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作家書櫃
小說
特殊傳說
家庭教師
其他
最新留言
尚無資料!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8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1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夜下紫蝶
2015-02-03 00:50:37
【冰漾】論學弟誘拐方式   -   【冰漾】論學弟誘拐方式 -15
 
 .目前還有餘本,通販請至露天
 

→接續特傳舊版第二部設定 √

→被我用到爛的失憶梗 √

→可能有OOC √(歡迎指出)

→灑糖HE √

→CWT38新刊,完售後將全文公開網路 


 

  誘拐方式第十二條:要包容對方的錯與缺點,即使你現在很想扁他,也請留到後面用另一種方式。(X

 

  ×

 

  等冰炎和阿斯利安找到了褚冥漾時,看到的便是風之神靈已經被困在陣法中,而褚冥漾正站在陣法的外面。

  「亞那的孩子,你終於來了,有人可是等了你許久呢。」安地爾的語調一如既往。

  「安地爾,拜託你快點好嗎。」褚冥漾這時已經解開了兜帽,手中拿著米那斯化成的掌心雷,對著陣法裡頭的風之神靈。

  「你不打算對他們解釋一下再繼續?」安地爾似笑非笑,「他們應該很好奇你的記憶怎麼突然消失又恢復的吧。」

  「……」褚冥漾狠狠的瞪了眼安地爾,才認命的、小心翼翼的轉過頭看向自己學長,那表情怎麼看怎麼的可憐兮兮,「我們先處理眼前的事好不好……」

  「褚,你那表情做給誰看?」冰炎被氣笑了。

  當然是您啊!學長大大……

  褚冥漾扁了扁嘴,語調滿是哀怨,「學長……」

  只見冰炎不說話,只是環抱著胸站在那裡看著他,褚冥漾便覺得自己背後一涼,頭皮發麻。

  「學長……」褚冥漾將語調放軟,滿是討好。

  冰炎只是挑了一眼,什麼動作也沒做。

  「學長!」褚冥漾都快哭了,他都使出渾身解數了學長怎麼還是不放過他啊!

  「你等等最好給個滿意的解釋。」冰炎終於鬆了口。


一旁的阿斯利安都快憋笑憋不住了,才輕咳了一聲,臉上還滿是笑意,「漾漾,我們需要做什麼?」

  「這個來是我來吧,他只顧站在陣法中。」安地爾輕聲哼了哼。

  「等一下!」褚冥漾回過了頭,這句不是冰炎或阿斯利安說的,而是一直被困在陣法中的風之神靈。

  「鏡湖、鏡湖怎麼會在這裡。」悠的眼裡有絲驚喜、悲痛、不可思議,五感交加。

  褚冥漾能理解,為什麼悠會這麼激動,失而復得的感受是驚喜又惟恐對方再次消失,所以更是小心翼翼。

  「……」水之神靈默默的飄到風之神靈的視線高度前,然後淡淡的笑了,「因為你是個傻子,傻傻的以為我已經死了,但事實上我只是留在了原世界休眠靜養罷了……」

  「你……真的沒死……?」悠艱難的舉起手臂,想要觸碰到鏡湖,但是卻離的太遠,他無法離開陣法,而鏡湖卻在陣法外而沒進去。

  水之神靈只是溫和的看著他,並沒有多說什麼。

  「那麼……我之前做的一切都算什麼……」悠的話語裡滿是哽咽,「又算什麼……」

  「算個傻子。」鏡湖語氣緩慢,卻滿是溫柔的說,「做錯的最終都該道歉,即使我們都貴為神靈,不過……沒關係,我會陪著你……」

  在一旁的褚冥漾最能清楚感受到風之神靈的情緒,一開始被他們困住時的暴怒,到後來看到鏡湖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欣喜,為自己做的一切感受到的後悔,因為鏡湖的諒解感到了救贖。

  褚冥漾將壓制著悠的陣法收回,他知道那位神靈是不會離開的,那麼他也不用再消耗晶力在這上面,很乾脆的收回了力量。

  褚冥漾輕喘了口氣,就聽見一旁的安地爾開口:「那麼是否該開始了呢?維持陣法的啟動很耗水晶的~」

  「安地爾,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冰炎嘖了聲,「褚,水晶。」

  「喔噢!」褚冥漾愣了愣拿出了兩塊,「學長、阿利學長,麻煩你們了!」

  「其實我們好像什麼也不用做。」阿斯利安接過水晶攤了攤手,對褚冥漾調侃,「漾漾什麼都計算好了啊!」

  「啊……哈、哈哈……」求放過啦!學長明顯氣沒消,拜託不要火上加油了!

  安地爾看著凡斯的後代討好的對著亞那的孩子,瞬間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以前亞那做出什麼危險的舉動時,凡斯便會一臉生氣,但又心軟的幫對方收拾善後,而他自己呢?似乎也是一直站在旁觀間調侃兩人的工作,接進他們一開始的理由不外乎是要讓他們兩族反目,但是當年的他其實挺享受其中的吧……

  雖然現在看起來兩人的後代性格、立場都顛倒了起來,但是這種既視感……

  「也差不多了,由我負責外圍陣法的淨化,由褚冥漾進行妖師先天之力的抽離,亞那的孩子和狩人小朋友護法。」安地爾隨意交代後,攤了手對褚冥漾做出『你請』的舉動。

  淨化什麼?冰炎和阿斯利安紛紛回頭看了眼已經自顧自開始施法的兩人,選擇暫時不問。

  現在最重要的是幫自家代導學弟能將能力拿回來,雖然他連為什麼會褚冥漾會失去先天之力這點他還是不知道。

  在他們為此陣法而忙碌時,水之神靈站在了一旁,看著陣法內的風之神靈,面色擔憂,祂想起了在來到迷境霧森之前,褚冥漾曾經找過祂。

  褚冥漾對祂說過,他知道自己在找的風之神靈在哪裡,但是因為自身的原因褚冥漾自己不能擅自行動,而且要做好會是凶多吉少的心理準備,那孩子指的便是這個吧……悠因為內心上的墮落被黑暗侵蝕,正在緩慢地變成鬼族……所以才要淨化,所以才要做好心理準備。

  在迷霧中時,褚冥漾將祂留了下來並希望能將他學長拖住,鏡湖知道那孩子要去做自己的事情,所以需要離開一段時間,這件小事情鏡湖倒是很願意幫忙,祂將冰與炎的孩子繞了一小短路,祂在神殿那裡時並不知道褚冥漾究竟想做什麼,直到悠和褚冥漾的對話,祂才了解為什麼先前的褚冥漾說他不能擅自行動。

  陣法發出著柔和的白光,強大的淨化陣法和修復陣法被巧妙地融合,便且同時運轉中。褚冥漾在陣法開始啟動時便先將在悠身上的先天之力控制了起來,但他也不敢貿然將先天之力收回,妖師是黑暗種族,黑暗之力對妖師一族會產生影響,但是可以拖住一段時間,而擁有先天之力的繼承人更能抵抗,也因如此才能將陰影控制得更加順手。

  悠的身上已經開始逐漸被黑暗侵蝕,不過比起先前褚冥漾見過的都來的好很多,一方面悠有著風之神靈的能力在,另一方面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奪了褚冥漾的先天之力幫助祂將黑暗壓抑住。

  這次的淨化由安地爾出手,一方面說是淨化不如說是轉移,由前任黑藍雙袍的安地爾來說這件事簡單許多,而且他對鬼族了解更甚於他人,褚冥漾對此放心很多,只要淨化完成,他也就能完全收回先天之力,兩著是同時進行的,但也因此如果此時有什麼事也很危險,所以冰炎和阿斯利安的存在就重要了許多。

  不過褚冥漾的擔憂是多餘了,直到陣法的白光逐漸消退,先天之力一絲不少的回歸到他的身體裡面都沒發生什麼事,如果扣除陣法中的一人一神都累癱在裡面的話。褚冥漾癱坐在地上完全使不上力,但是久違的先天之力在體內流竄的感覺讓褚冥漾覺得好得不能再好,只是突然間不習慣罷了。

  冰炎和鏡湖在看到陣法結束後便踏了進去。

  冰炎直直走到了褚冥漾身旁,低頭詢問:「自己站得起來嗎?」

  褚冥漾仰著頭對自家學長苦笑,然後伸出雙手,「學長拉我一把吧!」

  然而,在褚冥漾以為對方會握住自己的手拉他起來時,冰炎彎了下腰,雙手明顯越過了褚冥漾的手掌,直接伸向腋下將人抱起,往懷裡緊抱住。

 

我突然懶的發文了,噗浪的剪貼簿好好用,我現在更文都直接丟那,多快啊(望天

二次創作-BL   |   【冰漾】論學弟誘拐方式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冰漾】論學弟誘拐方式 -15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