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會客室
收藏此作者
推薦訂閱
尚無資料!
行事曆
此篇作品的本月推薦: 0   本月收藏: 0   本月點擊: 3   總推薦: 0   總收藏: 0   總點擊: 39  
推薦本文 收藏本文 檢舉本文
殺手本部
2017-03-18 00:28:12
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番外篇‧人生經驗值(四)
  尤迦南明白,在作出這種舉動以後杜妃娜肯定會避不見面,這個衝擊性恐怕不亞於奧德瓦在這麼多人面前向莎塔嫚告白吧。
 
  雖然明白,但是尤迦南並不因此中斷對杜妃娜的邀約,一次、兩次、三次……
 
  為了見她一面,他們三人每隔兩天就到夢妃露酒店報到,同樣的模式,開兩間包廂,只指定杜妃娜及蓉緹莉絲,帝維瑟並不浪費花了大把鈔票換取來的時間,他向蓉緹莉絲打探了不少關於杜妃娜的事,還有酒店營運狀況及某些內幕,奧德瓦單純當保鑣,緊急時刻才派得上用場。
 
  年齡尚輕卻十分早熟的蓉緹莉絲對帝維瑟頗有好感,他感覺得到,所以在話未清楚挑明之前,帝維瑟便會笑著提及姬芙蕾朵的事,為的是讓蓉緹莉絲斷了這個念頭。
 
  至於尤迦南,他總是將卸妝乳與化妝棉遞給杜妃娜,在她卸了妝以後,彼此可能一句交談也沒有,就結束了一夜,尤迦南不求什麼,只是要她能好好休息、讓她相信自己會是她最寧靜的安歇之所。
 
  身為杜妃娜生母的酒店老闆娘不可能不對尤迦南不作任何調查,得知了他是梅斯集團的公子,自然是好生招待著,進而也查到了尤迦南與杜妃娜在校的一點關係,也因此心生戒備。
 
  這樣的情形約莫維持了兩個星期,梅斯家族知曉此事後,終止了尤迦南的黑卡使用權,並且讓人通知酒店老闆娘,現在的尤迦南失去了家族經濟支援一事,甚至給了她一筆可觀的財富,讓她想盡辦法讓尤迦南不再踏足聲色場所、讓他斷了念。
 
  憑著尤迦南個人是難以負擔酒店的高消費的,雖然只要給他一段時間,他有絕對的把握能還清這高額消費,失去黑卡對他確實是個打擊,但是他想自己還有些積蓄,所以並沒將這些事說出來,一如往常地與帝維瑟及奧德瓦踏足夢妃露酒店。
 
  「三位少爺,杜妃娜今晚恐怕無法招呼各位了,是要其他小姐服侍,還是改日再過來呢?」
 
  「她怎麼了?」
 
  「嗯……她還在招呼其他客人,我想一時半刻是來不了的,大概今晚都……」
 
  尤迦南瞇起眸子,他也猜得出大概是家族搞得鬼,帝維瑟於此時開口說:「那一間包廂就好,一樣只指定蓉緹莉絲。」
 
  「好的,那請先跟我來。」
 
  三人入了包廂以後,等候了片刻,蓉緹莉絲總算出現在包廂之中,確認了外頭無人,蓉緹莉絲即刻衝上前去說道:「你們、你們能救救姊姊嗎?」
 
  聞言,尤迦南神情丕變,即刻反問:「她怎麼了?」
 
  「她、她被媽媽強迫去接客,而且、而且……被帶到房間去已經、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言及此,蓉緹莉絲的眼淚掉了下來,三人瞪大眸子、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尤迦南掄起拳頭,因憤怒而身子微微發顫:「呼……那個該死的女人、該死的女人!」
 
  他的拳猛地朝桌面一捶,帝維瑟趕忙向蓉緹莉絲問:「可以幫忙帶路嗎?拜託妳,雖然會害得妳受罰,但是……」
 
  蓉緹莉絲擦乾眼淚用力搖首說:「我不怕,為了姊姊,但是……沿途很多保鑣……」
 
  奧德瓦以拇指指向自己說:「我保證,你們店裡所有保鑣全上也打不過我一個。」
 
  「那好,跟我來。」
 
  聽見這句話,三人沒有任何遲疑,快步跟著走在最前方的蓉緹莉絲,奧德瓦走在中間,因為他們的模樣與行蹤太過可疑,所以他也像舉手之勞一般沿途撂倒一個接一個的壯漢,拉開一扇厚重的門,看著一間又一間的房,而某間房外還站著兩名保鑣,蓉緹莉絲直指著該處喊:「就是那裡!」
 
  奧德瓦一個閃身便繞至對方身後,兩記手刀便讓對方倒下,他使了個眼色,要尤迦南進入,房間採反鎖式設計,所以從外頭入內不費吹灰之力,帝維瑟替他關上門以後,奧德瓦往著來時方向走了幾步,大批保鑣追了過來,包括杜妃娜的生母在內。
 
  「剛好我的心情不太好呢,我看你們全部一起上吧,省得說我欺負人。」
 
 
※※※※※※※※※※※※
 
 
  杜妃娜頭髮凌亂地坐在床上,全身赤裸的她身上僅裹著一條棉被,一見到尤迦南的身影,她更是崩潰地躲在棉被裡,聲音之淒厲,她近乎哀求地哭喊:「你出去……!不要過來!」
 
  不想讓他看見,看見自己骯髒的模樣,就算他們之間注定了沒有結果,她也不希望自己留在他心底的,是這種不堪又汙穢的模樣。
 
  尤迦南挪動了步伐,他不是走到杜妃娜身邊、更不是轉身開門離去,而是走至房內的浴室,開了水龍頭為她注了一浴缸的熱水,隨後,他爬上床沿、拍了拍杜妃娜說:「來,先洗澡。」
 
  杜妃娜好想哭,只是,眼淚早在剛才便已哭乾了。
 
  他果然……是嫌自己髒了。
 
  見她不為所動,尤迦南輕嘆了口氣說:「唉,就說妳明明不是笨,可是怎麼會這麼糊塗?雖然我說過妳迷糊得很可愛沒錯,但是這並不表示妳能笨得無限上綱耶,最基本的,是要學會保護自己,我不是嫌棄妳,只是女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妳不懂得保護自己,所以由我來保護妳,快點,讓我盡一點男人的責任,好嗎?」
 
  杜妃娜聽明白了尤迦南的意思,所以她也乖乖地起身,但是她將自己裹得緊實,只露出一對哭紅的雙眼,緩慢地朝著浴室方向前進。
 
  看著杜妃娜進入浴室並有水聲,尤迦南知道杜妃娜依他所言乖乖洗澡了,在她進入浴室的期間,他確認了房內的狀況與物品……鬆了小小一口氣,還好,還有作安全措施。
 
  尤迦南坐在床上,他大掌掩著嘴,不讓自己的悲憤之情藉口吼出,他也感覺自己的情緒就快崩潰,氣的是自己沒能保護心愛的女人,居然得坐在這裡因為確認了有作安全措施而鬆一口氣。
 
  恨的是那個以為是生母就能為所欲為的女人,好想殺了她,尤迦南有衝動想立刻舉槍殺了那個可恨的女人!
 
  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一個純真又可愛的女孩?為什麼要踐踏她至如此?為什麼要傷害自己的親生女兒?
 
  他深呼吸了好幾口氣,這才讓自己稍稍平靜,他由地上撿取了杜妃娜的衣物,將之摺平後疊在一塊兒,他走至浴室前敲了敲門說:「我拿衣服給妳,開一小縫吧。」
 
  不久,杜妃娜開了一個小縫,尤迦南閉上眼並別過頭,將衣服遞了上去,杜妃娜一語不發地接過衣服便關上了門,尤迦南走回床沿坐下。
 
  片刻,她從浴室走了出來,沒料到卻又裹著棉被走出來,她也坐在床沿,兩人沉默了片刻,尤迦南開口說:「裹著棉被妳不熱嗎?」
 
  「……」
 
  她沒有回答,尤迦南湊至她的身側,伸手撥開了包住頭部一端的棉被,杜妃娜一臉驚惶地想逃離他的視線,卻被他早一步以雙掌托住她的臉頰說:「妳忘了我對妳說的話了,學姊。」
 
  他說過,不論她怎麼想、不論她的出身如何也不論她遇上什麼事,他都會是喜歡她的。
 
  杜妃娜仍舊沒有回答,尤迦南揚起微笑道:「今天還要對妳補一句話,這句話,妳同樣得牢牢記著。」
 
  他湊至杜妃娜的耳畔,如情人般的呢喃道:「請妳替我生個孩子。」
 
  語畢,他勾起更深邃的弧度離開了她的耳畔,杜妃娜難以置信地瞠大眸子說:「你在說什麼啊?」
 
  「哈哈,妳總算肯回應我了!不過,我這句話是認真的,也絕對沒有玩弄妳的意思,事已至此,我就老實說吧……不瞞妳說,活了十九個年頭,我交往過的女性這十隻指頭都不夠用,就是世人俗稱的花心大蘿蔔吧!」
 
  聞言,杜妃娜的眉心微微一蹙,尤迦南明白她的不快,自己卻也因此更加開心,他接著說道:「話雖如此,我的原則就是不和她們發生關係,絕不!除非,是我認定了要走一輩子的人,我……話都說到這裡了,妳懂我的意思吧。」
 
  杜妃娜的眼眶泛淚,她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頭,明明是不可能的,何況今天她又遇上這種事了……
 
  尤迦南由自己的包包中取出梳子,為她梳著凌亂的髮說:「這點,妳可以好好考慮,不用急著回答我,人生還長,我希望妳能想清楚,但是有件事妳必須立刻作下決定。」
 
  她抬起頭望著尤迦南,後者對她微笑道:「一個通關密語,第一個提示,三個字,第二個提示,妳心裡最真實也最深的渴望。」
 
  杜妃娜思忖片刻,尤迦南更是以嘴型誘導,她用力頷首並大喊:「帶我走!」
 
  尤迦南為她梳齊了最後一綹髮絲,收起梳子朝她伸手:「走吧。」
 
  杜妃娜不作任何猶豫地遞出自己的手,兩人牽著手站起身,敲了敲門,站在門外的帝維瑟替他們開了門,走到外頭所見的是倒了一地的保鑣與手中拿著槍進行威嚇的奧德瓦,尤迦南左手牽著杜妃娜、右手毫不猶豫地從奧德瓦手中奪過槍後,他無所畏懼地走上前,冷著眼瞳將槍孔對準了杜妃娜的生母。
 
  「讓開。」
 
  已無人保護的她也只能像吃鱉一般讓道,帝維瑟拉著蓉緹莉絲說:「走吧。」
 
  此時,蓉緹莉絲甩開了帝維瑟的手,接著,她取出一枚銀戒指塞入他的手心道:「我留在這裡,畢竟我無處可去,只要姊姊幸福我就心滿意足了,這枚戒指……是我的母親留在我身上的東西,只要你願意將它留在身邊,不會忘了我就夠了,只要如此,將來無論你遇上什麼困難我都願意助你一臂之力。」
 
  「妳……」
 
  「走吧。」
 
  見蓉緹莉絲十分堅決,帝維瑟也只好皺著眉轉身離去,跟上了尤迦南與杜妃娜的腳步,奧德瓦明白此行一去,她是不可能如此輕易放過他們的。
 
  所以,他勾起唇角、散發出渾身殺氣說:「要找麻煩就先踏過我奧德瓦‧菲索奇亞的屍體,否則,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
 
  「菲、索奇亞……」
 
  聽見了她的喃喃自語,奧德瓦明白,家族的名號果然還挺吃得開的,雖然家族已經不在了,但是想必菲索奇亞家的殺手之優秀,其威名是遠播於裹世界的。
 
  既然她曉得這個名號,諒她也沒膽會來招惹了。
 
 
※※※※※※※※※※※※
 
 
  走在校園裡,兩人十指緊扣,但是自己的出身以及遭遇了那樣的事,還是讓杜妃娜對自己極沒信心,她總是低著頭、更是下意識地微微駝背。
 
  尤迦南拍了拍她的背,她抬起頭望著他,他則微屈指節、輕敲了她的腦袋說:「抬頭挺胸,妳既然是我尤迦南的女人,我一定讓妳比誰都幸福,這可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聞言,杜妃娜即刻反駁道:「慢著,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我可還沒答應你哦!」
 
  尤迦南舉起兩人緊扣的十指、挑了挑眉說:「喏,除此之外,我們不是已經展開了甜蜜的同居生活了嗎?」
 
  「我說沒答應就沒答應啦!而且你、你很卑鄙耶,只要我答應你,不是我們兩個交往這麼單純,而是……而是答應了我要替你生孩子的這件事。」
 
  「嘿嘿,不笨嘛。」
 
  杜妃娜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尤迦南瞇起笑眼,將他緊握的手給舉高了些,烙下了輕吻說:「沒關係,說過來日方長,會讓妳考慮清楚的,妃。」
 
  「……南。」
 
  尤迦南頗為不滿地搖首道:「不行,妳得想個不一樣的稱呼,要與眾不同的,因為那兩個損友也是這麼叫我的。」
 
  突如其來的考題讓杜妃娜蹙緊了柳眉,她抬頭望著頂上的藍天白雲說:「……南南?」
 
  「呵,這個好,我喜歡。」
 
  「嗯,南南!」
 
  杜妃娜露出了極為燦爛的笑容、朝氣十足地喚著,尤迦南又一次認為……
 
  這個女孩,果然很可愛。
玄幻/奇幻   |   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留言版
選擇蟻櫃
 
小說章節
《殺手十三》奧德瓦前傳4‧少年初長成 - 番外篇‧人生經驗值(四)
 
檢舉原因
 
Website Design By 中壹資訊