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5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58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殺手本部
2017-03-21 22:21:42
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番外篇‧純愛進行曲
  放學後,三名男大生既不立刻回宿舍、也沒有忙著打工,就坐在速食店裡圍成一個圓,一面吃薯條、一面喝可樂,像這樣聚在一起沒有什麼理由,就只是單純想湊在一塊兒罷了。
 
  以往,他們幾乎每天都像這般湊在一起閒聊、談些沒營養的話題,自從各人追求到各自心儀的女孩以後,這樣的機會明顯變少,但是原本他們還擔心會幾乎沒有這樣的機會,可與各自的真命天女交往了一段時間過後,他們才發現……
 
  如果不是他們主動去黏著人家,女孩們似乎也不會主動找他們要求約會,頂多晚上傳了一封晚安簡訊而已!
 
  一思及此,會讓他們覺得心裡有些複雜,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該悲哀還是該歡喜,只能安慰自己他們的時間比起其他有對象的男人要來得自由許多。
 
  「喂,你最近是怎麼了?老是一臉衰樣。」
 
  帝維瑟似是百般聊賴地托著下顎,口中含著一根薯條將之慢慢沒入口中咀嚼,他望著正咬著吸管的奧德瓦如此問道,尤迦南也頗為認同地點點頭,兩人就這麼盯著一臉活像苦主似的奧德瓦。
 
  「怎麼說呢……你們,情人節禮物準備好了嗎?」
 
  「白色情人節啊……問得好,我應該會直接帶姬出去吃飯,至於禮物……我不覺得她會喜歡玫瑰花耶,難道要送巧克力嗎?」
 
  「我準備好了,連行程都規劃好了,你們兩個加油啦!」
 
  尤迦南揚起勢在必得的悠閒笑容望著兩人,一個心裡沒底的奧德瓦及另一個只打算好一半的帝維瑟不約而同地白了尤迦南一眼,尤迦南先聳了聳肩接著問:「所以你一臉衰樣就是對情人節完全沒打算?」
 
  奧德瓦頷首,嘆了口氣說:「唉……老實說,我很苦惱,嫚在二月十四日又沒送情人節禮物給我,那三月十四日我該怎麼做?聽說那天是女生送禮物給男生,白色情人節再由男生回禮吧?她又沒送我禮物,讓我該怎麼辦……」
 
  聞言,另外兩人難以置信地瞠圓眼眸問:「什麼?她沒送禮物給你?」
 
  奧德瓦無奈地點點頭,尤迦南又問:「你們那天不是也沒出去吃飯嗎?」
 
  「對啊,我們就待在宿舍裡,那晚黛洛兒居然什麼也沒說整夜沒回來,擔心死我了。」
 
  兩人朝著奧德瓦投以一記白眼,只有這個蠢蛋哥哥不明白妹妹的體貼,尤迦南問:「那你們幹了什麼?準備燭光晚餐?」
 
  「也沒有,她做了咖哩飯還有巧達濃湯,跟平常吃的東西沒什麼兩樣。」
 
  「她什麼表示也沒有嗎?該不會連她都不記得那天是情人節吧?」
 
  帝維瑟提出疑問,奧德瓦搖首道:「不,她記得,只是她說不要浪費錢送禮物,所以那晚她將自己打扮得特別漂亮,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我任我處置。」
 
  奧德瓦說得無害,帝維瑟與尤迦南兩人頓時火冒三丈,不約而同地伸出腳踹向奧德瓦的椅腳,害得他當場跌坐在地,此舉已讓場內其他顧客好奇地轉過頭來觀望,頗感丟臉的奧德瓦立刻站起身、拉回椅子,一入座他便破口大罵:「靠!你們兩個冷不防地幹嘛?」
 
  「誰准你放閃光的,你想閃瞎誰啊!」
 
  「還以為你們最沒進展,結果看不出來你這純情小子居然一口氣領先一大截啊!」
 
  奧德瓦聽至此,總覺得他們誤會了什麼,他瞇起眼盯著兩人沉默了半晌後問:「你們以為我們那天幹了什麼?」
 
  「禽獸!你還好意思問!」
 
  帝維瑟直指著奧德瓦的鼻頭如此說道,後者沒好氣地翻了記白眼,取了一根薯條塞入嘴裡後說:「兩個色鬼,你們誤會了啦!我才不是那種人好嗎,那晚嫚唱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歌給我聽,就這樣!」
 
  「……就這樣啊?」
 
  尤迦南聽上去覺得有些無力,奧德瓦頗為認真地仰望天花板思忖:「唔……我牽著她的手,還有……」
 
  「還有?」
 
  這回,奧德瓦露出了傻笑似是回味般說:「呵呵,她親了我的臉頰。」
 
  尤迦南面無表情地道:「我小的時候我媽也常親我的臉頰。」
 
  此話一出,帝維瑟噗哧後大笑,奧德瓦惱羞成怒地回嘴:「這、這跟那個不一樣啦!」
 
  「有什麼不一樣?不過是親臉頰而已,也好意思拿出來說嘴?」
 
  尤迦南挑了挑眉極為順口地應答,帝維瑟也因此在一旁笑得更加過分,奧德瓦『哼』地一聲撇過頭以後,喝了兩口可樂,他又轉回頭說:「喂,慢著,你們沒打算幫我出主意嗎?不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帝維瑟隨口敷衍、擺了擺手說:「那你就在她的臉上親一下不就扯平了嗎?」
 
  「可是她還替我作飯、還唱歌給我聽耶……」
 
  尤迦南別過視線、雙肩抖動憋笑了好一陣子,奧德瓦這傢伙真的蠢到無可救藥,人家隨口說說的胡謅話還聽得這麼認真。
 
  所以,尤迦南便開始出餿主意,他指著奧德瓦說:「那這次就換你盛裝打扮到她宿舍去嘛,同樣任她處置,反正你既不會下廚也不會唱歌,既然自己玩不出花樣,就把決定權交給對方囉。」
 
  又是一個發表不負責任言論者,但是奧德瓦卻十分認真地點頭道:「那好吧,再過兩天如果我還想不到該怎麼辦,就只好這麼辦了……」
 
  「喂,主意是我們出的,所以你有報告義務哦!」
 
  「嘖,我視狀況而定啦,囉嗦耶。」
 
 
※※※※※※※※※※※※
 
 
  三月十四日當天,由於奧德瓦真的玩不出任何花樣,所以他只好抄襲莎塔嫚為他慶祝時的模式,身著一襲如紳士般的白色西裝、捧著一束玫瑰花便至莎塔嫚的住所造訪。
 
  這是奧德瓦第一次造訪她的宿舍,莎塔嫚與姬芙蕾朵合租一層公寓,因為姬芙蕾朵今晚和帝維瑟有約會所以並不在家,初次進入莎塔嫚的宿舍,奧德瓦頗緊張,進入屋中便聞到了空氣中飄揚的花香味,他轉頭一看,便見到陽台上栽植了幾盆七里香。
 
  屋內收拾得乾淨整齊,確實頗像是姬芙蕾朵精明幹練的外表給人的印象,奧德瓦不敢太過明目張膽地四處張望,卻也忍不住好奇心偷瞧。
 
  莎塔嫚先為奧德瓦倒了杯白開水以後,她托著腮幫子望著奧德瓦笑道:「今天情人節,有什麼表示嗎?」
 
  奧德瓦將掌心覆上莎塔嫚的手背說:「我怕訂了餐廳妳會罵我浪費,所以妳在旁邊指點教我作飯好嗎?我想為妳煮這一餐,吃完以後,今天我就任妳處置。」
 
  莎塔嫚帶著微笑、瞇起藍眸道:「沒創意,算了,看在你有心表示的份上原諒你,走吧,去廚房。」
 
  兩人站起身走向廚房,由莎塔嫚在旁以口頭方式教授今晚的晚餐義大利麵及羅宋湯的烹煮方式,拿刀慣了的奧德瓦卻習慣不了菜刀,刀工糟得令莎塔嫚看得頻頻發笑、聲若銀鈴。
 
  奧德瓦在左側火爐依莎塔嫚所言先炒料,莎塔嫚則在右側替奧德瓦這慘不忍睹的刀工作最後補救,她低著頭切著砧板上的蘑菇,倏地,她瞥見右方水槽一道黑色身影急掠而過,她敏感地張大雙眼抬起視線端看,一看清楚了不速之客的真面目,她顫抖著唇瓣、下意識立即後退,下一秒,通體黑色的不速之客竟朝著她的方向爬行,讓她嚇得放聲尖叫:「啊啊啊──蟑螂!」
 
  聽見莎塔嫚淒厲的叫聲,奧德瓦立刻脫下腳上的室內拖鞋,將莎塔嫚拉至自己身後,拖鞋底快、狠、準地將這名不速之客給敲得扁平,奧德瓦抓起了蟑螂鬚走至廁所,將屍體沖入馬桶中,他洗了手後見到莎塔嫚仍驚魂未定、疑神疑鬼的模樣不免有些心疼,他走至莎塔嫚的眼前,大腦未經任何思考便輕輕將莎塔嫚擁入懷中,拍了拍她的背安撫:「好了,沒事了,有我在,別怕。」
 
  莎塔嫚這才冷靜了下來,她輕輕推開了奧德瓦,低著頭、紅著一張臉,一語不發地執起菜刀繼續切砧板上的蘑菇。
 
  看著滿臉通紅的莎塔嫚,奧德瓦覺得心下有些鼓躁難平,他走至莎塔嫚的身邊彎下腰,在她的左頰上烙下一吻,待他的唇離開了她的臉時,奧德瓦僅是低頭望著莎塔嫚的反應,只覺自己的臉也微微發燙、一顆心似乎跳動得十分用力。
 
  太過害羞且緊張的莎塔嫚腦筋一片空白,卻又覺得自己該作些什麼表示或動作,於是,她轉向奧德瓦抬起頭,忘了自己手中還握有菜刀,舉起右手正想摸一摸奧德瓦的臉頰時,手中菜刀也向著奧德瓦的下顎戳去,他嚇得瞪大紅眸退了一步,舉起雙掌說:「對、對不起,可、可是就算討厭也、也不需要這樣吧……」
 
  見奧德瓦的反應異常,莎塔嫚眨了眨眼,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竟然還握著菜刀,羞窘之餘,莎塔嫚大喊:「討厭!」
 
  隨後,她又轉過身繼續切蘑菇不再搭理奧德瓦。
 
  這樣的發展讓奧德瓦有些受傷,但遲鈍又沒有經驗的他並不清楚這是女孩子掩飾自己害羞的一種口頭禪罷了,而莎塔嫚在說了這句話以後,其實自己也在反省是不是對奧德瓦太過分了的這件事。
 
  兩人一路保持沉默到用餐結束,簡單的洗碗動作奧德瓦總是會的,在他洗了碗盤以後,為了打破僵局的莎塔嫚站在廚房外等候奧德瓦,待他準備踏出廚房時,莎塔嫚羞澀地拉著奧德瓦的手說:「你……你說今天任我處置吧?」
 
  「嗯。」
 
  於是,她將奧德瓦帶到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讓他坐在床沿,這也是他第一次進莎塔嫚的房間,要說自己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
 
  他吞了口水,瞪大紅眸看著莎塔嫚,此時,莎塔嫚由牆上取下吉他,自己也坐在椅子上後,她對著奧德瓦笑道:「那就聽我唱歌吧!」
 
  奧德瓦揚起微笑點頭說:「當然好,我最喜歡聽妳唱歌了。」
 
  兩人的白色情人節,也在莎塔嫚動人而溫暖的歌聲中劃下句點。
 
 
※※※※※※※※※※※※
 
 
  同樣是放學後,但是這回他們選在KTV的包廂內,待奧德瓦以他五音不全的歌喉唱完一首情歌後,三個人都唱得有些累了,所以他們決定邊吃東西、邊喝點飲料聊天。
 
  「你的Key真的沒一個準的耶!」
 
  「要你管,唱歌抒壓又不是在開演唱會……」
 
  奧德瓦白了尤迦南一眼後入了座,坐在尤迦南與帝維瑟的中間,他取過杯子喝了口柳澄汁,隨後又取了雞塊塞入口中。
 
  此時,尤迦南以手肘撞了撞奧德瓦道:「喂,情人節那天怎麼樣?不是說要報告嗎?」
 
  奧德瓦想了想,認為沒有什麼不能說出口的事情發生,所以他又揚起傻笑道:「呵呵,情人節很棒啊!嫚的身體抱起來軟軟的,而且還很香……臉紅的樣子很可愛,連叫聲都很可愛迷人!」
 
  聞言,尤迦南與帝維瑟倒吸了口冷氣,他們摒住氣息,不約而同地伸手由奧德瓦的後腦勺賞去一個巴掌,感到莫名其妙的奧德瓦又喊道:「你們又幹嘛啦?!」
 
  帝維瑟又指著他的鼻頭說:「你這個畜牲,居然還問!」
 
  「這回肯定是真的了,同樣的模式不可能來兩次……真不想承認你這最純情的傢伙進度超越我這個經驗最豐富的……」
 
  奧德瓦瞇起眼眸思考,總覺得,他們又誤會什麼了……
 
  但是奧德瓦最近為了想唱歌給莎塔嫚聽而努力學習流行歌曲,他想把握機會好好練習,所以他並未向兩人開口解釋,而是靜靜地操作電腦點歌。
 
  他握著麥克風站起身:「我要唱歌了。」
 
  有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實在不想再和他們解釋然後又被嘲笑了!
 
  因為奧德瓦認為這兩個損友不明白……
 
  光是親臉頰就足以讓他的心臟緊張得快炸裂、胸口也快要窒息了!
玄幻/奇幻   |   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番外篇‧純愛進行曲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