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2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22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殺手本部
2017-03-27 22:35:13
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透骨酸心一‧生死不道離別(一)
  在她離開之際,其實我一清二楚。
 
  只是因為我也正在氣頭上,所以將自己關在房內,佯裝成一副蠻不在意、睡得香甜的模樣。
 
  聽著她刻意放輕的腳步與放柔的動作,在大門關鎖上之際,我這才坐起身猶豫……是否該奪門而出,將她帶回家裡、讓她冷靜下來?
 
  不……這種難以挽回的情勢,換作是誰都無法冷靜的吧?
 
  可想而知的,僅是又一次毫無交集與結論的爭執罷了。
 
  我的立場堅決、她的態度卻要比我來得強硬。
 
  與妹妹黛洛兒相處的這十多年來,每回起了口角,都是由我先放下身段道歉,畢竟我明白這女孩倔強得很、老是不肯服輸,與其毫無意義且傷心傷神地爭論下去,倒不如自己先退一步好結束漫無止盡又痛苦萬分的爭執。
 
  只是這回的情況不同,畢竟黛洛兒遭遇的事非同小可,除了她將自己的安危懸於一線外,還有於她腹中的小生命……
 
  我清楚,起初黛洛兒會潛入警局是為了調查近來碧落遭到明槍暗箭攻擊之事,但是再怎麼說都事關我親生妹妹的安全與幸福,這件事,說什麼我也不會退讓!
 
  於是,我們的爭吵無法得到共識,為免讓氣氛更糟,我只是深吸一口氣退出了黛洛兒的房間,將自己關在房裡,躺臥在床上,試圖整理著這亂如麻的思緒。
 
  無奈,只是剪不斷、理還亂。
 
  雖說我不過是人人得而誅之的殺手,但是面對那在腹中的無辜小生命,我卻也亂了分寸……我明白,千錯萬錯都不會是那無辜孩子的錯,即便明白,我仍舊猶豫該如何面對。
 
  在與黛洛兒攤牌之前,我有千頭萬緒,想了一遍又一遍,最後還是認為該對不起這無辜的生命,畢竟黛洛兒的遭遇並不樂觀,碧落仍未完全步上軌道,再加上年僅十七的黛洛兒還不成熟,思前想後,我認為她真難擔當一個母親該肩負的責任。
 
  向黛洛兒將話挑明的後果,就是這女孩的無奈、無助、憤怒、堅決最後選擇不告而別。
 
  ──「桑德列他不會也不能是妳的選擇!」
 
 
  在我對著黛洛兒吼出這句話時,這倔強的女孩才由那泛紅的眼中落下了兩行清淚,一見到她的眼淚,我便慌了手腳而有些不知所措,但這回我只是緊皺著眉、隱忍下自己習慣哄她、為她拭淚的舉動,在向她攤牌之前我早有心理準備,肯定會走向這樣的局面,但是我不能心軟、更不能退讓!
 
  正因為這女孩愛極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淒美愛情,所以我更無法接受黛洛兒與桑德列這份我仍無法辨識真偽的愛戀,殺手與刑警是世仇般的存在,一向正義凜然的桑德列若是知曉了黛洛兒的真實身分、明白了她殺過了多少人,他肯定……不會罷休。
 
  而我與黛洛兒的激辯也由這句話作為沒有結論的結尾,她沒有回應,想必是她心裡也清楚我會說出這番話的原因,只是她深陷於情網而無法自拔。
 
  所以我離開了她的房間,再將自己關在房內並熄了燈。
 
  ……該追出去嗎?我明白,一旦她走了,就再也不會回來的。
 
  我深吸了口氣,還是趕緊取了手機、鑰匙及錢包起身,不是要強硬地帶她回家,只是至少我得清楚這女孩會選在哪裡落腳才行。
 
 
※※※※※※※※※※※※
 
 
  遠望著,那是個英俊挺拔的男人,看上去甚至比我要來得年長些,他開啟了門扉,一見到黛洛兒即刻由她手中取過行李袋並將她擁入懷中,就我猜想,現在的黛洛兒肯定是哭喪著臉吧。
 
  唉……看上去,確實像是黛洛兒會喜歡的類型呢,成熟、穩重又帥氣,再加上是警署中的智囊,想必亦是才氣過人,黛洛兒最欣賞的無非就是才氣縱橫的男人。
 
  看著黛洛兒隨著男人進了屋中,心底一股莫名的失落感襲捲而來。
 
  小的時候,黛洛兒流淚時一向是我陪在她的身邊,以略顯笨拙的方式哄她心情平復、逗她露出笑容的。
 
  而現在……
 
  我的妹妹與我漸行漸遠了,漸漸不與我說心事、漸漸不再依賴我、漸漸不再需要我安慰了。
 
  思及此,我無奈地搖了搖頭並深深嘆了口氣。
 
  徒步走回了宿舍,途中行經了便利商店。
 
  我沒多作猶豫地走向了酒品冷藏櫃,取出皮夾看著帶在身上的現金十分充足,直接提起籃子,將冷藏櫃中的酒全一掃而空,提著三大袋回到了宿舍。
 
  入了這過分安靜的宿舍之中,我提著酒走至客廳,不想開燈,我坐在沙發上拉開拉環、仰頭一飲而入。
 
  只期望自己能喝得酩酊大醉……
 
  不想要有人安慰。
 
  畢竟,連親生妹妹都無法照顧好的這種無能的窩囊模樣……
 
  不想讓任何人看見。
 
 
※※※※※※※※※※※※
 
 
  三大袋的酒,全入了腹中。
 
  這才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喝醉酒』,以往與帝維瑟、尤迦南喝酒,兩人都爛醉如泥了,我的腦袋仍比誰都來得清醒,僅有透過毛細孔散發出的酒味才讓人有喝了酒的實感,他們都倒下了,我也沒多餘的興致獨飲,所以我不曾醉倒。
 
  而這回……
 
  一人獨飲,桌上與地板上全是空酒瓶,只感覺頭昏腦脹、天旋地轉,由腹中隱隱有股異物想破口沖出之感,但是,我連動根手指都不願意,更別說有心力去抱著垃圾桶甚至飛奔至洗手間了。
 
  身體乏了、心也倦了。
 
  我躺臥在沙發上,看著微微透入客廳的薄芒,看來,現在應已是黎明欲曙時分。
 
  我的右臂擱在有些泛疼的額上,左手自然垂落在沙發邊、手上握著一瓶還餘三分之一的啤酒,閉著紅眸……腦袋越發沉重。
 
  昨夜,隱隱約約中似乎聽見了自己的手機響了好幾回,但是我並沒有心思多加理會,一心想著必須趕緊擺脫這副失魂落魄的窩囊樣才行,聲音仍舊會透露出一個人的訊息,特別是情緒,我最不擅演戲,就連睡過頭接到了電話都不懂得掩飾成自己睡醒已久的嗓音,所以說什麼也接不得。
 
  借酒澆愁,愁更愁……
 
  最後,我的思緒放逐在這片無人回應、無處求解的苦海之中……
 
  沉沒。
 
 
※※※※※※※※※※※※
 
 
  耳邊,不斷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吵得我由睡夢中醒來,現在我的眼皮沉極了,但仍然選擇睜開雙眼一探究竟……
 
  映入眼簾的是白日的刺眼陽光,我緊蹙著眉、瞇起紅眸,一顆腦袋沉得、疼得我不禁喉頭發出一聲低吟。
 
  「唔呃……」
 
  我抬起略顯疲軟的左手敲打著太陽穴,連翻身的氣力都沒有,我只能瞇著紅眸仰望著天花板,不久,天花板的景象讓一張緊蹙柳眉、明顯不快的臉蛋給取而代之,一看見她鼓起雙頰出現在我的視線,心底的陰霾頓時掃去了大半,不自由主地微勾唇角。
 
  見我還笑得出來,她蹲下身子憑藉著重力加速度,一掌拍在我的額際,發出了極為響亮的聲響,雖然力道頗強,就我猜測恐怕也泛紅了一片指印,但這記拍掌卻讓我頭疼的毛病緩解了不少,比起在腦袋內部的悶痛,皮肉外傷的頭痛對我而言好受得多!
 
  我只是伸手撫著額際,臉上的笑容絲毫未減,她一語不發,攙扶著我坐起身,隨後便將那杯斟好的白開水遞至我的手中,接過白開水,我喉嚨乾渴得將水一飲而盡,她取過空杯擱在一旁的桌上,隨即伸手捏著我的雙頰。
 
  「你倒好,我打了幾通電話,你敢一通都不接!害我擔心死了!還好你之前把這裡的鑰匙多給我一份,要不你醉死在家裡都沒人知道!」
 
  「醉不死的。」
 
  聽我回嘴,她瞇起藍眸輕拍我的臉頰:「還回嘴!酒喝多了也會酒精中毒的!我一打開你家大門的時候簡直嚇壞了,酒氣沖天、屋子凌亂一片滿是空酒瓶,看到你倒在沙發上動也不動,我還一度猶豫是否該打電話叫救護車,一直聽到你說夢話才放心……真是的,沒事喝這麼多酒做什麼?」
 
  面對莎塔嫚的質問,因為自己的無能無用,我在第一時間竟想逃避,於是,我像是撒嬌般朝她伸出雙臂說:「何必叫救護車呢?妳對我作口對口人工呼吸就好囉。」
 
  莎塔嫚真的慢慢向我欺近,這回,反倒是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只是開個玩笑,她應該聽得出來才是!
 
  但是……要說我沒半點期待絕對是騙人的,我悄悄吞了口水、瞪大紅眸緊盯著莎塔嫚嬌豔欲滴的雙唇,當她的唇與我十分貼近、甚至能感受得到她的鼻息時,她竟冷不防地狠狠捏了我的腰一把,痛得我頓時驚醒又大叫。
 
  「唔噢──!」
 
  莎塔嫚伸出食指、戳了戳我的額頭說:「你想得美!我正在氣頭上,你以為真讓你嚐甜頭啊?而且我……」
 
  聽她似是欲言又止,我握著她的手,這才看清楚她面容上滿佈的恐懼與不安,加重了手掌的力道,她才抿著唇道:「聯絡不到你,我很害怕……我怕你、你是不是又去工作,結果遇上了什麼事……」
 
  「對不起,以後我會注意的。」
 
  是了,我怎麼能夠忘了……我從來沒讓這女孩放心過,只因為我這充滿風險又不足為外人道的身分與工作,便讓她日夜為我提心吊膽,昨夜若是她撥的電話,想必她也一夜未能安寢吧?
 
  「算了,不說這些,你老實告訴我,為什麼要把自己灌得爛醉如泥?」
 
  看著莎塔嫚過分認真的神色,我也明白自己拙劣的演技是無法逃得過她的法眼的,於是,我露出了苦澀的微笑,將昨夜發生的種種經過盡數托出,越是聽著,莎塔嫚的臉色也越是凝重。
 
  待我語畢,她仰首望著天花板、長吁一嘆。
 
  「唉……」
 
  「怎麼了?」
 
  下意識地向她拋出問句,莎塔嫚無奈地輕輕搖首道:「沒什麼,只是覺得我能夠體會黛洛兒的心情罷了,我想換作是我……恐怕會與她作出相同的決定,希望能夠保住腹中這個與心裡所認定之人所留下的愛的結晶,但是相反的,我也明白你的顧慮,確實,以各方面條件來說,黛洛兒都還太不成熟,要想成為稱職的母親恐怕不容易,畢竟是一個生命,我也不好說什麼……不留下這個小生命雖然對不住他,但是如果無法給他完善的照顧與全然的愛這也是對不起他呀……所以奧德瓦,你千萬別自責,我並不認為你做錯了什麼,相對的,我也不認為想留下孩子的黛洛兒有錯,只是立場不同罷了。」
 
  莎塔嫚說的,我何嘗不清楚呢?
 
  只是,我仍然覺得難受,為了黛洛兒年紀輕輕就吃了虧、必須面對如此重大抉擇而難受,她肯定也獨自一人承受著許多苦痛與掙扎吧?
 
  為了不讓莎塔嫚被我的情緒所感染,所以我又一改這嚴肅的姿態,換上了笑容執起莎塔嫚的手道:「這麼說來……嫚,妳真的願意為我生個孩子了嗎?我記得以前聽院長說過,我似乎是妳的初戀情人耶,所以妳能體會那種心情無非也是因為我吧?」
 
  我原來以為莎塔嫚又會朝我發動攻勢,沒料想到的是,她竟一反常態地通紅著雙頰支吾其詞,見她這麼認真,雖然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裡想著機會難得,倒不如再捉弄她一番!
 
  我望著牆上的掛鐘,現在不過清晨六點多,不僅我幾乎沒有睡眠,就我猜想莎塔嫚應該也睡不好才會起了個大清早便跑到這裡來,於是,我緊抓著她的手腕道:「嫚,現在才六點多,我還睡不到兩小時,跟我回房睡吧。」
 
  「你、你這變態想做什麼?」
 
  「睡覺啊。」
 
  「睡、睡什麼覺……?」
 
  「回房、現在夏天所以開個冷氣、躺上床、枕著軟軟的枕頭、蓋上被子、閉上眼睛,睡覺不都是這樣的嗎?還是說妳……想到哪去啦?」
 
  我饒富興味地瞪著紅眸直盯著她瞧,她即刻站起身,似是欲蓋彌彰地讓自己的動作更加粗魯拉我起身,由桌面上取過我的手機及她的包包後,推著我進房。
 
  帶上房門,我笑著對她說道:「嘿嘿,妳這麼迫不及待嗎?」
 
  她將兩支手機擱在床頭櫃上,即刻鑽入了被窩之中,向著我作了個鬼臉後便背過身子,我這才跟著躺上了床,不下三分鐘,便進了夢鄉。
 
 
 
 
     (待續…)
 
 
 
=========================
 

現在超級想睡…要不是在噗浪友人提到文章什麼的,我真的忘記要更新了,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土下座)

玄幻/奇幻   |   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5‧少年之心難復存 - 透骨酸心一‧生死不道離別(一)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