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2   總推薦: 0   總收藏: 1   總點擊: 543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6-10-02 23:54:49
【轟出】點燈   -   [轟出]點燈(02)

點燈(02

  最後哨兵嚮導兩院的聯誼活動在預料中告吹了,綠谷出久覺得最失望的人大概就屬峰田實了吧,可這個打趣的想法只是一晃而過,他的思緒一直停留在那天,會議室窗內男人的側影,要說崇拜那一定是有的,雖然比不上對歐魯麥特將軍那樣的崇敬,但就目前來說,論年紀轟少校是離他們最近的人,這免不了讓其他小哨兵們懷揣希望,相信自己未來也能在那樣的年紀站得如此高,然而現實卻是,就算綠谷出久曾經站在離少校那麼近的距離,可最終連一句話也說不上,讓人不經感嘆,這鴻溝一般的差距要追上還差的遠呢。

  從敵聯合邊境回程的大軍勢必將受到帝國上下的擁戴,國王將會在宮殿前舉行歡迎典禮,盛大迎接軍隊的回歸,此時的星網鋪天蓋地的都是關於隊伍回航的消息,而典禮將配合軍艦回來的時間訂在三天後舉行。

  班上同學們幾乎都興致勃勃的在討論歡迎典禮的事情,基本上只要沒有特別的事情耽擱,全國人民幾乎都會到現場迎接,那場面是相當的壯觀。然而此時的綠谷出久根本無法融入那樣令人興奮的氛圍中去,他懊惱的看著手腕上的光腦顯示的訊息悲嘆不已,半年一次的哨兵形成劑實驗體檢,居然這麼剛好訂在典禮那一天,難得可以看見轟少校本人的機會就這麼硬生生錯過了。

  對於綠谷出久的反常,身為好友的飯田天哉立刻就注意到了,「綠谷怎麼了?你看起來好像不太高興?」

  哨兵形成劑的事情是三S級的最高機密,綠谷出久只得壓抑住慌張連忙開口:「那天家裡有點事情,我必須待在家幫忙才行,歡迎典禮怕是去不了了。」

  「這多可惜啊!」不等飯田天哉回應,在旁邊聽到兩人談話的上鳴電氣立刻就靠了過來,「不過家裡有事情也是沒辦法的啊,我會幫你多拍點照回來的!」

  對於同學的好意,綠谷出久只能表示滿滿的感激。

  下課的時候,相澤消太讓綠谷出久去了一趟辦公室,門在兩人進入後就鎖上了,窗戶也同樣緊閉,安靜的空間彷彿落針可聞,原本只是抱著疑惑跟來的綠谷出久,這下緊張得連大氣都不敢喘。

  相澤消太什麼都沒說,綠谷出久見他謹慎的拿鑰匙打開了上鎖的抽屜,接著一瓶漆黑的瓶子驀地出現在對方手中,綠谷出久微微皺了皺眉,遲疑的接過男人遞過來的物品。

  「這是……?」綠谷出久小心翼翼的將小小的瓶子拿到眼前仔細觀察,但透黑的瓶子壓根觀察不出個所以然來,他輕輕的晃了晃手裡的東西,聽聲音瓶子內裝的應該是類似藥丸的物品。

  「這是情欲抑制劑。」相澤消太淡淡的開口,可內容簡直要把綠谷出久驚呆了,只見純潔的少年一下子漲了紅臉,嘴巴開開合合的愣是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相澤消太見他羞赧成這樣子顯然有些意外,看來也不是青春期的孩子都會看些小黃片的,眼前的小傢伙活像沒見過世面一樣,相澤消太倒是被他這滑稽的模樣逗笑,修長的手指隨意地敲了敲桌面,他這才繼續說道:「這東西是今天早上研究院送過來的,本來不應該在學校給你,但哨兵形成劑還不夠穩定,我們怕你哨兵的發情期提早發作,所以還是盡量在東西完成後馬上交給你,加上今天也不是你去研究院做檢查的日子。」

  綠谷出久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不明白的望著對方問道:「我的哨兵狀態是靠藥物後天的,那個東西也會激發一般哨兵嚮導會有的發情形態嗎?」

  對於這個問題相澤消太還是有些猶豫的,他默默凝視著眼前越來越顯得窘迫的學生,似乎在想怎麼樣解說比較好,「會不會發情也只是研究院的猜測,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的精神力並不會對嚮導有任何影響,包括嚮導的精神力對你也一樣,後者只會讓嚮導覺得你的精神力強大到他們無法涉足,但發情就不一樣了,就算有了結合對象,你們也沒辦法成為靈魂伴侶,這樣更會曝露你與一般人不同的危險,所以研究院決定還是先預想阻止你發情的可能。」

  見少年還是一臉無法理解的模樣,相澤消太便繼續道:「白話一點是,脫離哨兵形成劑你還是普通人,但一般來說普通人還是會被哨兵嚮導的精神力影響,但你也知道我們曾經對你做過這類實驗,發現兩者的精神力對你並不管用,甚至可以說,你的大腦完全無法接受精神力的靠近,精神力既無法傷害你也無法為你帶來助益,但通過藥劑,你的精神力卻可以幫助或是破壞他人,其實這樣的結果並不好,甚至有可能會失控,如果不是因為『那位』,我們其實並不同意這項研究在你身上繼續下去。」

  「我明白了。」綠谷出久輕輕點了點頭,說到底他還是個冒牌的哨兵,靠著藥物頂著哨兵的頭銜在苟延殘喘,他其實也想過,如果當初不要這麼衝動,對哨兵的嚮往能在少一點,是不是情況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他還太年輕了,一有機會就只想抓住,但當他越接近真相,原本的堅持也就開始茫然了起來,接受了實驗就不能中途退出,否則等著他的只會是死亡,政府不可能冒著風險,放一個帶著巨大研究秘密的人在社會裡逍遙自在,這麼點道理就算他年紀還小也是明白的,但比起後悔,對於現況他還是感激居多的。

  「別想太多了。」相澤消太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他面前,綠谷出久感覺到頭上的觸感後才回過神,身為一個教師,他也明白一個十五歲的孩子負擔這樣的責任並不簡單,綠谷出久就算不說也是承受了相當的壓力,「雖然我當時並不贊同研究院把你這樣的小孩當實驗品,但如果你真的能承受『他』的意志,或許也是不錯的結果吧。」

  「是。」綠谷出久抬起了頭,方才還茫然的眼神瞬間變得精神奕奕起來,果然只要談及那人相關的話題,這個孩子很快就會振作起來,相澤消太失笑的搖了搖頭,揉了一把孩子軟軟的頭髮,便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一天的課程只是轉瞬間的事情,綠谷出久沒有接受峰田實想去嚮導院約人吃晚餐的提議,在實力還沒完全提升起來之前,他實在是不適合去那裡,嚮導院的人他一個都不熟悉,要是對方試探起他的精神力發現沒有用,肯定會讓人起疑的,雖然有點遺憾,但在畢業之前,他還是少和那些嚮導接觸或許會比較好。

  回家的路上隨意買了個便當,綠谷出久便回了宿舍,每當這時候他都要慶幸雄英高中是單人住宿制,雖然沒有室友好像少了學校生活該經歷的某種過程,但對於他現在這樣的身體情況來說是再好不過了。

  一邊吃著便當,一邊打開了一整天上課的電子筆記,綠谷出久嚼巴嚼巴的吃著飯,在鍵盤上的手指卻操作的飛快,可沒多久他的思緒又漸漸飄遠了,他想起了歐魯麥特將軍的臉,雖然三天後沒辦法見到傳說中的轟少校,但能見到自己敬仰的將軍也是好事吧!自從對方教會了他基本的哨兵技能後,他就很難再見到歐魯麥特本人了,除了檢查日那天以外。

  綠谷出久停下了思考,將手伸到了眼前看了看,他稍稍發了點精神力,手臂上的經脈倏地顯現,膚色也漸漸紅潤起來,他重複了幾遍這樣的動作,直到手臂開始刺痛,綠谷出久才嘆了口氣收起了精神力,現階段他的肉體還是太弱了,只要精神力動用的太過,他的身體根本就無法承受這個外來的力量,這不免讓綠谷出久擔憂起之後轟少校要是來教導他們,那他得出多大的糗啊?跟其他從小就熟悉自己精神力的哨兵嚮導相比,他這才接觸精神力兩個月啊!

  簡直越想越焦躁,抓了抓本就不算整齊的頭髮,綠谷出久情緒瞬間低落了不少,但憂心歸憂心,他還不至於因為這樣就一蹶不振,大大的吐了口氣,將繁雜的心思收起來,綠谷出久將吃完的便當交給圓滾滾的管家機器人收拾後,便推開房門離開了雄英宿舍。

  雄英訓練場距離宿舍只有五分鐘的路程,綠谷出久自從知道訓練場是全年無休之後,便是有空就去那裡報到。

  這個時間還算是飯點,通常不太會有學生在這邊做訓練,對著感應門刷了學生卡後,綠谷出久熟門熟路的來到自己經常待的模擬訓練室,透明的操作盤在有人到來時自動浮現出來,綠谷出久慣性的按下了初級訓練的選項,待操作盤上的畫面出現了指示,他才戴上了意識頭盔,等他再次睜開眼後已經是另外的景象了。


TBC

二次創作-BL   |   【轟出】點燈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轟出]點燈(02)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