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28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8-04-13 00:38:19
【轟出】What I crave   -   [轟出]What I crave(12)

12

 

  站在熟悉的教職員宿舍大門前,綠谷出久還有些忐忑,表層標記很快就要消失了,可至目前為止他卻沒有任何的實感,誰能想像第二天後,他的人生又要再次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發情期啊!那簡直是他想都沒想過的事情,雖然之前似乎已經發生過了一兩次,但綠谷出久實在是沒有太深的記憶,這個問題他曾經私下找過修善寺治為,老太太將原因歸為哨兵形成劑的副作用,外來的哨兵精神力和本體的嚮導精神力發生矛盾,發情又是強烈的生理本能,腦子出現短暫的失憶也不是沒有可能,綠谷出久很快就被說服了。

 

  雖然會發情的只有嚮導,但不見得所有的嚮導都是在下面的那一個,綠谷出久曾經在書上看過,如果當一個哨兵的精神力不及嚮導的時候,通常上下的立場就會顛倒過來,不知怎麼地,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峰田實興致盎然地,想要找嚮導院的學生聯誼的事情,綠谷出久難得惡趣味的想,就峰田實那樣,誰上誰下還不知道呢。

 

  然後他的腦子立刻浮現了轟焦凍的臉龐,心裡一個咯噔,綠谷出久那點小小的幸災樂禍馬上就煙消雲散了,他用力抹了把臉,立馬收攏那一通胡思亂想,看著眼前的電子螢幕,綠谷出久遲疑了很久才戰戰兢兢地按下門鈴鈕。

 

  轟焦凍其實也在門內看著大門錄像頭裡的少年有幾分鐘了,他雙手抱胸,倚靠在玄關的牆上忍不住勾起嘴角,螢幕裡的少年先是在門口來來回回地打轉,接著站在門前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然後用力地抹著自己的臉,接著才猶猶豫豫的按門鈴,轟焦凍看了半晌,一隻手抵住了嘴唇,還是發出了一聲輕笑,他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這樣惡趣味的觀察別人的反應,這樣的變化很陌生,他卻不討厭,似乎從認識這個少年開始,他都快要不了解自己了。

 

  轟焦凍是站在門邊幾分鐘後才開的門,映入眼簾的是少年生氣蓬勃的雙眼,還有那微微發紅的雙頰,襯的那幾點小雀斑越加可愛,轟焦凍微側過身子輕聲道:「進來吧。」語氣是他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溫柔。

 

  綠谷出久一進門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肚子在這個時候很配合地響起,他漲紅了臉,在轟焦凍的視線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男人卻沒說什麼,只是好笑的捏了下他的耳垂,這樣過於親暱自然的動作讓兩人都愣住了,轟焦凍很快地抽回手,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似的,輕推了下少年的背脊邊道:「肚子餓了就進來吃飯吧。」

 

  綠谷出久不好意思的紅著臉,他抿著嘴唇,乖巧地順著男人一起走進了飯廳,轟焦凍也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麼回事,少年發紅的耳垂小巧可愛,看得他有些心猿意馬,忍不住就捏了上去,本來只是想想而已,怎麼知道身體居然就自己動起來了。

 

  太沒定力了。

 

  趁著綠谷出久沒注意,轟焦凍頭疼的捏了捏眉心。

 

  轟家在飯桌上的規矩是食不言的,這樣的習慣即使自己出來住了,轟焦凍也沒有改變過,或者該說他也沒有對象能在飯桌上聊天,反倒是綠谷出久對這樣的沉默很不習慣,綠谷家的飯桌上常常能聽見歡聲笑語,綠谷出久習慣在吃飯的時間和家人一起分享生活和喜悅,這樣安安靜靜的吃飯對他來說非常新鮮,也覺得古怪。

 

  「這桌菜不像是管家機器人做的,是轟少校自己做的嗎?」綠谷出久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了,這也是他吃到現在最大的疑問,如果是機器人做的話,味道基本上都不會變,這幾道家常菜綠谷出久是吃過機器人煮的。

 

  轟焦凍點了點頭,本來是沒打算回答的,但架不住對面那道熱切的視線,轟焦凍吞下了口中的食物才慢慢地開口:「機器人做的東西總會吃膩的,大多數時間我都是一個人。」言下之意就是還不如自己煮。

 

  最後一句話讓綠谷出久的心咯噔一跳,他抿了抿唇,猶豫了一下還是順著自己的心意開了口:「如果轟少校不介意,我以後可以和您一起吃飯的。」

 

  就在剛剛那一句話的時間裡,綠谷出久就想像出了轟焦凍一個人的畫面,在他的印象中,這個男人大多數時候都是孑然一身的,不管是在戰場上殺敵時的視頻,抑或是其他上電視的場合裡,綠谷出久常常能發現他都是一個人,這麼樣優秀的人甚至連一點緋聞都沒有,也沒聽說過有什麼要好的朋友或同伴,就像一匹在外流浪的孤狼,或許和轟焦凍本身的性格有關,但綠谷出久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就了現在的他。

 

  少年這話一出口,轟焦凍瞬間就愣住了,他放下手中的碗筷,定定地看著面前的少年,一直到綠谷出久開始緊張的抓耳撓腮,試圖解釋自己方才的話語時,轟焦凍才露出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笑容,然而他這一笑,卻換綠谷出久愣住了。

 

  他聽見男人輕輕地說了一個字。

 

  ──好。

 

  「以後,在私下裡你不需要對我用敬語。」轟焦凍又拿起了碗筷,開始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在飯桌上聊天對他來說真是一個新奇的體驗,可感覺不壞。

 

  「那……我該怎麼稱呼……少校?」綠谷出久口中的「您」,在舌尖打轉了一圈緊急剎車。

 

  「你想怎麼叫我?」

 

  問題被拋了回來立刻讓綠谷出久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轟少校那微微的笑意有些焉壞焉壞的,但這可是轟焦凍呢,怎麼可能呢?一定是他看錯了。

 

  「轟……先生?」綠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開口,一邊觀察著對方的反應,只見男人似乎是愣了一下,隨即又彎了彎唇角,輕點了點頭。

 

  「嗯,可以。」

 

  綠谷出久卻覺得自己好像聽見了花開的聲音。

 

  晚餐是在什麼時候吃完的,綠谷出久已經不記得了,他站在熟悉的客房裡腦子卻是想著男人剛剛的笑容,明明笑起來是這麼好看,卻常常板著一張臉,明明是一個這麼溫柔的人,卻常常被人誤會過於嚴肅。

 

  綠谷出久一邊想著,一邊拿著自己帶來的換洗衣物走進了客房附帶的浴室,當花灑開啟,溫熱的水流從頭上澆下來時,綠谷出久卻忍不住開心的笑。

 

  有一種最喜歡的寶貝只有自己知道他最不一樣的地方,且只為自己展現的驕傲感。

 

  這是喜歡嗎?是喜歡吧。

 

  躺在床上的綠谷出久昏昏欲睡的想,他忽然迫不及待的想長大了。

 

  夜深了,位於城市的校園內一點蟲鳴鳥叫都沒有,安靜的落針可聞,轟焦凍降低了精神屏障,房子裡靜謐的只有他自己,和隔壁房的少年平穩的呼吸聲,以及房子外頭微風吹拂掃過落葉的輕響,這樣的情境彷彿置身於白噪音裡,轟焦凍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放鬆過了,平常在戰艦裡都是人們的交談聲和機械運作的吵鬧聲響,他已經習慣了那樣的喧囂和全身戒備,肌肉永遠都是緊繃地在備戰狀態,一點風吹草動他都能掌握在手裡,儘管一開始會覺得難受和痛苦,但時間長了就變得麻木,雖然總有人告訴他需要適時的放鬆,可他卻始終做不到。

 

  轟焦凍缺乏信任。

 

  因為不信任,所以他必須比常人更加敏銳,必須把所有事情都瞭若指掌,所以他的部下不敢對他撒謊,因為在他人眼裡他彷彿無所不能、洞燭其奸。

 

  每當看見綠谷出久的時候,他的身心都是放鬆的,他知道這是因為賀爾蒙的關係,他們是靈魂伴侶,所以他的身體和大腦會本能的喜歡、接受這個人,這種感覺很好,彷彿對方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樣,所以在最開始他才會覺得恐慌,這是一個他從沒感受過的經驗,在親眼看過父母的婚姻後,他一直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必須要有愛,可他從沒想過本能的吸引能夠成為愛,那畢竟不是由他的理智構成的。

 

  可是愛情是理智的嗎?它從來不是。

 

  轟焦凍已經不再糾結於少年喜不喜歡自己的問題了,如果害怕被背叛,就該現在把握住眼前的人,讓他始終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成長,讓他對自己無可自拔,讓他永遠都不能逃離自己。

 

  是的,哨兵的本能是該如此,可撇除哨兵,他還是「轟焦凍」。

 

  他知道愛一個人不是禁錮。

 

  轟焦凍低著頭,剛沐浴完的頭髮還濕著,早已變的冰涼的液體,沿著脖頸滑落至赤裸的胸膛,他垂眼看著自己的手指,摸過少年耳垂的觸感似乎還殘留在上頭,軟乎乎且細膩的手感意外的好,他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就不在意所謂賀爾蒙的彼此吸引力了,原來那些都只是他害怕接受一個人的滑稽藉口,他早就失去了抵抗能力。

 

  他想起了孩子那雙看著他的清澈雙眼,那裡頭還帶著信任和隱藏拙劣的愛慕,儘管害羞,可那個少年對這樣的關係是這麼坦承。

 

  轟焦凍想,他還有什麼退縮的理由?

 

  大概,已經沒有了。

 

-------------

下周要出國啦!所以下周不更新><

二次創作-BL   |   【轟出】What I crave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轟出]What I crave(12)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