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1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1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殺手本部
2017-03-30 22:39:30
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透骨酸心一‧生死不道離別(二)
  擱在床頭櫃的手機震動著,在木質櫃上震動的聲響加之鈴聲肆虐,這也難怪人家說再喜歡的音樂也千萬別設為鈴聲或鬧鈴。
 
  我仍舊閉著眼,只是伸手摸向床頭櫃,摸著了震動源便取過按下了通話鍵。
 
  『奧德瓦!你在哪?』
 
  話筒另一端傳來的是帝維瑟焦急慌張的嗓音,與我這副慵懶的模樣可謂是大相逕庭,在開口答話前,我先打了個呵欠、這才瞇著惺忪的睡眼,確認了這鈴聲沒吵醒睡在身邊的莎塔嫚後,我才背對著莎塔嫚對著話筒低聲答道:「在家睡覺啊,怎麼了?」
 
  『都下午兩點多了,你還睡得著!』
 
  「我也差不多天亮才睡嘛,呵啊……有什麼事?」
 
  背過身子,我又閉目養神,聽我如此不慌不忙的嗓音,帝維瑟便破口大罵道:『混帳!你最好現在立刻起床來鷹的店一趟,碧落出事了!』
 
  「碧落……出事……!」
 
  聽到這句話,我這才立刻驚醒而坐起身,動作過大,我擔心驚擾了仍睡得香甜的莎塔嫚,見她仍舊不為所動,我這才躡手躡腳地下了床站得稍遠:「出什麼事了?」
 
  『總之,我們的人出事了,詳情等你過來再說,聽你的樣子,現在似乎不方便講電話吧?』
 
  「嗯……不好意思,請你們稍等我片刻,我換身衣服立刻過去。」
 
  『OK,等你了,老闆。』
 
  掛斷了電話,我站在原地端望著莎塔嫚好一陣子,她仍然維持著睡前背對著我的模樣熟睡著,見她為我如此疲憊,我也不忍心吵醒她,於是,我放輕了腳步與動作先到浴室梳洗一番,再回房換上外出衣褲,撕下一張便利貼,寫下了讓她睡醒先自行回家的留言後貼在了房門。
 
  抓起外出用的包包,急馳而去。
 
 
※※※※※※※※※※※※
 
 
  「這是挑釁,雖然不清楚這挑釁背後是否還有其他目的,但是你打算怎麼做?」
 
  面對尤迦南拋來的問句,我微鎖眉宇、以理所當然的口吻道:「當然是要出手營救了,那些可是與我們碧落共患難的夥伴,你們該不會打算見死不救吧?」
 
  眾人相顧相盼,似是有口難言,見他們沒人敢說一句話,我的眉頭也越發深鎖,難以置信地瞠圓紅眸環顧著他們說:「……難道讓我說中了?就算被抓走的人只是基層,但還是人命、還是我們碧落的一份子不是嗎!」
 
  帝維瑟無奈地嘆氣搖首、又朝我投來一記白眼,他將桌面上我未動的那杯冰涼果汁執起遞至我的眼前道:「喝個冷飲冷靜點,我們當然清楚他們是我們碧落的一份子,只是……還不清楚對方的目的,再加上對方組織據點依先前定期調查結果百人是跑不掉的,目前碧落基層也不過十幾個人,這回一次被逮了五個,你想以十抵百嗎?也許衝動行事的後果是會造成更大的犧牲。」
 
  不由得抽了口氣,一股無力感又襲捲而上,我撥開了帝維瑟遞來果汁的手,只感無力地俯著身,十指埋入髮絲中緊了鬆、鬆了又緊、反反覆覆。
 
  菲索奇亞家覆滅一事只怕我是此生難忘了,看著家族的佣人們無力反抗而慘遭殺害的模樣,以及那一具具陳在地面的屍首,在在告訴我──都是我這個無能的家主所致,將家族面臨的危機看得太過輕巧。
 
  而這回碧落又犯了這樣的事,難道我……又必須眼睜睜看著他們送死嗎?又要他們亡於我的無能之下!
 
  我吞了口水,警覺到自己的情緒逐漸失控,我趕緊拍了拍自己的雙頰、連忙取過桌面上的冰涼果汁嚥了好幾口,這才感覺自己冷靜了些。
 
  黛洛兒之事影響我至深,如今又添了一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都是在指責我的無能啊。
 
  這回,我更是掄起拳頭敲打著自己的腦袋,不能再繼續下去,我只是內疚又有何用,如此不過是重蹈覆轍罷了。
 
  我十指交抱,抬首問道:「對方是什麼人?有沒有什麼要求?什麼時候發現人被抓走的?」
 
  鷹將桌前的透明L夾遞至我手中,裡頭只裝了一張有兩道摺痕的A4紙,偌大的紙面上頭只寫下三行字。
 
  『明日中午十二點,遊戲結束!
 
   兩人以上闖關,遊戲結束!
 
   西郊據點 百烈。』
 
  看著『百烈』二字,我微瞠眼眸望著鷹,他頷首肯定了我的想法。
 
  百烈與碧落同樣是黑幫組織,勢屬中級規模,近期成長的速度相當驚人,雖是傳言,但聽說百烈的成長與某個官員有關。
 
  而我之所以識得百烈倒不是因為先前菲索奇亞家與他們合作過之故,最主要的原因則是鷹向我報告近期有人攻擊、中傷碧落的正是組織百烈!
 
  鷹也說了,近幾年百烈已透過各種手段搞垮了不少規模不大卻有穩定發展的黑幫組織,從中吸納了財產、人才,完全顛覆了這道上井水不輕易犯河水的規矩。
 
  「……杜妃娜,妳分析一下這件事對我們的利弊得失。」
 
  「是,首先要說明的是,碧落基層人員五人被逮一事現在是組織內上下無人不曉的消息,而我們這些幹部反倒是被告知的一方,這就表示此事的宣揚同樣是百烈所為,不給我們任何掩藏消息的機會,碧落若是派人前往避免不了的肯定是場惡鬥,他們要的不是和平談判,畢竟駐守於據點的長官頂多是無法決定事情的中級幹部,而他們指定只能一人前往,但是一人難以剿平據點帶回人質,隨便派人出去還會讓組織內人心不穩,認為我們這些居上位者不過將他們當作棄子,可是我們若為了減少犧牲作為考量不派人營救,還是有同樣的效果,現在碧落還未完全上軌道,規模極小,在這時期最重上下一心,若在這種時期失了人心,以組織目前規模作猜想,以我估計……不出三個月,碧落必定退場!」
 
  尤迦南的臉皺得跟他手中的那杯黑咖啡同樣苦澀說:「這計策還真夠萬全的,想他們綁我們五個人根本不需要花太多氣力,這一計成了就能逼得我碧落因內部問題不得不退場收山,倘若不是百烈背後有人撐腰,否則區區百烈再三犯了道上規矩也早被剿平了。」
 
  我喝乾了果汁,將空杯喀地一聲擱在桌面後,我站起身左手扠著口袋、右手抓起包包,向著眾人露出微笑道:「好了,那我先回去作準備了。」
 
  「奧德瓦……」
 
  「結論出來了不是嗎?我們不能、我也不願棄他們不顧,而放眼碧落上下,我的實力位居第一,這沒有任何異議吧?不過對手上百人的話,還麻煩你們多給我一點時間準備,畢竟我昨晚喝得爛醉,現在頭還有點疼,不過我一定會在明天中午前救出他們的。」
 
  由我征戰絕對是不二人選,組織上下都清楚我的身分,也明白菲索奇亞家的威名與這個姓氏背後代表的駭人實力,一來由我成功救回人質的機率最高,二來倘若我不幸敗陣甚至死亡,以我身為碧落領導的身分,相信不會再有任何人有怨言。
 
  雖然說現在碧落的成員之中大多數人都是因嚮往我為菲索奇亞家武略猛虎這一身分而來,但是在這段期間,相信帝維瑟與尤迦南也與他們建立起一定的情誼與信任,所以如今就算是帶著菲索奇亞姓氏的我身故,我想他們也願意繼續留在碧落奮戰的。
 
  尤迦南與帝維瑟兩人瞪大雙眼,兩人互視,隨後直盯著我瞧,趕在他們開口以前,我早一步伸手制止道:「你們兩個不用說了,相信你們都比我清楚原因。」
 
  「……清楚個頭啊!見鬼了,為什麼我們跟你喝酒好幾回了,都沒見你醉過!你是喝多少?」
 
  我沒好氣地翻了白眼說:「去你的,原來你們說的是我喝醉酒的事!總、總之,等解決了這件事以後再說,我先回去了,還有任何消息立刻電話聯絡。」
 
  是的,黛洛兒的事還是待到這件事解決以後再說吧……
 
  雖然我感覺得到自己不願早點開口向他們說明此事,不過是我自己還在逃避罷了,我也清楚,也許向他們求助會有什麼解決方案的,但是……
 
  我就是個不成熟的兄長、不稱職的領導。
 
  暗自懷抱著這份憂思,我離開了包廂,帶上了門後我走在廊上往門外走去。
 
  一步、兩步……
 
  我訝異地瞠紅瞳,筆直地望著前方,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
 
  ……莎塔嫚和姬芙蕾朵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兩人氣勢十足地踩著高跟鞋朝我步步近逼,我只能逼迫自己保持最後一抹僵硬的微笑,待到兩個女孩站在我面前時,我才開口問:「妳們、妳們也來這裡喝咖啡嗎?」
 
  「噢,原來你在這裡和人一起喝咖啡,為了這杯咖啡,你將我一個人丟在宿舍裡離開?你是希望我像個不明事理的女人,不先求證就在這裡和你大吵一架,還是你要自己帶我去見和你一起喝咖啡的朋友?」
 
  看著莎塔嫚臉上是顯而易見的怒火,我則輕聲安撫道:「妳別生氣,我看妳還睡著不忍心叫妳起床嘛……而且那些朋友妳們也都認識,就是南、瑟還有杜妃娜。」
 
  聞言,姬芙蕾朵瞇起眸子說:「你說小嫚在睡覺那也就罷了,我人可一直都醒著,而且在瑟出門之前,不巧我人就在他家呢,所以說他就是丟下我來這裡跟你們喝杯咖啡的,這麼說來,被留下的只有我跟小嫚,倘若小妃也沒參加你們男人的聚會也就罷了,可為什麼唯獨尤迦南這麼不顧兄弟道義也要攜伴參加?究竟是他們兩人感情好得化不開,還是你與瑟對我們的付出都不夠,又或者是……你們到底在幹些什麼非得隱瞞我與小嫚的事?」
 
  「妳想太多了……」
 
  於是,莎塔嫚讓我轉過身子、又在身後推著我前進說:「快走,你應該明白我是認真的,如果你不按照我說的話做,我真的會從你身邊逃開。」
 
  「……」
 
  我走至包廂門前停下了腳步,莎塔嫚拉過姬芙蕾朵倚在門牆邊,她以手勢示意要我再次進入,我也僅能照辦,開啟了門扉,我的臉色難看極了,眾人投來視線,帝維瑟率先發難:「喂!剛才說得正義凜然,怎麼現在又跑回來啦?反悔了?」
 
  「……嘖,不是。」
 
  「還是說你這豬腦終於發現忘了向鷹討百烈西郊據點的確切位置地址?」
 
  尤迦南在補充這句話後,我一言不發猛力搖頭,拚命向他們使眼色,在他們察覺我情況有異也為時已晚。
 
  莎塔嫚與姬芙蕾朵走入包廂內,在座眾人無一不露出驚愕之色,鷹倒是處變不驚地站起身向兩人躬身道:「在下溫茲頓,是這裡的店長,沒想到今日外頭掛上公休的牌子卻還有貴客仍想一嚐敝店的咖啡,這是在下的榮幸,怠慢之處尚請見諒。」
 
  「……既然公休,為什麼他們還會出現在這裡呢?」
 
  接到姬芙蕾朵拋去的問句,鷹便勾起溫雅的笑容答道:「呵呵,是這樣的,奧德瓦先生與我是老相識,我也無事在身,既然他們連我休息日還念著我的咖啡,我特意招待他們幾位倒也無甚不便。」
 
  得了鷹這般回應,姬芙蕾朵理解似的點了點頭,莎塔嫚則轉頭望向尤迦南道:「百烈西郊的據點位置……剛才我沒聽錯吧?我對自己的耳力還算有點信心。」
 
  尤迦南尷尬地掌心摀著嘴,姬芙蕾朵也以銳利的目光直望著帝維瑟不放,瞧得他如坐針氈。
 
  見我們是誰也不肯開口,莎塔嫚輕嘆了口氣、緊鎖眉心抬頭望著我說:「你先走吧,看你的樣子,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事必須去做……不過在你離開以前,你必須與我約定,等你辦完了這件事以後,務必一五一十向我解釋你們隱瞞著我與小姬在此聚會的原因,我們兩個已經懷疑一段時間了,所以別想對我們有任何欺瞞,你知道若你膽敢如此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杜妃娜站起身、走至莎塔嫚身邊並執起她的手道:「小嫚,由我來向妳說明吧。」
 
  莎塔嫚笑得勉強,她輕輕搖首:「不……對不起,小妃,我要聽他親口對我說明,如果雙方的交往是建立在欺瞞之上,我想我……沒有辦法……」
 
  我緊抿著雙唇,伸手揉了揉莎塔嫚的柔軟金髮:「我會給妳一個解釋的,明晚我去找妳。」
 
  「……好,我會在家做好晚飯,等你。」
 
  我神色堅定地點了點頭,即刻邁步離開了包廂,快步向前離去的同時,我知道在這個時刻我對她仍有隱瞞……隱瞞的是,明天我也沒有十足把握回得來的這件事。
 
  跨上重機、發動引擎、催動手把、揚長而去。
 
  我仍不斷思考著……
 
  這種時候,給她不一定能兌現的承諾與信仰,是不是一件過分的事?
 
 
 
 

     (待續…)

玄幻/奇幻   |   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透骨酸心一‧生死不道離別(二)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