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2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34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8-04-27 00:57:09
【轟出】What I crave   -   [轟出]What I crave(15)

15

 

  這些紀錄不能留著。

 

  這是轟焦凍當下的直覺反應,他也在第一時間刪除了視頻,綠谷出久的精神力已經超越了一般人的認知,不管是被帝國高層知道,還是被敵方聯盟發現都不是好事,這個祕密最好永遠不見天日。

 

  課堂一結束,當學生們都散去後,轟焦凍就帶著綠谷出久離開了雄英高中,他什麼都沒解釋,綠谷出久雖然一頭霧水,卻也明白男人似乎有什麼要緊事,他只得乖乖被拉著走。

 

  轟焦凍腕上的便攜型光腦隨著他的意念開啟,一道透明的屏幕立刻出現在眼前,綠谷出久忍不住偏頭看了一眼,卻看見了歐爾麥特。

 

  「歐爾麥特將軍,我想您已經看見了模擬器的視頻了,我想請求您將綠谷的家人暫時安置好,至少五年內別讓上層找到他們。」

 

  「我的部下在你們開始進入模擬器的時候,就已經同步錄製了,軍院和研究院我的人也都在嚴密的監控著,綠谷的家人在我看到視頻的中途,就馬上派人安置好了,你不用擔心。」歐爾麥特的表情是前所未有陰沉,這是綠谷出久從沒看過的模樣,他見著對方的背景有很多儀表板和操作台,歐爾麥特似乎是在戰艦上的樣子。

 

  然而此刻的綠谷出久已經一臉懵逼了,他看了看身邊的轟焦凍,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歐爾麥特,他此刻已經難以保持沉默,「我們家……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你綠谷出久發生了什麼事。」轟焦凍帶著綠谷出久走的並不是校園大門,而是一個鮮為人知的暗道,陰暗的通道在光腦的自動照明下視野還是非常狹窄,只有手心傳來的溫度讓他能確切地感受對方的存在,綠谷出久猜測這應該是很久以前建來緊急避難的通道,只是在某年的學校翻新後就被棄置了。

 

  「從你成為嚮導後,暗地裡監視你的人就增加了,一部分是軍院的高層,一部份是研究院的,歐爾麥特也有派人在暗中保護你,現在軍院分了兩個派系,而你就是他們的分歧點。」

 

  「什麼意思?」忽然間的大量訊息讓綠谷出久的腦袋有些發懵,尤其當談論的主角忽然變成自己的時候,就更加讓他驚詫了。

 

  「擁有歐爾麥特的傳承之力,又是個嚮導,只要培養的好,你對帝國就是一個很大的助力,他們都在觀望你的成長,但是肯定不會想到還未成年的你,精神力已經達到了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層面。」轟焦凍抽空回頭瞥了少年一眼,見綠谷出久張著嘴,一臉詫異的模樣,轟焦凍有些無奈,似乎自從遇上這個少年後,他的話也變多了不少。

 

  「總之,你已經不能待在這裡了。」轟焦凍說。

 

  軍院的兩派一邊是歐爾麥特提倡的和平和懷柔,一邊則是安德瓦的武力及控制,一個力量未知的嚮導或許可以觀望一下,但只要那個視頻一擴散出去,綠谷出久只要被抓到,肯定會先被軟禁,到底是會讓這個孩子自然融入洗腦成一個愛國愛民,做到真正的軍令為天的軍人,還是乾脆的強制控制都難說,如果是後者,那是轟焦凍一點都不願見到的結局,所以他必須將綠谷出久保護在羽翼下。

 

  「那……我能到哪裡去?」綠谷出久的聲音裡隱隱透著不安,事情發生得太快了,他根本還沒消化完全,但他也不是不清楚自己身上的力量有多危險,甚至超乎了他自己的想像。

 

  「我是你的哨兵。」轟焦凍的腳步忽然加快,在幽暗的空間裡,光腦放出的光芒襯的那雙異色瞳在黑暗裡熠熠生輝,綠谷出久對這句話有點似曾相識。

 

  「我會保護你。」轟焦凍說。

 

  這是他的嚮導,誰也奪不走。

 

  有微風從遠處徐徐吹來,綠谷出久知道他們這是快要走出去了,飛船就停在暗道的出口附近,這是轟焦凍親口告知的,只是當兩人走出暗道時卻什麼也沒看見,觸目所及的是一片翠綠的草原,夏日裡溫潤的輕風吹得讓人有些微醺,綠谷出久從來不知道學校的附近竟然有這麼一個地方,他小心翼翼地東張西望,就見轟焦凍輕點了一下手腕上的光腦,廣夐的曠野驀地出現了一片嬌小的粒子,飛船的模樣在剎那間快速的呈現了出來。

 

  「這是……傳說中的隱形偵察機!」綠谷出久的眼神彷彿爆出了光芒,「還是最新型的!」

 

  轟焦凍看著他閃閃發亮的眼神,有些好笑又有些無奈,好像剛剛緊繃的情緒,都被這雙富有生命力的眼睛給融化了,他忍不住抬手揉了一把少年毛茸茸的腦袋。

 

  「我們得走了。」

 

  轟焦凍輕聲道,綠谷出久轉過頭看著他,其實在看到這台隱形偵察機的時候,綠谷出久就已經發現,事情似乎已經超出了他能理解和處理的範圍,在同齡中他幾乎飽讀了所有關於帝國的歷史,那些書上記載了很多傳說,而這些傳說卻都在他身上一一浮現了些端倪,說不興奮是假的,可這些東西所帶來的麻煩也是綠谷出久所恐慌的,他沒有能力去匹配這些東西,他從一無所有,在短短的時間內成為了所有人都為之欽羨的對象,可在此刻,他卻深刻的認知到,擁有的過多也不見得是好事。

 

  他還太弱小了,他的弱小讓他沒有辦法將這些能力化為己用,甚至連他的家人都有可能被他的這身能力所牽連,如果沒有轟焦凍和歐爾麥特的保護,他根本不可能還可以在這所校園裡做他單純的學生。

 

  「轟先生。」綠谷出久張了張口。

 

  在轟焦凍對歐爾麥特提到五年這個關鍵字的時候,綠谷出久就明白了他已經不能再待在這裡了,儘管在這所學校只待了沒多久,可他卻覺得非常滿足。

 

  五年是什麼意思呢?如果他沒有猜錯,這個年限是他綠谷出久成年的日子,也是他可以選擇哨兵綁定的年齡。

 

  「謝謝你。」綠谷出久說,而轟焦凍只是一言不發的看著他。

 

  一陣夾帶著草屑的強風襲來,吹亂了少年和男人的頭髮,也吹起了他們的衣襬,彷彿也吹走了那些本該屬於兩人的安穩。

 

  他們終究是上了飛船。

 

  可惜計畫趕不上變化,轟焦凍本以為他們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但他還是錯估了軍院得知消息的行動力,尤其是安德瓦將軍──他的父親轟炎司。

 

  隱形偵察機雖然能夠隱藏形體,但只要用衛星掃描定位還是能夠被發現,透過偵察機的探測,他們周圍至少有五台飛船,看來軍院也並不想把事情鬧大,轟焦凍有信心帶著綠谷出久一起離開,唯一不確定的因素就只有他的父親了。

 

  「既然綠谷出久是你的靈魂伴侶,那把他交給轟家培養不是更好嗎?」安德瓦並沒有馬上對他們展開攻擊或捕捉,只是透過光腦暫時性的柔性勸導,可轟焦凍在看見這句話的時候,卻微不可查的冷哼了一聲。

 

  「我絕對不會讓綠谷成為第二個轟焦凍。」

 

  對面似乎還在輸入文字,可轟焦凍已經不在意對方還想打些什麼可笑的對話了,他已經啟動了時空跳躍的定位,短暫的蟲洞在偵察機的正前方倏然出現,沒等任何人反應過來,轟焦凍已經啟動偵察機快速的衝進這個黑黝黝的洞口,通訊瞬間截斷,他自然也沒有看見對面傳來的句子,那是轟焦凍這輩子可能都不能理解的話。

 

  小型的偵察機要使用定點的時空跳躍,耗費的能源實在是太大了,幾乎不能再做第二次的跳躍,所以逃離的時間是分秒必爭,轟焦凍本以為他們至少還會派人追趕過來,可航行了一段路後卻沒有任何追兵,雖然疑惑,可現階段也沒有更多的時間,讓他去思考安德瓦放棄的理由,他只得加快速度衝出星球的防護罩,直達母艦。

 

  當蟲洞在轟炎司的面前消失的時候,他既沒有生氣憤怒的情緒,也沒有激進的派人追趕,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隱形偵察機消失的位置,心裡卻是平盪無波。

 

  ──我絕對不會讓綠谷成為第二個轟焦凍。

 

  這段對話,可能就是轟炎司不想再繼續下去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他忽然想起了轟焦凍小時候的樣子,卻發現自己的記憶是如此模糊,雖然不想承認,可他確實拿這個孩子沒有辦法,他雖然強勢,可在擇偶上儘管給過相親物件,轟炎司卻從來沒有真正的逼迫轟焦凍去選擇誰,或許他自己也在下意識的避免轟焦凍像他一樣,轟炎司知道自己的婚姻一直都是失敗品。

 

  轟焦凍足夠優秀,他也明白家族的大義對這個孩子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轟焦凍對這個家沒有歸屬感他一直都知道,他是個失敗的父親,他逼迫這個孩子有多久,這個孩子就厭惡了他多久,時至今日,連靈魂伴侶這樣重要的事情,他也是從報告中得知的,轟炎司忽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這是他久違的迷茫。

 

  明明他還有其他孩子,他們也足夠優秀,事情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他也不願再去回想了。

 

  轟炎司垂眸看了眼那被蟲洞截斷無法被發出去的資訊。

 

  「隨便你吧。」

 

  這次就隨便你吧。

二次創作-BL   |   【轟出】What I crave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轟出]What I crave(15)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