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41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43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6-12-19 00:03:16
【NARUTO】短篇   -   [佐鳴]植物叛變

植物叛變

 

 

  你就像一株被鐵絲設定了生長路線的植物,在我即將興高采烈看見成品的時候,在最後一刻揮舞著你的枝葉,打亂了我精心設置的架構,並且控訴著我的殘忍與自私。

 

 

  被灰色雲朵遮蔽的天空正下著綿綿細雨,好像昨天晴空高照的好天氣都是騙人的一樣。漩渦鳴人站在自己房間的小窗旁,天空色的大眼有些茫然的看著外頭那下個不停的雨水。

 

  氣候一直都是那麼反覆無常,在他的記憶裡面,曾經也有個傢伙是那麼的反覆無常,就和天氣一樣,高興的時候,你可以和那個傢伙稱兄道弟的勾肩搭背,儘管只是自己一人樂,那個人卻只會皺著眉頭,好像一副很無奈的樣子,可是卻不會拒絕你;而當他心情差勁的時候,儘管你再怎麼好言相勸,又或者與他刀劍相向,他也依然無動於衷的生氣,沒有人知道他何時心情會變好,就像這場不知何時會停的雨一樣,讓人也跟著心情惡劣。

 

  視線不知不覺的轉往了對面住宅的圍牆,雨落在那緊緊攀附在牆壁的藤蔓上,雨水順著撬起的葉子咕嚕嚕的滾到了草地,然後陷進柔軟的泥土裡。鳴人忽然想起,過去也曾經遇見這樣的下雨天,那年他們還只有十二歲,那個傢伙拉著他的手,在黑黝黝的森林裡罵罵咧咧的找著可以避雨的地方,那個暫時避難的房子外牆也是纏著一圈又一圈的藤蔓,滿視野綠油油的一片,他還記得當時有一隻蝸牛,正慢吞吞的爬往一片離他最近的葉子上,兩根觸角動來動去的害他忍不住用手去逗弄,卻惹來對方的一個白眼,再接著他就被人拉著手一股腦的給拖進屋裡去了。

 

  「佐助,這裡好黒,你有沒有帶手電筒啊?或是你來個火遁?剛好這裡也挺冷的。」一踏進屋子一陣冷意就撲面而來,鳴人一邊東張西望的觀察四周,一邊抬手搓了搓已經起雞皮疙瘩的手臂。

 

  「白痴,這裡連個爐子或是堆起來的樹枝都沒有,你要我火遁往哪裡施?燒死你。」被點名的人卻只丟了一記衛生眼給對方,佐助實在無法忍受鳴人問題都不經大腦就丟出來的習慣。

 

  「可是真的很冷啊!早知道就應該多帶件衣服什麼的……」鳴人瞇起眼睛繼續不滿的發言,一邊不老實的拿眼去瞅對方身上的那件披風,那是小櫻早上拿給佐助的,那時候他不在場,知道是小櫻特地織給對方的想來就心裡酸溜溜,可是那個收到禮物的傢伙卻一臉的不以為然,看著就讓人想生氣。

 

  「過來。」像是注意到鳴人的視線,佐助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示意那個還呆坐在一邊的傢伙靠過來一點。「白痴,我叫你過來。」

 

  「你叫誰白痴啊……」雖然不滿意佐助的叫喚,鳴人皺了下眉還是靠過去了,「幹麻啊你,混蛋!」

 

  「再靠近一點。」看著那個吊車尾的傻瓜一臉不甘願的樣子,不知道怎麼佐助忽然覺得心情特別好,他拉了一下披風,接著一使勁就將兩個人結結實實的包在一起。

 

  「這樣就不冷了吧?」輕瞟了眼那個還在震驚中的笨蛋,佐助閉上了眼睛,「不冷了就不要吵了,我要休息一下。」

 

  「什麼啊……」對於佐助這看來算是貼心的舉動,鳴人反而有點適應不良,他彆扭的撇過頭不去看對方,可是接連下去的安靜卻讓他忍不住轉回了頭。

 

  「喂,佐助,你真的睡著了嗎?」鳴人張了張口,見身旁人沒反應又忍不住拿手去戳了一下,「喂喂?」睡這麼熟還當什麼忍者呢!鳴人在心中小小腹誹了一下,其實他是希望佐助不要真的就這麼睡著,他漩渦鳴人什麼都不怕,但就是怕鬼,你說這無形的東西有什麼好怕的,可是他就是怕,根本說不出什麼所以然,這黑漆漆的房間陰森森的,好像隨時都會有什麼東西衝出來一樣。鳴人抿了抿唇,他不知道這舉動是要讓自己鎮定下來還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只是伸手戳著對方的手臂,見佐助沒反應,心裡悶悶的才想要收回來,卻沒想到會被一把抓住。

 

  「吵死了吊車尾的,誰像你對於睡著的人也這麼沒防備,還要不要做忍者啊。」佐助慢悠悠的睜開了一隻眼睛瞄他,卻沒想到看見意外驚人的畫面。

 

  「喂,你哭什麼?」佐助一臉的莫名其妙。

 

  「沒、沒什麼啦……!」鳴人壓根沒料到對方會這麼醒過來,眼框裡的眼淚根本促不及防,他一邊拿手抹著眼睛,一邊掩飾,雖然根本白費工夫,但這樣讓他覺得至少還能扳回一點尊嚴,他一點都不想在佐助面前哭泣,尤其是這個人,他真的一點都不想在佐助面前顯示自己的脆弱。

 

  「……」佐助只是靜靜的看了他好一會,接著拉著他的手,將他整個人往自己懷裡圈起來,鳴人一臉錯愕的順著佐助的動作被抱住,本來止不住的眼淚瞬間戛然而止。

 

  「你、你吃錯藥啊!」鳴人愣了半晌才想到要掙扎,卻沒想到對方箝制自己的手是那麼緊。

 

  「佐助,放開我!」

 

  「這樣就不怕了吧?膽小鬼。」佐助沒理會他的抗議,只是低低的這麼說了,鳴人卻忽然停止了掙扎。

 

  他明明就沒有說自己在害怕。

  他明明就不想當膽小鬼。

  他明明……什麼都沒有說。

 

  鳴人安靜的靠在對方的懷裡,雖然還是有點彆扭,但確實好像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良久,他才慢慢的憋出了這句話。

 

  「膽小鬼,睡覺。」

 

  你才膽小鬼!鳴人瞇了瞇眼睛這麼不滿的想,睡意卻開始瀰漫開來。

 

  雨變大了。

 

  鳴人看著窗外豆大的雨點,耳裡傳來的是雨水拍打著屋簷和土壤的聲音,批哩啪啦、滴滴答答,他聽了很久,並不覺得吵耳。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他自言自語般的說著。

 

  只是這次沒有人會回答他。

 

  這個世界充滿框架,忍者的道德、上下階級、大家族的期望與繁衍、能力的強大與傳承,以及世人的眼光,就如同那纏綿交織的藤蔓,只是更多時候,他們還被纏上了鐵絲。

 

  鳴人總是忍不住想,佐助的離開,是不是也受夠了這些條條框框的規則呢?

 

  思緒回歸到了現在,窗外雨還在下,鳴人靜靜的繼續看著外頭,視線仍舊定格在了那片藤蔓上,從前那個會擁著他擔心他害怕的人,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呢?

 

  他已經不知道了。

 

FIN

二次創作-BL   |   【NARUTO】短篇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佐鳴]植物叛變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