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谷底掙扎
2012-11-12 00:51:11
CWT32夏冰夏新刊- 夢喚千風   -   [特傳/夏冰夏] 夢喚千風-試閱2
  揉著太陽穴驅趕剩下的睡意,冰炎才剛從一個長期任務回來,原本以為至少能夠先好好睡上一覺,甚至還在房外下了隔絕的結界,豈料連睡著後都會被干擾。

  「那傢伙」。

  夢裡的那人所擁有的名字,彷彿就隨著生命一起消逝無蹤了。逝去之後,百年過去了,當旁人提起那人,冰炎只會用「那傢伙」稱呼他,自己也不曾主動去談起那人的事。

  相對於人類,精靈的時間太過長遠,長遠到只足夠他目送,然後被留下。

  相對於精靈,人類的生命太過短暫,但作為佔據心靈的存在,夠久了。

  一百年的光陰,對冰炎而言從來就不是眨眼而過的瞬間。即使擁有遙望也不見盡頭的生命,時間的步調並不會因此而有所不同,他仍處在和一般人相同的時間之中。如此漫長的流動,只足夠讓冰炎慢慢去習慣對不斷從指縫間流逝的細沙感到淡然。

  這時候,門外和手機同時傳來聲響。

  瞥一眼手機螢幕,冰炎的表情閃過一絲明顯的厭惡,嘖了聲後把手機丟回床上,決定先前去應門。

  「大氣精靈捎來消息,告訴我颯彌亞你的長期任務結束了。」木之天使安因站在門外,神色間帶有點擔憂。「看來是個很累人的任務。」

  「沒睡好而已。」拍兩下臉頰好讓自己清醒,冰炎也知道自己的臉色好看不到哪裡去。

  安因皺起的眉間舒緩開來,微笑輕呼出一口純淨之氣,涼爽的氣息讓冰炎清醒很多。

  「謝謝。怎麼了嗎?」

  「翼族前些日子送來一些點心,剛好碰上你外出,所以託我轉交給你。」安因遞出一個雕工精美的木盒,盒蓋上印有製作者的名字。「我也收到了不少點心,如果眼下沒有其他事,要不要和我一起到賽塔的住所享用呢?精靈泡的茶對消除疲勞很有幫助。」

  「謝謝你的邀約,但我等等還有事得去會計部一趟。」冰炎接過點心盒,視線短暫落在手機上。

  突然,冰炎抬頭看向安因,眼前的天使臉上仍掛著笑容,自己拿著盒子的手卻抽不回來,一切都只發生在眨眼間,又或許只是錯覺。

  「那真是太可惜了,期待你下次能有機會參與。」

  要告辭前,安因收起笑容,深吸一口氣像下定決心般,定定望著冰炎。

  「還是不願去看他嗎?」

  聞言,冰炎臉色微妙地起了變化。

  「明天是──」

  「我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冰炎直接截斷來者未完的話,不參雜一點溫度。

  「要一起去看他嗎?」安因嘗試性的提出邀約。

  「不必了。」眼裡的溫度驟降,冰炎冷冷拒絕。

  「至少明天、去看他一眼吧。」字句間流露著不忍。

  見冰炎不打算多說,安因最後只有以點頭離開告終。

  確定訪客已經遠去之後,冰炎把所有雜陳的情緒發洩在關門……砸門的動作上。

  反應過度了。冰炎反省著。倘若沒有作那個夢,自己或許還能冷靜面對。

  冰炎知道,安因和賽塔經常去探訪他們的好友。他也知道,兩人不下數十次以旁敲側擊的方式向自己提出同行的邀約。

  冰炎看在眼底,只是選擇了視而不見。只是這次大概連天使的耐性都被磨光了。

  藉著安因的提問,他才發現好像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在他面前提起那傢伙。

  有陣子冰炎不禁會暗忖,冰川崩毀之後、學院大戰前,那段時日是何等光景?每個錯身而過的人是否都以現在對自己的方式看待那人,一樣微笑、一樣問候,約定成俗般不提起曾經與自己並肩而立的搭檔。

  當週遭的人越是想去掩飾,就越會去凸顯那藏在日常之下的不諧和感。

  在失去搭檔的隔天,冰炎去公會接下一份長期任務。人從黑館消失了一陣子後,用情報班估計時間的一半就解決任務,回來的路上還順手滅掉了一個鬼門、砸毀兩座古蹟。還記得那次任務回來,被夏卡斯狠狠敲了好大一筆錢後。

  其後,冰炎零星接過幾次雙人任務,但過程中總是因為配合度的問題進行的不太順手。該說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嗎?一起出任務的同伴能力自然不在話下,但就是少了那麼一點默契,所以需要多花些心思去配合,因此終於在被冰炎嫌太麻煩後就不曾接過了。

  接下來的日常很單調,行程表上排著一項接著一項的單人或團體任務。有回讓學弟看到,他在學弟下意識說出「工作狂」三個字時,送了一個鞋印在對方背上。早就脫離學弟身份的褚冥漾當時也不年輕,這一腳夠讓人全身骨頭都散了,但冰炎還是認定是褚自找的。

  身為袍級,冰炎不能讓私人情緒影響自己的行動;身為搭檔,他必須遵守和那傢伙的約定。或許在旁人看來或許是轉移注意力的舉動,忙碌帶來的麻痺感只是附屬品。

  一直都記得的,即使冰炎在別人面前表現得漫不在乎。

  明天,是那傢伙的忌日。

  一年、兩年,五十年、一百年。日子近了,冰炎才發覺還沒戒掉細數時間的習慣,數字總會惱人地在心頭繚繞,伴隨著抹滅不掉的瑣碎回憶。

  因捉弄他而感到愉悅的、因他的我行我素而生氣的、用公式笑容武裝起自己的……所有關於他至今唯一搭檔的一切。

  冰炎一次也沒有去探過對方的墳,他總認為那太過矯情。

  記得就夠了。

  咬嚙著下唇直至吃痛的程度,本來想藉此中斷思緒,反而卻回想起那傢伙在自己唇上所留下的佔有慾。

  彷彿還殘留著一點餘溫。

 

 

-----
接在上一篇「虛實之間」後面,最後決定把書名換了。
主要會以冰炎的視點為主,設定上是夏碎去世的百年後。
天啊時間梗對我還有這兩隻都好痛。
現在在修羅場全力衝刺中,看到我上噗請把我趕下去寫稿。

 

 
二次創作-BL   |   CWT32夏冰夏新刊- 夢喚千風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特傳/夏冰夏] 夢喚千風-試閱2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