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5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528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Drug addiction-
2013-03-30 21:48:30
【瓶邪】Urban Legend(完)   -   [瓶邪]Urban Legend(22)
 22

 

  吳邪的嗓子幾乎喊啞了,張起靈扶著他的腰泡進溫泉裡,一邊幫他把體內的精液掏出來,吳邪趴在岸邊,激情過後的身體軟綿綿的,他趴著趴著意識就開始游離起來,張起靈盯著他好一會,沒忍住的湊過去吻了吻他的肩頭,有點悶悶的開口道:「你要救人為什麼不跟我說?」

  吳邪被溫泉的溫暖薰的有些迷糊,直到聽見張起靈的聲音,才迫使自己清醒過來,他將臉趴在自己的手臂上,猶豫了一下才緩緩說道:「不是不告訴你……。」

  「嗯?」將手指從對方的洞穴抽出來,張起靈順勢環著他的腰,把下巴擱在吳邪的肩膀上,看起來有點像在撒嬌,末了還在他的頸側輕咬了一口。

  「我只是擔心我要是先跟你說了,你就一個人去解決了。」吳邪一邊說著,一邊掙扎著轉身,接著也伸手環住張起靈的腰,棕色的眸子帶著濕潤的朦朧,視線一下撞進那潭深池。

  張起靈不置可否,短短幾天吳邪倒是挺了解他,張起靈接著將臉貼過去含了含近在咫呎的嘴唇,吳邪把手扶上他的胸膛,閉上眼睛和他接吻起來,末了張起靈往後退了退,兩人額抵著額,吳邪就聽他低聲說道:「別相信其他人。」

  然而這句話卻讓吳邪低低笑了起來,「那張氏兄妹呢?」沒想到張起靈卻湊上去咬他鼻尖,接著伸舌舔了一口,吳邪報復的捏了捏他的肩膀。

  「相信我就好。」張起靈說道。吳邪這下才抬眼看他,手忍不住就去摸那張剛毅卻漂亮的臉,吳邪忍不住問他:「那你在張家就沒信過誰嗎?」張起靈聽了卻沒說話,吳邪等了會見對方還是不肯回答,他輕嘆了口氣就湊上去吻那張抿緊的唇,張起靈卻將他抱的更緊了。

  這個人是張家的族長,如果不是張啟山指名要他接任,他也不會這樣一肩挑起大樑,張起靈本來就不像是個會主動找麻煩的人,可一旦有責任扛在肩上,他說什麼也會做到最好,張家有多少人在覬覦這個位置,身邊又有多少人可以相信依靠?他年紀又這麼輕,究竟吃了多少苦頭根本就沒人知道。

  「我不會騙你,更不會隱瞞你,以後什麼都告訴你,也不逃避你。」吳邪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似乎有水滑過,濕濕潤潤的,他摸了摸張起靈的背,只想著那溫熱的液體或許只是溫泉水。

 

 

  吳邪是被張起靈扶著出來的,激情後加上溫泉的浸泡,幾乎讓他整個人酸軟無力,吳邪雖然覺得丟臉,但他也確實使不上力,只好在張起靈的凝視下乖乖就範。

  倒是黑瞎子很快就看見他們從石縫裡走出來,咧嘴朝他們一笑,連忙招手:「喲,搗鼔那麼久終於出來了。」

  吳邪一聽臉立刻就紅了,連忙撇過頭去看其他人,解雨臣注意到他的視線朝他招呼了一聲,吳邪掙了一下張起靈扶著自己的手,扭頭看他一眼,見對方沒什麼反應他才慢吞吞的走過去。

  「幹麻?兄弟聊天吃東西還得經過你老公同意?」解雨臣眉毛一挑,丟了半塊壓縮餅乾給他,「先墊著吃,咖哩還得再等幾分鐘。」

  吳邪沒理他那句老公,倒是把目光聚焦在鍋子裡,正咕嘟咕嘟冒著泡的咖哩上,一陣陣香味撲鼻而來,肚子忍不住就叫了,柴火在空氣裡發出一聲霹啪響,他接著在解雨臣旁邊坐下,一邊往後招呼張起靈坐到他旁邊,倒是胖子轉過來看他一眼,嘖嘖了兩聲才挪動屁股,空出一個位子來,張起靈這才終於走過來坐下。

  「吶,拿著。」咖哩不知道什麼時候煮好了,解雨臣裝了一碗給他,沒想到裡面還有飯。吳邪低低說了聲謝謝就接過去,解雨臣沒說什麼,倒是幫所有人都盛了一碗,一群人就這麼默默的填飽肚子,又休息了一會,整理了器具後,一夥人才又圍著那個煮咖哩的火堆,開始準備討論天亮後的計畫。

  黑瞎子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捲紙攤開,是一張長白山脈的地圖,他指了指一個地方,並用筆圈起來上面寫了一個『我』字,一邊開口解釋:「這裡是我們的位置。」接著筆尖又往旁邊移了點,「裘德考那群德國佬在這個地方。」然後又圈起來寫了個『敵』,一邊繼續道:「他們在的這個地方比較空曠,人類總是喜歡大動作,倒是帶了不少槍砲,仗著人多搞得像不怕死一樣。」黑瞎子說到這裡笑了聲,把地圖給一旁的張海客,讓所有人將地圖傳閱一遍。胖子忍不住拿眼去看他,一邊咕噥著好歹現場還有三個人類,可是他轉過去看了吳邪後,又搖頭改說是兩個,那個已經半隻腳踩入血族婚姻了。解雨臣聽了也沒反應,吳邪把胖子的話當空氣,接著轉過去看著張起靈就道:「陳皮阿四的人有追到這裡嗎?」

  張起靈搖了搖頭,吳邪似乎有些詫異,他一直以為陳皮阿四一定不會這麼善罷甘休,沒想到張起靈頓了頓又接著道:「他被那群德國人用銀彈,圍著開槍殺死了。」

  「你怎麼知道?」吳邪問道。

  「我本來打算,如果張海客沒給我發消息,就撤下去找你。」張起靈一邊說著,一邊丟了一個乾柴進火堆,「沒想到陳皮阿四先帶了一些人上山,被裘德考的人看見,他們似乎不知道陳皮阿四的身分,圍著他就開槍了。」

  胖子一聽就感慨的搖搖頭,「嘖嘖,真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居然被自己人誤殺了,被銀彈圍著打簡直跟被燒死一樣,活了幾千歲的老怪物也擋不住火焰。」

  吳邪聽了立刻就安靜下來,一時之間腦子也是一片空白,倒是張海客抬起頭來看向張起靈就道:「族長,這樣我們是要偷偷撤回去,還是正面迎戰?」

  「裘德考已經從陳皮阿四那裡知道張家的位置了。」張起靈淡淡的看了對方一眼,張海客自知理虧,如果他當初沒那麼衝動的話,他和吳邪就不會被陳家的人抓走,張家就會是一個最好的堡壘。可是現在那群外國人已經知道地方了,那麼就算回去了他們為了吳邪這把鑰匙還是會再追過來,倒時候就不只是吳邪的事情,還有可能會危害到張家裡的其他族人。但是現在問題是也只剩下他們這幾個人,即便吸血鬼天生怪力也敵不過銀彈的射殺,這時候明顯是人數和武器眾多的外國人佔上風。

  張海杏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有些發洩的去踹了旁邊的岩石一腳,張海客抬眼瞥她嘆了口氣,現在所有人的情緒都很焦躁,也緊繃到了一個極點,如果那群外國人手上拿的是普通的武器他們還好對付,甚至綽綽有餘,偏偏是數量驚人的銀製品。

  吳邪盤腿在原地開始有些坐立難安,他猶豫了很久才緩緩開口:「那……我去做誘餌呢?」

  張起靈眼神立刻就掃過去了,那墨黑眼瞳陰惻惻的,吳邪被他瞪得寒毛倒豎,下一秒就聽見那人斬釘截鐵的說了句不准。

  不是不行,是不准,完完全全的命令句。

  吳邪求救似的轉頭去看解雨臣,沒想到對方正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他只好又轉頭去看胖子,結果胖子更乾脆,直接扭頭瞪著岩壁也不敢看他,就當吳邪要準備放棄時,解雨臣沉吟了聲,這才抬起頭望向他。

  「你打算怎麼做?」解雨臣問他。

  吳邪看著他一愣,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講出來了:「我在想,既然他們這麼想開那扇門,為什麼不讓他們開呢?反正你們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

  張起靈瞥了他一眼低聲道:「終極,那裡面是萬物的終極。」張海客則接了他的話頭繼續道:「傳說裡面是吸血鬼的始祖,叫做萬奴王,但因為生性太過邪惡被封印起來,永世不得超生。」

  「也有人說他可以給予開啟那扇門的人實現一個願望。」張海杏也不坐下,就這麼雙手抱胸,靠著岩壁淡淡的說著。

  「那如果裡面什麼都沒有呢?」吳邪忍不住問道,「你們不是也不知道那扇門背後的真實性?為何不乾脆趁這個機會確認呢?」

  「這事情太沒有把握了。」張起靈搖了搖頭,「我們不可能讓你去做。」吳邪聽了只得扁起嘴,他也覺得自己說這話實在太不靠譜了。

  「啊!有了!」胖子本來還抱胸思考半天,這下忽然喊出了聲,「如果天真當誘餌,那麼就一定會到那個青銅門前,既然你們不願意打開那扇門,又不想裘德考繼續騷擾你們,那就乾脆把那扇門在的山給炸了不就行了?立刻天下太平!」

  「這個或許可以試試。」雖然覺得胖子說的還是誇張了些,但解雨臣也覺得目前為止這大概是最好的方法。吳邪一聽有門了,立刻就轉頭去看張起靈,沒想到對方正死鎖著眉似乎還在思考,吳邪忍了忍,還是把手拊上去握了握對方的手。張起靈看著他的臉好一會,才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咳咳。」胖子狀似不經意的咳嗽了一下,吳邪臉上一紅迅速抽回了手,解雨臣懶的管他們,接過了黑瞎子的地圖沉吟了會,才慢慢開口:「明天吳邪要先出去和裘德考交涉,為了安全起見,就讓張起靈跟著你去。」解雨臣看著他,見兩人都點頭,他轉而看向張起靈問道:「青銅門在這座山的哪個地段?」張起靈拿過筆在地圖上的某一段圈了起來,解雨臣點點頭,「你必須跟著吳邪到這個地方來。」他將筆點在那個圓圈的旁邊,是靠近入口的位置,「和裘德考見面的時候至少拖個二十分鐘,我和其他人負責去埋炸彈,我會躲在能看見你們的位置。」他抬起頭指著張起靈緩緩道:「你們要是準備好了,你就舉手,我立刻就會按下引爆鈕,這邊你們的安全就要自己保全,我和胖子還有黑瞎子只能短暫的幫你們擋人,畢竟咱們也得逃。」解雨臣頓了頓,接著扭頭去看那一對張家兄妹:「你們負責後面的逃跑路線沒問題吧?」

  張海杏看了他一眼倒笑了:「長白山就像我家後院一樣,要找捷徑肯定沒人比我厲害。」張海客聽了也點點頭道:「如果有事情就用耳麥聯絡,我立刻會折回去。」

  事前計畫就這麼暫時告一段落了,距離天亮還有三個小時,雖然血族夜晚不太需要睡眠,但為了明天的戰鬥,他們還是個別找了位置睡下。吳邪和張起靈靠在裡面的岩壁旁,雖然身體實在疲乏的可以,但吳邪卻覺得自己精神意外的好,他倚著張起靈竟睡意全無。

  「不睏嗎?」張起靈側過臉吻了吻他的額頭,吳邪輕輕搖了下腦袋,一想到明天的計畫他就熱血沸騰,獵人那好戰的因子在體內蠢蠢欲動,吳邪確實很久沒有碰到像這樣的爭鬥了,不免有些興奮。

  「之前就想問你了,但都沒機會。」吳邪拉了拉張起靈環著自己腰間的手,對方偏頭示意他說下去,吳邪頓了頓,才又繼續慢慢道:「你明明是血族,為什麼都是早上出任務?我醒來沒一次見到你的。」

  張起靈倒是調整了下自己的姿勢,讓吳邪可以更舒服的靠在自己身上,他這才開口道:「族長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白天血族大多能力都會減弱一點,所以這些事情必須我去做。」他停了停,轉頭去看吳邪,不知怎麼就勾起了微笑,「況且你是晚上睡覺,正好。」

  「難道不會跟我們一樣有時差嗎?生理時鐘不會壞掉?」吳邪立刻扭頭瞪著他道。

  「生理時鐘調著調著也就習慣了。」張起靈低笑了聲,直接吻住那個和自己面對面的嘴唇。吳邪卻掙扎著撇過頭用力抱住他,他抱了很久,移動不動的,就當張起靈以為他已經睡著的時候,吳邪才悶悶的開口。

  「以後不讓你這樣習慣了。」

  張起靈猛的將他的臉抬了起來,在吳邪準備繼續說話的時候又狠狠吻了上去,嘖嘖的濕吻聲在安靜的空間裡格外刺耳,吳邪心裡一陣犯酸,緊緊揪著他又吻的更深了,末了張起靈抵著他的額頭輕聲道:「吳邪,你不用為我改變什麼,你要是想繼續維持現狀也沒關係。」

  「人類的生命太短暫了。」吳邪反手去捧他的臉,他看見那雙墨色的眼瞳裡有著不可磨滅的動搖,吳邪忍不住就笑了。

  「我雖然沒辦法參與你的過去,但我想參與你的未來。」

TBC

二次創作-BL   |   【瓶邪】Urban Legend(完)
 
留言版
夜闌
等級:一般會員
所在地:Taiwan
星座:巨蟹座
性別:女
1F
感動!>w<
發言時間:2013-04-23 17:45:55
嚶嚶,好感人,太溫馨了。(咬手帕)
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吳邪應該是想要成為血族吧?
一個人要做出這樣的改變,真的不容易。
覺得這裡是本文最感人部份。TvT
作家回覆:
吳邪肯定思考了很久,最後還是沒辦法丟下小哥一個人TUT
1 / 1 頁 上一頁 下一頁 1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瓶邪]Urban Legend(22)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