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8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71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7-10-10 22:52:56
【維勇】愛的鋪陳(完)   -   [維勇]愛的鋪陳(13)

  距離莫斯科的比賽還有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兩人在聊表心意後的隔天就暫時回去了日本整修。幾乎形影不離的師生倆,在外人眼裡就更如膠似漆了,只是沒想到最先發現端倪的卻是優子。

 

  「勇利和維克托在一起了嗎?」

 

  趁著維克托暫時離開冰場的空檔,優子逮住了獨自一人練習的兒時玩伴。她的笑容甜美,出口的話卻相當直球,猝不及防地砸得勇利無以招架,只見青年支支吾吾地兌著手指,白皙的臉龐也染上了緋紅,不一會兒,整個脖子和耳朵都紅通通的了,優子心裡覺得好笑,但又感慨眼前的傢伙終於對感情開竅了。

 

  「唔……」勇利沉吟了聲點了點頭。

 

  「果然……」優子見狀,臉上的笑意越發曖昧,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又道:「維克托的佔有慾真是強烈。」

 

  意識到對方在說什麼的勇利,立刻就摀住了被烙上吻痕的左側脖頸,這種欲蓋彌彰的動作馬上就惹來優子的輕笑。

 

  「這個、那個……不是這樣的……」勇利漲紅著臉慌亂地想要解釋,但腦子搜刮了一圈也沒找到一個好理由,索性摀著臉裝鴕鳥,任由對方取笑。

 

  「沒事,你們能在一起我很高興的。」優子說著這話的同時,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以前我一直覺得勇利交流的對象只有我們,而且又只沉溺在滑冰裡,這讓我有點擔心。因為就算到了十七、八歲,你看著似乎也對女孩子沒有興趣……」

 

  聽到這裡,勇利也愣了一下。他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曾經對優子的喜歡,或許只是一種依賴。因為小時候不善交流,身邊能夠分享的女性又只有年齡比自己稍大的優子,久而久之就把這種感情當成戀愛的喜歡,事實上那個時候他也根本不懂喜歡和愛的差別。這樣一回想,似乎就能解釋為什麼當初回國時得知對方結婚還有小孩的那時,自己明明是失戀了卻一點都不難過的原因。

 

  「雖然覺得很意外,但有個能夠陪伴你的人,我非常開心喔。」

 

  關於戀愛這種事情以及對象是男人這點,都是勇利第一次嘗試。他最怕的就是身邊朋友及家人的不理解,優子能率先表示理解和支持,對勇利來說就像吃下了一顆定心丸。他彎了彎嘴角,只覺得眼眶好像酸澀了起來。

 

  「謝謝。」

 

  內心的千言萬語,最後也只剩下了感謝。

 

 

  下一場比賽的前一天,維克托與勇利就搭上飛機離開了日本,前往維克托的故鄉──俄羅斯。

 

  站在俄羅斯的領土上,勇利是有些激動的。畢竟這回重新踏上這個國家,還是與自己最喜歡的人一起,這種彷彿新生一樣的感受,讓勇利有些不敢置信。看著身邊站著的男人,他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怎麼了?這麼開心?」維克托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微側過頭笑看青年泛起紅暈的臉蛋。

 

  「沒什麼……只是覺得能和維克托一起到俄羅斯,感覺像在作夢一樣……」勇利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那笑容靦腆的模樣讓人想緊緊抱住他。維克托聽他這麼說後便抿起了唇,接著伸手用力揉亂青年柔軟的黑髮。

 

  「我才是沒想過勇利會答應和我在一起。」捧著青年的雙頰,在大庭廣眾下,維克托在對方額上落下一吻,毫不在意兩人當時所在的地方是莫斯科的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沒管勇利慌張的閃躲,維克托緊抱著他又繼續道:「是我們兩個選擇了彼此,我才覺得像是在作夢一樣。」勇利的自卑總是改不掉,這讓維克托有些苦惱。

 

  不過這樣的一段話馬上就撫平了青年的不安,勇利忽然安靜下來任由對方抱著,四周側目的眼光也沒有任何不善,或許只是把兩人的親密接觸當作久違見面的反應罷了。

 

  到達莫斯科賽場安排的下榻酒店時,勇利也遇到了許久未見的尤里。嬌小的少年依舊脾氣火爆,禮貌性地打了聲招呼就惹來對方一連串的連珠炮,以及那最關鍵的一句話──你會一敗塗地,然後我會讓維克托就這麼留在俄羅斯的。

 

  如果不滑出第四名以上的成績,勇利就無法進入決賽,如果真這樣的話,維克托會怎麼辦呢?這樣的心思一直到了房間裡,勇利也無法對著維克托問出口,反倒是維克托看出了他的異常。

 

  「勇利怎麼了?」看著那個望向落地窗外出神的青年,維克托湊上前,從背後擁住了對方,「有什麼煩惱可以說出來喔。」

 

  「我只是在想,要怎麼樣才能更相信自己會贏呢?」

 

  「勇利相信我嗎?」明白自己的小豬又在鑽牛角尖,維克托笑瞇瞇地將下巴靠在了對方的肩膀上。

 

  「我當然是相信維克托的啊!」對於這樣的問題,勇利有些詫異,回答的也非常理所當然,然而就是這樣的理所當然,讓維克托的笑意更深了。

 

  「嗯,我相信勇利會贏喔。」將勇利牢牢抱住,這個人就像是自己唯一的寶物,維克托接著蹭了蹭對方的側臉,「所以勇利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相信我所相信的,並且用盡全力達成你想達成的。

 

  語言是一種不可忽視的力量,似乎任何事情只要到了維克托口中,好像自己就能夠輕易做到一樣。對勇利來說,心的安定比什麼都重要;不安定的心在賽場上,身體和表情能夠輕而易舉地出賣自己,關於這一點,勇利已經非常充分地了解過了。

 

  擁有信仰的人將會變得強大,勇利的每一次成長似乎都在應證著這句話。第二天出現在莫斯科賽場上的青年,一滑入冰場就深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維克托站在冰場外,瞇眼凝視著場中央蛻變得越來越美麗的男人。

 

  是的,經過愛情與性的洗禮,青年已然成長為真正成熟的男人。這個本來將性感內斂的人,已經再也無法隱藏自身的耀眼,每一舉手投足都牢牢地抓住觀眾的視線,那美麗的腰身和長腿,以及嫵媚的表情,只需要一眼就會被擄獲。

 

  「將小豬變成王子的魔法,似乎是實現了……」維克托食指抵住了嘴唇喃喃著,想到了最開始的勇利,不免會心一笑。

 

  一轉眼,青年便毫無失誤地完成了短節目,勇利今天的狀態是從之前以來最好的一次,也創新了最佳個人成績,在得知成績破百後,維克托甚至還高興地親吻了他的冰鞋。然而這樣的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在尤里和另一位選手結束了表演後,卻從日本傳來一個噩耗。

 

  真利的聲音在電話裡非常不安且急迫,談論的內容是維克托的愛犬馬卡欽被偷吃的饅頭卡住喉嚨,似乎情況非常不樂觀。勇利愣愣地聽著,腦子忽然閃過了自己曾經的愛犬小維,由於自己長期待在國外,甚至連小維死掉了都沒有辦法及時回去見牠,這次換成了馬卡欽,勇利說什麼都不可能讓維克托再陪著自己比賽。

 

  「維克托,你現在就回日本去,明天的自由滑我會一個人戰鬥的。」

 

  「我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在這裡!」

 

  勇利的保證雖然說得斬釘截鐵,但維克托還是看出了他眼裡流露出來的強烈不安。馬卡欽對於自己來說確實非常重要,可論私心,人與寵物終究無法歸類在同一個天秤上,維克托確實非常猶豫,但勇利就像吃了秤砣鐵了心地要他回去,男人這時才想起了勝生家的那個小靈堂,勇利的堅持他似乎都明白了。

 

  只是不希望自己留有遺憾。

 

  正當維克托想方設法地希望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時,雅科夫和尤里一行人就碰巧路過了這裡,維克托腦光一亮,一下就跑到了雅科夫面前,他始終相信就算自己不是對方的選手了,長年的感情下,這個如同自己另一個長輩的教練,一定不會拒絕他這樣的要求。

 

  「就明天一天,你能不能代替我當勇利的教練?」

 

  當這個要求一說出口,所有人都炸開了鍋,連勇利都愣在了當場,一面感嘆維克托的不按理出牌,又為男人始終不放心自己的心思而感到熨貼。

 

  在維克托的拜託下,雅科夫仍是依他預期地鬆了口。勇利在當天晚上就送男人離開酒店大門,他本來是想跟著去送機的,但對方卻以明天還要比賽,來回奔波機場太遠而拒絕他的送行。維克托是真的放心不下他,離開前還不停地叮囑他一大堆的事項,最後戀戀不捨地給了勇利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抱著抱著維克托就不想鬆開了。

 

  「勇利對不起,即使相隔兩地,我的心也永遠和你在一起。」維克托這番聽起來肉麻卻含藏著非常多真心的話,勇利雖然早就習慣了,可當下聽著還是覺得心酸,他只好強作鎮定地摸了摸對方的頭髮,推開了這樣溫暖的懷抱。

 

  「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他也是時候,該克服一下維克托不在時的情況了。

二次創作-BL   |   【維勇】愛的鋪陳(完)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維勇]愛的鋪陳(13)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