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76   總推薦: 2   總收藏: 1   總點擊: 1192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6-12-25 23:58:34
【YURI】短篇   -   [維勇]Wish to be your mind
Wish to be your mind



  維克托幾乎是不過生日的,長年一人居住在外的他也鮮少回家,禮物雖然會收到不少,但維克托卻從來沒在意過,所以當國外的比賽告一段落,維克托和勇利一起回到日本烏托邦勝生溫泉的時候,那迎面而來的拉砲彩帶,和眾人此起彼落的祝賀詞,著實讓他吃驚了好一會。



  「生日當然要喝酒啊!」蛋糕都還沒切呢,奧川美奈子已經灌掉了一瓶清酒了,一旁的勝生真利似乎早習慣了對方這模樣,乾脆地把庫存裡的酒一瓶瓶往桌上擺,勝生寛子一點也沒有阻止的意思,連忙笑著招呼還站在門口的兩人進屋。



  自從大獎賽獲得銀牌後,兩人的關係也漸漸明朗化,勝生家的兩老雖然什麼都不說,但維克托仍然能從長輩們的態度,觀察出來對方釋出的善意,心中的大石頓覺落了下來,一方面也覺得不可思議,這一切都進展得太順利,順利到他都覺得在作夢,對於勝生兩老的寬容,維克托是相當感激的,國外的風氣雖然已經相當開放,但對於來自俄羅斯的維克托來說,他的家鄉還是相對保守一些。



  「這段時間,真的非常感謝你照顧勇利了。」勝生寬子的手掌佈滿了長期工作的老繭,雖然粗糙卻非常溫暖,所以當手被握住的時候,維克托只覺得心裡一陣暖意和酸澀,他何嘗不是也從勇利那裡得到了許多。



  「哪裡,我也因為勇利而學到了很多東西。」



  他曾經自傲過,輝煌的歷史讓他爬得越來越高,但爬得越高,很多東西也都漸漸開始搖搖欲墜起來,於是維克托也變得徬徨,儘管面上看不出來,他也不曾向任何人訴說,直到勇利的再次出現。



  那彷彿是一道光,這個人溫柔又固執,明明有著絕佳的技巧,卻往往敗在不夠穩定的心,他的自信與他的不自信,他的自傲與他的自卑,最終卻相融在一起成為了一體,他們互相吸引,互相成長,直到形影不離,直到真的在一起。



  猶如還在作夢,恍如隔世。



  「維克托……嗝,你能陪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醉酒後的群魔亂舞已經告一段落,勇利趴在維克托的身上喃喃道,這讓維克托又想起了當年對方的輝煌事蹟,勇利在醉酒後與眾人大跳了一場豔舞,不同於醉前的靦腆,酒醉後的勇利可謂相當開放,他還記得這個人衣衫不整的抱著自己,還大膽的在他身上磨蹭,一邊訴說著希望。



  『這個鬥舞我贏了的話,你就會來當我教練的吧?』



  維克托想,當時的自己是真的非常悸動的吧?那種不是以表演者或競技者的身份被崇拜和喜愛,而是被人渴望著能夠當個指導者,縱使維克托知道,有非常多人都想從他身上學習東西,但從來沒有一個人像勇利這般直白,只是後來勇利似乎忘記了這段往事,反而是他自己卻意外的都記得。



  或許真的有命運之說吧,而勇利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



  「勇利,你醉了。」揉了揉趴在自己身上磨蹭的黑髮青年,維克托笑的溫柔。



  「沒……嗝……才沒醉……」勇利整個人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對方身上,雙手緊緊纏著男人的脖頸,維克托被他抱得有點難受,但卻一點都不想把人推開。



  「唉呀,勇利居然在對別人撒嬌呢。」寬子一邊收拾著東西,一邊笑著開口,發現到維克托疑惑的目光,她才繼續說道:「勇利小時候是個非常愛撒嬌的孩子,但自從去了國外後就變得不那麼愛撒嬌了,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雖然知道他不想讓我們操心,但還是挺擔心的啊。」



  看著自家兒子毫無出息的纏著別人又摟又抱,還胡言亂語起來,寬子卻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果然勇利能遇上維克托真是太好了呢。」



  維克托卻有種想要落淚的衝動。



  已經醉的神智不清的美奈子被真利帶去客房睡覺,西郡家的人也都告辭了,勇利的父親勝生利也早被寬子趕去休息,而寬子在收拾完生日會的杯盤狼藉,囑咐維克托早點休息後,也留下他們兩個離開了。



  方才還熱鬧的場景彷彿不存在似的,整個大廳只剩下維克托和勇利的呼吸聲,室內安靜的落針可聞,外頭的雪開始飄了下來,維克托卻一點都不覺得冷,勇利抱著自己的身體暖呼呼的,好像連心臟都被捂熱了。



  「維克托……我們不能分開喔……」勇利已經醉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雙手卻仍舊牢牢地抱著他不放,他低聲的喃喃著,「你是我的……不可以跟別人走……」如此霸道又充滿佔有慾的發言,維克托只覺得懷裡的傢伙太可愛,內心是止不住的高興。



  「好。」即使知道勇利清醒後,可能也不會記得這些任性的表白,維克托卻還是忍不住回答他。



  「這個世界上、嗝……只有我能在你身邊……」



  「好。」



  「維克托……」勇利的聲音漸漸變小了,但卻不斷在低喃著他的名字。



  「嗯?你想說什麼嗎?勇利。」維克托忍不住低頭在他的髮旋上落下一個吻,這個生日他真是收到了太多太多無法預想的驚喜了。



  「我愛你……」



  「我知道,但是我更想在你清醒的時候告訴我呢,勇利。」



  維克托覺得自己的眼眶好像濕了,偌大的空間只有兩個人卻一點都不寂寞,勇利在說完話後就在他懷裡熟睡,維克托摟著他,低頭在他唇上嘬了一口,他從來沒像今天這麼想成為一個人的心臟,讓這個人時時刻刻的只想著自己,心臟只為自己跳動,然後再也不分開,然而不等他反應過來,勇利已經率先幫他實現了這個願望。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也愛你。



  他最後還是落下了眼淚。

 
END
二次創作-BL   |   【YURI】短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維勇]Wish to be your mind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