頭後跟著我走回到了位於小巷的武器行。

走了一段路後銀髮青年好像在說什麼狗,阿聿也好像回了什麼,但我完全無法去注意到。

以往的記憶正瘋狂的從腦海裡跳出,我只能放棄維持臉上的笑容,回到冷淡的模樣壓制住那些記憶。

只能慶幸我走在前方,當回到武器行時我也終於平復了我的心情。

帶著聿走上二樓,拖去浴室將傷口清洗完後抓到床上包紮。

這種事情做起來是那麼的熟練,我掩飾著手抖替阿聿包紮著,正掩飾不住以為要被發現的時候發現阿聿已經睡著了。

我不禁輕笑著,用手指戳戳聿的臉頰,看他皺眉後轉身繼續睡。

「真是可愛。」我的嘴角揚起了笑容,也慶幸著今天有出去逛了一下街,現在才能遇到阿聿。

像是在尋求安心,我縮成一球窩在阿聿的旁邊,近到可以感受到阿聿的體溫。

安心的闔上眼,對著已經熟睡的阿聿道了聲晚安。


還有一聲感謝。
 
 




-----------
2011/10/10

其他角噗互動會慢慢變文字XD
我先滾去打報告了

然後歡迎搭訕→→http://www.plurk.com/Los1119

有在玩惡街的朋友請直接加好友,只是想關注的請按粉絲謝謝
玄幻/奇幻   |   【活動】惡夢之街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02.追不回來的是什麼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