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24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65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7-10-08 22:24:32
【維勇】愛的鋪陳(完)   -   [維勇]愛的鋪陳(06)

06

 

  隨著練習時間的推進,關於自己的Eros到底是什麼?這樣的問題勇利也思考了許多天,一直到某天晚上一群人正吃著飯的時候,他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桌面上擺著的是又香又美味的炸豬排蓋飯,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樣的味道打開了腦子裡的哪個開關,勇利忽然就清醒了過來,一回神他已經拍著桌子站起來了。

 

  「我知道了!炸豬排蓋飯就是我的Eros!」

 

  坐在正對面的維克托,聞言後都目瞪口呆,一旁本來精神不濟的尤里聽見這話也忍不住一聲嗤笑,「真的假的?」

 

  勇利這時候才驚覺自己究竟都說了些什麼荒唐的話,腦子一陣暈眩,臉都丟到了太平洋。

 

  「Ok……就這樣吧,想法獨特挺好的。」見那個黑髮青年已經暈頭轉向腦子發熱,一臉恨不得鑽進地裡的模樣,維克托只得憋著笑意,也不去問對方究竟是怎麼想到食物上頭的,但既然有了一個方向好歹也算是有進展了。

 

  看著勇利漲紅著臉,開始狼吞虎嚥地吃著眼前的晚飯,維克托撐著腮,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了微笑,那樣異常溫柔的笑意倒是引起了尤里的注意,嬌小的少年這回意外地沒有說什麼嘲弄的話,但那眼裡的意味深長卻是展露無遺。

 

  表演的服裝在比賽前一晚才準備好,維克托知道兩人肯定沒有表演服,所以早早托人將東西都寄到日本來了,勇利選擇了少年時期的維克托在世青賽時穿的衣服,黑色的半身網衣非常性感,點綴著的白色寶石也是簡單大方,最重要的是還有部分布料遮擋了胸前兩點,這有點刻意為之的設計看起來特別的色情,對勇利來說簡直是一個大躍進。看著青年抱著衣服一臉高興的樣子,維克托雖然沒說什麼,臉上的表情卻很有深意,他是真的開始期待明天的比賽了。

 

  訓練的日子過得特別快,一轉眼就到比賽當天了,勇利是第二個上場的,他站在後台,看著冰場上尤里雪白的身姿。這個人成長的速度簡直太可怕,就彷彿是個美麗的怪物,他看得出來現在的尤里和當時練習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他沒有辦法將視線從尤里身上移開,冷汗不自覺地從額際流了下來,自己到底能不能滑好?這樣的懷疑排山倒海地衝來猶如泰山壓頂,重重壓地勇利幾乎要不能呼吸。

 

  維克托站在一旁看著冰面上的尤里,少年確實滑得很好,至少剛開始感情是很到位的,但越到後面,隨著高難度的動作增加,尤里已經越來越不能好好演繹這首表演曲的主題了,他動作開始急切,表情也隨之猙獰起來。維克托看著他良久,輕輕嘆了口氣,到底還是太年輕,不管是體力上的需要加強,還是演技與個性的衝突,尤里都沒有辦法好好的駕馭,但滑冰結束後的鼓勵還是不能少,尤里看過來的眼神裡有著濃濃的不甘和不情願,維克托看到了,也大致明白了少年在想些什麼,果然一個禮拜就想要將一個小惡魔養成一個小天使確實太困難了,

 

  勇利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場內受眾人熱烈鼓掌的少年,對方是那麼的優秀,維克托若是選擇了尤里他完全沒有辦法,拳頭鬆了又握緊,不知不覺掌心都沁出了汗水,緊張得心臟彷彿都在疼。

 

  不希望維克托走的想法越來越濃烈,此時的勇利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想要贏過。

 

  「勇利,到你了喔。」維克托的聲音從面前傳了過來,勇利一回過神,就被站在面前的男人嚇了一跳,他摀著嘴巴阻止了自己差點叫出來的聲音,棕色的瞳眸眼光閃爍,勇利直勾勾的視線太過認真了,維克托阻止了自己想要擁抱對方的衝動,此時的青年就是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勇利抿了抿唇後才小心的開口:「那個……我……」

 

  維克托沒打斷他,只是微笑著專注地注視著他,就像勇利一直都那麼真心認真地看著他一樣。

 

  「我會變成很好吃的炸豬排蓋飯的,所以請只注視我一個人。」這句話聽起來或許很滑稽可笑,但維克托卻沒有取笑他,青年的眼神幾乎讓他想要伸手將人攬進懷裡,可還沒等他這麼做,勇利就率先上前緊緊擁住了他,隨之而來的,是那樣一直小心翼翼的輕柔嗓音在耳邊響起,「說好了喔……!」

 

  「當然了,我最喜歡炸豬排蓋飯了。」維克托幾乎沒有怎麼思考就這麼說出了口,這樣一個只專注於自己的青年,他實在很難不喜歡。

 

  當勇利離開自己返回冰場的時候,維克托其實是捨不得的,他靜靜地看著在場上彷彿像是換了個人似的黑髮青年,刻意露出的額頭和摘下的眼鏡讓他退去了書生氣,變成了一個舉手投足都誘惑至極的精怪,雪白的冰場宛若被施了魔法一般,被那樣黑色舞動的妖精染上了極致的黑與性感,這是他一手培養的惑人怪物,只鍾於他一個人。

 

  勇利站在冰場的時候,腦子只出現了維克托的臉,本來心裡茫然的情感忽然間清明了起來,再怎麼對感情遲鈍,當每時每刻都只能想起一個人的時候,也很難忽視那樣的感情,而此刻所舞為誰,他非常清楚。

 

  不得不說勇利的每一個舞步都充滿著誘惑,他就是故事裡的第一美女,為了挽回愛人的心而變得更加魅惑迷人,他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勇利將所有跳躍都集中到了後半段,即使後內四周跳有了小失誤也無法減少他表演裡融合的魅力,所有人的目光都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他不僅僅是鎖住了故事中男人的目光,也吸引到了旁人的注視。

 

  所幸最後的後外點冰四周跳,加後外點冰三周跳都成功了,這大大提升了勇利的分數,再加上整體表演的評價,就算成績目前沒有出來,但分數一定不低。

 

  尤里站在人群裡默默地看著冰面上的青年,這個人有什麼不一樣了,他很深刻的認知到了這點。和自己比起來,此刻的勇利沉穩又游刃有餘得多,那散發出來的魅力連他都移不開視線,瞥了眼站在冰場外的銀髮男人,尤里抿了抿唇,轉頭就走出了人群。

 

  「勇利!」曲目一結束,維克托的聲音就從場外傳了過來,勇利順著喊聲的方向望去,眼裡是前所未見的神采奕奕。

 

  「看起來這麼好吃的炸豬排蓋飯,我第一次碰到呢,太棒了!」伸手抱住朝自己滑來的黑髮青年,維克托有一瞬間忍不住想著,如果能這麼抱著不撤手就好了。

 

  「啊……謝謝……」勇利能感受到維克托擁抱的力度,有一點難受,但他卻沒有想要掙扎的感覺,直到男人拉開了兩人的距離,開始碎碎念起自己方才滑冰的失誤和小細節的錯誤,勇利才從剛才的幸福泡泡裡清醒,他這時候才認真的想到,維克托對自己的喜歡似乎並不相同。

 

  比賽最後是由勇利獲得了勝利,維克托繼續待在了日本,而尤里則是在勇利還沒滑完的時候就離開了,事後的消息勇利也都是聽優子說的,事實上勇利並不討厭尤里。或許一開始,會對這樣看起來像個不良少年的孩子感到不知所措,但隨著這幾天的相處,他越發覺得,這就只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可愛小孩,和小孩子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在回到家的時候,勇利為免尷尬,一直和維克托聊關於尤里的事情,他可是還記得自己方才在冰場的表現有多羞人,主動抱著維克托說的那番話,他現在回想起來都能臉紅,平常還有尤里在中間緩衝,現在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他卻覺得有些不自在了。

 

  維克托當然把勇利的不自然都看在了眼裡,他心裡覺得好笑卻又覺得不是那麼高興,明明尤里已經回俄羅斯了,這個當初滿心滿眼都是自己的傢伙,現在卻是一直在嘴上叨唸別的男人。維克托明白自己這種像是吃醋的心情不是好的開端,但他還是忍不了心裡那一直冒出頭的酸氣,「勇利似乎很喜歡尤里?」看吶,連出口的話都像個妒夫。

 

  「很喜歡啊?」似乎沒意識到自己這話有歧異,勇利轉過頭看著維克托,嘴上掛著的笑意在男人有些怪異的表情下慢慢撤了下來,勇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什麼,只覺得維克托的笑容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樣。

 

  「維克托不喜歡尤里嗎?」勇利遲疑地問道。

 

  「怎麼會?」維克托失笑,明明知道勇利的喜歡不是那種意思的喜歡,但他還是覺得不爽。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了維克托的臥房,勇利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順著維克托拉著自己的動作坐到了床邊。

 

  「把衣服脫了吧。」維克托忽然開口,這話裡的語氣簡直不容置疑,然而這樣的理所當然簡直把勇利嚇壞了,他瞠大著雙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見青年這模樣,維克托才覺得心情好轉了起來。

 

  「剛剛後內跳的那一摔,你用單手撐了一下,我幫你檢查有沒有扭傷。」

 

  「不不不……我一點事情都沒有,不麻煩了!」

 

  「勇利是嫌棄我了嗎?」維克托這話說得可憐,他似乎是越來越能夠找到讓勇利屈服的點了。

 

  「怎麼可能!」果不其然勇利一下就妥協了,男神一臉可憐兮兮地望著自己的樣子,隔著一層門板他還能徹底拒絕,正面衝擊這樣的表情他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的。

 

  勇利就在維克托略微炙熱的目光下脫掉了運動外套,只剩下裡面那套黑色表演服,穿在冰場不覺得有什麼,在房間裡面只剩下兩個人面對面,勇利立刻就不自在起來,只覺得這身衣服暴露得讓他整個人彷彿脫光了攤開在男人的目光底下。

 

  背後的拉鍊被拉了下來,光滑潔白的後背有幾個之前練習時因為摔倒而留下的瘀青,最大的痕跡在左腰附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維克托忍不住伸手撫上去摩娑,微溫的掌心接觸到稍涼的肌膚感覺非常舒服,由於長期關在室內滑冰的關係,青年的膚色非常白皙,加上回到日本後每天都有溫泉水的浸泡,手感非常滑順好摸,果然是具非常年輕的肉體。

 

  勇利緊抿著唇,任由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腰附近揉摩,但隨著拉鍊的開口越來越往下遊,勇利終於還是忍不住開了口阻止。

 

  「維克托,你、你不是要幫我看手嗎……?」他毫不懷疑若是再讓拉鍊繼續往下拉,可能連屁股都會露出來,但他不敢多想,只當是維克托的惡趣味,關於捉弄自己這點,男人有太多的前科了。

 

  「勇利減肥相當成功呢,身材太好了,連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幾眼。」意識到自己行動得似乎太快了,維克托有一瞬間的愣住,但他很快就恢復過來,湛藍的眸子瞥了眼那已經有點裸露出來的股溝,似乎再往下就能將那更美好的風景都收進眼底,但他到底還是住手了,反正來日方長。

 

  這樣的誇獎讓勇利的臉都熱了起來,維克托看著他的樣子也笑了,不等勇利反應就將上半身的演出服拉到了腰腹,這樣只穿一半的服裝簡直太色情。

 

  「挺胸,勇利……」維克托貼在青年的背後,一隻手繞到前面,自然而然地附在對方裸露的胸口,稍長的中指還有意無意地撥弄著一邊淡色的乳頭,手心稍稍用力,懷裡的青年整個背部立刻就和他緊緊相貼,維克托將唇湊到了勇利的耳邊,似乎下一秒就能將那柔軟的耳垂含進嘴裡。

 

  「來,手伸平……」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勇利覺得維克托的聲音在此刻特別地低沉,幾乎都快要把他的魂給勾走了似的。

 

  緊緊相貼的兩具身體彷彿都要燃燒起來,至少勇利覺得自己的大腦幾乎要當機了,全身上下都變得火熱,臉也漲紅得不行,甚至連胸前的乳頭,在男人似有若無地輕觸下都硬挺了起來,色澤變得更加鮮紅。

 

  維克托順其自然地將下巴貼到對方的肩膀上,垂眼看著青年那小巧脹挺的乳尖,他不自覺地舔了舔唇,真想把懷中的傢伙吃進嘴裡。然而他的理智還在,只能在勇利還混亂的時候偷揩幾抹油。

 

  勇利就在這亂七八糟的當下,完成了維克托指示的幾個簡單動作,事後男人還一本正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訴他說他的身體有多良好,那純良的笑容實在太欺人,勇利心裡那點懷疑也被男人刻意製造的假像矇了過去,只越發覺得是自己太下流,維克托條件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真的看上自己呢?他還是早點洗洗睡了,把這種旖旎想法早早丟了吧。

二次創作-BL   |   【維勇】愛的鋪陳(完)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維勇]愛的鋪陳(06)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