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21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68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7-10-17 00:20:25
【維勇】愛的鋪陳(完)   -   [維勇]愛的鋪陳(16)

  維克托在第二天起得非常早,醒來的時候,身邊的青年還在酣睡,從棉被裡露出的手指上能清楚看見昨晚戴上的金色指環。維克托還記得當時有人誤以為他們結婚了,雖然自己開玩笑地說只是訂婚,但想要認真綁定一個人這樣的念頭,卻在那個時候清晰而堅定了起來。

 

  暫離花滑後,維克托腦中曾浮現過兩個『L』,Life與Love,而這些他曾經棄之不顧的東西,卻在勇利身上重新拾起。

 

  事實上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在某一場酒會見過勇利了,也見識過青年醉酒後的狂亂姿態,甚至對方還曾抱著自己的腰希望自己當他的教練,維克托只要一回想到那時候的場景,就覺得如今的發展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維克托也曾想過,自己大概是個怕寂寞的人,以前從來不去深思的問題,現在卻漸漸明晰了起來。雖然交了很多任女友,卻從來不是自己主動的,大多數女人向自己示好頂多就是有點好感,外國大多的女性總是比較主動一些。維克托對這個並不排斥,就算知道自己是個GAY,但他對同性的慾望卻依然淡薄,也不怎麼出入聲色場所,尤其因為俄羅斯民風的保守,在沒有遇到真正喜歡的對象的情況下,他幾乎不主動勾搭同性。再加上當時的自己幾乎是用生命專注於滑冰,所以維克托也沒有深入地想過,和男人或女人在一起會有什麼區別,只是覺得有人陪的感覺挺好的,也沒想過要去認真經營伴侶關係,雖然最後這些感情基本上都是場打水漂,或者更正確地說,是他並不曾在這些感情上付出過什麼。

 

  但勇利是不同的。

 

  這個青年就像一杯白開水,看起來平淡無奇,但在不同的天氣或溫度下,卻能讓人品味出不同的風味。更何況水是人們最必不可少的,一杯只專屬於他維克托的白開水又是何其珍貴。

 

  勇利因為愛而變得更加堅韌的同時,維克托也在因為這樣的愛,而開始學會為他人著想。

 

  下榻的酒店離海邊非常近,海鷗清澈悅耳的鳴叫猶遠似近,灰藍色的大衣在海風中獵獵作響,清晨的朝陽還不算炙熱,微微的暖意籠罩在身上非常舒服,維克托對著陽光的方向舉起了手,無名指上的金色戒指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就好像看見勇利當時望著自己的雙眼一樣熠熠生輝。

 

  就當維克托還在回憶著從前,一隻腳便重重朝他腰背處踹了上來,還一連多踹了好幾下,力道不重,但很有發洩的味道,維克托甚至不用轉頭就知道來者是誰。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已死。」少年刻意壓低的音調有些喑啞,果然一轉頭就對上了尤里陰沉的目光,但維克托並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淡淡地看著他。

 

  「照顧那隻糞土一樣的家畜有什麼好一臉滿足的。」尤里這話說得相當鄙夷難聽,可維克托聽了卻忍不住笑了,他彎下腰與嬌小的少年平齊對視。

 

  「你想跟我對決?」維克托不是沒有發現尤里的小心思,他甚至可以透過少年倔強的眼神看見對方眼裡對黑髮青年的愛慕,只是這樣的感情,或許連尤里自己都不是那麼清楚明白,只是本能地對對方有好感而已,不然也不會像這樣刻意來他這裡張牙舞爪。

 

  維克托並不想深入了解尤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心思的,但稍微回想,就能從很多蛛絲馬跡中發現這個少年對勇利的各種異常的執著和在意。可維克托一點都不想點破,他沒有理由幫對方開竅,而為自己增設一個敵人,何況這場比賽還沒開始對方就已經輸了。

 

  「少自戀了,別以為所有花滑選手都崇拜你,快給我消失,老頭子。」

 

  被稱為老頭子的英俊男人並不在意這樣的貶低,他只是表情冷淡地看著對方,一隻手快速地掐住了少年的下顎,但被掐住的人一點都不示弱,凶狠的目光彷彿一隻蓄勢待發的老虎。

 

  「家畜給你的戒指不過是個垃圾,我會贏得比賽證明他的飼主有多無能。」

 

  維克托在聽到尤里的前半句時,掐著對方的手不自覺地加重,但最後他卻不在乎地微笑起來,尤里這樣的下馬威對他並不構成半點威脅,反而只像是被搶走重要玩具的小孩子不甘心的反擊罷了。

 

  維克托想著,如果自己還留在俄羅斯參加比賽,尤里的鬥志和感情應該不會像現在這般強烈,而他自己也一樣,這一切的原點都在同一個人身上。

 

  在尤里走後,維克托並沒有馬上離開,這裡的景色又讓他回想起了長谷津的海。

 

  ──勇利,可能你自己還未察覺,除了我以外,還有許多人獲得了你的『L』呢。

 

 

  第二天的比賽,維克托在賽前握住勇利的手,並在眾人面前將一個吻落在了對方的戒指上,那樣慎重的表情如同在進行一個什麼神聖的儀式,維克托很快就發現了勇利鎮定許多的情緒,不同於以往的過度緊張,彷彿手上的戒指真的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我上了!」

 

  隨著這堅定穩重的話語,他的選手轉過身毫不留戀地進入了場中,那樣的身姿就如同一隻學會了自己展翅的鳥,而此刻的維克托只需要牢牢地看著,什麼話都不必說。

 

  為了勝利,他們一起討論將整個跳躍結構都更改過,不同於以往的兩方自作主張和各說各話,他們開始有了默契。當看見青年在後內點冰四周跳出現失誤時,維克托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然而他擔心的卻不是分數,而是勇利此刻的心境。

 

  果然下場後的青年臉色鐵青,維克托只要一回想起勇利在結束表演後那張絕望的面孔,就覺得心臟也跟著像是被針紮似的疼。

 

  維克托從前覺得,只要能永保新鮮的心情來滑,大家就會為自己感到驚喜,但這也是束縛在他身上的枷鎖,新的強大只能靠自己去創造,這一直是他曾經貫徹的想法,至今看見勇利那般掙扎的模樣,一種新的感情卻湧入了維克托的心中。

 

  ──接下來我該給予勇利什麼呢?

 

  一想到這裡,維克托就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他們都不是一個人,但他也同樣發現,勇利似乎還深陷在一個他自己製造的死胡同當中,這樣的情況其實並不難發現,勇利在焦慮的時候總會坐立難安,眼神也會四處游移,甚至會安安靜靜地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所以當天的賽程一結束,兩人回到下榻的酒店洗漱完,勇利開口說要和自己談談的時候,維克托並不意外,他甚至有種「啊,終於來了」這樣的感慨。

 

  只是他怎麼也沒有料到,勇利想和他談論的內容,會是如此一顆無預警的重磅炸彈。

 

  「就在這次總決賽結束吧。」青年的語氣平緩,似乎這句話他已經醞釀了非常久,不然維克托敢肯定,勇利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這般鎮靜。

 

  「維克托已經為我做了夠多了,多虧你,我才能付出全力挑戰自己的最後一個賽季。」鏡片下的雙眼在燈光的反射下看不清明,維克托甚至不知道,勇利此刻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在說這句話的,但放在膝頭上的雙手卻在輕微顫抖,至少這讓維克托知道青年也是同樣緊張的。

 

  「一直以來非常感謝你,維克托。」勇利的聲線異常地平順,維克托愣愣地看著他,好像有點不明白事情是怎麼發生的,連個預警或蛛絲馬跡都沒有……可能是有的吧,但維克托怎麼也沒想過勇利一直掙扎的想法居然是引退。

 

  「辛苦你,當我的教練了……」

 

  其實在非常早以前,勇利就一直在思考著引退的事情,他沒有跟任何人說,甚至連維克托都沒有提到過,僅僅將這件事情深埋在心底,或許曾經有掙扎思考過,就算真的領到金牌也要繼續滑冰的想法。但在今天短曲結束後,勇利看見維克托站在觀眾席前,靜靜欣賞每個選手的表演時,那樣彷彿對滑冰還擁有無限憧憬的溫柔笑臉,讓勇利忽然覺得,自己或許真的該把這天生為滑冰而活的男人,重新歸還給觀眾的視線裡,那樣的維克托才是最自由、最耀眼的。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維克托居然在聽他說完這些話後,會流下眼淚。

 

  「……維克托?」看到男人落淚的時候勇利是有些慌張的,那樣俊美的臉龐在沾染上淚水時,是那麼美麗得不可方物,勇利本想開口安慰,卻在男人下一句的回覆中閉上了嘴,心底一陣一陣的抽痛。

 

  「啊啊,沒想到勝生勇利是個如此任性自私的人。」維克托其實從沒想過自己會哭出來,在勇利私自下了這個決定的時候,維克托首先浮現出來的心情不是生氣,而是無比的悲傷,一種原來自己一直都是被排除在外的難過。這樣如此重大的決定,居然輕易地由單方面下了結果,維克托這才想到,原來勇利還沒有意識到,他們倆個已經不再是單獨的兩個個體了,勇利這句話卻彷彿將彼此劃清了界線。

 

  「是的,我是下了個任性自私的決定,我要引退……」刻意忽略了心裡的難受,勇利將這句話說得很輕很慢。看著男人越掉越兇的眼淚,勇利抿起唇,伸出手想幫對方抹掉淚痕,可指尖一轉,卻是撩開了維克托被遮擋一邊視線的銀色瀏海。現在的他甚至連阻止對方流淚的權利都沒有,因為這是自己自私決定下的後果,為了讓對方重回冰場找尋最初的快樂,勇利一點都不後悔下了這樣的決定。

 

  愛的方式有很多種,他只是選擇了一種最簡單粗暴的方式罷了。

二次創作-BL   |   【維勇】愛的鋪陳(完)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維勇]愛的鋪陳(16)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