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5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6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7-10-08 22:30:47
【原創|BL】神魔搜查課   -   《Chapter 02》司徒宣

  會被吃掉?

 

  就有限的交際常識來說,這大概是一個最無厘頭的開場白了,誰能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會有東西將你吃掉?

 

  乖乖,這傢伙腦子沒問題吧?

 

  聞言的牧奕言只是滿頭問號,看著眼前的男人就像在看一個神經病,他傻愣的表情在一堆突如其來的情況下實在難以掩飾,牧奕言用力抹了把臉,自從來到英國後,有太多不能理解的狀況不斷發生,他都起了想要回鄉的念頭了,於是牧奕言決定直接轉移話題。

 

  「如果牠是你養的貓,就好好的讓牠待在你身邊不要亂跑了。」牧奕言指了指男人腳邊的大毛團,「如果沒什麼事情我要回教室了。」他實在是沒有什麼心情跟這一人一貓再有什麼瓜葛了,怎麼想都很麻煩的樣子。

 

  「貓?」男人似乎是被對方嘴裡的話給弄愣了,低頭看了看自己腳邊的傢伙,又看了看面前準備轉身滾蛋的小青年,他眉頭一挑也沒有多說什麼,可地上的毛團可不樂意了,伸出爪子開始撓他的褲腿,但黑髮的男人根本不理牠。

 

  「走之前你先看看那間倉庫的鎖是不是鏽掉了。」

 

  牧奕言在心裡翻了一個超級大白眼,決定不搭理他,一聲不吭的轉身就朝剛才來的方向走,可才跨出一步他就撞上了一堵透明的牆!

 

  牧奕言詫異的後退一步,接著朝前伸出了手,果然有一層東西阻擋了他的去路,就像個堅硬透明的罩子一樣,牧奕言忽然想到了結界這樣的詞彙,這種猶如漫畫或小說才會出現的場景,他怎麼也沒想過自己會親身體驗。

 

  ……一定是他來英國的方式不對。

 

  就如同第一次碰到大毛的時候,牧奕言一度以為自己得精神病幻視了,那時候他可是持續了快兩個月,做了各種測試和觀察,才終於說服自己這個毛團子是活的、是真實存在的,只是只有他自己看的見罷了。

 

  可現在這樣的情況,如果不是他病情加重,就是他還躺在保健室作夢!

 

  然而男人接下來的話就像當頭棒喝,牧奕言也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事實上在面對這種離奇的事情,就普通人來說他已經表現的相當鎮定了。

 

  「你只要轉回去看一眼那個鎖就好了。」黑髮男人的聲音淡淡的,他雙手插兜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但這樣的陳述句就如同命令一般,牧奕言額角抽了一下,這個傢伙給人的第一印象真的不怎麼好,儘管有著一張帥的天怒人怨的臉,但既高冷又頤指氣使的態度,簡直不能更討厭!

 

  雖然心裡一直在腹誹對方,但牧奕言還是將視線轉移了過去,只見方才纏繞在手把上還嶄新的鎖鍊與鎖頭,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逐漸生鏽。

 

  「怎麼……」然而還沒等牧奕言詫異的驚呼完,男人已經走到他的身邊輕聲道:「已經鏽掉了嗎?」

 

  「你自己是不會看嗎?」牧奕言終於忍無可忍,不就是看個鎖有沒有生鏽,你他媽人都走到門前了,還用的著別人來回答嗎?

 

  可對方下一秒的話就讓他硬生生閉上嘴。

 

  「我看不見。」

 

  感情好還是個眼盲的?看不出來啊!

 

  牧奕言簡直要被對方的話驚呆了,他忍不住偷瞥男人的眼睛,可那雙藏藍的眸子一點都沒有盲人那帶著灰白色澤,反而看起來相當精神。

 

  似是注意到小青年的打量,面前的黑髮男人沒什麼溫度的彎了下唇,這個孩子還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平民』啊。

 

  「我沒瞎,我看不到的是這個鎖。」他指了指門板,也沒管對方被戳破偷看的窘態,自顧自的又繼續開口:「這個鎖是前人留下的封印,但只有像你這樣的人才看的到。」

 

  我這樣的人是怎樣的人啊?

 

  牧奕言一臉有聽沒有懂,這已經超過了他的理解範圍,這個時候的黑髮男人已經擅自將他的手掌拉過去,並在上頭畫了一個極其複雜的法陣,圖案看著像東方的道術陣法。隨著作畫結束,法陣的線條泛起了一圈淡色的白光,隨後跟著那個圖形一起消失不見,就像融入了身體裡一樣,牧奕言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自己看到了什麼。

 

  「以東方來說的話,你這樣的人就叫做有陰陽眼吧?」

 

  我什麼時候有陰陽眼了我怎麼不知道?

 

  「或許該說是你的出生很特別。」

 

  父母早逝,哥哥帶大的,應該也不是什麼太特別的事情。

 

  「你問再多我也沒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我什麼時候要你……」回答了!

 

  ……咦?

 

  黑髮男人看著他挑了挑眉,接著才鬆開了他的手。

 

  「你能讀心?」什麼小祕密被發現都沒有此刻他的遭遇來的強,牧奕言是真的傻了,腦子一連串的思考忽然一下當機,什麼瞎想都在瞬間通通打住,這世界真他媽玄幻!

 

  「只有在碰到對方的時候才能知道。」對方一點都不避諱,「除此之外,你心裡想的畫面我也都能看見。」

 

  牧奕言張了張嘴,一臉懵逼,可男人似乎沒打算住口的樣子,繼續又道:「剛到英國沒多久就被這隻東西纏上。」對方修長的手指指了指腳邊的大毛,「室友讓你陪著去什麼危險的地方你也沒拒絕。」

 

  「你怎麼……」

 

  「我知道的事情遠比你想像中的多。」男人低頭看著他,「該說你憐憫心氾濫呢?還是容易被人牽著走?你現在可不安全。」

 

  啪擦──

 

  忽地,一道輕微的聲響從倉門處傳來,牧奕言查覺到了動靜,轉頭望了過去,方才只是生鏽的鎖頭,此刻已碎成了粉末,接著倉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隙,一隻濁白的眼睛從門縫中露了出來,牧奕言來不及回頭,就直接對上了那隻眼睛,一陣刺痛從眼球直逼大腦,然而下一秒他的眼前就被一隻手給罩住,微涼的溫度透過眼皮傳了過來,牧奕言空白的腦袋裡忽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

 

  『你剛才看到了什麼?心裡想著就行了,我聽得見。』那是那個黑髮男人的聲音。

 

  牧奕言根本就沒有時間去詫異,只是有些遲疑的從心裡回答道:『……一雙眼睛,濁白色的,看起來像眼盲。』

 

  『還有呢?』

 

  『你擋著我的眼睛了……』

 

  這句話似乎讓男人欲脫口的詞停頓了會,牧奕言感受到撫在眼簾上的手輕輕抖了一下,他似乎聽見了一個微不可查的輕笑,緊接著,牧奕言閉著的雙眼卻看見了一道白光,不刺目且相當柔和。

 

  『現在,透過我的掌心,在你面前的是什麼?』

 

  『啊……』欲反駁什麼的念想忽然就停了下來,因為這一次牧奕言是真的看見了東西。

 

  木製的大門邊,微敞的門縫有個小小的身影,看起來是個小孩子,他的身上佈滿了灰色的毛髮,還有多處正在淌血的傷口,頭頂有著像貓的耳朵,其中一邊已經潰爛了,濁白色的空洞雙眼正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可那顫抖的身軀,卻顯示了這個小怪物此時此刻有多麼害怕,接著孩子的腳邊出現了一雙又一雙金黃色的眼睛,牧奕言馬上就發現那些眼睛,是躲藏在陰影處一隻又一隻的小貓。

 

  『原來如此……』男人的聲音又在腦海裡響了起來,牧奕言這才想到,對方應該是看見了他眼裡看見的東西了,因為這些畫面在腦中根本揮之不去。

 

  「是一隻曾被飽受虐待的小鬼呢。」這下子,男人的聲音不再是從腦中出現,而是在他耳邊傳來,如果此時此刻的牧奕言能夠『看見』,這個一直保持著冷漠態度的男人,現在的表情正微笑的異常惡劣,接著男人又開口了:「還是隻忍受不了飢餓,差點就要吃掉人類魔化的惡鬼呢。」

 

  接著牧奕言便什麼都看不見了,男人壓著他的雙眼微微用力,他整個人便被這股力氣往後推,一下落進了對方的懷裡。

 

  吃掉人類?魔化?是了……就在剛才那個小怪物的腳邊,似乎躺著一個人?因為實在是太暗了,現在被遮掉視線的當下,牧奕言也不好再確認那個躺在地上的輪廓是不是人類,是生是死也不清楚。

 

  「本來應該是要晚上工作的,但現在看來是沒辦法了……」男人的聲音依舊低沉,卻隱隱透著一股狠戾,牧奕言只感覺到自己的四周似乎起風了,冷冽的寒風幾乎要把人凍住,他的皮膚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牙關不自覺地顫抖。

 

  在他看不見的情況下,大毛的身體正在不斷的變大,身邊的狂風越來越強烈,此時的大毛已經蛻變成一隻大型的獅子,灰藍的毛髮像被潑灑了深色的染料,深藍色的皮毛在陽光的照射下光滑又明亮,猶如星河一般美麗,湛藍的眸子在看見鬼怪時立刻變成了豎瞳,不同於以往的慵懶優雅,此時的大毛充滿著可怕的危險性。

 

  一聲狂嘯從四面八方湧來,分不清究竟是誰的怒嚎,巨大的聲響幾乎要震破耳膜,牧奕言毫不懷疑如果沒有這個結界在,肯定會引來不小的人潮。

 

  腳底下開始頻繁傳來震動,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壓力正撲面而來,那個小怪物似乎發現自己逃不了了,孩童一般的小小臉蛋倏然撕裂張開了血盆大口,用盡最後的力量朝牧奕言的方向衝了過來,但黑髮的男人似乎早就料到這點,藏藍色的眸子微瞇,一團黑色的能量在牧奕言和怪物的中間凝聚,接著瞬間將直撲過來的傢伙包裹住,形成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黑霧,一旁的大毛迅雷一般的衝了過來,張口便將那團黑霧吞了下去,末了還打了個飽嗝。

 

  男人這時才放開了懷裡的青年,失去支撐的牧奕言直接腿軟跪在地上,冷汗沾濕了背脊,身上的衣服幾乎濕透,方才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他簡直不敢想像,重新接觸到光線的眼睛不適的瞇起,他抹了把臉,這才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黑髮的男人絲毫沒有要扶他一把的意思,他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地上喘息不已的青年,那薄情的唇微敞,出口的話卻會讓人腦溢血。

 

  「太弱了。」

 

  牧奕言壓根不想理他,只是換了個姿勢豪邁的岔開雙腿坐在了地上,接著抬眼惡狠狠的與上方的男人相互對視。

 

  男人似乎是沒想到牧奕言居然還能有這種膽識,雖然體質不怎麼好,隨便個威壓就讓他跪下了,但性格還頗倔強。

 

  「氣勢倒是不錯。」男人似乎是笑了,但也僅僅維持了不到一秒,他蹲下身子讓視線與對方平齊,牧奕言想後退,奈何身體根本不聽使喚,他的腿還在輕微的顫抖,事實上他到現在還不是很了解,為什麼身體會這麼不受控制,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男人那張英俊的臉就湊了過來,他的臉也被對方掐著下顎抬高,牧奕言張了張嘴正想反抗,男人又開口了。

 

  「剛剛沒有注意到……原來如此,怪不得那個小怪物想要吃掉你,在你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吃掉你,可是大補啊。」男人這話說的輕飄飄的,牧奕言卻聽得毛骨悚然,「凱特說你有光的味道,但現在太微弱了,那些妖魔根本就不怕你。」

 

  「你……什麼意思……」凱特又是誰?

 

  牧奕言死死的看著他,男人的眼睛在近距離的注視下非常漂亮,就如一汪深潭隨時能把他吸進去,但此時此刻卻讓他感受到了一點恐懼,牧奕言努力的壓下那種心悸的感覺,強迫自己與對方繼續對視。

 

  「這裡不是個好談話的地方,但能肯定的是你之後的生活可不會太安穩。」

 

  「你到底是誰……?」下巴被鬆開,一種壓力也隨之消散了一般,牧奕言也跟著鬆了口氣。

 

  「羅伊.霍爾斯。」這麼說著,男人已經站了起來,又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至於我是誰,你大可問問你的那位好朋友,他知道的事情可是出乎你意料的多呢。」話音一落,隨著四周空間的扭曲,男人轉眼就在原地消失了,徒留牧奕言錯愕的坐在地上消化那句話的意思。

 

  冬日的寒風似乎一點都不受不久前那場動盪的影響,仍舊呼嘯著像要把那樣離奇的戰鬥痕跡給吞噬殆盡,而方才消失的男人此刻正出現在一個無人的巷弄裡,距離事發地點離了至少十公里,接著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男人看了眼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微微皺了下眉還是接了電話。

 

  『司徒宣。』那一頭傳來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別用這個名字叫我,這裡可不是華夏。」被稱作司徒宣的黑髮男人微不可查的皺了下眉。

 

  『好吧,羅伊,聽說你找到那個孩子了?』男人似乎一點都不介意對方的無理,『他的能力恢復的怎麼樣了?』

 

  「弱的連一隻低階魔物都能把他吃了。」

 

  『哈哈,那可真是糟糕。』男人笑的沒心沒肺,似乎一點都不擔心話題主角真的會被吃掉,『如果能把那孩子帶在身邊,還是想個方法先把他弄到你身邊照看吧,距離奧卡蘭的開學日還有三個月左右呢,這期間他可不能出什麼意外。』

 

  「我可不是他的褓母。」

 

  『但不可否認他之後的成長能給你帶來好處。』

 

  「不需要他也無所謂。」不等對方下一句回覆,司徒宣果斷的掐滅了通話,一直待在他腳邊的大毛這時候便蹭上了他的腳踝,一雙湛藍色的眼睛正亮晶晶的盯著他。

 

  「凱特,你似乎很喜歡那個傢伙?」

 

  被稱作凱特的大毛只是搖了搖尾巴尖,似乎同意了男人的說法,司徒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的嘴角終於露出了一個算的上是笑容的弧度,一閃即逝。

 

  「我們家確實需要一個廚師呢。」男人低聲喃喃著,一轉眼,一人一貓又再度從巷弄消失了。

 

  此時的牧奕言猝不及防的打了個噴嚏,直到離開那個倉庫,他都沒可能猜到,黑髮的男人最後重新找上他,並決定帶走他的原因是什麼。

耽美文學   |   【原創|BL】神魔搜查課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Chapter 02》司徒宣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